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創西南的產品理想國

地產話事人2018-09-14 21:19:56

(貴陽融創九樾府) 



被譽為“現代建築最後大師”的貝聿銘,其封山之作是蘇州博物館新館。從建築學的角度看,你已經很難定義它的屬性。立體幾何形的玻璃天窗開在屋頂正中,簡潔明快;在陽光晴好時,從主庭院遠望,白牆灰瓦,芳草萋萋,天光雲影匯於一池清水,好一幅水墨江南畫。

 

在某種程度上,貝聿銘中魂西表的履歷,盡數映射在他的那些作品上,從華盛頓到巴黎、從香港到北京,貝氏也完成了一輪百年迴歸。

 

上世紀30年代就遠赴美國的貝聿銘,並未迷失在歐風美雨裡。1979年的北京香山飯店,到2006年的蘇州博物館,貝聿銘完美地解決了建築如何在文化上延續的問題——擷其精華、為我所用,甚至舍形而取意,塑造出一種傳統與現代結合的全新建築語言。

 

在建築師洪東濤的記憶裡,20年前第一次到達山西參觀佛光寺最為難忘。這個巨大的唐朝木結構建築,從黑白照片到矗立眼前,古樸雄渾、巧奪天工,以洪東濤的專業眼光看去,幾乎是中國傳統“秩序美”和“法度美”的終極代表。此種感受,影響和貫穿了洪東濤之後的職業生涯。

 

這種建築語言是現代的,又富於傳統;有明豔的外衣,也有厚重的底蘊;它誕生於當下,但脫胎於歷史;它一度無人問津成為明日黃花,卻最終迎來一場驚豔的迴歸。


區域歷時三年打造的“九府系”產品,正是這種新東方美學的最佳呈現。“以新東方之道、應新中產之需”,將東方文明和美學精髓,融於現代建築之中,滿足當代國人的文化瞻仰訴求。

 

“九府系”產品,不僅是建築,更是一方精神家園。


 (貴陽融創九樾府) 


 

重慶在中國的地產版圖上,是一個很奇特的存在。它是國內唯一按照“套內面積”賣房的城市;它是首批試點“房地產稅”的兩個城市之一;它並非傳統一線城市卻有著驚人的,2017年重慶商品房銷售面積6711萬平方米,而同期,長期繁榮的東部地區整體銷售面積是71199萬平。

 

更關鍵的是,在這座品牌開發商扎堆的山城,供應量大,價格低,拼殺激烈,產品才是終極武器。如果說高週轉已經是行業公開的追求和祕密,重慶則是特殊的那一個。

 

這是拳拳到肉的戰場,有舊秩序,也有新格局。融創的強勢崛起,正是產品至上的最好觀照路徑。

 

融創西南成軍已有15年之久,從重慶開始,輻射西南重點城市,在重慶、四川、雲南、貴陽、廣西佈局50多個項目,平地起高樓,殊為不易。蛻變發生在2014年,融創在重慶第一次拿到銷冠,此後的2016和2017,融創都未讓冠軍旁落,單城銷售超過230億,一舉奠定在重慶的霸主地位。

 

數字只是表象,由表及裡,融創西南區域更大的收穫來自產品力的蛻變。8月底,融創“府系”產品線旗下的“九府系”正式浮出水面。

 

這個研發過程歷時三年的產品,是融創西南重拾東方美學精髓的集大成之作。短短時間已經是融創中國的一級品牌資產。這意味著它和早已名動江湖的“桃花源系”、“壹號院系”一樣,成為融創高端產品的代表作。

 

重慶、成都、南寧、柳州、貴陽、南充、綿陽、遵義、遂寧、龍裡,“九府系”短時期內進入10座城市,所到之處,均成為標杆。


(貴陽融創九樾府) 

(成都融創九闕府) 

(成都融創九闕府)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融創西南區域營銷總經理張惠明說,九府系產品通常鎖定最有山水資源的城市,從稟賦看,這樣的地塊少之又少。西南區域設計總監陳遙感慨,決定做新東方經歷了漫長的過程,“有過多次失敗,創新永遠是難的”。


九府系產品首次落地選擇了廣西南寧,在這座西部門戶城市,融創沒有選擇成熟的歐美建築形態,嘗試東方人居路線,契合城市氣質的同時,喚起了各方的中國文化訴求,“叫好又叫座”。此後,陸續在西南十城落地。


溯游而上,以文化脈絡和建築形成良好的互動,九府系產品的核心標籤可以提煉為六個字:府尊、園韻、匠著。


融創西南在產品打造過程中,深度考察了21 座宮殿王府。比如它溯源恭王府,化繁為簡,造就當代東方屋宇式大門;溯源太和殿,強調屋頂、牆身、基座三段式構圖形式。


所謂園韻,即溯源傳統園林,創造出中魂西技、古意今達的現代造園手法。“門、庭、園、巷、院”形成五進空間,融合“溪、石、林、花”四種自然元素,以九境造園之法,打造自然舒適的歸心之地。從一顆鵝卵石到小區路面、石材、磚頭、路燈等等,事無鉅細;以沉浸式場景設計,營造豐富的府院遊憩生活內容,全齡共樂,均好造園。


匠著則體現出九府系對空間功能的思考。九府系的目標是“塑造零缺憾室內空間”。比如洗衣機噪音、廚房油煙、客人到訪、老人起居、功能區的劃分,融創儘量模擬出生活的每一個瞬間;風水聲光系統則凸顯當代科技感。


古今人文建築,以九為最,講究“九九歸一,終成正果”,這即是九府系的緣起。府尊、園韻、匠著是謂三綱,從中又衍生出的九個價值點,稱為九制,包含了132個細節標準,營造出具有“符號感、儀式感、品質感”的人文居所。


當美學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東西,傳統最終散落於民間,成為芸芸眾生的共同記憶,這些美,也就有了價值。

 

100次高層會議、650餘張手繪推導、1380次材料試樣、6740人需求調研,箇中滋味,甘苦自知,千錘百煉,九府功成。


(成都融創九棠府) 

(南寧融創九棠府)                                                   




融創西南區域總裁商羽曾說過:我們儘量不同於其他開發商,一直以如履薄冰的心態做產品,希望對得起“雕琢”二字。


融創西南不乏高端產品基因,早年孫宏斌用來樹標杆的兩大王牌項目,一個西山壹號院在北京,一個奧林匹克花園就在重慶。


深耕西南區域15年,融創已經有了自己的不少代表作。

 

融創玫瑰園:法式建築,成本高昂比如用材,外立面用材用到園林,雕花手工。可見匠心。


融創白象街:一條白象街,半部重慶史。教科書式的保護性開發。城市文化傳承。可見包容。


玖璽臺:創重慶大平層豪宅先河,全玻璃幕牆,超前五年。只定制,不復制。天賦異稟的地段,應該被充分打造。可見創新。


九府系則是融創西南區域融舊創新、理性感性兼具的又一次成功開端。“我們在意的不僅是建築本身,而是自然、陽光、空氣、水以及人如何使用這個空間,也就是生活。”


如果說融創崛起勝在戰略、膽識、抓機會的能力以及不斷進化的產品打造能力。那麼九府系的成功,則是這些能力在西南的印證。話事人蔘加過西南區域的多次發佈會,產品研發、設計師通常是發佈會的主角。它就像一個技術男,充滿對客戶的尊重、對城市的尊重、對行業的尊重。


這才是值得期待的靜水流深的力量。


(重慶融創九棠府)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