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被罷免韓總統職務,閨蜜情絆倒了她?|溫故

南方人物週刊2017-03-10 21:54:01


2016年10月25日,韓國首爾,韓國總統朴槿惠25日在總統府青瓦臺春秋館發表《致國民書》,承認曾向被指為暗線親信的崔順實洩露演講稿等文件,並向國民道歉

今天上午,韓國憲法法院通過了對總統朴槿惠的彈劾案。朴槿惠將立即被免去總統職務,成為韓國曆史上首位被彈劾下臺的總統。接下來按計劃,韓國將在60天內舉行下屆大選。本文原載於2016年南方人物週刊


“我沒有家庭,沒有丈夫,沒有兒女,國民就是我的家人,讓大家幸福是我參政的唯一目的。”這是朴槿惠2011年競選韓國總統時的表態。由於盧武鉉、金大中、金泳三、李明博等多位前總統都因為家庭成員的貪腐醜聞而身敗名裂,韓國人很盼望出現一位真正清廉自持的總統。前總統女兒的身份和單純的家庭關係,使很多人相信朴槿惠是與眾不同的,一定能避免貪腐和醜聞。然而,這個神話最近因為一個叫崔順實的女人而破產,朴槿惠的政治生涯,也因此被推到了懸崖邊上。


60歲的崔順實是一個沒有任何官方職務的家庭婦女,但日前韓國JTBC電視臺的記者卻在崔順實辦公室一臺被棄置的電腦中發現了包括44份朴槿惠演講稿在內的兩百多份文件,其中部分演講稿的打開時間在總統演講前,文檔上有批註痕跡,顯示崔順實可能在總統演講前修改過演講稿。這些文件還包括2012年朴槿惠以候任總統身份與時任總統李明博的單獨會談、2014年3月朴槿惠在德國東部城市德累斯頓發表的“韓朝統一基礎倡議”講稿等等。


此後,韓國媒體又陸續揭發崔順實的一系列醜聞:崔順實和前夫將多個親信派到朴槿惠身邊擔任撰稿人或祕書;崔順實起草1800億韓元規模的政府文化事業預算案;崔順實女兒鄭宥拉2014年9月以“騎馬特長生”身份被名校梨花女子大學錄取,然而該校體育特招生中此前並沒有“騎馬”一項;崔順實成立財團,打著朴槿惠的旗號向三星等大企業募捐斂財⋯⋯


如韓國在野黨領袖所說,像這樣由民間人士介入和左右國政運行的事情,在世界上絕無僅有。目前,韓國大檢察廳已成立由14名檢察官組成的特別檢察小組偵辦此案,在野黨也提出要彈劾朴槿惠。而對於朴槿惠來說,無論她最終是否能躲過入罪或彈劾的命運,她的信譽都已經遭到徹底敗壞,重蹈10位前任無法善終的覆轍,是註定的了。


總統的閨蜜


朴槿惠姓樸,崔順實姓崔,兩人並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事實也確是如此。但問題是,她們之間的情感紐帶比血緣親情還親,“崔順實是在我患難之際伸出援手的關係。”2016年10月25日朴槿惠就崔順實幹政事件向國民致歉時如是說。


1952年2月出生的朴槿惠,當選總統前的人生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父親去世前和去世後。而這兩個階段人生境遇翻天覆地的變化,是理解朴槿惠和崔順實關係的密碼。1961年,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發動軍事政變上臺,9歲的她和母親陸英修、妹妹樸槿令和弟弟樸志晚一起入住總統府青瓦臺。此後18年,她都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公主”,並曾代行“第一夫人”的職責,眾星捧月,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在回憶錄《絕望鍛鍊了我》一書中,朴槿惠詳細描述了早年家中其樂融融的親情: “我在父親36歲、母親28歲的時候出生,因為是稍晚年紀生下的第一女兒,所以兩位對我疼愛有加。父親下班後會與母親一起幫我洗澡以消除一天的疲勞。為了看我笑眯眯的臉,不時還會做鬼臉引起我的注意,但我總是哭得驚天動地,幾乎連天花板都快掀掉,讓兩人不知所措。每當這個時候,父親就會連忙跑到隔壁房間拿出相機,開心地拍下我哭的樣子。”


