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渴望被吻哪裡,女人不可不知

洞見2017-03-27 10:56:44

“唐太太,你好,這裡是交警一大隊。你老公和你姐姐車震掉河裡了,麻煩你送兩套衣服過來……”

宋堇妍拿著電話,其他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只有一句話在她腦海裡不停迴響。

你老公和你姐姐車震掉河裡了……

尼瑪,這是有多激烈,才會震到河裡去?

宋堇妍趕到交警大隊已經快凌晨兩點,看到老公唐柏文與宋念兒穿好衣物出來的一瞬間,她突然想不顧一切,衝過去打死這對不要臉的狗男女!  

她忍了又忍,轉身要走,手腕卻被人拽住。一回頭,映入眼瞼的是一張楚楚動人的臉。她忍不住蹙緊眉頭,道:“別碰我,髒!”

宋念兒沒有放手,笑道,“別生氣呀,堇妍。我幫你照顧柏文,免去了小三逼宮,守住了你唐太太的位置,你應該感謝我才是。”

“天下還有比你更無恥的女人嗎?”宋堇妍強忍著噁心說道,“他是你妹夫,你是他的四嬸,你怎麼有臉爬上他的床?就算你不把我放在眼裡,那你把姐夫置於何處?”

宋念兒不以為然:“你滿足不了你老公,你姐姐我自然應該代勞。對了,既然你這麼心疼你姐夫,不如我們換換老公吧,你們一個性冷淡,一個性無能,倒是絕配!”

“你!”她還能更無恥一點嗎?連換夫的話都說出來了!宋堇妍氣得肝顫,終是忍不住狠狠摑向宋念兒。

宋念兒甩開她的手,順勢把宋堇妍推到在地。宋堇妍手肘磨破,疼得直咬牙。宋念兒見狀笑得春風得意。

宋堇妍渾身發抖,看著一直在旁的唐柏文,眼淚不爭氣的湧了上來。

“柏文,為什麼偏偏是她?”

唐柏文置若罔聞,徑直將宋念兒送進副駕駛座,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車鑰匙。

宋堇妍一把扣住車門,目光灼灼地逼視唐柏文,“你告訴我,這些年我在你心裡到底算什麼?”

唐柏文嘲諷的笑了“宋堇妍,你放心,沒人能動搖你唐太太的地位。”

宋堇妍心底抽痛。對他來說,她想要的只是唐太太這個名分麼?

看著黑色轎車消失在路的盡頭,宋堇妍無力的蹲下來,抱住自己瑟瑟發抖的身體,眼淚悄然滑落。

遠處,一輛黑色邁巴赫靜靜停在路邊,裡面走出一位身姿頎長的男人。他雙手斜插在西褲口袋裡,閒適地走來,踢了踢她的小腿。

男人低沉的聲音裡帶著似笑非笑,宋堇妍擡起頭來,看見男人清俊的容顏,她頓時結巴起來,“四、四叔,姐、姐夫,你怎麼在這裡?”

宋堇妍每次見到沈嘉佑,都很心慌。他是唐柏文的四叔,又娶了宋念兒,每次稱呼他宋堇妍都很糾結。更重要的是,沈嘉佑給她一種悚然的熟悉感,每次遇見都讓她頭皮發麻。

“四叔姐夫?你喜歡這麼叫我?”

沈嘉佑俊容雅緻,狹長的鳳眸裡滿是笑意。他微微俯下身,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略帶酒氣的呼吸噴灑在她臉上。宋堇妍瞬間臉紅耳赤,心跳加速地往後退去,一個不慎,整個人竟往地上撲去。千鈞一髮之際,一隻大手握住她胡亂揮動的小手。

宋堇妍驚魂未定,順著大手的力道往起站,慌亂之間手腳不聽使喚,直直朝著沈嘉佑那兩片柔軟的薄脣撞去。他帶著烈酒味的呼吸已經撲在她的臉上。

清冽,好聞,像是能蠱惑人的心智一般。

就在兩人的脣快粘在一起時,沈嘉佑忽然站直身體,宋堇妍的脣毫無預警地落在了他的喉結上。

“咕咚”一聲,不知道是誰咽口水的聲音,氣氛有些尷尬曖昧。

宋堇妍的臉一下就紅了,“四叔、姐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故意的也沒關係。”沈嘉佑似笑非笑地盯著她,鳳眸深邃。

“呃?”宋堇妍呆呆地望著他,完全反應不過來。

沈嘉佑被她可愛的反應取悅了。他揚起一抹笑,悠閒朝路邊的邁巴赫走去。走了兩步,見宋堇妍沒跟上,回過頭來看她,“不走?”

