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再推通識教育改革:給學生更多自由,也鼓勵挑戰更難課程

騰訊教育2018-09-14 21:22:56

從19世紀與大學教育聯繫在一起以來,這種超越功利性與實用性、為提供多樣化選擇的教育理念,受到越來越多高校的認可。


1945年,大學針對本科教育的過分專業化,發佈了著名的通識教育報告《自由社會中的通識教育》,也讓哈佛這一百年名校成為“通識教育”的範本。


隨著時代的發展,哈佛的通識教育也歷經多次改革。在9月新學期,哈佛開始實施新的通識教育改革方案,將原來通識教育計劃的“8大領域”改為“4+3+1”的新模式,進一步明晰了課程的內在邏輯。


具體改革方案如何,對其他高校又有什麼借鑑意義?我們一起來看。




|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一讀EDU”

| ID:yidu_edu



提起通識教育,人們可能就會想到那本著名的《哈佛通識教育紅皮書》。


沒錯,哈佛大學(下稱“哈佛”)已成為全球通識教育的先行者之一,該校通識教育的動作也因此備受世人矚目。


隨著9月4日新學期的開始,哈佛也開始實施新的通識教育改革方案。


那麼,本次改革和以往改革相比,做出了哪些改變?對我國高校通識教育改革又有哪些重要的啟示?接下來讓我們一睹為快。


01  哈佛通識教育改革新方案的特點


課程體系趨於合理化


目前美國高校的通識教育並非只有一種模式。


第一種模式是以哥倫比亞大學和芝加哥大學為代表,強調通識課程的內容應該遵循“通”、而非“精”的原則,以激發同學們自由探索和鑽研的興趣,並不需要教授專業性特別強的知識,淺嘗輒止即可;


第二種模式則是分佈式課程模式,以耶魯大學為代表,需要學生從不同的院系中選擇課程,探索不同學科的學習方法和內容。該模式主張學生不應僅僅學習單一學科,而應接受多學科或者跨學科的學習。分佈式課程體系的框架結構可以幫助學生構建起嶄新的、具有創造性的學科聯繫。


哈佛的通識教育則混雜了這兩種模式。按照舊方案,每一個哈佛本科生均可以從自身興趣出發,在通識教育8大門類的每個分類中,各選擇一門課程進行學習。


(來源:一讀EDU編輯部)


這種課程體系的課程範圍比較廣泛,基本涵蓋了各個領域,但整個體系的內在邏輯不是特別清晰,缺乏明確的定位和邊界,例如,並未明確區分通識課程和分佈式課程,新生在入學時,面對8大類、數以百計的課程,很可能不知該如何做出最佳選擇。


對此,哈佛在最新出臺的通識教育新方案中就做出改變,將原來通識教育計劃的“8大領域”改為“4+3+1”的新課程模式,包括4門必修通識課程(General Education Courses)、3門分佈式課程(Distribution Courses)和1門實證與數學推理課程(Empirical & Mathematical Reasoning)。


哈佛通識教育新方案的課程體系(來源:哈佛大學網站)


具體而言,哈佛本科生需要從“美學與文化”(Aesthetics & Culture)、“倫理與公民”(Ethics & Civics)、“歷史、社會、個人”(Histories,Socities,Individuals)、“社會科學技術”(Science &Technology in Society)等領域中,分別選出1門必修通識課。


3門分佈式課程則對應“藝術與人文”(Arts & Humanities)、“科學與工程”(Science & Engineering)和“社會科學”(Social Science)等領域。學生需從藝術與科學學院(FAS)和保爾森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SEAS)下屬的3個院系中各修1門分佈式課程。


改革後,“實證與數學推理”作為一個課程類別被獨立出來,體現出哈佛對學生數理量化分析能力的重視。


改革後的課程體系將通識課程和分佈式課程區分開來,更容易被學生所理解。


同學們應能注意到,新課程體系是在原有課程體系的基礎上,對課程類別進行了進一步調整,從而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之前課程範圍廣泛,但內在邏輯不清晰、內容混雜的問題,算是更加註重學生的實際需求。


學分計算方式更加人性化


改革前,哈佛本科生所選課程的成績均會計入他們的GPA,這導致部分學生因過於看重成績,而只選擇比較容易獲得高分而缺乏挑戰度的課程,即使自己特別喜歡某一門課程,也可能會因為這門課程的授課教師給學生打分過嚴、判分過低而望而卻步。


對此,新方案規定,只要學生在“實證與數學推理”課程上拿到成績(letter-grade),就可以從必修的四門通識課中任選一門,用“及格/不及格”的呈現形式作為課程成績,且結果不計入GPA。


