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愛 無意識爆紅|引燃改變者

人物2017-01-02 22:27:44



,第一個從網絡劇影響到大銀幕的新一代女星。一個沒有走紅意識女明星的意外走紅。





文|巴芮 季藝

編輯|季藝

攝影|邢超

導演|劉洋

視頻團隊|凸米文化







網絡的力量


11月11日的上海,最高氣溫顯示為19度,但在陰暗的片場裡,人人都裹著大衣。下午1點,張天愛小姐穿著一件無袖的高領套頭馬甲從休息室裡走出來,晃盪著兩條細長的胳膊。趁著沒畫脣彩,她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蔥油拌麵趕緊吃上幾口。「我必須得吃點兒,要不然我急躁。」接下來,她要進行9小時的廣告拍攝。


躥紅後的張天愛,除了拍戲,幾乎保持著每天一個城市的轉場頻率和緊湊到按小時算的通告安排,這種連軸轉的狀態持續了近半年。經紀人曾在張天愛的生日會後告訴她:「我說我最大的心願就是你趕緊進組,沒有別的。」


《太子妃升職記》被當做張天愛的成名劇。這部在2015年12月13日開播的自制網劇因為窮和性別、時代的雙重大尺度穿越而出位。張天愛像搭上了一艘急速行駛的快艇,用比別人更短的時間將自己展現在新新人類的聚集區。


不到一年時間,張天愛接下了巴黎歐萊雅、LV和哈根達斯等大牌合作,以及《鮫珠傳》、《妖貓傳》等4部電影。9月29日,張天愛首次作為女一號出演的大電影《從你的全世界路過》上映,斬獲8億票房,一舉刷新國語愛情片票房紀錄。


「現象級」是在採訪中問及張天愛的躥紅,很多人會提到的一個詞。26億次播放,1300萬條彈幕,《太子妃升職記》無疑成為了2015年的現象級網劇。


「也沒有想到一個網劇能夠把人推出來。」張天愛的閨蜜楊洛姿告訴《人物》記者。同樣,這也讓張天愛所在的喜天影視公司副總楊靜十分驚喜。在楊靜記憶中,「到12月20號左右的時候,就陸續很多的這種片約,就是劇組啊,一直都找過來。」楊靜說,同一時期有五六十部戲同時邀請張天愛參演,她是第一個從網絡影響到電視和大銀幕的女明星。


經紀人王瀟瀟清楚記得,1月1號元旦休假去菲律賓潛水,就意識到自己帶的藝人紅了。「你所有的採訪電話被打爆了。我從上島第一天開始就在找信號,我根本沒有休假,因為潛水一下去就沒信號了,那個島的信號也不好,我就在那個島上一直在到處找信號,一直在回微信。」


《太子妃升職記》播到第五集時,張天愛正在劇組拍攝另一部網劇,「手機一天都沒有時間看,一到晚上回來發現朋友圈都炸開了,大家都在,認識我的會給我轉一些他看到我的截圖啊什麼的。」


可直到很久之後,張天愛自己都沒有紅了的感覺。「因為它受眾人群嘛,僅限於網絡,還有一些年輕人。像我爸爸媽媽,他們不涉及到網絡的人,我就覺得是不是沒有受到關注。」張天愛說。





合理性


在王瀟瀟印象裡,張天愛這個對走紅十分鈍感的女孩,還有很多和她的時尚形象反差很大的地方,比如她傳統的話語體系。在公司裡,當她想找人一起討論事情時,其他藝人會說咱們聊聊天,她則會說,「姐,我給你開個會。」「我發現她有些用語會跟她的年紀有些違和」,王瀟瀟說。王瀟瀟分析,張天愛之所以成長為這種「老幹部」作風,跟她兒時的成長環境分不開。小學時父母放學後就把她送到退休的親戚老師家託管,在別的孩子還看動畫片的年紀,她卻是每晚必看《新聞聯播》,久而久之學會了這些措辭。


張天愛還有個癖好,要聽那種很吵的音樂才能入睡。有一次在飛機上,張天愛睡著,王瀟瀟關心了一下她帶的這位藝人的手機歌單,「我真的驚了」,「有BigBang那種,也有《我的祖國》」,其他女明星會覺得很陳舊很土的行為,張天愛完全沒有這個意識,她的戀愛觀也很保守,她喜歡那種「很厲害」的男的能讓她崇拜,她就心甘情願照顧他。