“走,要走的。”宋堇妍連忙撿起地上的包,突然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剛才是在調戲她?

不不不,姐夫這麼正直善良的男人,才不會像唐柏文那頭種馬一樣,到處留情,一定是她誤會他了。

沈嘉佑站在原地,瞧她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傻樣子,心下一笑,“不用四叔、姐夫的這麼麻煩,以後叫四哥。”說著拉開車門,示意她上車。

宋堇妍受寵若驚,沈嘉佑親自給她開車門,這得是多麼了不起的殊榮啊。

桐城無人不知沈嘉佑。他坐擁億萬身家,掌控著桐城的經濟命脈,隻手便能遮天。而且容顏俊美,身材堪比國際名模,還潔身自好,不近女色,從未傳出緋聞,絕對是國民好老公的表率。

只是,傳聞到底失了幾分真,沈嘉佑不是不近女色,而是“進不了”女色!

宋堇妍想起宋念兒說的話,忍不住同情起他來,這人要錢有錢,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怎麼就不舉了呢?

好好的花美男,實在可惜!

躺在她和唐柏文的婚床上,宋堇妍的心緒猶如亂麻。

自從唐柏文將女人帶回這裡,她就再也沒有回來住過,而是自己租了間小公寓。

沈嘉佑把她送回了這裡,宋堇妍很是無奈。

深更半夜沒打到車,她只好在這裡將就一晚。正好唐柏文跟宋念兒出去鬼混不在家。

想到唐柏文,宋堇妍抓緊了床單。

五年前,她與唐柏文結婚的前一夜,一個被黑暗掩藏的男人殘忍的奪走了她的童貞。

那天后,唐柏文雖然娶了她,卻把他們的婚姻變成了一出驚心動魄的復仇。

即便跟他有名無分的過了五年,她依然抱有希望,以為他報復夠了,厭倦了外面的鶯鶯燕燕,終究還會回到她身邊。

可這一次,不同了。

五年時光,從20歲等到25歲,他佔據了她的整個青春,已經夠了。

好累……離婚吧。

心口突然的疼痛讓她感到窒息,宋堇妍溢出淚來,終於做了決定。

第二天一早,大門“啪嗒”一聲把宋堇妍驚醒了。她走出臥室,就見唐柏文拉著宋念兒的手走了進來。

宋念兒親密地挽著唐柏文,陰陽怪氣道:“喲,堇妍在家啊。”

宋堇妍譏笑一聲,懶得回答。因為已經決定離婚,對著這對狗男女她便淡然起來。

從踏進門那一刻開始,唐柏文就緊盯著宋堇妍,以往她臉上的絕望與痛苦竟然一絲也沒有了。

他眯了眯眼睛,小心翼翼地將宋念兒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然後望著宋堇妍,“堇妍,念兒懷孕了,請保姆我不放心,你把工作辭了,在家侍候她生孩子。”

“轟”一聲,宋堇妍剛武裝好的世界,被唐柏文輕易摧毀,她僵硬著身子,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來,“你說什麼?”

“念兒懷了我的孩子,孩子出生前,你不要跟別人說。四叔那邊也要你配合,就說念兒想你了,過來跟你住一段時間,不要讓他起疑。”

唐柏文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像鞭子一樣,狠狠抽在宋堇妍心上。

原來在他心裡,她連保姆都不如。

“你、們、太、無、恥、了!簡直禽獸不如!”