如此一來,學生可以放心選擇自己感興趣但又比較有挑戰度的必修通識課,因為課程成績只會是及格或不及格,也不會影響他們的GPA成績。


但此等機會只能在4門必修通識課中使用一次,不過,在分佈式課程的使用機會就多了。只要老師同意,3門分佈式課程均可以採用“及格/不及格”的成績呈現方式。


綜上,我們能夠看出,哈佛在努力尋找並消除限制本科生充分參與通識教育的外在因素,讓他們可以更加自由、自主地選擇通識課程,以便探索自己的能力和興趣,從而擴展知識領域的邊界,更好地發揮自己的潛能。


選課節奏更加自主化


改革前,哈佛對學生選課節奏並沒有過多限制,只要他們畢業前完成既定要求即可,但鼓勵學生每學期修讀1門通識課程,改革後,這一鼓勵性要求也被取消了。


儘管新方案並未對這一變化給出明確解釋,但一讀君發現,哈佛曾指出,大一學生認為通識教育課程有助於他們探索潛在的領域,所以不少學生在大一結束時就上完了2/3的分佈式課程。


因此,取消每學期選修一門課程的鼓勵性要求,可能是基於學生的實際需求和現實考量,讓他們可在初入大學階段儘量多學通識課程,從中找到自己感興趣的專業和領域,以便在接下來的大學生活中進行更深入的學習、研究。


改革過渡階段的穩定性和靈活性


新方案將從2019年起,完全取代之前的通識教育計劃。這意味著,2020年及之後入讀哈佛的本科生將會按照新方案學習。


而在2019年秋季之前入讀哈佛的本科生,則依然按照之前計劃學習,但為了讓這些學生也能受益於新方案,哈佛允許他們用新方案的部分課程替代舊方案課程。


舉例


例如,2019年之前入學的學生需要從“八大類”課程中各選擇一門修讀,如果要滿足生命系統的科學(Science of Living Systems,下稱“SLS”)和物理宇宙的科學(Scienc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下稱“SPU”)這兩個門類課程的要求,除了按照傳統方式從兩個門類中各選修1門外,還可以選擇1門在新方案中標記為“科學與工程”的分佈式課程,用來替代其中1門SLS或SPU課程。


又如,如果學生想要按照舊方案要求,選修1門實證與數學推理(Empirical & Mathematical Resoning,下稱“EMR”)類別課程,就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參加一門新方案中的EMR課程,另一種則是選修任意屬於EMR類別的數學、應用數學、計算機科學、統計學課程。


但要注意的是,如果學生選擇後一種辦法,即便選修的數學課程本可以算作SLS或SPU類別課程,但由於有一門課程只能被計入一個類別課程的規定,他們如果要滿足SLS或SPU選修要求,就只能另選其他課程了。


新舊方案的課程替代要求(來源:哈佛大學網站)


當然,新方案中的每一門課程並非都能和原來8個分類相對應,如果能夠對應,就會被校方標記出來,以幫助同學們選擇。


每個學期開始之前,哈佛大學通識教育辦公室還會更新每個學生的學術建議報告,告訴他們已經選修過哪些符合新方案要求的課程。


此外,許多哈佛暑期學校的課程(無論是校內課程還是海外課程)都可以計入新方案。2019年秋季前入學的哈佛學生也可享受新的學分計算“優惠”,即如前文所述,只要他們在“實證與數學推理”課程上拿到成績(letter-grade),就可從必修的4門通識課中任選一門,用“及格/不及格”的呈現形式作為課程成績,且結果不計入GPA。


總體而言,哈佛大學在改革銜接階段,更加註重政策的系統性和延續性,有效地繼承和鞏固了舊方案的合理部分,同時針對改革中學生可能要面臨的問題,進行細緻和深入的解答和規定。這顯然有助於推動改革的順利進行。


02  哈佛通識教育改革的歷史脈絡


通識教育起源於古希臘的“自由教育”(Liberal Arts),又稱“博雅教育”,核心精神在於倡導人的自由和諧發展,培養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美國大學的通識教育有著上百年曆史,其中最為典型的代表就是哈佛。但就算是哈佛,也不會固步自封,而是在不斷適應時代變化,對校內通識教育體系採取一系列改革措施。


(注:以下分析較長,著急的朋友可以略過,直接看下文圖表,簡單瞭解哈佛通識教育改革歷程。)


早期課程改革


哈佛大學最早的一次通識教育改革是在19世紀末美國內戰後,正值美國高等教育體系重大變革階段。


時任哈佛大學校長艾略特(Charles Eliot)提出,取消所有必修課,建立“自由選修制度”(free electives)。他對學生的尊重和對自由教育的倡導,為後來通識教育的改革奠定了基礎。


