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評國民黨將領:從李宗仁到馮玉祥

掌上歷史2018-08-17 13:35:34

★1966毛澤東與在天安門城樓


毛澤東評李宗仁:“請多保重身體,共產黨不會忘記你的”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以後,毛澤東會見李宗仁的特使劉仲容時說:“廣西這幾年跟蔣介石鬧獨立。名氣很大啊!廣西是個有名的窮省份,鬧起饑荒來,災民常逃到湖南來。湖南的農民討不到老婆的,就娶廣西的妹子。李先生憑什麼鬧獨立?據說,這幾年,沒有南京政府的財政支持,不僅撐得住局面,還被人稱讚為全國的模範省。我看李宗仁是個有本事的人。”


毛澤東所說的“鬧獨立”,是指李宗仁領導的廣西政府雖然從名義聽從國民黨中央政府的領導,但實際上一直處於“獨立或半獨立”的狀態,蔣介石的軍令、政令大多數情況下在廣西根本行不通。


面對蔣介石,李宗仁能夠從容不迫與其周旋,這的確反映出李宗仁的精明才幹。


其實,李宗仁早在青年時期就顯露出其過人的才華,他以農家子弟的身份投考從戎,東拼西殺,僅用10餘年時間,就平定了廣西,成為“廣西王”。隨後,李宗仁又積極參加了著名的北伐戰爭。


1926年6月初,國民黨二中全會任命蔣介石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並授權組織北伐軍總司令部,建立前敵總指揮部,唐生智、李宗仁分別任前敵總指揮、副總指揮。


7月初,李宗仁取道桂林,親率12個團由黃沙河下衡陽。與此同時,他又電令7軍向長沙挺進。長沙對吳佩孚來說,是能否在湖南站穩腳跟的關健地盤,長沙一失,吳佩孚的南下勞師之功可謂前功盡棄。


面對即將發生的一場惡戰,李宗仁沉著冷靜,採取了相應措施:命令第2路軍總指揮胡宗澤率李明瑞旅和楊騰輝、陶鈞等團開往永豐集中;第4軍陳銘樞、張發奎兩師自瓊崖北上,抵湖南攸縣、安仁一帶。左右兩翼部署停當,李宗仁親自指揮正面進攻。7月4日,李下令三路同時發動攻擊,一開始就打得吳佩孚軍措手不及,僅一個星期,就光復長沙,吳軍退守汩羅江北岸待援。


北伐軍首戰告捷,國人震動,尤其是廣州政府要員,驚喜交加。原來廣州國民政府一些中央大員雖在那次會議上支持北伐,但從心底裡還存有畏縮情緒,對能否取勝,忐忑不安。長沙之戰,北伐軍一舉成名。


★張輝瓚


毛澤東評張輝瓚 :“是你剃了朱、毛的頭,還是朱、毛剃了你的頭?”


1931年春,毛澤東在寧都黃陂村揮筆寫下在第一次反圍剿勝利之後,作詞《漁家傲·反第一大“圍剿”》:“萬木霜天紅爛漫,天邊怒氣衝霄漢。霧滿龍岡千嶂暗,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瓚。二十萬軍重入贛,風煙滾滾來天半。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不周山下紅旗亂。”


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隨著毛主席《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詞的廣為傳誦,使張輝瓚成了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名字。


有學者認為,這首《漁家傲》中,“前頭捉了張輝瓚”一句太過直白,簡直就是以口語入詞,為作詞家所諱。但也許正是因為直白,才容易被文化水平不高的根據地群眾所傳唱。另外,它也反映了毛澤東打了勝仗以後,寫作此詞時的一種酣暢淋漓的痛快心情。


據黨史和軍史專家考證,毛澤東的這首詞,創造了幾個第一:張輝瓚是紅軍在江西第一次俘虜國民黨將軍,而且張輝瓚被俘時軍銜為中將師長,也是在江西俘獲的國民黨最高級別的將領。這是第一次以國民黨將領的名字入詩詞,在以後的戰爭中,被捉的國民黨將領有的職務和軍銜都高於張輝瓚,卻也無緣享受此“殊榮”。