“不同於給一般人的剛毅軍人印象,父親對待家人特別溫柔,有空就會寫詩作畫送給母親。某個夏天和家人度假時,父親在車上畫了志晚的素描,當時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到了晚上,我們三姐弟常會比賽誰畫得好,並請父親當評審,這時志晚就會先畫好父親的臉硬說自己是第一名。其實他只是把父親的臉畫得大大的,再加上歪歪的眼睛、鼻子、嘴巴而已。看著那幅畫,全家人不知該說些什麼,笑得前仰後合、樂不可支。”


應該說,這可能是朴槿惠一生最好的時光:父親大權在握,母親因為親民廣受愛戴,一家五口親密無間。然而,無憂無慮的生活在1974年8月出現了轉折。當年8月15日韓國國慶節慶典上,在朴正熙致辭時,受朝鮮當局指使的旅日韓僑文世光從聽眾席裡霍地站了起來,一邊向主席臺衝去,一邊拔出手槍朝朴正熙開槍射擊,一顆子彈擊中了陸英修的頭部,最終致其搶救無效死亡。



2016年10月27日,韓國首爾,民眾戴著朴槿惠及其親信崔順實面具抗議,要求朴槿惠下臺


母親的死讓朴槿惠“過了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那種悲傷無法言傳。或許是因為當時心理壓力過大,我出現了停經的現象,身體開始到處疼痛,免疫力下降,甚至變成過敏體質,每天都會打噴嚏”。為了幫助父親,22歲的朴槿惠結束了在法國的留學生涯,也告別了自己的學者夢,開始代行“第一夫人”職責。


根據目前披露的資料,崔順實父女就是在此時介入到朴槿惠的生活當中的,那個時候,他們的主要目的應該是看在朴正熙權勢份上的投機。


崔順實的父親崔太敏在日據時期做過警察,戰後順應勃興的宗教浪潮,轉職做牧師,創辦了“大韓救國宣教會”。在陸英修去世後,他不斷給朴槿惠寫信,聲稱“已故的陸英修女士託夢給我,讓我好好照顧她的女兒”。1975年3月,朴槿惠召崔太敏進青瓦臺會面。崔太敏當面告訴朴槿惠,自己已被陸英修的靈魂附體,並將陸英修平時的言行舉止呈現得惟妙惟肖,讓朴槿惠深信他是個具有通靈能力的非凡人物。


崔順實是崔太敏六次婚姻中生下的第五個女兒。1976年,崔太敏將多個團體合併成“新心奉仕團”,邀請朴槿惠擔任名譽總裁,而他的女兒崔順實則擔任該團大學生總聯合會長,兩人自此結識。當年“新心奉仕團”以開展志願活動的名義,從大企業收受資金,而這些企業看在朴正熙和朴槿惠的面子上,無不慷慨解囊。可以說,最近才被揭發的崔氏父女利用和朴槿惠的關係謀利的事情,早在40年前就初露端倪。


1979年10月26日,朴槿惠一生最大的打擊降臨:父親朴正熙帶領衛隊長車智澈到情報部長金載圭家吃飯,席間朴正熙指責金載圭工作不力,後者一怒之下,拔槍將朴正熙和車智澈射殺。朴槿惠半夜被叫醒,得知消息後的第一反應是:“前方(三八線)有無異常?”這一幕日後被韓國人反覆提起,作為朴槿惠是天生的政治家的佐證。


幾天後,朴槿惠帶著弟弟、妹妹和一條狗回到了首爾的舊宅,就此開始了18年的隱居歲月。這18年,也是她從高處重重摔下、遍嘗人情冷暖的階段。“我們離開青瓦臺後,在政治圈不斷出現出賣父親的言論。我們三姐弟連父母親的祭日也不敢舉行任何公開儀式。”“當時連最親近父親的人都對我們變得冷漠,這對我來說是相當大的打擊。眾多不實的消息不斷刊登在報紙和雜誌版面上,就連表明自己姓名的人說的也大多是謊言。”“曾經以為非常疼惜我的那些人,在損益計算後改變了太多,反而是一些沒有過多少交流的人們,還會心疼我們,試著想要給一些幫助⋯⋯我要感謝的並不是多給我一杯水的人,而是那些心和理念不會因時勢而動搖、以一貫真誠態度對我的人,也就是內心誠實的那些人。”