就連她怎麼走進娛樂圈和之前做的事情都讓圈子裡的人津津樂道,那完全是種無心插柳。2012年的冬天,張天愛還是一個經常要親自去銷售衣服的服裝設計師,偶爾當當平面模特,因為單憑賣衣服無法滿足生活,她還會幫自己小區的開發商接待一下要來看樓盤的人,售出一套房子能免除一些物業費。


一天,她接到吳秀波造型師的電話,他們都是時尚圈的朋友,這位朋友希望張天愛幫忙招待自己的朋友,介紹一下小區的房子。「他也沒說是誰,就說自己的一朋友。」張天愛回憶。


在把小區所有戶型全逛了一遍後,張天愛把看房子的人領回自己家休息,其中一人將帽子、墨鏡摘下後,她才發現這是演員海清,後來從造型師朋友口中得知另外幾人為喜天影視公司老總。


楊靜就是其中之一,她當時覺得這姑娘特熱情,很漂亮,條件非常好。


看了好幾個小時房子,把人領回自己家休息,指著自己的衣服,張天愛告訴他們,「我說如果你們感興趣的話,以後可以通過什麼樣的平臺看到我這些東西。」現在回憶起來,她覺得自己有些好笑,「就是一屋子的貨,一屋子的東西」,「人家想這是賣房子還是賣衣服」。


然後,大家一起吃飯,開始聊電視劇,聊作品,在這時,喜天的高層忽然問:你有沒有想過當演員?


「我說我想都沒想,我覺得那完全都是我自己做不了主的事情。」張天愛回憶。


這體現了張天愛另一個典型性格,做事需要有一個合理性,只要確定了這個合理性就會心無旁騖地做下去。在那時,當服裝設計師就是她給自己設定的合理性,除此之外的什麼都不會進入她的視線。


因為長得好看,張天愛從小就被當演員、小明星看。她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怪圈,「小時候你長得好看,什麼學校裡要拍MV什麼,你給我當女主角吧,就去了,就是那種感覺。」


但演員從不是她想走的路,她覺得不安全。「就是一個姑娘不確定,我為什麼,因為我對這個圈子不熟知的話,我不會很勇敢地(付出自己)。」


「我覺得女人這輩子還是要美,要有禮,有禮有貌,有道有德,就是不能做一些非傳統的事情,而且如果說建立在,比如說,我當時想我家裡人或者說我周圍有這樣的方向和引導,很安全的情況下,那我可以去拍戲,不然很多狀態都很未知的。」曾有經紀公司找張天愛說籤女演員拍戲,要帶她去香港,介紹一些人給她認識,「就比如說他有應酬什麼這些,我就是覺得,我的生活沒有貧困潦倒到那個狀態,我為什麼呢,我為的是什麼。」在她看來,這件事就不是有合理性的。


楊靜說後來幾個人的房子都買到了一起,和張天愛也成了朋友。朋友關係讓張天愛覺得安全。但即便這樣,她說自己簽約時想的也不是當演員,而是覺得這家公司有很多藝人,她可以發揮她的特長,給藝人搭配衣服。她還是沒有忘記她的服裝事業。


另一個表明她還沒有徹底認同當演員的事是,做平面模特時有一些代言,簽約時,她直接和老闆說這部分錢她不希望交給公司,這會讓她生活有些艱難,不過她也說,當她演了第一個能稱之為演員的角色時,她會把它們都給公司,她覺得那樣她才能算是真正開始演員之路。要給自己留下這筆錢不是因為貪婪,而是她對自己當演員實在沒有什麼信心。


但這一天並沒有像她預想那樣出現得很晚,2014年,她接到了一部名為《二炮手》的電視劇,覺得這部戲讓自己受到了鼓勵,心裡有點感動。楊靜說當時公司資源都會向張天愛傾斜,讓她去學表演,以探班的形式多參與,積攢作品和經驗。拍《二炮手》時,她記得自己在現場得到的認可,「就是導演啊,還有孫紅雷啊,還有製片人都發信息給老闆,老闆就截圖給我看,就都是在表演,反正當時就覺得很驚喜,這個孩子給了我們很多驚喜。」這才讓她堅定地踏上了演員之路。