張輝瓚在江西“剿共”時,“共黨”、“共匪”、“紅軍”、“游擊隊”,在他眼裡,統統化成四個字就是:朱(德)、毛(澤東)、彭(德懷)、黃(公略);他仿照《水滸傳》中封宋江、方臘、田虎、王慶為“四大寇”,把“朱毛彭黃”也簡稱為“四大寇”。沒想到,他就栽在這“四大寇”手裡。


★ 毛澤東宴請(中)等


毛澤東評衛立煌:“有愛國心的國民黨軍政人員”


毛澤東與衛立煌第一次見面是在國共合作局面形成以後的1938年。當時,衛立煌剛剛指揮完中條山對日作戰行動,被阻隔於敵後,順便取道延安見到毛澤東的。在延安,這位被朱德稱為“在忻口戰役中立下大功的民族英雄”受到了盛況空前的歡迎,使他感受到了延安人民和毛澤東的真誠,對中國共產黨人產生了好感。


蔣介石兵敗大陸後,衛立煌蟄居香港,拒絕去臺。後來,終於在適當時機回到了祖國的懷抱,被毛澤東讚譽為“有愛國心的國民黨軍政人員”。


遼瀋戰役結束後,衛立煌逃回南京,被蔣介石下令扣押,軟禁起來。1949年初,蔣介石被李宗仁、白崇禧逼下臺以後,衛立煌逃出南京,開始隱居香港。


但衛立煌的日子並不好過,當時國民黨特務在香港的活動非常猖狂,不時暗殺與蔣介石心存異志的原國民黨高級將領。特別讓他放心不下的是,在大陸還有他85歲的老母親及其家人。所以,儘管中共中央發表的頭等戰犯名單中,有衛立煌的名字,但衛立煌將軍並未因此失去對我黨統戰政策的信任。1949年2月,他致信朱德:“弟自瀋陽南旋,行動不克自由,諒早洞悉。唯念老母現在八十有五,弱弟奄濤,率同子侄數十人,在肥侍養。茲值解放大軍到達,望電知軍政領袖,加以保護,免受驚恐。


對於衛立煌這位在抗日期間曾與共產黨合作較好的老朋友,毛澤東並未忘記,他於4月5日致電鄧小平等人,轉去衛立煌致朱德的信,並指示道:“望轉合肥縣政府對衛立煌家屬予以保護為盼。”


對此,衛立煌非常感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他不顧國民黨特務的監視,也不顧自己是新中國欽命的“戰爭要犯”,從香港向北京發出了熱情洋溢的賀電:


北京毛主席:


先生英明領導,人民革命卒獲輝煌勝利;從此全中華人民得到偉大領袖,新中國富強有望,舉世歡騰鼓舞,竭誠擁護。煌嚮往衷心尤為雀躍萬丈。敬電馳賀。朱副主席、周總理請代申賀忱。


收到衛立煌的電報,毛澤東很快回電,表示感謝。電報全文如下:


張楓轉衛立煌將軍:


酉江電誦悉,極為感謝。謹此奉復。


毛澤東


1949年10月15日


接到毛澤東的覆電,衛立煌非常高興,聯想到與毛澤東在延安見面的情景,以及與八路軍總司令朱德等人在一起合作抗日的日子……


★毛澤東與


毛澤東評陳明仁:“我看林彪打仗就不如你!”


1947年6月的四平之戰,在國民黨方面被稱為四平保衛戰,而在解放軍方面則被稱為是四平攻堅戰。


這是陳明仁的巔峰之戰。以至於兩年之後,毛澤東請長沙起義的陳明仁在自己家中做客,鼓勵他繼續帶兵,並幽默地說:“我看林彪打仗就不如你喲!”陳明仁自感四平之戰罪孽深重,連稱不敢。


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授予軍銜的將領中,竟有159名原國民黨軍官,其中陶峙嶽、陳明仁、董其武被授予上將,依然執掌兵權,這種信任也為歷史上少有。這也許證明了共產黨“革命不分早晚”的許諾。


毛澤東親邀程潛和陳明仁赴北京,參加全國第一屆政協大會及開國大典。


9月7日,當程、陳二人抵京時,受到了極高的禮遇。毛澤東派聶榮臻在車站迎接,並陪送到“六國飯店”下榻,朱老總率眾多解放軍將領出席迎接宴,毛澤東親自在門口迎接他們。


9月19日,在政協第一次會議上,毛澤東邀代表遊天壇祈年殿,特地從人群中召喚出陳明仁,親切地叫著陳明仁的字:“子良,來,來,我們兩個單獨照個相。”


