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日本,我明白了為什麼身家2000億的小扎每天穿一樣的衣服|開工薦讀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7-02-04 02:01:37


初七,立春,萬象更新。今天是大多數白領開工的日子,但估計很多人的心還留在好吃好喝好睡好玩的春節假期呢!


現在,商評君就送上“收心大法”一枚,祝各位開工大吉!


梭羅說:“多餘的財富只能夠買多餘的東西,人的靈魂必需的東西,是不需要花錢購買的。”


2016年2月26日,《南方日報》撰文《如何留住“行走的錢包”》:“中國旅遊研究院發佈的2016春節旅遊報告顯示,春節國內遊客出境人數預計將達到570萬-600萬,如果以人均海外消費1.5萬元計算,預計中國遊客出境花費將達到900億元。”


日本街頭隨處可見國人身影


根據日本政府觀光局公佈的2015年海外遊客訪日統計數據,中國遊客從人數到消費額都位居榜首:2015年訪日中國遊客499萬人、共計消費1兆417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92億元),人均消費28.38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6萬元)。


人多勢眾、購買力強的中國遊客,因此在日本留下了“爆買”的美名。


現在日本的商家一看到說中文的人,就雙眼炯炯發光:每一位中國遊客都是一隻可以自行移動的錢包,塞滿了鈔票和購買慾,正鼓鼓囊囊地朝他們奔過去……


日本卻正在出現越來越多的“極限民”


全世界現在中國人的錢最好賺,日本人想賺日本人自己的錢,則變得有些困難——因為,現在日本正在出現越來越多的“極限民”。


所謂“極限民”,源自英文的Minimalist,在日文中被音譯為“ミニマリスト”,意為“極簡主義者”“極小限主義者”,日文漢字統稱為“極限民”。


“極限民”的特徵是:捨棄一切可有可無的東西,只保留極小限的生活物品。


“極限民”們的理念是“最小限的物品,最大限的幸福”,“極限民”們的口號是“我們不再需要物品”!


現任東京某出版社副總編的佐佐木典士便是一位典型的“極限民”。2015年因出版《我們已經不再需要物品—從斷舍離到極小限主義者》(ぼくたちに、もうモノは必要ない。—斷捨離からミニマリストへ —)而倍受日本媒體關注,包括NHK在內,多家日本媒體都對佐佐木典士進行過專題報道。


佐佐木典士愛讀書、愛音樂、愛漫畫、愛攝影……因為愛好廣泛,佐佐木典士的房間曾經塞滿了物品:書本四溢的書架、堆成小山包的CD/DVD,成套的系列漫畫,按年代不同收藏的各款老相機……


佐佐木典士為此十年沒有搬過家:因為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改變佐佐木典士人生的,是2013年的一次克羅地亞之旅。


當時,在旅行途中正好下雨,佐佐木典士和同伴被困在酒店無法外出,古老的酒店空曠質樸,充滿禪意,同伴因此感嘆酒店有如“Minimalist”(極小限主義者)一般。


同伴的感嘆引起了佐佐木典士對於Minimalist一詞的興趣,回到日本之後,在網絡搜索Minimalist,於是看到了只擁有15件物品的“極限民”安得烈·海德(Andrew Hyde),和史蒂夫·喬布斯坐禪的一組寫真——史蒂夫·喬布斯也是一位奉行極小限主義的“極限民”。


扔掉多餘的東西!


佐佐木典士感覺這才應該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於是開始動手處理生活中包圍自己的物品:扔掉多餘的衣服,搬走了傢俱和電視機,書籍連同書架一起,都處理給神保町的舊書店,成長過程中的紀念冊統統數碼化……在處理完生活物品之後,佐佐木典士搬了一次家。



實拍佐佐木的家


搬家時間包括安裝電燈在內,只花了半小時:沒有床、沒有電視、也沒有桌子,佐佐木典士的新家裡空空如也,衣櫥裡只掛著三件一模一樣的白襯衣和三件外套,以及三條褲子。佐佐木典士認為一年之中,穿這幾件足夠了——私人著裝制服化,可以節省更多時間,令生活更有效率。


