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代孕的黑色產業鏈一角,機構往往“賺得比販毒多”

虎嗅網2017-02-17 00:44:02


2月6日,在官方口徑試探性拋出“你是否支持代孕合法化”這個問題之後,代孕這個古老的話題重新走入了公眾的視野。當天,代孕合法化就成為關鍵詞登上了微博熱搜。2月8日,國家衛計委否認了這個傳言,並且表示將繼續嚴厲打擊這樣的違法行為。
 
2014年,二胎政策放寬,允許雙方均為獨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2016年,二胎政策全面放開,越來越多的大齡母親試圖懷孕,“70後”也重新加入了再育的行列。製造嬰兒的需求愈發旺盛。
 
為了生育二胎、或是為了得到一個男孩,地下代孕工廠的“機器”也高速運轉著,並且早已形成一個完備的產業鏈。他們的受眾多半是三種人,第一類是職業女性;他們多在大城市生活,年齡超過在30歲。因為曾經懷孕過但考慮到事業發展選擇了流產,子宮也出現問題;第二類是必須要一個男孩的群體;第三類是失獨家庭,夫妻雙方都已年邁,只是想給老年生活尋找寄託。
 
激進的產業和豐厚的利潤
 
有了需求之後,自然有人看準了這個商機。他們往往打著“幫助別人圓夢”、“做善事”的旗號,快速斂財。《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指出,中國約有千家提供代孕服務的公司,成規模的約有二三十家,共計大約有1000家公司提供代孕服務。
 
狂飆的還有價格。《中國新聞週刊》的近期的報道顯示,2004年,代孕母親可以從客戶手中拿到五萬元收入,後來這一費用漲到了8萬,又從8萬漲到10萬、12萬乃至18萬,如今已高達20萬,翻了四番。一些醫療機構也眼紅這個市場,蠢蠢欲動。有些醫療機構的生殖中心做得就是代孕。
 
一些代孕機構藉助暗地裡開展試管嬰兒手術的醫院進行移植,另一些代孕機構則開設自己的私人診所與各大醫院的產科醫生進行合作。還有一些機構專門針對有錢人提供服務,客戶可以享受海外代孕的一條龍服務
 
在此前被媒體披露的一家長沙代孕工廠,各種服務已經細化成不同檔次,明碼標價。根據代孕母親的外在(身高、長相、膚色)以及內在條件(家庭、學歷)分為四擋:25萬、35萬、55萬、85萬。負責人告訴記者,由於現在監管嚴,所以費用也水漲船高。價格比網上公佈的實際高5萬。而最高一檔的85萬套餐,可以包生男孩兒。
 
做成這樣一單業務,利潤率一般在30%-60%之間,每年的業務增長量在30%左右。普通的業務員每個月提成不低於10萬元。在泰國和印度等地的“嬰兒工廠”裡,中介收費標準在3-5萬美金,代孕媽媽最高則可獲得其中的1/3。
 
出借子宮的女人們
 
整條產業鏈中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代孕母親。
 
這些代孕母親多半來自各個地區農村的貧困家庭,她們支付不起日常生活費用,或是丈夫欠了鉅額外債。這筆20萬人民幣左右的收入起碼可以幫助她們的家庭暫時擺脫貧困。
 
許多提供代孕服務公司的人表示,代孕母親處在供不應求的狀態。普通客戶幾乎沒有挑選代理母親的機會,只能等待分配。
 
然而這並不代表代孕母親的處境良好,她們有嚴格的行動限制和作息規定,除了保持臥床休息之外,也不能和外界過多接觸,違反規定就需要接受懲罰。懷孕最開始的三個月裡,他們只能獲得極少的生活費,而全部的款項要在平安生下孩子之後一次性結清。
 
不僅如此,她們不得不聽命於客戶,要承擔打排卵針、胚胎植入以及多胞胎懷孕的危險。有的客戶在發現胚胎著床後為雌性的時候,就要求代孕母親立即流產
 
即便衛生部門長期打擊代孕,而《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中也明文規定衛生部門可以將參與代孕的醫生和醫療機構吊銷執照、罰款處理。但整體監管仍然缺乏持續性,並沒有進行長期監督。曾有專家統計,每年通過代孕黑市誕生的嬰兒在不低於數萬個
 
強大的利益驅動背後,代孕是一個由買方市場主導的行業,一個流著血淚的行業。





閱讀原文

TAGS:醫療機構可以客戶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