更讓她決定死心塌地的是,那段時間她自己接了一個廣告,因為有承諾且已經決定要好好演戲了,她就直接把客戶給的錢打給了公司。但錢很快一分不少又回到她的賬戶,她想可能是財務不知道她和公司的約定,就打電話提醒經紀人,對方的話讓她至今難忘,「老闆說了,這點錢就夠養活你自己的。」「啊,小愛,姐姐我們(會)再給你接好作品的,繼續努力加油。」「好暖心,你有像這樣的公司嗎?!」張天愛說,那天正好是過年,她一個人在家裡感動地想,「就覺得我遇到好人了」,要不辜負老闆好好在公司待下去。


張天愛懵懵懂懂地進了娛樂圈,在憑「太子妃」走紅之後,因為這個角色很霸氣,王瀟瀟記得「有段時間別人會拿她跟某個以霸氣著稱的女星比」,但瞭解張天愛的人從來不會這樣認為,在他們看來,被動選擇娛樂圈的她其實缺少普通女明星那種對於紅的意識,或者那種自我設定的我要變成什麼的執念,她沒有野心,「沒有我要成為女明星的野心」,王瀟瀟說。






無厘頭


進公司很久,不像其他明星那樣容易挑剔和抱怨的張天愛,在公司眼裡就是乖乖女,「是一個比較軸,然後比較沒個性的那麼一個女孩。」張天愛說,但她不認為自己是這樣的。


被誤認為乖乖女是因為她太乖了,對自己的規劃也從不會提什麼要求。張天愛曾被公司安排去拍另一部網劇《我的朋友陳白露小姐》,飾演女二號富家千金海棠。「我們老闆他們看劇本的時候就覺得,哎喲,我好海棠,海棠那個人物就應該是我,一個規規矩矩的大家閨秀,永遠為別人著想、特別善良的一個姑娘,我們老闆給我打電話說『哎呀,這個角色就是你啊,就是你啊。』」坐在對面的張天愛像是反問自己:「我哪有那麼悶啊?」


這個很聽話的女孩演藝事業發生轉機是在2015年夏天。


那天,跟經紀人跑組的路上,她接到了導演侶皓吉吉的電話。「問我你幹嘛呢?有沒有接戲?我說沒有啊。」張天愛說,她沒有表現出瘋狂和興奮,「我在想戲哪兒那麼容易接。」


看到侶皓吉吉發來的劇本,張天愛發現自己要演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角色」。但同時,她覺得這個劇本好玩,角色也有意思,她說服自己的方式不是說因此自己就會大紅,而是「總比我以前演個服務員,過來說『先生你好,一共370(元)』要好吧。」張天愛笑了笑。


劇中的她從現代花花公子穿越成古代太子妃,女兒身中藏著一顆男人心。張天愛扒出通訊錄中所有的男性朋友,跟著他們去KTV,點「公主」坐旁邊學撩妹;每早起床學男人的樣子照鏡子:頷首,眼睛向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右手去摸左臉頰上新冒出來的胡茬。她岔腿坐在《人物》記者對面,連貫地做了一整套動作,順便用手向上拈了一下劉海,渾身散發著雄性荷爾蒙。


她還去學了吳君如和周星馳喜劇中的無厘頭,又加入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在這部戲中,張天愛首先展現出了無釐頭的一面。


這樣一個新人之所以能得到「太子妃」的女一號,是因為劇組發生了一場措手不及的風波。之前「太子妃」有一個理想的女一號,這部戲整個人設形象都是圍繞她創作出來的,但當女明星提出剛剛生孩子,希望定期回香港,考慮到本來就微薄的製作費,劇組只好放棄,就這樣,張天愛臨時被要求補位。即便獲得了機會,她也沒有被女主角衝昏頭腦,她心裡明白,自己不是製片人和導演心目中那個最優人選,而是一個救場者。


如果你對我不滿意,你隨時可以把我換下去,張天愛記得在開機前她這麼告訴導演。她想的不是我一定證明自己,拿到這個機會,儘管她做的準備是無比充分的,但她不希望讓導演因為情面為難,她也不喜歡自己被懷疑,把這個話說開後,她放心了。


