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十大關鍵詞|推廣

南方人物週刊2016-12-14 20:56:37

本文插圖/翟硯軍


一、杭州G20峰會


2016年9月4日至5日,二十國集團(G20)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舉辦第十一次領導人峰會,全球最重要20個經濟體的領導人同10多位嘉賓國領導人、國際組織負責人聚首西子湖畔。


這是近年來中國主辦的級別最高、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國際峰會,也是中國首次主持、主導全球經濟治理的頂層設計。如果說2008年北京奧運會是中國作為一個新興大國的成人禮,2016年杭州G20峰會則是中國作為一個領導國家的主場外交,中國在其中扮演了三重領導角色——連接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橋樑的構建者、落實已有政策的促進者、全球經濟創新增長的助推者。


“善治病者,必醫其受病之處;善救弊者,必塞其起弊之原。”世界經濟進入到一個長期低於平均增長水平的“新平庸”時代和艱難時期,世界期待中國開出一劑治病良方。


杭州峰會以“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為主題,發表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領導人公報,核准了《創新增長藍圖》等28份含金量十足的成果文件,創下了G20歷史上成果最為豐富的一次峰會,為擺脫當前世界經濟困局提供新思路,為深化國際經濟合作指明新方向,推動G20成為名副其實的行動隊。


中國也借杭州峰會之機架起了一座全球經濟增長之橋、國際社會合作之橋、面向未來的共贏之橋,為世界經濟走出漫長寒冬點燃了一線希望。(解詞/何雄飛)



二、L型經濟




L型是中國經濟的2016 style。早在1月5日,《人民日報》就採訪了“權威人士”,把當時的中國經濟定調為“L型增長”,直到今年結束,中國經濟並未走出L的長尾。權威人士批判了凱恩斯主義的侷限性,代表了中央政府去產能、去庫存的決心。


1月11日,中國駐紐約總領館舉辦的“十三五規劃與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專題報告會”上,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韓俊提出,當前中國經濟呈下行態勢且還未見底,未來一段時期內,中國經濟不會呈現“U”或“V”型走勢,而將是“L”型走勢。他預計,中國經濟將以低於7%的增速持續一段時間。


最直接的體現是,老百姓的財富增加速度在下降,無論個人還是企業都體會到,這一年生意不好做了,錢不好賺了。購買力的下降,最終也會導致資產價格的下跌。為了強調這L型的長期性,《人民日報》5月9日再次刊發“權威人士”的《開局首日問大勢——權威人士談當前中國經濟》。“這個L型是一個階段,不是一兩年能過去的。”權威人士安慰全國人民,說:“退一步”是為了“進兩步”。我國經濟潛力足、韌性強、迴旋餘地大,即使不刺激,速度也跌不到哪裡去。對一些經濟指標回升,不要喜形於色;對一些經濟指標下行,也別驚慌失措。


L型經濟,是2015年兩會中“新常態”一詞的經濟學解釋。L型經濟是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經濟學詞語,在西方經濟學中,它叫“經濟蕭條”或者“經濟衰退”。在中國,這個高大上而又有點流行詞色彩的經濟學概念形象地告訴我們,經濟真的一直在下跌。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甚至預測:如果沒有特別的措施,未來國民經濟增長速度,將長期沿著L型滑行20年左右。(解詞/鄺新華)



三、網絡直播




直播,本是傳播學中的一枚專業詞,被定義為“廣播電視節目的後期合成、播出同時進行的播出方式”,是充分體現廣播電視媒介傳播優勢的播出方式。然而,到了2016年,在海量人力與財力的助推下,原本的播出方式演變為一種內容形態,原本的電視優勢不僅反轉為對傳統電視平臺的衝擊,也令門戶網站、視頻網站、社交媒體一夜之間都成了明日黃花,心有慼慼。


2016年,被業界稱為“直播元年”。直播平臺超過200家,用戶人數達3億,市場規模超過150億元,每日高峰時段同時在線人數接近400萬,同時進行直播的房間數量超過3000個。90%以上的直播平臺背後都有機構投資者的身影;正如當年人人都想當超女,如今人人都在爭著開直播當網紅。