“宋堇妍,你怎麼說話的?”宋堇妍罵人,宋念兒可不依了,“你一不能滿足柏文,二不能給柏文傳宗接代,我幫你全做了,你還嘰嘰歪歪的,你是人嗎你?”

宋堇妍早就領教過宋念兒的奇葩思維,這會兒卻依然氣得不輕。她抹去眼裡的溼潤,從包裡抽出一沓錢直接砸在兩人臉上,冷笑道:“如果你們沒錢請保姆,這些錢就當我為我的眼瞎買單,接濟你們。”

說完,宋堇妍摔門而去。

她衝出小區,眼睛刺疼得厲害,卻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唐柏文執著她的手,說他錯了,而她帶著遍體鱗傷,毫不遲疑的接納了他。

現在看來她不過是個徹頭徹尾的笑話,唐柏文已經懷擁小三準備讓她登堂入室!

手機震動起來,她無心理會,對方卻鍥而不捨,一直打個不停。宋堇妍只好拿起手機接通。

“媽,什麼事?”

“你姐姐懷了唐柏文的孩子,你還問我什麼事?!你怎麼搞的,連自己的老公都守不住。是不是看你姐姐比你嫁得好比你幸福,故意破壞她的婚姻?”

“媽!”宋堇妍被宋夫人的陰謀論氣得尖叫,“您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現在被出軌的人是我啊!”

“你還有臉說?你要是沒錯,唐柏文會出軌嗎?你馬上給我回來,這件事若是讓你爸和你姐夫知道,有你好果子吃!”

宋堇妍隱忍許久的眼淚終是決了堤,她掐斷電話,無力地蹲在人行道上,泣不成聲。

不管她怎麼心塞,她還是回到了位於三環北段的宋宅,還未進門,就聽到宋念兒的嬌笑聲,她嗓子眼裡像卡著一隻蒼蠅,噁心作嘔。

在門外站了站,還是不想看到宋念兒惺惺作態的臉,她轉身欲走,緊接著便撞在一副結實的胸膛上,痛得她捂著鼻子直吸氣,好痛!

一擡頭,沈嘉佑竟出現在眼前。

“你……”她急喘了一聲,本來要衝出口的責怪硬生生嚥了回去。不知為什麼,沈嘉佑高大的身影竟跟五年前那個隱在夜色中的男人重合起來。

沈嘉佑鷹隼般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著她,半晌,他才移開視線,“進去吧,柏文也在。”

聽到沈嘉佑的話,她顧不上分辨,詫異地望著他,他剛到怎麼知道唐柏文也在這裡?

兩人一走進屋內,宋堇妍的小臉便皺得跟苦瓜似的。經過昨天的車震事件和今早的懷孕事件,唐柏文這三個字對她來說,就像長了智齒,時不時咬一下,讓她疼痛難休。

沈嘉佑雙手抄在褲袋裡,不動聲色地打量她,沒有人回到自己家會是這種表情,忐忑中又帶著傷痛,渴望靠近卻又努力裝作無所謂,她倒是挺有意思的。

她握緊拳頭,才鼓起勇氣推開門走進去。客廳裡其樂融融,唐柏文與宋念兒並排坐著,兩人隔著一段距離,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若不是她早就知道他們的醜事,只怕也會被這表相給矇蔽。

她一出現在客廳裡,屋裡的歡聲笑語立即停了下來,宋夫人看見她,好心情頓時消失,保養得宜的臉上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你這個死丫頭,你翅膀硬了,你……”

沈嘉佑緊跟在宋堇妍身後走進來,聽到宋夫人尖銳的咒罵聲,微不可察地擰了擰眉。偏頭看見宋堇妍逆來順受的模樣,他心裡像堵著什麼,很不舒服。

宋夫人看到沈嘉佑,未出口的話立即哽在了嗓子眼上,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笑盈盈地站起來,“嘉佑,你什麼時候到的,怎麼不提前打個電話,我們也好去外面接你,別站著,快過來坐。”

宋念兒沒想到沈嘉佑會來,在宋夫人站起來時,她也跟著站起來,像避嫌一樣,站得離唐柏文遠遠的。不管她在宋堇妍面前怎麼囂張跋扈,在沈嘉佑面前她還不敢亂來。

更何況他們一起進來,是巧遇還是故意為之,宋堇妍會不會已經把她懷孕的事告訴沈嘉佑了?饒是宋念兒再膽大妄為,此刻也被嚇出一身的汗。

沈嘉佑走到雙人沙發旁坐下,語氣淡淡道:“剛才辦事經過這裡,想起好久沒有見到您和爸爸了,就進來看看,沒有叨擾到你們吧?”

