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裝修出來的中華土味豪宅,為什麼比他們的表情包還醜?

Vista看天下2017-03-30 23:35:58

話說現在,有一種房子叫別墅


這類別墅並不是躲在傳說中的富豪區,只要在稍微富裕一點的鄉村就隨處可見。它們生來是普通小樓的命,卻有一顆脫貧入歐的心,拼命往自己身上堆砌歐洲洋味兒元素——


圖:@春半了


為了顯示出歐皇氣派,使出蓋違建的精神一層一層往上壘。


圖:歐陽世忠


為了體現歐式別墅“洋氣”的真正精髓,樓房的每個邊邊角角都要雷打不動地杵一個高大潔白的大理石羅馬柱



最好家裡也不要放過,裝反了也沒關係,擁有了柱就擁有了歐洲的靈魂。


圖:@_LiJin_


同時不可或缺的還有家家戶戶謎之鐘愛的寶瓶式欄杆,可能對於模仿朱麗葉家陽臺有奇效——



還要有一個金碧輝煌的大門,生怕別人不誤會這兒是個金庫的那種——


圖:@葛立


就算沒那麼土豪的,也得把尖頂、歐式窗戶這些元素統統搬過來——



好了,齊活了。來到中國的鄉下,放眼望去都是一排排富麗堂皇的三層大豪宅,一家比一家看起來有錢。(在北京買不起房的小編泣不成聲)


圖:@Fairy1108


這土豪排排站的感人場面,真·歐洲農村的小平房看了都要瑟瑟發抖……



說真的,還是放過歐洲吧,不如叫它“有中國特色的歐式建築”。


最近這個鄉土審美的話題又被提上來,是因為這麼一件“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事兒——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當初驚豔了無數網友的中國“最美回遷房”——這個位於杭州市富陽區場口鎮的村,白牆黑瓦配青山綠水,古樸又典雅。



真·美如畫的房子,誰不羨慕呢?


不過最近的一則關於背後故事的報道卻揭露,這最美回遷房的設計當時差點就被村民斃掉了。


起初,村民們對政府提出的“新杭派民居”的概念並不買賬,他們一致希望新房能建成歐式風格的別墅——在稍微富裕一點的中國農村,這幾乎是最常見的建築。甚至就在同村一牆之隔的地方,大多數東梓關的村民就住在這樣的房子裡——2000年以後,在外打工掙到錢的村民們陸續回來蓋新房,這種鋪滿瓷磚、裝有羅馬柱的洋樓,被認為是“富裕”“氣派”的標誌。(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想象一下,這一片寧靜山野中差點立的是這樣一排排歐式土豪風別墅——



違和感也是夠夠的了。


報道一出,評論裡也是炸了鍋了——放著好好的古典設計你不要,怎麼就學歐洲人沒完了!


大家紛紛嫌棄自己那邊一水兒雷同的歐式建築,不僅風格俗氣,還一點都不接地氣,一接就露陷兒——



吐槽這些村民真是,好東西給了你,你都沒有那個心、那個品位去享受。



其他很多評論,言語間也透著“這屆農村人審美不行”的嘲諷和鄙夷。


慢著,這謎之審美的鍋可不能只讓農村人背啊,鍾愛歐皇的浮誇和氣派明明是很多中國人走到哪裡都難以割捨的執念好嘛……


不信你到城市裡的樓盤和小區去看看,從名字上就得先來個塞納河畔、羅馬莊園、巴黎世家這種聽著就特詩和遠方的洋氣名字。



就算地名被用光了,也要強行套用個外國詞,只要念出來有洋味兒就行。



這些看起來高大上的名字,往往使用很不講究的字體掛在那兒,這已經暗示了好這口的一批人究竟能擁有多麼驢頭不對馬嘴的審美趣味……


等走進很多人的家庭內部,你會看到農村歐式別墅的翻版——還是原來的配方(歐式元素),還是熟悉的味道(俗味兒)。


客廳要有金燦燦的牆紙,金燦燦的吊頂,金燦燦的油畫,配上歌劇魅影看了都要鼓掌的大吊燈——



不是吊燈也沒事,只要夠大夠金夠炫閃就行。



視角一轉,還要有金燦燦的王室風沙發和古典茶几——


圖:@嚴阿Z


就連茶几上的牙籤盒,都得要鑲著金邊兒、戴著小王冠的歐式風情……


圖:@HiMiaoo


和金色一樣搶眼的,是隨處可見的、讓人眼花繚亂的王室特供花紋——



躺在媽媽精心為你準備的這樣的床上,就算你是宇宙十八代直男也得變成小公舉。


圖:@昆德bulabula


當致命的金色元素配上花紋元素可就厲害了,分分鐘可以登基一統天下的使命感就湧上心頭了有沒有?