過去和現在佐佐木典士的家


喬布斯和扎克伯格的踐行


“私人著裝的制服化”似乎是當下的一種流行趨勢。世界上有不少成功人士都是“私人著裝制服化”的實踐者,例如史蒂夫·喬布斯。


在網絡上可以找到一張名為“Steve Jobs’ timeline”(史蒂夫·喬布斯的時間表)的圖片,這張圖片使用喬布斯從1989-2010在不同場合拍攝的照片,時間跨越了二十多年,照片中的喬布斯在慢慢變老,從胖變瘦,但著裝卻絲毫沒有改變:永遠的牛仔褲+永遠的黑上衣。


“保持飢餓,保持愚蠢”(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是喬布斯的名言,而除此之外,他還保持了他的“喬布斯式制服”。



而另一位“私人著裝制服化”的實踐者,是Facebook社交網的CEO馬克·扎克伯格。


出現在公共場合的扎克伯格,永遠穿著一件千年不變的圓領灰色短袖,或是外加一件黑色外套。扎克伯格曾在Facebook上晒出他的衣櫃——衣櫃裡掛滿了一模一樣的圓領灰色短袖T恤和黑色外套。



“我儘量不做任何對於社會毫無貢獻的決定。其實這是基於心理學的理論基礎的。每天決定吃什麼,穿什麼這類小事,不斷重複就會消耗能量。


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消耗能量,會令我感覺到自己沒有在工作。只有提供最高的服務,將十億以上的人聯繫起來,才是我更應該做的事。”


從扎克伯格的這段文字,可以看出他也應該是一位優秀的“極限民”:將物質生活極小限化,將有更多自由的時間去做真正有意義的事。




“極限民”的12大好處


成功變身為“極限民”的佐佐木典士,對於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感覺非常滿意:在拋棄了生活中多餘的物品之後,佐佐木有一種如釋重負的開放感,他不再為物質而煩惱。


現代社會,物品的更新換代太快了。例如人人渴望的iPhone新機種,當你想要的iPhone6剛剛到手時,緊接著iPhone6s,iPhone7也出現了——無上限的更新換代,引誘著人們對於物質無上限的佔有慾,其結果,是你發現自己生活中的物品越來越多。這些物品不僅佔據著你的生活空間,還佔據了你的生活時間。在不知不覺中,你開始為物質所控,並習慣性地依賴它們。


而現在佐佐木典士將自己曾經依賴過的那些生活物品全部掃地出門,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自由與輕鬆:他為自己的生活留出了愜意的餘白,體重也減輕了近十公斤,因為精神煥然一新,工作也變得很有效率,期間他從一名普通編輯而被提升為副總編。


佐佐木典士說:“我們這個社會的長期政權,並不是自民黨,而是其背後的‘金錢黨’,‘物品黨’和‘經濟黨’這一聯合政權。”拋棄了物質生活的“極限民”佐佐木典士如今已經走出了這一“聯合政權”的重圍,在《我們已經不再需要物品》一書中,佐佐木典士總結了他成為“極限民”之後的12條好處:


1.有了自己的時間;
2.生活變得愉悅輕鬆;
3.感到了自由與解放感;
4.不再與他人做對比;

5.不再畏懼他人的目光;


6.擁有更強的行動力;
7.注意力更集中,更徹底地做自己;
8.更加節約,也更加環保;

9.變得更健康,有安全感;


10.改變了人際關係;
11.開始深刻地品味到“此時”“此地”;
12.能夠心懷感謝。


佐佐木典士臥室


如今,類似佐佐木典士這樣的“極限民”,正在日本悄然擴張,並越來越擁有人氣。2015年,日本Oricon公信榜公佈的年度暢銷書排行榜上,美國作者詹妮弗的《法國人只須十件衣》名列年度暢銷書第三名,年度銷量超過65萬冊。


這本書講述了一家法國貴族後裔極小限的精緻生活:沒有家庭影院、沒有高大的音響、出門儘可能步行、用餐時慢嚼細嚥、永遠保持體態,總是穿相同款式的服裝。


作者詹妮弗發現:許多法國人的衣櫃裡,通常只准備幾套可供不同場合穿戴的服裝,除了必要的幾套,決不會畫蛇添足地再多添一件。衣服雖然不多,但每一件都質量上乘,量少而精。更重要的是:這些法國人不管什麼樣的年齡,都能保持美好的身材。


通過法國人的衣櫥,美國人詹妮弗看到了一種充滿自律精神的品質生活。




延伸閱讀:法國人只備十件衣


作者:唐辛子;來源:《看世界》雜誌“辛子in日本”專欄


從去年秋天到現在,在日本的各大書店熱銷得最紅火的一本書,是《法國人只備十件衣--在巴黎學到的提高生活品質祕訣》,作者是出身於美國南加州的詹妮弗(Jennifer L.scott)。