宋夫人臉上快笑出了一朵花來,她嗔道:“瞧你這話說的,我們巴不得你天天來,以後要過來,提前打個電話,我好交代廚房做幾道你喜歡吃的菜。”

宋堇妍站在那裡。被宋夫人徹底無視,她早就習以為常。

她的目光移向唐柏文,發現唐柏文也正盯著她,那目光似威脅又似警告。她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不再搭理他。

沈嘉佑坐在沙發上,尊貴得像古時候的帝王。他睨向宋堇妍,正好看見她翻白眼。他嘴角忍不住上揚,淡淡道:“堇妍,過來坐。”

宋堇妍環視了一圈,唐柏文身邊她不想坐,宋夫人身邊她更不想坐,選來選去,只有沈嘉佑旁邊的空位最合適。鎖定位置,她毫不遲疑的走過去,在沈嘉佑身邊坐下來。

再一擡頭,看到宋念兒做賊心虛的樣子,宋堇妍心裡冷笑。她還以為宋念兒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想到這兒,宋堇妍露出一絲壞笑,指著一旁的購物袋說道:“姐姐剛剛去逛街了啊?千萬不要太辛苦,畢竟才懷……”

“堇妍!”

“宋堇妍!”

“宋堇妍!”

宋堇妍一臉無辜,看到他們嚇得變了臉色,心裡大爽,“你們這麼緊張幹什麼?我就是說她懷裡抱著花花,能不辛苦麼?” 

花花是宋念兒的寵物貓。

宋夫人三人卻差點虛脫。

宋夫人心有餘悸,故作親熱的伸手搭在宋堇妍胳膊上,偷偷狠擰她一把,警告道:“死丫頭,你說話給我注意點!”

宋堇妍嘲諷道:“某些人做盡不要臉的事,跑去嘚瑟的時候,怎麼就沒想過兔子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宋念兒氣得一張俏臉紅了又白,正想嗆回去,就被宋夫人以眼神制止。

今早念兒哭著跑回來,告訴她,老公沈嘉佑不能人道。

宋夫人如遭雷擊。千挑萬選的女婿居然不能人道?一個連性都不能給的男人,就算他家財萬貫,又能怎麼樣?她的女兒不幸福!

也許是因為沈嘉佑不能人道的事實對她的打擊太大,所以接下來念兒說她懷了唐柏文的孩子,她反而長長的鬆了口氣,只要念兒不用守活寡,懷了誰的孩子都不重要。

後來她冷靜下來,仔細琢磨了一下。念兒懷了唐柏文的孩子,這件事有點棘手。唐柏文和沈嘉佑可是一家人。

這件事鬧大了,唐柏文不過得一個風流的名聲。念兒卻不僅要背上勾引侄子的罪名,還會得罪沈嘉佑。沈嘉佑在桐城隻手遮天,要弄垮宋家,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她必須想個辦法,讓沈嘉佑先出軌。這樣一來,念兒可以順利擺脫沈嘉佑,甚至還可以拿到一筆鉅額賠償。

宋夫人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宋堇妍與沈嘉佑,心裡忽然產生了一個很荒謬的念頭。只要沈嘉佑出軌宋堇妍,這個問題不就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越想,她越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而且,這件事做起來也不難,只要她想點辦法……

未完

宋夫人會怎麼設計宋堇言和沈嘉佑?性冷淡女人和性無能男人,能碰撞出火花嗎?

↓↓↓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閱讀原文

TAGS:沈嘉佑唐柏文宋堇妍宋念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