圖:@hefang_99


大概每個執念於歐式土豪裝潢的人,都長了一顆稱霸凡爾賽宮的心吧。


要命的是,有這個喜歡鮮明色彩、帝王氣勢的趣味擺在那兒,別管走啥風,出來都是熟悉的土味兒啊。


你以為不再迷戀歐氣、迴歸本土就能避免土俗醜了嘛?太天真了!沒有金色大門,咱們還能有紅木大門呀!


圖:@賢妻良沒有母只有公


沒有歐式沙發,還能有看起來很像走錯片場的中式傢俱和金紅相間的坐墊,感覺就差掛忠義堂三個大字了……



沒有了土豪金壁紙,還有顏色浮誇畫工敷衍的巨大電視牆等著你,題材從中國山水到花鳥魚蟲總有一款適合你。


圖:@茶葉匠


沒有金燦燦的油畫,還有歲月靜好、神似小學生PS作品的中國特色櫃門畫等著你。





圖:@你好我是話嘮你呢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糟糕的審美讓中式土味和西式土味在家裡來了場世界大戰。


土豪金牆紙和謎之大玉璽(對,檯燈底下那個),哪個更尊貴?


圖:@桃咩咩夢裡經常打怪獸


歐式小盤盤和青花瓷大花瓶,誰才是真正的瑰寶?


圖:@TAMMYYYMA


厚重的中式電視櫃,到底能否承得住大衛哥帥氣的頭顱……


圖:@我已經對火腿腸感到厭倦了


啊,我國人民這充滿文化張力的生活!




看到這兒,我們真的還能簡單地嘲諷東梓關村那些更喜歡歐式土豪別墅的村民,僅僅就是土、就是沒文化、沒品位嗎?



喜歡富麗堂皇、顏色鮮豔的氛圍,喜歡精緻到瑣碎的裝飾,喜歡自認為洋氣的西式元素,什麼東西都要大、都要氣派……這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小群人、也不是隻有農村人才有的審美取向,而是一代人甚至幾代人被共同培養起的審美觀。


在經歷過西方更強大、經歷過改革開放的人心中,西方元素就是和富有、氣派這些讓人很有面子的印象掛鉤。當日子好起來,他們自然而然會把這些象徵轉化為自己擁有的現實,把安身立命的根本——房產——變成一種財力的展示。


審美一直在變化,現在年輕人看著那些土豪風覺得又俗又土,可是擁有這樣審美觀的人也沒什麼低賤的,更沒有什麼文化上的奴性那麼嚴重。


而愛別墅不愛傳統古居的心態,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們對美好鄉村建築的讚美,也離不開懷舊濾鏡和距離濾鏡——反正不是我住,只要看著好看就行了,誰不喜歡我們的古典傳統誰就是沒品位。


圖:@一朵花的盛開時間


真正身處其中的人,卻未必會願意為了“保存傳統建築”這樣的光榮使命想太多。


和其他有些歷史積澱的村莊一樣,東梓關的規劃建設也面臨著權衡現代與傳統的難題:“老房子要保護,但住在裡面的老百姓想過現代生活,不喜歡那些,兩者兼顧是很難的事情。”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而這種對傳統建築之美的認同,誰也無法強求。


東梓關已經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嘗試了,在設計師為平衡美感和實用性付出最大努力之後,村民們已經漸漸接受並喜歡上了他們的新家,也會對參觀的遊客自豪地說:“當然好啊!都全國有名了!自己蓋不了這麼漂亮!”


可是在那些生活更貧困、建築傳統也相對薄弱的地方呢?很難要求一個脫離了這樣貧困住處的人——



在蓋新房子的時候,先去考慮我的房子有沒有傳承傳統的美。


最普遍也是最合理的結果就是他們都擁有隨大流的審美,放手讓施工隊去蓋出土土的、大家都習以為常的小樓。


但說到底,被吐槽的土豪風房子和浮誇裝修,也只不過是國民平均審美水平的表現之一罷了。


街邊的廣告招牌統統飽和度閃瞎眼、字體傻大粗——



十幾年沒有長進的路邊彩燈依然閃爍著廉價的光芒——



那種在年輕人眼中已經很low、很過時的審美對我們生活的滲透,又何止是房子和裝修那麼簡單?


我們的社會不是沒有好的設計,不是沒有美的東西,可是有誰真正培養過我們對美的感知嗎?有多少人能真正分辨最基本的美醜呢?


這就不是土大款註定品位低那麼簡單了。這些年裡斷掉卻沒續上的對中國傳統美學的認同,和從未出現的審美教育,才是真正要為無處不在的中華土味審美負責的吧。


點擊關鍵詞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辱母殺人 | 西安地鐵 | 北京房價 | 留學亂象

沙特王室 | 我愛我家 | 浪子回頭 | 短道速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