但她還是低估了這一在人們日常經驗之外的角色會給大家帶來的不安全感,「太子妃」是從無厘頭、撩妹開始拍的,當張天愛模仿她學到的那些哥們的行為時,她很擔心劇組是不是能接受這種表演。戲演到幾天之後,張天愛懷疑自己被質疑了,一天拍完戲收工,一個演員和每個人都打了招呼說再見,唯獨沒有理她,她心裡很難受,感覺被晾在那裡,但還要強裝大大咧咧。


這還不是簡單劇組裡明星之間爭風吃醋耍小脾氣式的冷戰,因為這一網劇劇組裡都是年輕新人,大家格外珍惜這次機會,當所有人都希望能做好時,拖團隊後腿的人是絕對不能被接受的。


那天晚上,她回到公司,和一個高層講自己想要放棄,但高層是一個女強人,「就踢著你的屁股走」,第二天,她直接陪著張天愛一起去了劇組,在那兒坐了一天,張天愛只好硬著頭皮堅持下去。





轉機


轉機發生在拍戲的後半段,當無厘頭過後,真正的情感戲開始時,張天愛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那是太子妃」的第29集,張天愛扮演的張芃芃,因喜歡上已登基成為皇帝的太子而決定犧牲自己,接受女兒身,永遠告別她曾經的男性身份。轉換到為自己喜愛的人付出的模式。張天愛的表演讓人動容,當聽說皇帝遇刺需要解藥,她毫不猶豫地飛身上馬日夜兼程去為皇帝送藥,解藥被搶後,深夜撲入水潭拼命尋找,她徹底為了皇上,為了這個男人轉變了一切,然後拋開了所有的心計。」總結起自己的表演時,張天愛說。


之前玩世不恭、無厘頭一下子轉化為一旦動情就會忘我付出,這種反差構成了這一角色最有爆發力的地方,沒有人能想到張天愛在惡搞之後還能釋放出這麼大情感力量。


現在可能都鮮有人知的是,之所以能有這種爆發力,是因為張天愛用了一種笨但紮實的方法去感受角色。


在決定出演這部戲之後,除了學習各種撩妹技巧,她還做了另一件事。


在原劇本之外,她密密麻麻重新寫了很多段落,為了讓自己更好地和角色相融,她會在原故事之外,針對角色關係和他們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進行補充。比如看到這個人有這種行為,她會想他的星座,腦補他之前遭遇了什麼委屈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和她追求合理性一樣,張天愛也希望每個表演都是自己知道的和相信的,她喜歡有頭有尾的角色,如果沒有,當遇到感情戲時,她就會自己給這個人物編一個故事和身世出來,讓人物徹底感動自己。這樣,她才有安全感。「我一定要相信了之後才去做。」張天愛對《人物》記者說。她承認這是個很笨的方式,但如果要演感情戲,她就必須讓自己先感動或者產生同情,當在表演前到達這一層情感體驗時,她會感到身上有一陣暖流,這樣,這個角色就在她心裡紮下根了。


楊靜早就看出來這是個感受型演員。「太過於投入,不太會用技巧,會很容易投入進去以後拔不出來。」


這種走心的表演讓張天愛贏得了劇組認可,最讓她開心的是這部戲拍完的時候,大家抱在一起,「說天愛,我必須要告訴你,我剛開始真的是否定你的,但現在我覺得你好牛逼。」張天愛回憶,她非常感動這種坦白。


如果瞭解張天愛,你會發現這其實是個做事很認真的人。王瀟瀟記得在一次廣告拍攝中,有幾個側拍沒有提前告訴張天愛。「我覺得這種事情好簡單,到現場跟她說這有個側拍就行了。」那天張天愛有點急了,「她說這個動作的腳本呢?她說做什麼呢?我們用來幹嘛呢?」


她也不太允許自己偷懶。她曾是一個無法容忍白天睡覺的人,「浪費人生,浪費青春,那是在做沒有意義的事情,年輕就不允許這樣。」


在大理拍《二炮手》時,她還不能容忍經常在路上看到驢友,揹著包說要放空自己,像是受到委屈把自己包裹起來。「我以前的觀念就很極端,我受不了。如果他是我朋友,我就會跟他說,我都會覺得怎麼這麼,就是消極呢。」


