車禍、醉酒、鬥毆、疾病,夜間急診室醫生如打仗

乙圖2016-11-02 06:04:45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夜晚,當人們在進入夢鄉的時候,醫院的急診室裡卻是一片忙碌。圖為晚8:30,急診室大廳裡,一個年輕的媽媽一邊給丈夫打電話一邊哭泣,她的孩子身上突然出現一些出血點,讓她非常擔心,匆匆抱著孩子到醫院。



感冒、車禍、醉酒、鬥毆、喝藥、突發疾病……夜晚的急診室就像一個萬花筒,痛苦、悲傷、悔恨和焦慮的情緒溢滿了整個急診室,一張張面孔,一個個故事。圖為急診觀察室走廊上,來自肥東元疃鎮的68歲張守珍老人頭部被包紮好後,坐在椅子上觀察。傍晚,她和老伴在家附近公路上雙雙被車撞傷。



夜晚8點,白天擁堵不堪的合肥鬧市中心廬江路開始車流稀落,旁邊安徽省立醫院除了住院大樓和急診室,整個治療區全部黑了下來,平靜了很多。圖為急診室門口的椅子上,一個女孩倚靠在男孩的肚子上候診,表情有些痛苦。



而此刻急診中心內依然人來人往,整個急診大廳裡,恍如白天的門診大廳一般。掛號處排起長隊,座椅上等待的患者,面露焦急、痛苦的神色。圖為來自河南固始的劉師傅在等待治療。他在老家幹活時胳膊被摔斷,孩子們覺得所在縣城醫療條件不夠,將他送到合肥治療。



“從下午6點到現在,我們就沒有停止過,就像打仗一般。”搶救室裡,值班醫生剛剛診斷完一個患者,還沒有來得及喘息,另一個患者就被送來。“什麼都有,感冒發燒的,老人突發疾病的,醉酒的,車禍的,打架鬥毆的……急診室就是這樣。”圖為急診室,一來自郊區三十頭鎮男子被緊急轉到送到醫院搶救。


男子叫楊永龍,他在下午執行公務時從車上摔了下來,頸椎和頭部多處受傷。受傷後他的妻子一直在一邊陪伴著。


楊永龍的妻子用棉棒給丈夫溼潤嘴脣。搶救室裡,楊永龍頸部以下都沒有什麼知覺。


晚9:20,一輛110警車呼嘯而至,幾個警察和兩個滿臉是血的青年人進入急診室,隨後進來的還有幾個滿嘴酒氣的中年男子。急診室大廳的氣氛立即緊張起來。一邊,一個年輕人一言不發,滿臉血跡,眼睛已經腫的很大,渾身是泥,一隻腳穿,一隻腳只剩下襪子,傷情似乎更重,甚至有些站立不穩。


警察立即吩咐護士找來輪椅讓他坐下。據悉,雙方是因為酒喝多了,言語不合幹起來,最終警方介入。


骨科門外,一個小夥子滿嘴酒味,他緊緊捂著手指頭。聽說要縫針,十分緊張。



小夥子的手鮮血還在流。據悉是在喝酒時被破碎的酒瓶將手割傷,急匆匆趕到醫院治療。


晚上9點多,一男子被家人攙扶著送進急診室,男子滿頭是汗,牙齒緊緊咬著毛巾,還不停顫抖。


搶救室裡,醫生詢問男子的病史和症狀。


搶救室的病床上,男子的症狀加重,家人非常擔心,兩個人僅僅握住男子的手。



急診室內,一名女子因為吃藥被送到醫院急救,儘管聲稱喝藥不多,但家人還是不放心,最後接受洗胃治療。


一女孩被電動車撞傷腿,被送到醫院。診斷結束後,雙方就治療和費用等問題一度僵持。


急診室外的過道上,撞傷女子的男子在抽菸,他們聲稱沒有帶身份證,最終雙方連夜前往交警隊處理。


夜晚,城市最忙碌的要屬醫院的急診室,還有裡面的醫生。


已近午夜,急診室的內科診室裡前來就診的患者並沒有減少。吳芳 文/圖 (少量圖片拍攝於安醫附院)




閱讀原文

TAGS:楊永龍急診室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