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鬆:醫生,這個黑鍋你還要背多久!

三甲傳真2017-01-02 19:26:11

點擊標題下小字“”可快速關注
點擊大標題下“三甲傳真”可快速關注


近日,央視曝光醫院回扣門新聞一出,同樣是中央媒體的人民網也亮出了自己的立場、觀點和態度。我想就其中的一個觀點談一談我的看法。


人民網的觀點:一些媒體在轉裁時,乾脆如此標題:你付的藥價,近半進了醫生腰包。這顯然誇張了問題嚴重性。央視報道只說有個別醫藥代表給醫生的回扣是百分之三十,更多的是百分之十五左右。雖然回扣拿多少都是嚴重違規,但媒體報道必須準確嚴謹專業,不能以吸引眼球為唯一目的。也不能讓更廣大兢兢業業、醫德高尚的中國醫生成為背鍋俠。「以上摘自人民網,原文後臺設好鏈接,預查看的朋友,可關注三甲傳真後回覆關鍵詞:人民網」


很明顯,人民網在為央視鳴冤和抱不平。理由有二:第一,央視報道只說有個別醫藥代表給了醫生的回扣,不是全部。第二,並不是央視在讓所有醫生背黑鍋,而是一些誇張了標題的媒體在讓所有醫生背黑鍋。但事實真的如此嗎?我們先來看一下央視是如何報道回扣門這則新聞的。


這是中央電視臺新聞中心公眾號十二月二十四日發佈的文章。標題是:高回扣下的高藥價,醫生和醫藥代表背後在幹啥?




這是中央電視臺官方微博十二月二十四日發佈的博文。標題是:一段驚人的央視調查!你買藥的錢近半成他們的回扣!




恕我愚笨,我真的看出央視關於回扣門的兩個標題,和人民網口中所說的一些媒體在轉裁央視報道時所做的標題有什麼不同?這三組標題,無論哪一個都清晰地傳遞出一種信息:醫生真的是太黑了,醫生是虛高藥價的罪魁禍首!那既然是這樣,到底是誰在讓醫生背黑鍋呢?


近日我的腦海中一直盤旋著白巖鬆在北京大學醫學部醫藥衛生管理論壇時演講中說的一段話:


如果醫生做一個手術才得一百多塊錢,但一個支架利潤可能幾千塊錢,你會作何感想?要是在醫院做一個手術只有一百多塊錢,走穴去另外一個醫院,可能拿到一萬多塊,我們有什麼資格要求人性在這樣扭曲的制度裡必須高尚?坦白地說,目前社會上出現的相當多的醫患矛盾,是在替醫療改革行進速度太慢揹著黑鍋。如果醫療改革不能快速地破局,這個黑鍋還要背很久。


白巖鬆說出了所有醫生的心裡話。是啊,這個黑鍋我們還要背多久?而就在今天,我的一位朋友給我講述了一件剛剛發生的真實的事情:


科裡來了一位新病人,分給了我。接到護士的通知,我隨即見到了他,一箇中年男子,三天,時輕時重,神情焦躁。


急性胸痛的診斷與鑑別診斷對我來說早已不是難事,經過詳細問診與查體,危及生命的四大急性胸痛(急性冠脈綜合徵、主動脈夾層、急性肺動脈栓塞、張力性氣胸)已基本排除。但鑑於目前的醫患形勢,我還是按照套路一步步打出了牌:血流動力學監測,床旁心電圖,急查心肌損傷標誌物、凝血功能、D-二聚體、血常規,床旁胸片,床旁心臟及主動脈超聲,腰椎MRI(甚至還有患者要求的胸部MRI,但被我拒絕),幾個小時後行冠脈造影……


坦率地說,我很清楚這些檢查檢驗基本不會有陽性發現,因為患者的發病特點很明顯地提示另有他因。但,該患者身有醫保,面對他急迫地要求做檢查、確診、治癒的言行,且拒絕確診之前任何治療的聲明,以及身無陪診的狀況,正面講道理、側面誘導、反面提醒,反覆耐心溝通無果,我還是給他做了上面的一切,同時拿出醫患溝通書請他簽了字。


幾小時後,患者自覺胸痛劇烈,在我的反覆溝通下,終於同意了止痛藥物和抗血小板藥物應用,躺在了導管室的檢查床上。幾分鐘後,不出意外地排除了冠心病……


第二天上班,一大早患者又是急匆匆地四處找我,檢查、確診、治癒,要他需要的一切答案。稍作分析即可看出,肋骨、肋軟骨、食道、胸壁、胃腸、胸腰椎、植物神經甚至精神心理等疾患均不符合,答案似乎只指向了一個方向:急性帶狀皰疹……


該病毒侵噬於神經節內,免疫功能低下時即可發病,先疼痛後出疹,部分病人疼痛劇烈至難以忍受,中醫有放血療法配合鍼灸,西醫有抗病毒、止痛、營養神經等方案,好在這些常識我還熟稔於心……


可是,問題來了,在皰疹出現前,我能給他確診嗎?不能!我是心血管專科醫師,能超範圍診療皮膚傳染性疾病嗎?不妥!如果給予相應藥物後疼痛仍不緩解,怎麼辦?於是,電話溝通了皮膚科醫師,給他開出了醫囑,這次學聰明瞭點,沒對他講太多……


下午,來到單位,該患者又是在瘋狂找我,影像科說昨日下午即可出結果發報告,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看到結果,胸部還是疼痛等等,我徹底無語了,面對這樣理解力實在有限又有些執拗的患者……


他真的是無辜的,他只是有病痛了來尋求醫生的幫助,而且還是信任我們醫院才來,還交足了該交的錢……


但是,在我又耐心溝通了半小時無果後,我決定放棄了,有點累了。我說咱再說一遍吧,建議你錄個音或者錄個像,回去還能再細細品味。病人沒有照做,但我自己卻掏出了手機,打開了錄音機,又輕生和氣地說了一遍,然後,再次聯繫皮膚科,再次會診並寫出了會診意見……


病人暫時滿意地回病房了,我卻覺得使出了洪荒之力。不給他“確診”、“治癒”,我是什麼工作都做不了的。


四十八小時後,如果胸痛症狀不緩解,該考慮請教大咖了,我只能向他做出這樣的承諾……


因為,我真的不能確診他患的疾病是否為帶狀皰疹(急性期),萬一最後不是呢?


後續:入院第二天的上午即按照急性帶狀皰疹予以治療,後經本院及外院多位皮膚科醫師會診及臨床觀察,病程中患者胸壁皮膚已出疹,最終確診為帶狀皰疹(急性發作期)......


這就是當今最真實的醫患

誰之過


傳遞百萬醫護的酸甜苦辣

長按二維碼識別加入三甲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