之後,隨著選課制度的劣勢逐漸顯現,1910年,時任哈佛大學校長洛威爾(A.L.Lowel)提出“主修與分類必修制”(concentration and distribution),要求學生在4年16門課程中,至少主修6門本學科領域的必修課,再從文學、歷史、自然科學和數學4個分類中,各選出1門課程進行修讀,剩餘6門課程就可以自由選修了。



《哈佛通識教育紅皮書》


1943 年,哈佛大學校長科南特(James Conant)任命哈佛文理學院院長巴克成立一個專門委員會,對“民主社會中的通識教育目標問題”進行研究,最終在 1945 年出版了《自由社會中的通識教育》(俗稱“《哈佛通識教育紅皮書》”)。


該書一出版,便迅速引起美國社會各界的強烈震動和反響,被譽為“現代大學通識教育的聖經”。


《哈佛通識教育紅皮書》明確指出,通識教育應著重培養人“有效的思考、交流思想、作出恰當判斷以及辨別價值”這四種能力,通識教育課程應包括“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三大領域。


這次通識課改規定,哈佛學生畢業前最低修滿 16 門科目,其中主修課程6門;通識教育課程6門,需從自然、人文、社會3大領域中至少各選1門;自由選修課程4門。


核心課程的設置


接下來的25年裡,《哈佛紅皮書》所提出的通識教育計劃在具體實施過程中出現了一系列問題,通識教育課程每況愈下。


1975年,哈佛成立了專門調查組,清除了通識課程中的“不良”課程和不合格教師,並耗時3年發佈了《哈佛大學核心課程報告書》(Harvard Report on the Core Curriculum),提出用新的核心課程體系取代原有的通識課程。


核心課程體系在哈佛穩定運行多年,直到2007年,其基本形式也沒有變動,只是修改和完善了課程內容和教學規定。哈佛規定,本科生必須完成7門核心課程和3門公共必修課的學習,並鼓勵學生選修新生研討課。


7門核心課程分別涉及外國文化、歷史研究(A、B類)、文學藝術(A、B、C類)、道德評判、科學(A、B類)、社會分析和定量推理,3門公共必修課則分別涉及說明文寫作、一年期外國語言學習和數理應用。


通識教育改革新舉措


自從哈佛推行通識教育以來,一直順應時代的發展與變遷,深耕創新與實踐,積極探索最有效的通識教育改革方案。


2002年,哈佛啟動了新一輪通識教育改革,並於2007年公佈《通識教育特別工作組報告》(Report of the Task Force on General Education),將原來核心課程的7大領域改為通識教育計劃的8大領域。


此時,哈佛提出通識教育計劃要實現以下4個目標:


一是為學生的公民參與做好準備;


二是培養學生對自身言行道德維度的理解;


三是使學生能夠以批判性和建設性的方式應對社會變化;


四是教育學生能夠理解自身是藝術、思想和價值觀傳統的產物和參與者。


這表明,哈佛旨在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和終身學習的習慣,提高他們的分辨思考和批判性思維能力,幫助他們將課堂知識與離開哈佛後的生活聯繫在一起,更好地面對和理解世界的複雜性,從而適應各種變化。


(來源:一讀EDU編輯部)


03  小結


美國通識教育源於古希臘,但經過百年的實踐與探索,已形成較為成熟、獨具特色的體系。我國在推廣和發展通識教育時,也應建立起具有本土特色、符合本國國情的課程體系和管理模式。


自從上世紀90年代後期,我國各高校先後開始探索通識教育,逐步推進通識教育的中國化進程。但任何改革和制度的發展都不是一蹴而就和一成不變的,需要適應時代的變化和發展。


當前,我國通識教育的發展也遇到了很多問題。參照哈佛經驗,我們可以作出一些針對性的改革。


首先,各高校可以成立由教師、學生以及行政管理人員等多方群體共同參與的調查委員會,對學校通識教育現狀、問題和未來進行深入有效的調查研究,做到對症下藥。


其次,高校在構建通識教育課程體系和管理方案時,應更加註重學生的興趣和實際需求,因為學生的感受和意願才是學校進行課程改革的出發點和最終追求。


哈佛推行的新方案就十分注重解決學生的實際需求,不論是“學分計算方式”,還是“選課時間安排”,都為了保障學生更加自由、自主地選擇自己感興趣的課程。這也符合哈佛一直推崇的“鼓勵學生們去探索、創造和挑戰”的教育理念。


通過解決實際問題、滿足學生需求,百年來,哈佛不斷完善自己的通識教育體系,併成功推動美國建設本土化的通識教育體系。我們期待,國內高校也能在通識教育發展進程中做出自己獨特的歷史貢獻。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