「我就很想跟他們說道說道,就是覺得總有社會需要你,社會不需要你,家裡人不需要你嗎?你在逃避什麼,你的朋友不需要你嗎?你年紀輕輕的,為什麼要在這裡擺攤兒,然後享受人生,你的人生才多少年,然後在這邊就要開一個旅館,很安逸,什麼叫安逸,就都是在模仿外國的一些小情調,小清新。」說這些話的時候張天愛坐在椅子上將上身挺直,像個老幹部一樣一本正經。


張天愛講起了一個她開著車一個月跑50個劇組試鏡的故事。


那是在接拍《太子妃升職記》之前,跟經紀人到處跑組遞資料,跟人家報身高、體重,再來一段表演,「我那時候大概一個月算了算跑了50個劇組,就沒有回覆,就沒有一家用我的。」


在跑另一個組的路上,張天愛舉著手裡的三明治和自己的車拍了一張照片,發了個朋友圈,「我覺得自己好沒有用啊,我既不能去擠公交,擠地鐵,因為我每天要跑四五個組,要走將近一百多公里的路程,然後我又不能騎自行車,我只能開車,但是我開車呢,我每天就要釋放很多尾氣出去。」


「釋放尾氣可以,那你得給國家上稅啊。」張天愛的語氣中透著一股理所當然的味道。可是她一份工作都沒有得到,那是一種「愧對於這個社會的那種感覺」。自己像個害蟲。





女屌絲


談起自己在劇組裡努力的動力,張天愛沒有想過是為了要紅,而是一種天然不希望對方失望的本能。她說一開始就是為了導演,為了劇組,那是她第一次演女一號,她告訴自己的是,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雖然這麼做是對是錯她心裡也不知道,但她會用她的方式做到最好。


讓張天愛沒有想到的是,她塑造出的表面上玩世不恭,但一旦愛了就會徹底犧牲自己為所愛的人奉獻的「太子妃」人設,除了為她贏得了劇組信任,也讓大量粉絲對她產生了愛戀,為她帶來了大量網絡人氣,張天愛的歐萊雅代言是在「聚美優品」上發佈的,據王瀟瀟回憶,當時很多品牌都在尋找能為自己帶來社交媒體上人氣的明星,就這樣,僅憑一部網劇走紅的張天愛擁有了大量的大牌代言。


7月29日,她加入巴黎歐萊雅明星夢之隊,這是上一代女明星要花十幾年才能拿到的。張天愛感覺這機率就像當年在選謀女郎時一樣低,這時候她才覺得自己真的火了。「歐萊雅絕對是夢,夢都沒有做過。」她笑了,「歐萊雅,我從小看電視,哇『你值得擁有』這幾個字。」張天愛的眼睛裡閃著光,「那怎麼可能會屬於一個演員?我都覺得那是大演員啊,不是小演員,我們還是一個小演員。」


拍大戲、接大牌,開始有網友質疑網劇出身的張天愛「資源是有點好得過分了……後面沒人捧不可能勢頭這麼快。」以主持人身份出現在金鷹節上時,有不少網友提出「一個網劇走紅的明星怎麼可以主持?」金鷹節總導演說,「就因為張天愛是因為網劇火起來的,她正是可以代表網絡的力量。」


這讓王瀟瀟也感到欷歔,去年這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女孩,她記得兩個人去上海電影節,坐的是經濟艙,「我後來在想,我說我沒有預想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坐經濟艙(了)。」


但讓張天愛開心的是,她再也不是一個「害蟲」了,她的生活早已被工作填滿,有做不完的「有意義的事」。


廣告拍攝轉場,她「癱」在沙發上跟經紀人閒聊,「宇博(時尚博主)那天問我是不是背後有靠山,我告訴他我背後就有倆暖寶寶……」


10月29日,她在北展劇場舉辦了一場2700人的生日會。她說這在一年前根本都不敢想。


燈光閃動下,她身穿黑色機車夾克和破洞牛仔褲,跨下摩托車,走向舞臺前端,隨著Bigbang勁爆的音樂熱舞,臺下的粉絲舉著紫色熒光棒高喊「老公」。《人物》記者目測,當場有近八成粉絲為女性。


