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沉迷過的偶像,一個個消失

楚塵文化2017-01-02 22:31:43


△ ,英國希臘裔歌手,

前成員(1963.6.25 - 2016.12.25


皇后樂隊(Queen)吉他手布布萊恩·梅(Brian May)25日在其官網發佈悼文: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今年異常殘忍,它過早地帶走了很多優秀的人。喬治?那個溫柔的才華橫溢的男孩?我沒辦法面對這個事實。喬治,願你安息,願你在天堂和弗萊迪(皇后樂隊主唱),和天使們一起歌唱。”


麥當娜也在推特上發表悼文:再見了我親愛的朋友。又一位偉大的藝術家離開了我們,2016年請趕緊滾蛋好嗎?



 

23號時看到一句殘忍的玩笑話:不到明年1月1日零點,不要做今年逝去之人的總結。一語成鑑。那個唱《Last Christmas》的喬治·邁克爾和他的歌一起走了,於英國當地時間12月25日聖誕節的下午,在家中去世。他的老搭檔,威猛樂隊的安德魯·裡奇利在推特賬戶上說,邁克爾的離世令他感到心碎。

 


一個失業青年的逆襲之路

 

喬治·邁克爾(George Michael),本名Georgios Kyriacos Panayotou,生於1963年,是一名英國希臘裔創作歌手,是當代最成功的西洋流行歌手之一,也是威猛樂隊的前成員。


他在音樂領域裡極富造詣,擅長靈魂樂、搖滾樂和舞曲等多種不同曲風,是1980格年代和1990年代主流音樂家。本身也是各類音樂大獎得主,並創下全球唱片銷售超過1億張的佳績。


最初,喬治·邁克爾(George Michael)只是一名高中畢業後失業在家的青年。他和高中時代的好友安德魯·維治利(Andrew Ridgeley) 都熱衷於音樂,失業在家的他們便更加致力於歌曲的創作。這兩位好友在1982年組成了聞名於世的威猛樂隊WHAM!。

 

△ 喬治·邁克爾(左)和安德魯·維治利(右)


威猛樂隊其實還有個前身,叫The Executive,是一隻以表演為主的樂隊。後來有的成員過世,有的單飛,喬治和安德魯則組成威猛樂隊。1982年,他們寫了一首描述英國青年人中失業狀況的歌曲《威猛輕敲》(Wham Rap),並以此獲得了唱片公司的合約和公眾的注意。

 

不久,威猛的名字就開始出現在英美兩地的流行歌曲排行榜上。首張專輯《異想天開》(Fantastic)一經推出,很快就在英國的排行榜上名列第一,並連續兩週位居榜首。 值得一提的是,《異想天開》(Fantastic)封底上George 和Andrew的黑色外形,那是為了紀念The Executive樂隊裡死於癌症的成員安德魯·利物和另外一個死於車禍的摯友Paul Atkins。



△ 1983年推出的首張專輯《異想天開》的封底

 

《Careless Whisper》是威猛樂隊1984年推出的歌曲,也是最為聽眾熟知的歌之一,薩克斯風前奏一響起,就跟觸電一樣,心絃一緊,至今各大商場仍會把這首歌作為BGM循環播放。

 而《Last Christmas》更被世界各地200多位歌手翻唱過,是每年聖誕的必聽曲目。




但誰曾想到,30多年前,這兩個唱流行歌曲的20出頭的年輕人,在中國的一場演出能夠對中國搖滾樂的發展帶了巨大的影響。



中國搖滾教父們的啟蒙者

 

威猛樂隊其實不是一支搖滾樂隊,它是流行樂隊,那為什麼會對中國搖滾樂的發展產生巨大影響?

 

1984年和1985年兩年是威猛樂隊的鼎盛時期。1985年4月, 威猛更是作為第一支西方流行樂隊訪問了中國,在北京的工人體育館舉辦了一場演唱會,這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場西方流行樂隊在中國的表演。

 

△ 1985年威猛樂隊工體演唱會裡的狂熱場面


△ 演唱會現場,那時就有紅格外套英倫風


1985年4月10日的北京工人體育館,一萬人的座位座無虛席。5元一張的票價,當時快是中國人平均半個月的工資,每人限購兩張,還送一盒威猛樂隊的磁帶。在演出當天,據說票價還被炒到了25元!