坊間流傳著一句話:直播發於秀場,興於網紅,盛於明星。這一年,以MC天佑為代表的玩喊麥的東北青年走入主流人群的視野,並佔據著秀場直播的3/4江山。在王思聰的普及下,網紅雖然頂著同一張面孔,展現於公眾面前的形態卻百花齊放:吃飯睡覺、化妝逛街、健身旅遊……名副其實的流量擔當。在以秀場起家的YY、以遊戲起家的鬥魚之後,花椒、映客、一直播、陌陌、全民直播等藉助移動互聯網和網紅的新語境,後來居上。羅振宇和papi醬的一張合影,除了引發1200萬元的投資、2200萬廣告拍賣,也讓當紅明星、企業家、新聞熱點人物走入直播間,撒嬌賣萌求打賞。


2016年,百播大戰之勢已成,如今人們談論“直播”全然與電視沒有了關係。(解詞/文莉莎)



四、股市熔斷




生於2016年1月1日,卒於1月7日,雖然監管層的措辭是“暫停”,但“熔斷機制”或許將成為中國證券史上最命短而狼狽的重大舉措之一。


與股市一樣,“熔斷機制”屬於“舶來品”,簡單來說就是:當股票漲跌幅度達到某個“閾值”點位時,暫停或停止交易。其目的是給市場一個冷靜期,讓投資者充分消化市場信息,避免市場價格出現極端變化情況。


針對2015年6月中下旬開始A股市場屢次出現千股跌停漲停的奇觀,2015年12月4日,上交所、深交所、中金所正式發佈指數熔斷相關規定,並宣佈於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設置5%和7%兩檔熔斷閥值。


2016年1月4日,滬深兩市低開低走,13時13分滬深300指數下跌5%觸發熔斷,13時28分恢復交易,隨即跌逾7%,觸發熔斷最高閾值,兩市逾千股跌停,A股暫停交易至收市。1月7日,略微回暖的股市,開盤後僅交易了15分鐘,再次經歷兩次熔斷,再次提前收盤。


4個交易日中4次上演,僅用時155分鐘A股至少6.66萬億元市值灰飛煙滅。一時間,網絡段子、追問、分析、總結鋪天蓋地而來,市場被憤怒、悲傷、驚慌、錯愕的情緒籠罩。


1月8日,上交所、深交所、中金所公告暫停實施“熔斷機制”。儘管專家們一致強調,熔斷是市場下跌的加速器,而非觸發點,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A股市場迄今為止最短命的政策給股民帶來了深深的傷害。伴隨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的落馬,以及大量人員離職,證監部門已現人才危機。(解詞/文莉莎)



五、VR




2016年之所以被稱為“VR元年”,是因為2015年時人們都認為,2016年最受期待科技產品中VR佔了半數,除了特斯拉Model 3、三星Galaxy S7、iPhone7,便是三大廠商的VR設備——Oculus Rift、HTC Vive以及索尼Play Station VR。

2016年年初,高盛預測,到年底,三大廠商的VR頭盔銷量都會達到百萬部。但數據證明,2016年燒得旺的VR之火只是一場虛火。至2016年10月1日,HTC Vive銷量約15萬部,Oculus Rift 10萬部,而索尼PS VR十一期間還沒發貨。


VR為2016年資本寒冬燒了一把實火。據統計,2016年上半年VR領域投資有38起,規模為15.4億元。一些傳統企業如鳳凰傳媒、棕櫚園林、華誼兄弟等紛紛進入VR行業。


2016年可能是VR商業化開始的一年,可能是VR從概念到產品切換的一年,也可能是VR概念走進尋常百姓家的一年,更可能是增長乏力的行業希望通過“VR+”開拓新生意的一年。新銳導演在用VR拍恐怖電影,醫生用VR建立三維人體模型察看癌細胞在哪裡,旅遊部門用VR建立虛擬景點讓你不出門就能參觀故宮,遊戲公司用VR來設計新遊戲讓你360度全方位作戰,電商用VR賣衣服,讓你戴上眼鏡就能打開模特的衣櫥,連“萬惡”的房地產開發商都用VR來賣房子。