她們痴迷於張天愛身上的「總攻」氣質,熱衷於被她挑逗,會順從地將頭靠向她的肩膀,心甘情願地被「掰彎」。即便已經過去很久,但張天愛身上的霸道「太子妃」標籤一直沒摘掉。王瀟瀟說,如果別人喜歡,張天愛會不自覺地放大自己身上被人喜歡的那一面,她不希望讓別人失望。


在霸氣地帶著粉絲跳舞,盡情向她們展現自己「man」的那一面時,張天愛還會不斷感謝粉絲,「是你們成就了今天的我。」而每次在機場碰到粉絲送機,告別時張天愛都會向粉絲鞠躬,王瀟瀟猜想這是不是她曾在日本上學時留下的習慣。


在工作人員看來,張天愛對她今天所獲得的有種意外和反應過度。


業業(化名)是張天愛的粉絲,送機、探班、去看張天愛路演和活動,這一年業業以各種藉口向公司裡請了10多天假,「我知道年假沒了。」8月份的時候,業業見到張天愛,「她就說業業,你胖了。然後我發現她的敏銳度非常高。因為其他人一個都沒有看出來,我當時就是真的胖了5斤。」而上次見面是一個月前。


前工作人員柳熙(化名)也覺得張天愛對粉絲異常好。曾有一次飛上海的航班取消,知道上海那邊有粉絲接機,「小愛就覺得好像讓人家白等了那麼久也挺過意不去,就給那邊的粉絲訂了,我看訂了十幾份小龍蝦吧,讓經紀人聯繫他們粉絲的負責人送到酒店裡去了,我感覺當她粉絲真的還挺幸福的(笑)。」


張天愛受不了別人為她如此付出。「前兩天看剪出來的生日會場外片花,就是粉絲們他們為我做的那些東西,還有采訪一些路人的,我真的在家裡,坐在馬桶上痛哭流涕。」包括對工作人員,生日會後,張天愛特意讓經紀人把她拉進各個工作組的群中,給每人發了400元紅包。


她對一切表現出來的樣子都是誠惶誠恐到好笑又讓人喜愛的,而這種誠惶誠恐恰恰也說明張天愛對於走紅是沒有其他明星的高期待的,她很意外自己今天獲得了這些,不會有其他明星那種我就值得被這麼喜愛,就應該得到粉絲的愛戴那種「女明星意識」。


張天愛總是記得誰曾經幫過自己,對她好,閨蜜楊洛姿認為張天愛是「誰要對她好,她記一輩子呢,真是記一輩子。」今年初,因為一句想吃紅腸了,她收到張天愛從哈爾濱寄來的5、6箱紅腸,「就是那種大號旅行箱,根本就吃不完。」


走紅以後,王瀟瀟記得很多大導演和製片人出於好奇都親自來見過這個女孩。他們覺得這是一個他們之前從沒見過的女明星類型,看上去挺高傲,但是內心其實完全沒把自己當回事,還有小女孩的一面。王瀟瀟覺得張天愛很像《來自星星的你》裡的全智賢,表面是個女明星,實際是個有血有肉的女屌絲。


「其實她內心是想當一個喜劇演員,我是覺得她以後最適合的可能是個女屌絲。她有這一面,她是豁得出去的,就是小人物,她應該能演這種比較小人物、戲劇化的東西。」王瀟瀟說,很難想象,這種親和性會在一個有「女明星意識」的女孩身上找到,在王瀟瀟看來,這讓張天愛可以毫不費力地打破美女人設,去演太子妃,去演女竊賊、女殺手、女警察這些非常規的女性類型。





哥哥


這個想演喜劇的女明星有一顆柔軟的內心,這也成為張天愛表演中最打動人的地方,在這種情感力量面前,惡搞反而是她的表象,是表演出來的東西,無論是「太子妃」還是《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當這個女孩把她本質裡的深情爆發出來時,總能輕而易舉地戳中觀眾,讓人記住她的表演。


張天愛把對情的敏感歸結為從小哥哥對自己無條件的寵愛。11月6號,她穿著LV的時裝站在寒風中完成了近三個小時的拍攝,此刻坐在798前沿劇場的二樓會議室裡在黃昏中回憶往事,她回憶起了哥哥。


