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R 本土建築的詩意丨面孔

南方人物週刊2017-03-10 09:16:02

2017年普利茲克獎得主拉斐爾·阿蘭達(左)、卡莫·皮格姆(中)和拉蒙·比拉爾塔在他們的辦公室裡


“我們很喜歡談論‘氛圍’,希望做出讓人們能夠‘感受’到的建築”


3月1日,擁有建築界諾貝爾之稱的普利茲克獎揭曉,三位西班牙建築師拉斐爾·阿蘭達、卡莫·皮格姆和拉蒙·比拉爾塔共享了該獎項,他們更像一個整體——以三個人名字首字母命名的RCR建築事務所一直進行著極具本土精神的建築學嘗試,近三十年來,三個人共同運營著RCR,拉斐爾·阿蘭達是設計的核心,比拉爾塔負責事務所的組織運營,皮格姆負責構建理論體系。拉蒙·比拉爾塔和卡莫·皮格姆後來成為夫妻。與其說普利茲克獎頒給這三個人,不如說頒給這間事務所。


1988年,三人從加泰羅尼亞理工大學巴萊建築學院畢業,在蓬塔阿爾迪合作設計一座燈塔並獲得西班牙公共工程和城市規劃部主辦的一場設計競賽的大獎,下定決心做建築。他們回到奧洛特鎮,在這個西班牙東北部加泰羅尼亞地區只有三萬人的小鎮開辦了RCR建築事務所。在將近三十年的工作實踐中,三位好友始終紮根在家鄉,直到近幾年才開始接國外的項目。


RCR建築事務所開在一家老鑄造廠,這裡充滿了火災遺留的痕跡,牆皮因煙燻變黑,屋頂被火燒得龜裂,地面滿是煙塵,舊熔爐散發的氣息在廢棄後的日子裡經久不息。三位建築師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在此辦公,工業時代的遺蹟與現代建築材料之間的奇妙反應構築了新的生命力。


“本土”是此次普利茲克獎更為看重的點,評審辭中指出:在當今這個時代,有一個全世界都在問的重要問題,不只關乎建築,也關乎法律、政治和政府。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國際影響、商業貿易、探討商議、交易事務等等,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擔心,正是由於這種國際化的影響力,我們將逐漸失去本土價值觀、本土藝術和本土風俗。人們為此憂心,甚至感到恐懼。


RCR事務所的建築正是本土與國際化的融合,如同普利茲克獎評委會在評語中講到的:他們的作品充滿敬仰與詩意,不僅滿足了人們對建築的傳統需求,以期協調自然與空間之美、兼顧功能與工藝,但真正令其脫穎而出的,是他們創造兼具本土精神與國際特色的建築和場所的這種能力。


在三個人看來,RCR的作品總是嘗試與地貌景觀充分融合。建築物的選址、材料的選擇和幾何造型的使用,總是旨在突出自然環境並將其引入建築內部。“我們很喜歡談論‘氛圍’,希望做出讓人們能夠‘感受’到的建築。通過實際的空間和材料傳遞出本真的‘美’。”三人接受採訪時稱。


2010年竣工的多佩蒂特孔德幼兒園正是一個範例。學校僅有一層,以開闊庭院為中心,教室、睡覺區域、多功能廳圍繞而建,採光井提供了自然光。從外形看,這是一個近似長方形的規矩建築,大小和色彩不一的樹脂管構成一道矩形彩虹。有些管子甚至可以旋轉,供小孩玩耍。落地玻璃包圍大部分路面,透過樹脂玻璃管子的隔斷,在教室能看到庭院和遠處群山。幼兒園甚至連走廊都沒有,也沒有黑暗的角落,每個房間都能看到戶外,彩色樹脂管還能充當保護欄杆。


談及這座建築,他們認為:“我們愛孩子和他們的世界。他們的玩具、多彩的盒子、他們擡頭望向大人的目光。每一個地方都有它們自己獨特的魔法,那是一種偉大的力量,刺激你去發掘埋藏在裡面的潛在寶藏。但無論如何,最終結果都取決於你究竟關注什麼。”

 

“三位建築師的合作創造出了一種帶有詩意、立場堅定的建築語言,呈現出一件既尊重偉大的過去又讓人清晰看到現在和未來的永恆性作品。”評委會主席Glenn Murcutt評價道。


文 鄧武迪

編輯 孫凌宇 [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RCR建築事務所拉斐爾·阿蘭達建築卡莫·皮格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