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夜晚,寄宿合肥橋下的山東求醫夫妻會因你而溫暖

乙圖2016-10-26 12:21:30


一場秋雨一場寒。兩天來,整個合肥被籠罩在淅淅瀝瀝的雨中。10月20號這一天,李從花和丈夫郭家銀一直貓在立交橋下,沒有出去乞討。圖為夜幕中,劉從花將丈夫的衣服捋緊,防止他著涼。


因為他們怕雨淋溼了衣服和僅有的一些生活用品。



雖然這一天,合肥有些冷,但夫妻倆卻倍感溫暖。20日,乙圖關注的《山東女子自制板車拉丈夫求醫10年,為省錢住合肥立交橋下》受到廣大網友廣泛關注,劉從花也不斷接到來自北京、上海、安徽以及山東等全國各地的電話,有的還想幫助這對夫妻。合肥的一些好心人還給倆人送來衣服被褥和吃的。



晚上7點,立交橋下的郭家銀靜靜地坐在妻子給他製作的板車上,等待妻子回來,他的身邊,晚高峰的車輛來來往往,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



幾分鐘後,妻子李從花提著一個水瓶和一桶水,從對面的馬路穿越車流過來。這些水都是從好心人那裡討來的。這麼多年來,李從花拉著摔傷成漸凍症的丈夫全國各地求醫,幾乎一刻也沒有離開丈夫的身邊,僅有的也是去要點水,或者買點吃的。



妻子回來,郭家銀看了妻子一眼,嘴巴嘟囔了一句。劉從花立即去倒水,用自己嘴巴試了又試,然後去給郭家銀喂水。



劉從花在給丈夫喂水。



立交橋的柱子邊堆滿了夫妻倆的生活用品。劉從花看著丈夫,看看路人,在看看橋外不斷飄落的雨絲,嘆了一口氣,開始鋪床。



床就鋪在地上,李從花先鋪上幾塊硬紙板,然後鋪上幾塊撿來的海綿墊,再鋪上床單和被子。



隨著晚間下班高峰逐漸遠去,橋下的車輛少了很多。李從花將丈夫坐著的板車幾根杆子以及身前的桌板下掉,然後脫去外衣,準備將丈夫抱到床上,劉從花先試了一次,感覺有些吃力,然後調整了姿勢,再試了幾次,終於將丈夫身體搭到自己的肩膀上,挪動了身體,輕輕地將他放在床上。



李從花說,丈夫的身材很高,也很重,每次搬起來都很吃力。



郭家銀手指上套著簡陋的治療設備。一直以來,劉從花對丈夫的治療都沒有放棄過。



夜越來越黑,李從花將丈夫的被子蓋了又蓋,然後穿上今天好心人給她送來的衣服,坐在丈夫身邊和他聊天。郭家銀雖然患漸凍症,口齒也不是很清楚,但大腦一直很清醒。



在李從花看來,丈夫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比她自己都懂得要多。“他除了大腦行,身體哪裡都不行。”圖為劉從花展示一條好心人送給她的內褲問丈夫,好不好看。



李從花說,最近經過治療,丈夫的頭可以稍微立起來一兩分鐘,這無不讓她看到希望,因此她目前還不打算回家,一直要幫丈夫治療下去。圖為劉從花給丈夫按摩。



不過,遺憾的是,劉從花拉著丈夫長年在外奔波,倆人身份證早已經丟失,開不了銀行賬戶,即使想回家看看也因為沒有身份證都買不了票。這兩天來,劉從花在為自己的身份證的事情著急。今天老家人將她倆的戶口本快遞到了合肥,希望能儘快辦個身份證。

你如果想幫助這對夫妻,可以通過騰訊公益樂捐: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9070&et=161021ah

也可以長按下面的二維碼直接捐贈。




閱讀原文

TAGS:李從花郭家銀丈夫劉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