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希當爹了,娛樂圈最後一個浪子也要“從良”了嗎?

Vista看天下2017-03-18 00:11:03

“浪子”這個人設,在今天小鮮肉當道的娛樂圈裡似乎已經絕跡了。


一邊是女友粉、事業粉如狼似虎:一個女朋友都夠拉出去槍斃500次你還想給我浪幾個出來?我辛辛苦苦給你刷流量你放飛自我你對得起我嗎啊?


一邊是路人身兼道德糾察隊隊長:敢花心敢約炮敢腳踏N只船?敢抽菸敢懟人敢說錯話?麻溜兒滾出娛樂圈靴靴。


當今唯一還有資格做浪子的,估計就剩一個了。



哪怕他現在的顏迅速地殘如趙本山,迷妹們還是無法忘懷當年那張邪氣勾人的臉和“全世界我最酷”的少年不羈派頭,唸叨著“愛恨都任你顛倒,全世界陪你墮落”,滿心希望他繼續好好浪著,別拍岸。


但是這兩天的新聞說,這可由不得你——名模女友秦舒培疑似懷孕,沒準下個月他就當爹了。



據臺媒稱,早在1月秦舒培就在日本被目擊孕相明顯,前一年8月還傳出兩人斥資285萬美元在洛杉磯買房,似乎也是為安家做準備。


這中間有太多的“沒想到”了:沒想到這麼跨次元的倆人能好,沒想到能好到陳冠希公開替女友痛罵林志玲的份兒,沒想到還能好到這麼多年萬花叢中過的陳冠希有朝一日也會做爸爸。


吃瓜群眾驚訝“他居然要當爹了”之餘,送上的祝福也都頗有一種謎之欣慰感:任憑你玩多久,終於還是要穩定下來呀。



陳冠希會給旁觀者一種和孩子這種象徵著責任、穩定、人生新階段的事物完全不搭邊的印象,也並不奇怪。


作為家庭破碎的富家公子出道的陳冠希,一開始就帶著“壞小子”的色彩——13歲破處、15歲跟人同居、18歲入行時已經談過五六次戀愛、經常搞一夜情……他從來沒怎麼掩飾過這些花心大蘿蔔史。


你一搜他,搜索引擎都會很貼心地送上直擊人心的八卦情史。



更不要說當年轟轟烈烈的豔照門,修電腦慘案牽扯出的關係簡直跟蜘蛛網一樣眼花繚亂。



不知道是“浪子就是花前月下享風流”的觀念讓陳冠希變成了人們口中的典型浪子,還是陳冠希的風流韻事強化了“沒他幾十個女朋友都算不上浪子”的印象,總之,當今浪子的形象越來越固化成愛約炮、女朋友多的大帥比


不過,陳冠希並不是娛樂圈唯一一個經典浪子,在他之前的前輩浪的方式可比他……苦逼多了。


是的就是這兩位大叔,齊秦&


在娛樂圈的上古時代,和浪子王傑成了人們口中的固定搭配,可是他們的形象遠遠不是“來啊快活啊”,卻老是苦哈哈的——



齊秦的故事是很傳統的那種“浪子回頭金不換”——他上初中時交友不慎,沒事兒留個大長頭髮、聚眾打個架,16歲的時候因為參與了酒後鬧事而被送進感化院,在裡面一呆就是三年多。


這三年裡姐姐齊豫經常去探望他,他在少管所裡也深深受到音樂的感動,發誓以後一定要好好做人痛改前非。


還因此誕生了那首著名的《外面的世界》


出來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而且還發生了比這段少年往事更著名的、和王祖賢長達17年卻沒有結果的戀愛長跑。



齊秦和王祖賢幾次分分合合,也有很多“各自劈腿”的傳言,中間還有個齊秦和前女友的私生子風波。人們每每談到他們,總是愛說“浪子齊秦”和女神王祖賢如何如何,反正狗血永遠不嫌多嘛。


不過這段感情裡齊秦最浪的實錘可能是……痴迷高爾夫球。


齊秦坦承自己是“玩物喪志”,他說:“前一陣子我真的太沈迷於高爾夫球,疏於對她的感覺,不過這只是個猜測,有這個可能。”



浪子王傑的“浪”,則是浪在人生坎坷、飄無所依上了。


他的“浪子”帽子的來頭,實在跟感情氾濫泡妞無數沒啥關係,反而全是生活出處跟他對著幹的“慘”——


12歲時,父母離婚,媽媽只帶走了哥哥,爸爸去了臺灣發展,剩下自己一個人在寄宿學校半工半讀;


帶著音樂夢想到臺灣,在街角為了保護滑冰場遇見的女神出手打架,當晚在一個出租屋裡不小心製造出了兩人的女兒;


6個月後女兒早產,兩人結婚——一個19歲,一個16歲;



打的偏偏是黑道上的人,只好去服兵役躲一躲,回來發現妻子已經離家出走,後來才知道當時母親逼著妻子和一幫武行跳舞;


帶著女兒四處漂泊到了25歲,終於被唱片公司發掘、一舉成名,高強度的工作卻讓他得了厭食症,一度生命垂危;


和第二任妻子結婚又離婚,正好趕上和公司關係最僵化的時候,報刊上酗酒賭博的負面新聞滿天飛,被判不能接近親生兒子500米以內,後來十多年都未曾見過兒子;