和很多同齡人不同,出生在哈爾濱的張天愛有一個親哥哥。和很多有兩個孩子的家庭也不一樣,張天愛的哥哥從沒和這個妹妹爭搶些什麼,什麼都會留給她。張天愛記得小時候父親買了一堆芒果,哥哥都會說自己不愛吃芒果,「然後我先吃,等我吃夠了,他再吃剩下的。」直到很多年之後,張天愛才知道哥哥其實不是不愛吃,而是一種對妹妹的謙讓和愛,在長大之後,這種默默的關愛也是她最容易想起,並感到感動的經歷。


張天愛的哥哥比她大10歲,和同學們出去聚會時,買了什麼好吃的,哥哥都會送到學校班級裡給妹妹吃。哈爾濱剛有肯德基時,張天愛記得哥哥跑到學校把漢堡給自己,「其實他自己都沒吃過,」「然後我吃得很香,到最後一口的時候說,哥,我給你留了一口,我媽到現在都笑話我。」說到這裡,漂亮的女孩笑了,她笑聲溫暖,有回憶美好時特有的那種甜蜜。


哥哥是那種天生就很溫暖的男孩子,「他好像從我出生,我媽跟他開玩笑,就說把妹妹抱走,送人去或者怎麼樣,他就必須要在床邊看著我,都不睡覺,就怕別人把我抱走。」


哥哥結婚之後,妹妹去了北京打拼,每次回老家都是哥哥開車送她,她記得他車裡都會放兩萬塊錢,在她上飛機前,就給她扔進包裡,「你的兜子裡,你會發現永遠他給你扔錢。」哥哥會找各種理由讓她把錢收下,比如「你是不是要逛街去啊」。小時候,張天愛的零花錢都是媽媽先給,那是「例行公事,就是按星期必須給零花錢的嘛」,花完之後,再去爸爸兜裡翻看有沒有,哥哥永遠是安全的最後一站,他會先故意表現得不開心,會說怎麼了?但當張天愛一裝可憐,說人家其他女孩子都有什麼,「我哥絕對受不了,我哥零花錢都給我。」


「那你忽然走紅,你哥哥什麼反應呀?」《人物》記者問。


「我哥說終於不用供我零花錢了!」她答。


體會過這種愛,她才在乎和她產生了感情的人,才不會被野心和自我吞沒。當開始一份新工作時,她在乎的不是是否滿足了野心,而是這裡面有沒有她熟悉和能讓她體會到這種感情的人,她明白這種感情能夠給她力量。


正是這些情感和回憶讓她在演《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時誕生了又一次動人的爆發。


在那部電影裡,她演一個喜歡的女孩,角色叫「么雞」。「么雞」一直默默付出,在一個城市裡聽鄧超的電臺並喜歡上了他,就去鄧超的電臺實習,而最後,為幫鄧超追回前女友,在電臺樓頂放他們以前在一起的照片,設計讓兩個人在上面偶遇,覺得這事成了之後,就離開了,因為她喜歡鄧超,但覺得鄧超喜歡的還是前女友,一個傻到讓人心疼的女孩子。


和看「太子妃」劇本時會自己想象角色的出身、增加感動點、醞釀情緒一樣,為了演好這樣一個愛得無私的女孩,張天愛又用自己的情感重新體會了一遍「么雞」。


在一場雨戲裡,她陪鄧超回家,給他痴呆媽媽送飯,雨下得特別大,張天愛就把雨傘幾乎都給了鄧超,她這邊一路都是淋溼的,但她內心付出愛時的溫暖卻感覺其實是兩個人在打,「就是覺得那個真的就是我在喜歡別人的時候,就怕別人凍著,冷著,就恨不能說,我不冷,我不冷,我現在就把衣服脫給別人。」


讓她很得意的是,幾乎把傘讓給鄧超這個點是她自己想出來的,原劇本里只是兩個人撐著傘從頭到尾,但張天愛認為這不夠,當觀眾看到「么雞」作為一個女孩卻在保護她愛的男孩時,這個人物才能出來。


「這是我哥哥潛移默化給我的。」她告訴《人物》記者,眼神堅定。


奧迪說

奧迪TT:第一個從網絡劇影響到大銀幕的新一代女星。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