但凡與VR沾上兩毛錢關係的,商家都會四面八方湧來。從做手機和可穿戴設備的到做電視機的,從視頻網站、在線售票平臺到電影院線,從大型影視娛樂公司、體育公司到遊戲公司,從搜索公司、電商平臺到軟件公司和芯片公司,但是,眩暈感是它們一直無法解決的一個難題。(解詞/鄺新華)



六、北京癱




歌手大張偉在北京衛視一檔訪談節目上說北京孩子沒坐相,並現場示範:“好好兒的一把椅子,人家外地孩子坐得筆直,頂多稍微駝背含胸。而北京孩子可倒好,直接出溜兒到底下去了。”由此引發了關於“北京癱”的大討論:除了以大張偉領銜的“京城四癱”,有好事者還翻出葛優1993年在《我愛我家》中的劇照,認為葛大爺那經典的一躺堪稱“北京癱”的鼻祖。


就像竇文濤在《鏘鏘三人行》中所說,世界滿是惡意,生活處處是坑,人活得太累了,“只有癱一癱才能顛覆這個毫無意義的窮忙”。收藏家馬未都是北京人,他說北京人以前不這樣,所謂“北京癱”是“文革”後才出現的:“文革”對整個社會秩序的破壞,導致人變頹;內心頹的外在表現,就是身體的癱。


頹是愛誰誰,爺就不伺候了,不玩了;在年輕人身上呈現出來的“我差不多是個廢人”“生無可戀”等狀態則應該稱為“喪”:那是網紅青蛙的強顏歡笑、日本漫畫形象懶蛋蛋的隨時癱軟,以及鹹魚眼角的那一滴淚——它們都是喪文化的典型符號。所以《感覺身體被掏空》成了新神曲,人人都覺得自己被掏空:身體被掏空、錢包被掏空,更令人焦慮的是,自己可能本來就是空的,又何來掏空一說……種種無力,最終在歌中找到了出口:不要加班!不要加班!不要加班!(解詞/譚山山)



七、電信詐騙




電信詐騙是中國社會的一顆大毒瘤。


很少人沒有接到過詐騙電話,騙子們或隱身於“詐騙之鄉”“詐騙專業村”,或遠避東南亞,手握由金牌編劇編好的劇本,假冒公檢法、證券經紀、領導、親友,或說涉案要凍結資金,或說金融理財,或說轉賬救急,或說機票退改簽,或說購物退款,或說退稅退款……有準女大學生被騙鬱結身亡,有大學教授被騙千萬,有病人被騙光救命錢。僅2015年,全國公安電信詐騙立案就達59萬起,造成經濟損失達222億元。2016年1至10月,全國公安打掉電信網絡詐騙團伙6822個,查處違法犯罪人員4.7萬名,收繳贓款贓物價值人民幣23.8億元,緊急止付挽損48.7億元。


電信詐騙這種通過電話、網絡和短信方式,編造虛假信息,設置騙局,對受害人實施遠程、非接觸式詐騙,誘使受害人給犯罪分子打款或轉賬的犯罪行為,不但造成了受害者的財產損失,加劇了社會的信任危機,擾亂了社會秩序,還加大了社會運行成本。為防止更多人上當受騙,通訊運營商實行100%實名制,銀行推出賬戶分類管理新規,央行推出ATM轉賬24小時內可撤回舉措。


越是自信的人越容易上當,再有警惕性的人都有可能被騙。要摘除電信詐騙這顆大毒瘤,一是公民個人信息能真正得到保護,二是相關部門能真正紮好籬笆高舉利劍,三是每個人都要多讀點書多看點報多上上網,掌握常識,在騙術升級之前就擁有防騙免疫力。(解詞/何雄飛)



八、詩與遠方




“詩和遠方”這種汪國真式的表達早就有人用過,為它設置“苟且”這個對立項,以彰顯其神性,則是高曉鬆的創造。在為許巍寫的新歌中,他寫道:“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來到人世間,為找到那片海不顧一切。”


