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素汐:每次演張一曼就像死過一遍

人物2017-04-05 22:47:12


「我第一次演她的時候23歲,今年我28歲了,跟著我,活了五年。」《驢得水》中的張一曼讓被大眾熟識,而任素汐也成就了張一曼。很難說清,是誰渡了誰。


已逝的臺灣劇作家李國修說跟菩薩一樣,是用來渡人的。一直把李國修當恩師的任素汐把這句話當成她作為演員的初心。戲裡,一曼連抽了自己十幾個巴掌,面無表情,雙手微微顫抖;戲外,她以張一曼的身份寫信,「哥哥,是我。……我現在哼著一首小時候愛唱的歌,好像才有四歲。保重。一曼。」一寫就是五年。在觀眾看不到的地方,她給這個角色梳理上萬字的前世今生,到後來,她也說不清這是一種演員自我修養的練習,還是一種發由內心的習慣。她一點點給張一曼增加著血肉——張一曼是從任素汐骨子裡長出來的。


「啪」,一曼的人生在槍聲中結束。任素汐在為一曼捱了自己的一千多個巴掌之後,開始在現實世界裡接納著張一曼給她帶來的一切。


電影《驢得水》上映之後,任素汐不再是戲劇圈子裡一直被珍藏著的「最想讓她紅又捨不得讓她紅」的話劇演員,她成了「演藝圈的清流」,「小劇場女王」……她毫無懸念地紅了。最初的她還有些抵觸,但後來也就看開了。「我覺得能接受別人說自己不好,就不要拒絕別人說好。」更多時候,她只關注自己,「我覺得能被觀眾稱之為『演員』我就成功了。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其實並不容易。」


舞臺之外,她的生活簡單得像一張白紙:如果沒有工作,就是普通人的日常。她習慣睡懶覺,偶爾,也早起吃早餐。不需要工作的時候,打掃屋子,健身,路過花店的時候也會給自己買點鮮花。「出門、上臺、演戲。」乾乾淨淨,毫無贅詞,這是任素汐的微博簡介,亦她的生活。


《驢得水》的電影版和話劇版導演都是周申和劉露,周申也是任素汐中戲的老師。周申用「開竅了」形容任素汐的演技。電影裡很動人的一段,一曼一邊自哼自唱《我要你》,一邊把蒜皮兒揚到半空,紛紛揚揚地像下雪。這個情節是《驢得水》還是話劇時期,任素汐即興改的。最早的時候,對手戲的演員拿出一本作為罪證的賬本,任素汐接過賬本,順手就撕碎了揚到空中。這不是編劇靠想象能編出的場景,周申覺得,這屬於演員的「天才」。


2016年12月8日,任素汐連演了四場《驢得水》的話劇版,謝幕的時候,當主持人報出任素汐的名字時,全場掌聲雷動。她又一次在舞臺上捂著臉哭了。演了200多場,她還是被張一曼打動了,即使「每次演就像死過一遍」。


劉露還記得,創作初期,演員編劇還在一起摸索劇情。有次排完,任素汐仍沉浸在張一曼的世界裡,燈都暗了,她還在舞臺邊上痴痴傻傻地笑。那一刻,劉露分不清舞臺的一隅是任素汐還是張一曼。而一曼的最後的結局,在那一刻也終於塵埃落定。





採訪|楊思敏

編輯|張薇




《人物》:日常的一天是怎麼度過的?


任素汐:如果沒有工作,就是普通人的日常。以前我習慣睡懶覺,現在身體不太好了,就早起吃早餐。然後有勁兒的話就去健身房,或者打掃屋子,再去外面轉轉,買點鮮花,有興致的話還會買些菜回家自己做飯。有工作的時候,就是另外的一天了。


《人物》:《驢得水》劇中的人物張一曼和你的性格相像嗎?關於這個角色,有什麼新的認識和感受?


任素汐:張一曼是從我這裡生根發芽的。我創作人物的方法是從自我出發,不拿捏、不設計,所以張一曼這個角色肯定有任素汐身上的某些影子。而作為任素汐,我也有更多張一曼性格里沒有的那些面。每次演出,都是鮮活的、是活生生的人盡全力生活在角色的情境裡,我次次都有全新的、不一樣的體驗。我第一次演她的時候23歲,今年我28歲了,張一曼跟著我,活了5年。


《人物》:結束一段密集的工作之後會用什麼方式來放鬆?


任素汐:會賴在家裡,我不愛出門。如果沒有工作,我能不出門就不出門。


《人物》:度過最快樂的時候是?


任素汐:被人信任的每一個瞬間都讓我快樂。


《人物》:《我要你》(話劇《驢得水》的插曲)這首歌徹底紅了。你曾說過,「這首《我要你》,我唱了5年。」每次都唱,情感有什麼不同嗎?


任素汐:第一次準備唱《我要你》這首歌的時候,我並沒有把它當成是多嚴重的一個事,這只是戲的一部分,我只要真誠地表達情感就好了。衝哥(樊衝,《我要你》詞曲作者)寫得好,大家進入了那個唱歌的情境,能打動到別人讓我挺開心的。


《人物》:你的微博簡介是:出門、上臺、演戲。這是否構成了你的全部生活?


任素汐:當然還會有一些其他的,不然會被社會隔離(笑)。只是能說得上來的好像真是這三件事。電影上映之後,有了許多我以前沒接觸過的宣傳或是別的工作,我也會盡力做好。但我知道最應該做好的還應該是演戲本身。 


《人物》:有幻想過另一種職業嗎?為什麼?


任素汐:醫生。如果有來生我想做一名醫生,讓人脫離病痛。


《人物》:在話劇圈子裡,你被稱為「小劇場女王」,怎麼看待這個稱號?


任素汐:我有段時間很抵觸「小劇場女王」這個頭銜,後來就不了。我覺得能接受別人說自己不好,就不要拒絕別人說好。其實說什麼都沒關係,有什麼頭銜也不重要,我自己知道我哪兒好哪兒不好就可以了。我覺得能被觀眾稱之為演員」我就成功了。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其實並不容易。


《人物》:演話劇和電影最大的不同點是什麼?


任素汐:從表演上來說沒有任何區別,都是:真實、鮮活地生活在角色的情境裡,說人話,聽人事兒。


《人物》:對你來說,完美的一天必須包含哪些要素?


任素汐:早飯、藍天、一塵不染的房間、一場演出、晚上回家鞋子沒髒。


《人物》:如果有個水晶球能告訴你關於你自己的未來,你想知道什麼?


任素汐:我什麼也不想知道。我想自己親身經歷,從未知到已知。





沒看夠?

長按二維碼關注《人物》微信公號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著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