而崔順實父女,應該就是“不會因時勢而動搖”的少數人之一。在朴槿惠人生最艱難的時候,這對父女對她不離不棄,這肯定讓朴槿惠萬分感激。崔順實也不是無知婦女,她曾在德國留學6年,應該是見過世面的,因此才和朴槿惠趣味相投。加上朴槿惠養尊處優慣了,需要有人打理生活,也確實需要崔順實這個閨蜜。就這樣,兩人越走越近,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而朴槿惠姐弟三人的不和,更凸顯出崔順實的難能可貴。樸家唯一的男孩、在姐弟中排行最末的樸志晚經受不住世態炎涼,很長時間靠吸毒來排遣情緒。樸槿令更是處處和姐姐作對。1990年,樸槿令從姐姐手中奪下了陸英財團(其母陸英修創辦的兒童福利機構)理事長一職;2008年10月,54歲的樸槿令不顧親友勸阻與40歲的大學教授申東旭結婚,朴槿惠沒有參加婚禮。第二年,申東旭在網絡上四十餘次發表誹謗朴槿惠的言論,後者以“誹謗罪”起訴妹夫,申東旭被判有期徒刑1年半,使這對姐妹間的嫌隙再度加深。近年來,樸槿令的行為越發出格,她公開表示韓國不應該就慰安婦問題持續要求日本道歉,並認為參拜靖國神社是日本的內政,這些言論挑戰韓國的主流價值,讓身為總統的朴槿惠尷尬萬分。


1994年,崔太敏去世。1997年,在多位總統身陷貪腐醜聞、國民開始懷念朴正熙時代的背景下,朴槿惠重返政壇並當選國會議員,2012年12月當選總統,2013年2月就任。崔順實利用和總統的特殊關係干涉國政,也就是從這時開始的。


朴槿惠會下臺嗎?


事實上,關於朴槿惠和崔順實的關係,韓國政圈早有議論。早在2007年大國家黨黨內初選時,李明博陣營就拋出了朴槿惠與崔順實一家的關係問題,質問朴槿惠:“如果樸候選人當選總統的話,會沒有崔氏一家操縱國政的可能性嗎?”“(我們)提出對崔氏的質疑,樸候選人卻說我們會遭‘天譴’,這種過度反應很不尋常。”


顯然,至遲到那個時候,朴槿惠與崔順實關係過於密切已經是盡人皆知的了,但在近十年後的今天,真相才得以陸續曝光。其中的主要原因在於,政治家也是人,也有社交的自由,僅僅是和崔順實走得很近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關鍵是這種關係是否牽涉到貪腐等違法行為。崔順實要貪腐、要干政,必須要等到朴槿惠掌權之後,而外界對真相的瞭解,總是要滯後很多。這就是為什麼朴槿惠2013年2月上臺,而崔順實的行為現在才曝光。


事實上,這在韓國政壇不是孤例。自1948年以來,大韓民國共有11位總統,朴槿惠之前的10位,無一有好下場,要麼被暗殺,要麼自殺,最多的是因為親屬貪腐而灰頭土臉、身敗名裂,而這些醜聞,都是在任職的後期曝光的。崔順實的不法行為,儘管其中多有狗血情節,但萬變不離其宗,不過是上述現象的又一個翻版而已,最大的不同只是她的身份:別人是老婆兒子兄弟,她是閨蜜。


由於審閱修改總統演講稿並不是犯罪行為,崔順實的其他行為雖然惡劣,但從目前看也還不到入罪的地步,加上韓國已進入新一輪總統選舉週期,各黨派忙於為明年底的大選佈局,朴槿惠或可能逃過彈劾和提前下臺,但她無疑已經得了和其他前任一樣的“執政末期綜合症”,這背後暴露出的韓國民主體制的缺陷,無疑更值得深思。


特約撰稿|趙靈敏

編輯|孫凌宇  [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朴槿惠崔順實朴正熙崔順實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