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再次舉起制裁大棒 — 伊朗會屈服併發生世俗化革命嗎?

刀口談兵2018-08-18 13:21:16


喜歡軍事、時政的朋友請搜索公眾號"刀口談兵"關注我們,並歡迎大家轉發朋友圈,傳播正能量!

商務、投稿專用微信號:dktbmsz  歡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百家爭鳴,百花齊放。


作者:超級潛龍


退出伊核協議,恢復對伊制裁,自8月6日始第一輪制裁措施正式生效,11月4日將對進行全面石油禁運。美國不僅禁止伊朗石油貿易和進出口產品,而且凡是違反了美國禁令的其他國家的公司也將一律處罰。

配合制裁措施,美國向海灣地區調兵遣將,雙方軍事對峙劍拔弩張,風聲鶴唳。面對美國已經和即將實施的嚴厲制裁,伊朗貨幣大幅度貶值,物價飛漲,國計民生遭受嚴重衝擊。伊朗現政權又到了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

本來伊朗已經作出讓步,放棄武器級核材料的研發,封存了相關鈾濃縮設備設施,幻想以此換取西方對它放一馬。沒曾想,美國翻臉比翻書快,僅短短兩年時間美國就把解除制裁的協議變成了廢紙。伊朗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剛剛看到一絲曙光,就又重新陷入漆黑的漫漫長夜。

美國為什麼不放過伊朗?即使伊朗已經屈服,不再尋求開發對抗美國的核武器也不行!說到底,根子不在伊朗有沒有核武器或者核武計劃。伊朗的近鄰印度和巴基斯坦也有核武器,伊朗的死敵以色列也被國際社會高度懷疑已經擁有了原子彈,美國的盟友日本存儲了50多噸武器級的鈈,可以製造數千枚核炸彈,而且它們哪一個不是在嚴重違背聯合國核不擴散原則下做出的越軌行為?沒見美國對它們一家進行制裁,哪怕是口頭的譴責也沒一絲聲響。

美國對待它們這些國家和伊朗完全是冰火兩重天,赤裸裸的兩套標準。這些國家與伊朗的不同就是,它們要麼是美國的鐵桿盟友,要麼是美國極力拉攏的潛在夥伴。

所以,美國恨的不是伊朗的核武器,而是伊朗桀驁不馴的政體;美國要改變的也不是伊朗的核計劃,而是要徹底顛覆伊朗的現政權。波斯民族當今的苦逼命運,伊朗不幸成為美國必欲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原因一來自於他們佔據的這塊古老“風水寶地”,二來自於他們自視甚高的民族文化自戀。

伊朗在地緣政治的版圖上,不僅是地理概念上的高原,更是秩序爭奪的“天王山”。無論是從英國人麥金德提出的陸權論,還是從美國人馬漢的海權論的角度分析,伊朗所在的位置,都處於世界島的樞紐地帶。這一點仔細看看世界地圖,我們就可以明白。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聯通世界的構想,不管絲路和海路那一條也繞不開伊朗。中巴經濟走廊如果打不通伊朗通道,那就是一個死衚衕。

更為關鍵的是,波斯灣地區及其周邊蘊藏著世界60%以上的石油,70%以上的優質原油產自中東地區,而其中30%以上的運輸通過狹長的波斯灣。這些看似枯燥的數據,對於企圖全面控制石油定價權和石油流向的美國來說,地處波斯灣北岸的伊朗,在地緣政治上意味著什麼,就是不言而喻了。

進入二十一世紀,美國費資十萬億美元之巨、付出傷亡大兵近萬人的代價,圍繞波斯灣分別打了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等三次顛覆國家政權的戰爭,並在敘利亞出資出人扶持反政府武裝,企圖推翻阿薩德,其真實目的可不是美國人嘴上宣傳的什麼“為了當地人民的人權和自由”,美國唯一的目標就是控制石油、進而強化石油美元的地位。

令美國不可容忍的是,強硬的伊朗,一次次阻礙了美國稱霸全球的野心,讓美國控制世界的計劃屢屢受挫。

還記得“911”後美國時任總統小布什定義的“邪惡軸心國”吧?它們就是伊拉克、伊朗和朝鮮, 第二次海灣戰爭後,隨著薩達姆被處死,伊拉克在這份名單中消失。這份“黑名單”後來被美國國務卿賴斯更新,新增了緬甸、古巴、委內瑞拉等國,伊朗和朝鮮依然不出意外地赫然在列。這些“名單”上的國家,無一例外的是都不聽美國的話,甚至其政府和民眾極度反美的國家。

在美國討厭的“邪惡國家”當中,伊朗在反美的態度上可謂更決絕。波斯人反美的情節或許更多出自於其對民族文化的自戀。這種自戀既夾雜著雅利安後裔的種族優越感,又與波斯帝國曾經叱吒風雲、風光無限的歷史輝煌有關,頗有點“祖上闊過,看不起暴發戶”的心態。