“詩和遠方”與“苟且”的對比,正如同張愛玲對白玫瑰和紅玫瑰的經典論述:得到的是“苟且”,得不到的是“詩和遠方”;而你的“苟且”,可能是他人的“詩和遠方”,反之亦然。如果把現實理解為“苟且”,“詩和遠方”未必是拋棄現在的生活去遠方、去追尋虛無縹緲的夢想,而應該理解為現實中開出的花,是苟且中的詩意。


其實,大部分人的生活是一樣的,那就是苟且著,偶爾擡起頭看看星空。只要心中有詩和遠方,就能將庸常的生活過出意義、過出詩意。在這一點上,我們應該多學學日本人,他們善於在小日子中發現美,即使是日復一日的勞作,做到極致就是美。比如“壽司之神”小野次郎,人們能從他嫻熟的技法中發現“明麗的音樂性”。


如果連眼前的事都做不好,那麼即使跑到遠方,還是一樣苟且。學者李鬆蔚說得好:“再怎樣苟且過活的人,心總是要有一個寄託。這寄託縱然近在咫尺,也就是他們的詩和遠方。”(解詞/譚山山)



九、匠人精神




什麼是匠人精神?


匠人精神就是用心造、用心活。做電飯煲的,能讓煮出來的米飯粒粒晶瑩不黏鍋;做吹風機的,能讓頭髮吹得乾爽柔滑;做菜刀的,能讓每一個主婦手起刀落,輕鬆省力;做保溫杯的,能讓每一個出行者在雪地中喝到一口熱水;做馬桶蓋的,能讓所有的屁股都潔淨似玉,如沐春風……


今天,當“中國製造”佔領世界,揹負的卻是粗製濫造的惡名,急之國需要向日本學、向德國學,“中國製造”急需進化為“中國精造”“中國創造”。李克強總理在2016年3月5日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就說: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製、柔性化生產,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


中國幾十年的發展,是一場“從苦行者社會到消費者社會”的轉型,是一場“從生活必需品時代向耐用消費品時代”的轉型。國家也從過去的“抑制消費”“合理引導消費”變成今天的“刺激消費”“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


中國不缺錢,就缺好貨,在消費這件事情上,人們只會用錢包投信任票。


中國正從生產型社會向消費型社會轉變,需要一場從屌絲消費邁向中產消費的升級和革命。中國人需要通過消費重新學習什麼才是好生活,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才是有品質的生活方式。(解詞/何雄飛)



十、吃瓜群眾




“吃瓜”究竟何時取代“圍觀”,原始出處已不可考,可以肯定的是,是在這一兩年發生的事。至於吃的到底是瓜子還是西瓜,有兩種說法:一是吃瓜子。“吃瓜”是一個網絡用語,也是一種蓋樓、刷屏禮儀,在一個有趣的話題之下,圍觀群眾慣例用諸如“前排出售瓜子”“前排吃瓜子”“前排吃瓜”“吃瓜群眾”“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等句子表達關注。二是真的吃瓜。


不管吃的是瓜子還是西瓜,按照語詞專家黃集偉的理解,“與簡單的‘圍觀’比,‘吃瓜群眾’中伴隨動作的添加讓那本就盲從的一瞥變得愈發漫不經心”。圍觀是個中性詞,它的幾個變體如“看客”“旁觀者”以及“吃瓜”則具有情感傾向:“看客”和“旁觀者”都有隱含的指控性質,表示一個人在面對惡性事件時選擇了不作為;“吃瓜”雖是戲謔的說法,但也含有漠不關心的意味。


作為“圍觀群眾”的進化版,“吃瓜群眾”的參與感、表現欲更強了。他們不甘做“沉默的大多數”,而是主動出擊,加入“觀光團”,務求搶到前排“強勢圍觀”,和當事人聯手完成一臺臺大戲——在那一刻,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不再是渺小的nobody。我“吃瓜”,故我在。(解詞/譚山山)



本文首發於《新週刊》481期

凱迪拉克特約 




本期看點


揭曉“凱迪拉克·2016中國年度新銳榜”



2016年度漢字 / 十大感動 / 十大憤怒 / 

十大懟 / 十大網紅 / 十大老司機 / ……






閱讀原文

TAGS:中國權威人士網紅l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