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裡,一個有溫度的音樂夢

南方人物週刊2017-01-10 17:42:00

一縷淡墨般的清音從山中傳來,自然而乾脆,如同一束金光灑落大都市。16個傈僳族娃娃帶著傈僳族的歌聲飛躍大山,他們即將來到夢想中的大舞臺。繁華大都市,霓虹之下,一張張稚嫩的面孔,有點靦腆有點彷徨,但掩藏不住內心的喜悅,因為他們看到了希望的光。


老師,你的夢想是什麼?

 

循著歌聲,來到雲南騰衝滇灘鎮。這裡的一所希望小學終日洋溢著歌聲,唱歌的是一群傈僳娃娃。


2016年11月,雲南地區已經入冬,然而小小的校園裡卻迎來了春日一般的暖陽。溫暖得萬物似乎都有復甦的跡象。


11月6日,太平洋保險 “責任照亮未來”志願者來到希望小學,幫助這裡的孩子組建“夢想”合唱團隊,並籌劃帶領合唱團參與2017年上海 “樂行天下”的新年音樂會。

 

“老師,你的夢想是什麼啊?”

 

志願老師被孩子問住了。

 

孩子們七嘴八舌地說出藏在自己小小世界裡的夢想。




“我想去大城市!”

 

“我想站在大舞臺上唱歌!”

 

“我想把我們傈僳族的歌聲帶到全世界!”

 

傈僳族天生能歌善舞,生於山,長於山的傈僳娃娃深深愛著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大山。天生的好嗓音讓他們把對家鄉的熱愛幻化成一個個美妙的音符,叢山作幕,操場為臺,清新干脆的歌聲響遍大山。雖未解歌詞中的涵義,但是順著這些音符能感受到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個有溫度的音樂夢。




孩子們在這裡大山的環抱裡盡情編織著自己的夢想。

 

站在顯眼的舞臺上

 

提這個問題的孩子叫馬新青(化名),她的夢想是“把傈僳族的歌聲唱給全世界聽,那樣她的爸爸也能聽到。”

初見馬新青,一群孩子團團圍住正在唱歌的她。閃亮的大眼睛,梳著幹練的馬尾辮,馬新青在人群的辨識度很高。她是五年級最活潑的孩子,她的歌聲總是洋溢在校園的每一角落,但是卻無法傳到她父親耳朵裡。




新青一歲的時候,父親離開了家,腦海裡父親的樣貌早已模糊。從小和母親一起生活,孩子有著和年齡不相符的成熟懂事。除了上學就是留在家裡幫母親分擔家務和農活。

 

搬柴,架大鍋,淘米,煮飯,每一個步驟有條不紊地進行。夜裡,新青拿起竹筒對著火爐吹,火光讓屋子亮了些,伴著木柴燒旺發出“霹靂啪啦”的響聲,小青哼起了歌,悠揚的歌聲從窗戶傳出屋外,傳進大山,久久沒有迴音。

 

“爸爸會不會聽到我的歌聲呢?”

 

十多歲的孩子當然知道聲音不可能傳到山外,但她仍然期待著。

 

有人告訴她“如果找不到一個人,那就站在最顯眼的位置讓他找到。”




“如果我在世界上最顯眼的地方唱歌,那是不是爸爸就能聽到呢?”夢想的種子深深埋入孩子的心田。

 

屋外的黑夜,漫長無邊,歌聲逐漸被夜色吞沒,夢想和現實有一段看似無法跨越的距離。

 

迴旋在山間的歌聲終於沒有傳到山外,也沒有傳到爸爸耳朵裡。但馬新青仍然小心呵護著夢想。

 

她期待有一日,夢想會實現。

 

復甦

 

這個一切都好像要復甦的冬日裡,餘真真(化名)終於拿到了戶口(餘真真出生在緬甸,回國以後一直在申請辦理戶口),她高興地唱起歌來。餘真真的聲音很好聽,她希望有一日能有大城市的舞臺上展示她的歌聲。摸著戶口本上自己的名字,心理踏實了許多。

 

有了戶口,她就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了,或許還能到山外的大城市。

 

令她意外的是,這個機會很快來了。




同樣高興的還有馬新榮(化名),這個五年級班上最安靜的男生。因為他將可以免費學習音樂。

 

人前的馬新榮話很少,一週話最多的時候就是週日,走一小時山路到親戚家和爸爸視頻通話的時候。



 

幾年前,父親意外受傷,落下終身殘疾,家裡欠了大筆外債。為了還債父親到福建打工,兩三年回家一次。這些年新榮看到父親幾乎都是在親戚家小小的智能手機屏幕裡。


馬新榮喜歡唱歌,很想學習聲樂知識,但懂事的孩子從不告訴父親這些,因為他知道家裡的經濟無法支付高昂的學費。他常常一個人躲在屋裡自娛自樂,但不敢在人前表演。有時候,他也會唱給電話裡頭的父親聽,但往往一兩句後就掛斷,因為長途電話費貴。

 

這個週一的早晨,馬新榮起得很早,小跑去學校,比往常提前了半個小時。

 

操場上也早已聚滿了孩子。大家團團圍住操場上正在唱歌的馬新青。馬新榮也擠進人群中。馬新青邊唱邊揮舞著雙手,假裝在指揮,實際上她並不會指揮,也不懂任何的聲樂知識。“這些都是電視上看來的。”




但是今日將有來自上海的專業音樂老師教他們聲樂知識。

 

從腹部發聲學起,聲樂知識對孩子們來說陌生而有趣。一次次重複地訓練,孩子們樂此不疲。



 

每當想到他們的歌聲越過大山,傳入大城市,傳到夢想中的大舞臺,孩子們就練習得更加起勁。

 

尤其是馬新青。因為她知道她將離夢想將更近一些。


接連的訓練,馬新青的嗓子沙啞了,她嚥了咽口水繼續練習發聲。老師心疼孩子,讓新青休息。坐在教室的角落裡,新青鼓鼓嘴巴,邊跟著大家做口型,邊用手打著節拍。

短短七日裡,每個孩子都悉心澆灌心中的夢想。

 

初冬時節,孩子們的音樂夢復甦了。



 

《從月亮走向太陽》


表演課上,馬新榮猶豫了半秒,站了起來。他有些哆嗦,但還是緩緩走上講臺,看了看身旁的電子琴和老師。當靈動的音符從黑白的琴鍵上跳入馬新榮的耳朵裡時,嘹亮的歌聲隨之而起。




這是馬新榮第一次主動站在眾人面前表演。演唱的是一首傈僳族歌曲《從月亮走向太陽》,“我們從遠古走來/我們是三江的兒女/我們跟著月亮我們追隨著太陽……”

 

天生的好嗓音,附在每一個音符上的自信,一首歌下來,掌聲久久不絕。

 

2012年,帶著讓傈僳民族的時代之音成為永恆的夢想,一首《從月亮走向太陽》在大山裡誕生。2017年,16個傈僳娃娃將帶著這首傈僳歌曲站上上海“樂行天下”的新年音樂會舞臺。

 

上刀山的民族

走向太陽

攜手奔向美好的明天

下火海的兒女

跨越彩虹

攜手奔向美好的明天

 

大山的歌聲宛轉悠揚,歌詞訴說著傈僳族悲壯的歷史,傈僳娃娃傳唱著民族的未來。

 

“我想把傈僳族的歌唱給全世界聽!”孩子們的夢想看似仍然很遙遠,就像從月亮走向太陽。但是一步一步,傈僳娃娃們將離夢想更近。

 


文|何鑽瑩

閱讀原文

TAGS:馬新青傈僳娃娃馬新榮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