詹妮弗是個典型的南加州女孩,熱情開朗、不拘小節、愛吃零食。為保持苗條身材,和其他美國人一樣開車去健身房健身,和其他熱愛時尚的女子一樣,詹妮弗的衣櫃裡塞滿了漂亮衣服,並且還總是覺得自己的衣櫃裡“缺少了一件”,而不斷地繼續購置新衣。



但是在法國巴黎半年的留學生活,卻徹底改變了詹妮弗的人生觀,也徹底改變了她的生活習慣。


詹妮弗在法國巴黎留學期間,居住在一家名叫西克的法國貴族後裔的宅邸裡。這個法國家庭對於生活的專一以及純粹,令從小出身成長在美國的詹妮弗感嘆不已。


例如:西克一家人對於食物充滿了熱情。因此,這一家人從不會在飯前飯後吃零食---只有這樣,才能用心品味一日三餐。即使家中並無客人,僅僅只為自己和家人做一份晚餐或甜品,西剋夫人也會專心致志、一絲不苟----使用上乘的餐具,再配上賞心悅目的食物,一家人輕鬆地坐在餐桌邊盡情地享受食物的美味。


用餐時除了互相交談,不會有人讀報,更不會有人打開電視---在這個貴族家庭裡,有整面整面和牆一樣高大的落地窗,但卻沒有家庭影院、沒有高大的音響,只有一臺極為老式的小電視機安靜地呆在客廳一角,並且從來無人打開過。


西克先生每天早晨6:30必須出門,為此西剋夫人每天5點就要起床準備早餐。但即便如此,詹妮弗一次也沒有看到西克太太蓬頭垢面過,也從未看到過西克太太穿著睡衣出現在餐廳。即便早間非常忙碌,但準備好早餐之後的西克太太,必定穿戴整齊地端坐於餐桌邊,慢慢咀嚼、細細品味,愉悅地、一口一口地吃下屬於自己的那份早餐。


儘管西克一家擁有豪宅和豪車,但一家人出門時,卻很少開車,而是儘可能步行。因此,儘管這一家人總是按時就餐、從不節食,但家裡卻沒有一個胖子。雖然西剋夫人天生體型圓潤,並不屬於婀娜苗條的骨感美人,但卻令人感覺錯落有致,女人味十足。詹妮弗仔細觀察西剋夫人以及巴黎街頭的其他法國女人,發現無論高矮胖瘦,她們都給人感覺很美,人人身上洋溢著女人獨特的魅力。


“她們每個人都那麼自信,每個人的體態都那麼優美。”詹妮弗說。原來,女人的美麗,並非一定得苗條骨感才能善罷甘休,而根本是源於自信與體態。


法國老太即便去菜市場,也一絲不苟


雖然巴黎是世界的時尚之都,但詹妮弗卻發現:不僅西克一家,許多法國人的衣櫃裡,通常只准備幾套可供不同場合穿戴的服裝,除此之外,決不會畫蛇添足地再多一件。


例如西剋夫人的衣櫃裡,就只有十件衣服而已—衣服雖然不多,但每一件都質量上乘,量少卻精緻,因此,即使西剋夫人幾乎每天都穿著相同款式的衣服,但卻給人感覺十分體面、充滿品質。


“西克先生和西剋夫人”詹妮弗在書中這樣稱呼她留學時寄宿過的法國人家庭。這個“西克”其實就是“Chic”,翻譯成中文,大意是“雅緻”或“別緻”。


從西克先生和西剋夫人身上,詹妮弗看到了“Chic”的真正內涵:它並不是指擁有數不清的價格昂貴的名牌包包、或是擁有一衣櫃穿也穿不完的名牌衣服,而是指一種生活的自律精神、一份不動聲色的生活樣式。


消費與奢華,不過是屬於土豪們的,而通過簡潔單純的生活所緩緩釋放的矜持,才是屬於貴族們的高尚品質。


作者:唐辛子;來源:大家(ID:ipress)、《看世界》等

長按識別二維碼,商評君等你來哦↓↓↓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2017年1月新刊↓↓↓


新媒體傳播合作

華南:020-83000476

華東:021-64265583

華北:010-59540804

↓↓↓訂閱雜誌,請猛戳

閱讀原文

閱讀原文

TAGS:詹妮弗西克極限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