據稱受到競爭對手陷害下毒,曾經打敗了四大天王的好嗓子被毀……


不過這至今還是個懸案


從小家庭破碎的王傑非常渴望人和人之間的溫暖,可是當他功成名就之後,女朋友們只喜歡他的錢和車子——


“……她們又會‘你什麼時候送我一個鑽石,或者我好喜歡那個車子,我好喜歡那個房子,你什麼時候要送給我。但是每次都是送完了、買完了,得到該得到的,很快就不聯絡了,電話也會換了。幾乎每個女朋友都是這樣子。”


所以你以為他是怎麼寫出《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一場遊戲一場夢》、《傷心1999》這些經典苦情歌的?他說自己不會創作,必須得真發生了這些悲劇,他才能寫出這些悲歌。



這和想象中的“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情聖式浪子也差太多了……或者好歹你是個天天買醉、熱愛飆車的不羈式浪子呢?


王傑說他酒精過敏,只喝可樂。


而多年之後再談到這個著名的浪子標籤,王傑自己的理解也是real清奇——


“浪子不是嬉皮,不是雅痞,他介於兩者之間,浪子大部分都是飽讀詩書的人,有愛心,有同情心,不太喜歡跟人家計較。說話時溫文有理,態度是禮貌的,浪子的意思就是他的個性不愛拐彎,他不圓滑,這就是浪子的個性。”


或許浪子前輩的故事能說明,外人津津樂道的“浪子”其實更像是個一廂情願的標籤,哪兒來那麼多叛逆刺兒頭、不羈情聖呢?


再回過頭來看浪子後輩陳冠希,其實他身上也有叛離了浪子刻板印象的一面啊。


在15年的紀錄片裡,陳冠希早就坦誠地談到了自己的最大的夢想是“是幸福的婚姻,擁有一座介乎於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小島,最好是在夏威夷的旁邊,這樣就可以既看到美國的電視,又看到中國的電視節目“。



本來就沒有什麼“玩夠了想收心”、“終於是秦舒培收了他”的言情小說戲碼,而是——不管是出於童年經歷也好,還是這些年沉寂的歷練也罷——他本來就很渴望幸福美滿的婚姻和家庭,想去做一個丈夫和父親。


而且,做了爸爸就意味著一成不變的安穩、意味著“浪”不成了嗎?那要看你怎麼定義陳冠希的浪了。


其實,陳冠希在幾年沉澱後依然讓人惦記的“浪子”氣質已經不再和私生活有關,而是那股“我開心就好,任由世界爆炸我也要正面剛”的叛逆。


比如老有人說他現在比當年醜太多,他說——



而純天然的自己,絕不整容。



有人在社交網絡上評論他“又去約炮”——



他說“not today,丟雷老母”。


當年他承擔了豔照門的後果,八年來唯一的挫敗感就是因此無法再演戲。



但是也在一邊做著其他想做的事情——音樂,潮牌生意——一邊默默等轉機到來。



而且很堅決地說,不想回到過去改變什麼。



去追想追的,去說想說的,當然後果也都照單全收,這股在一個被驅逐者身上並存的自得和擰巴,可能才是37歲的陳冠希依然被人惦記的浪子氣質。


如果人們期待他做了爸爸就剝離掉這一切,那未免也太無趣了。


況且,浪子本來就各有各的浪法,何必非要戴著居委會大媽的眼鏡去欣慰於浪子回頭呢?


有時候你永遠也不知道浪子能回幾次頭啊。像約翰尼·德普,永遠在上岸,永遠被拍回去。身為萬人迷情種,但是真心真意談的戀愛次數多了去了,每次訂婚都覺得是真愛,每次結婚都覺得“finally”——


然而這對人氣最高的CP並沒有結婚


可是孩子都生倆了也擋不住他“為了驗證自己沒有中年危機還能吸引小女友”和自己倆孩子的親媽帕拉迪絲分手(帕拉迪絲說的),娶了年輕22歲的小嬌妻。


娶了小嬌妻也並沒有所謂的安穩,兩人沒多久就離婚了,離婚時還因為疑似家暴和贍養費問題鬧得一地雞毛。



還有郭富城這樣的,壓根不想上岸,也活得好好的。從緋聞不斷的陳德容、鍾麗緹,到日本女星藤原紀香到實打實談了7年的熊黛林——



三十年來女神前女友集了一卡車,可是他就是沒打算結婚,吃瓜群眾再怎麼強調他年過半百了可長點兒心吧,在他心裡還是工作比結婚和家庭重要(至少前兩年是這樣)。



某種程度上,世俗的眼光總是喜歡看到“浪子回頭”的感人大團圓結局,可是有了婚姻和孩子遠遠不是人生的終點,所謂的穩定關係也遠遠不是評判人生狀態好壞的唯一標準呀。


要說陳冠希當爸爸這件事有什麼值得為他開心的,也是他也許終於要擁有他打心眼兒裡期盼的家庭和孩子,而不是他終於走上了一個大眾喜聞樂見的“正軌”、如大眾所願要“迴歸”家庭和孩子吧。



《Vista看天下》團隊出品

做最好看的新聞故事

微信公眾號搜索“看天下”添加關注

商務合作請聯繫QQ:2798493263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