提起美伊之間的恩怨情仇,說來話長。在波斯巴列維王朝時期,伊朗和美國也曾經有過如膠似漆的美好時光。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勢力退出波斯灣地區,巴列維投入美國的懷抱,成了美國在中東地區除了以色列以外最鐵的盟友,伊朗軍隊的飛機、坦克、大炮和槍支彈藥一水的美國貨,一度成為中東地區軍事實力的翹楚。當年兩伊八年戰爭,伊朗就是靠著這些家底兒與中東狂人薩達姆打了個平手。

發生在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讓一切轉眼間逆轉,革命不僅推翻了巴列維王朝,還把矛頭直指了美國。華盛頓允許巴列維到美國治病,更是引火燒身,觸發了一場曠日持久的人質危機,憤怒的德黑蘭學生衝進美國大使館,扣押了62名主要包括外交官在內的美國人。

說起來,歷史上對伊朗的傷害,美國比起英國和俄羅斯來,那可是小巫見大巫,沙皇俄國通過戰爭割去了裡海周邊伊朗的大片領土,英國除了武力壓迫以外,還三番五次出賣過伊朗。好像英國和俄羅斯給伊朗帶來了更大的屈辱,但奇怪的是,也沒見伊朗人對英國和俄羅斯像對美國一樣仇恨。

伊朗的這種狂熱的反美情緒,一方面是由於巴列維全盤照搬西方社會生活方式,推行世俗化改革強行改造伊朗社會,造成貧富差距急劇擴大,引發保守勢力反彈外,另一方面的原因,或許是與巴列維國王過於投靠美國,傷害了伊朗人的民族自尊心有關。

誠然,一個歷史上曾經創造過人類文明奇蹟的民族,集體意識中適當的民族自豪感不僅無可厚非,還有利於動員和凝聚社會力量,但當這種自豪感發展成了對人類現代文明成果的排斥,並與宗教狂熱糾纏不清,那就是有病了。而且,這種病態的傲嬌,在伊朗與中國的交往中也表露無遺。

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快40週年了,美伊之間的感情鴻溝依然深不可測。伊核六方協議簽署後,美國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但從貿易上美國沒有得到一點兒好處。上一輪制裁前,歐盟與伊朗的貿易曾高達242億美元,到了2013年對伊制裁期間下降到幾十億美元,解除制裁後的2017年迅速上升到210億美元,翻了好幾倍。相比之下,美國與伊朗的貿易10年來一直維持在2億美元左右,即使制裁解除也沒有帶來美伊貿易額的增加,伊朗對美國的敵視和防備之心由此可見一斑。

從一切的跡象看,美國這次對伊朗再次動手,絕非是特朗普的心血來潮,、而是華盛頓軍政決策層深思熟慮後的一次痛下殺手。但時機恰好趕上由“二愣子”特朗普總統實施,違背契約精神的責任好像全部落在了特朗普一個人身上,很好地掩蓋了美國決策層的背後意圖,以此欺騙世人的眼睛。我們有理由懷疑,特朗普前一時期放低身段,主動緩和美國與朝鮮的緊張關係,與金正恩把酒言歡,目的也是騰出手來先對付伊朗。

那麼,美國對伊朗的真實戰略意圖是什麼呢?說到底就是以壓促變。依美國現在脆弱的財務狀況,美國已經打不起一場像樣的戰爭。假如美國真的像打伊拉克一樣,組織一場伊朗戰爭,結局肯定不會比當年的越戰好,一旦陷進去恐怕連止損的機會都沒有。美伊如果真的交上火,俄歐中三家夢裡都會笑醒。到時候石油美元的地位不僅保不住,或許美元很快就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美國軍事上霸王硬上弓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在經濟上對伊朗卻仍然手段多多。如切斷伊朗貿易結算通道,封殺伊朗的石油出口等措施,將使伊朗的經濟狀況嚴重惡化。

前期,美國採取欲擒故縱之策,短暫解除制裁,生活的好轉吊起了伊朗民眾的胃口,下一步經濟封鎖帶來的物資匱乏、物價飛漲,希望破滅,很可能引爆民眾的情緒。

如果這種激烈的情緒得不到很好的疏導,最終將指向伊朗政教合一的現政權。伊朗境內的一場革命的暴風雨正在醞釀。

客觀的說,一個被極端宗教勢力把持的國家政權,並不受國際社會歡迎,也與人類發展進步的大趨勢不相吻合,邁向世俗化社會的伊朗也是符合中國利益的。但是,一個在美國的淫威之下屈服的伊朗,對構建公平公正的國際新秩序的傷害將是難以彌補的,也是中俄歐等廣大國際社會成員所不願看到的。

國際政治經濟博弈的焦點一下子集中到了伊朗身上。是美國拿下“天王山”,徹底掌握夢寐以求的中東石油控制權,令搖搖欲墜的美元霸權再次滿血復活?還是伊朗挺過艱難時期,在對抗中笑到最後?世界前進的腳步又來到了十字路口。伊朗危機今後將向何處演變,讓我們拭目以待。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