在這一萬名觀眾當中,包括了之後中國搖滾樂壇的中堅力量——竇唯,崔健,郭峰。




竇唯說起過他第一次聽到搖滾的情景:


就只剩激動了,完全就熱血沸騰了,從節奏,到旋律,到和聲的這些轉變,都很令人震撼。


他頭一次接觸到不同於以往的音樂形式,從此醉心搖滾。而崔健在第二年也發表了單曲《一無所有》,開啟了一個新時代。



 △ 威猛樂隊1985年來華演出現場畫面

 

當時《中國新聞週刊》發表了一篇演出後記:


暖場過後,演出正式開始。很多中國人一下子都被驚呆了。


“完全就聽傻了。咱們自己以前的演出音響都不敢開到那麼大,這回一聽到那貝斯和鼓那麼大的聲音,從生理上就讓人激動。”成方圓回憶著當時現場的情形,“到場的外國人都很激動,一起跟著唱啊跳的,但是中國人大多數還是坐在那看,有人想站起來跟著一塊唱,就有警察過去維持秩序,讓他們坐下。”


當時在現場的一位中國觀眾李萌回憶說:長這麼大,第一次聽這種音樂,有一種“坐不住”的感覺。

 

對於當時還在聽港臺流行音樂的中國人來說,這些鏗鏘有力、有著電音樂器伴奏的音樂完全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被誤會成搖滾樂也是情有可原。那種炸裂、迸發的激情是在當時那個年代所缺乏的,也是急需的。

 
△ 現場跟著節奏一起舞動的年輕人


可惜的是,1986年,喬治和安德魯因為一些意見上的分歧導致威猛樂隊解散。單飛後的喬治仍在音樂領域發光發亮。1988年以專輯《Faith》創下演藝生涯高峰,成為英美兩地最受歡迎的男歌手。


△ 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閉幕式上,喬治·邁克爾作為表演嘉賓演唱了一首《White Light》。

 

 

愛男人,也愛家人

 

這麼多年來,除了喬治·邁克爾的作品之外,他的性傾向也備受關注。

 

喬治·邁克爾自青少年時期就意識到了自己對男性的興趣,19歲的時候,他嘗試著向身邊的幾個朋友出櫃,朋友很好地接受了他的身份,但建議他先不要告訴家人,因為在那個年代的西方國家,人們總是把男同性戀和艾滋病聯繫在一起,而艾滋病不僅意味著濫交,還意味著死亡。

 

他知道,如果告訴母親自己是同性戀者,母親一定會夜夜擔心他會染上艾滋病,對母親的愛讓他選擇了沉默,雖然他總覺得隱藏自己的性傾傾向是一種欺騙。

 
△ 喬治·邁克爾和父母


1997年,他的母親去世。1998年,一個便衣警察馬歇羅·羅德利格茲故意引誘他,兩人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比佛利山的一處公園公廁內發生親密動作,最後喬治·邁克爾以公共猥褻罪名被捕。

 

此案以喬治·邁克爾的“不提抗辯”(no contendere,不承認有罪,但也不抗辯)方式終結,他被處810美元罰款,並服80小時社區服務役。

 

這件事後,喬治·邁克爾向CNN承認了自己的同志身份。雖然很不願意以這種方式“被迫出櫃”,但他並不認為一個人要因為同志的身份而感到羞恥,他在採訪中說,他現在正在和一個男性交往,並且已經有近10年沒有交往過女性了。

 

當時和喬治·邁克爾交往的男性正是肯尼·格斯,兩人1996年開始約會,2005年英國同性婚姻合法時,已經相戀十年的他們還認真地考慮過是否要結婚,但遺憾的是,兩人最終在2009年分手。


分手兩年後,喬治·邁克爾才終於公開承認這一事實:


我的愛情生活已經經歷了太多動盪,肯尼·格斯帶給我很多快樂,也帶給我很多傷痛。現在我終於可以坦然告訴大家這一事實了。

 
△ 喬治·邁克爾和男友肯尼·格斯


喬治·邁克爾的出櫃給了很多同志勇氣,但也引來很多非議。他的一批歌迷固執地認為,他之所以和男性交往僅僅是因為他還沒有遇到那個“對的女孩”。

 

喬治對此感到很無奈,他說自己的生活並沒有因為出櫃就變得容易多少,他希望自己的出櫃可以多少改變一些人們對於同志的偏見。但他也說道,希望人們不要對一個同志選擇什麼時候出櫃指手畫腳,因為他們都要考慮家人的感受。

 



喬治·邁克爾走了,人們在節日的餘溫裡忙不迭地悼念他,給他身上貼滿各種各樣的標籤:流行巨星、第一個來中國演出的西方樂隊、男同性戀……可是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了,他走得很匆忙,好像這人世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生活更是急著把我們往前推,只來得及給我們留下幾首熟悉的旋律。


今天,在1985年的工體看過威猛樂隊演唱會的年輕人,會沉默著難過吧。


“沉迷過的偶像一個個消失。”這是一句歌詞,也是一個事實。我們看著各類領域裡的大師隕落,卻無能為力,彷彿是給躁動的青春劃上一個又一個的休止符。


但無論是對於他,還是對於我們,這些旋律足以證明他來過,發光過,影響過。


(部分文字綜合自網絡。)



編輯 | 亞莉,三個木

發現日常生活的細節

歡   迎   關   注

楚塵文化

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號:aotexin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