於是,歷史留下了這張永存之照。


在政協會上,被蔣介石稱為“創造了人世間的奇蹟,不愧為難得將才”的陳明仁將軍在發言道:“我起義了,這既是對白崇禧實行兵諫,也是我對蔣介石的大義滅親……”“我記得我在黃埔的時候,蔣介石經常對我們說:‘我是革命的,實行三民主義的,我什麼時候不革命,你們應該打倒我。’我現在發現蔣介石不僅是不革命,簡直是反革命,簡直是人民公敵,我當然要打倒他。並且不但我要打倒他,就是凡是黃埔同學乃至全國人民都要起來打倒他的。他是我們校長,現在我便給他一個大義滅親,我想蔣介石用不著怨恨我,應該去怨恨他自己。”


當時,蔣介石聽到陳明仁的這番講話,頭一下子大了起來,不得不服降壓藥。


★馮玉祥、蔣介石、閻錫山、合影


毛澤東點評馮玉祥:“置身民主,功在國家”


1945年8月,中國人民經過八年浴血奮戰,終於迎來了抗日戰爭的勝利,為了和平建國,毛澤東親赴重慶和蔣介石進行談判。對於毛澤東不懼風險、毅然飛渝的舉動,馮玉祥非常佩服地說:“毛澤東到重慶,說明了他胸襟坦白,一片至誠。”馮玉祥當時雖然身為國民政府的要人,但由於蔣介石對他與共產黨接近這一點上相當不滿意,所以,他本人不便親往迎接,就派他的夫人李德全代表他去九龍坡機場歡迎毛澤東。


為了表示對毛澤東的友誼與熱誠歡迎,決定為毛澤東接風洗塵,邀請來家便宴。他吩咐上寺康莊辦事處的人員,寫好請帖派人送往桂園毛澤東住所。並命自己在鄉間住所歇臺子抗倭樓的廚師老張到辦事處來親自做菜。又對副官說:“明天有五六個人吃飯,叫老張搞好一點,豐盛一些。”考慮到毛澤東是湖南人,臨了又專門交待:“多弄幾個湖南口味的菜。”


頻繁的碰杯,親切的交談,使宴席上熱烈的氣氛更加活躍。毛主席介紹了延安和解放區各方面的情況,深受主人的讚揚。毛主席又說:“煥章先生的豐功偉績,已舉世盡知,尤其在抗日戰爭期間,你為反對投降、堅持抗戰,呼籲團結、反對分裂作出了不懈的努力。還望煥章先生為實現祖國和平、民主、團結而努力,不負國人所望。”


當時馮將軍受到了莫大的鞭策和鼓舞,說:“我願為中國實現和平與民主奮鬥到底!”周副主席也接著說:“煥章先生始終獻身於祖國的正義事業,為人所不敢為,說人所不敢說,這就是先生偉大成功之處。”大家邊吃邊談,從中國過去談到現在,又從現在談到將來,歡快異常。


在蔣介石獨裁統治下的重慶,馮將軍為毛主席設宴洗塵,成為當時重慶報紙的頭條重要新聞。雖然國民黨右派及特務們對馮將軍大肆攻擊、造謠和毀謗,反而使馮將軍更加堅定了信念和立場,在反對獨裁,要求民主,反對內戰,要求和平,反對美帝援蔣,實現祖國統一的鬥爭中,他不顧自己的安危,奔走呼籲!


★馮玉祥


馮玉祥的愛國行動越來越為蔣介石所不容,迫害也愈來愈烈。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馮玉祥不得不離渝赴美。但是,這位身居異國的愛國人士在美國考察期間,仍然舉行各種集會發表演說,並在報刊上撰寫文章,宣傳自己的主張。公開抨擊蔣介石的內戰、獨裁政策, 痛斥美國援蔣之不良行為。


為了斷絕美國的援蔣內戰,馮玉祥在美國四處演說,揭露蔣介石統治之黑暗。在明尼蘇達州,他在兩個星期內就演講了27次。其反蔣愛國之心,可想而知! 他用形象的語言激動地說:蔣介石是屠宰公司的總經理,在中國屠殺了成千上萬的教授、學生、老百姓。又是“製造”共產黨工廠的廠長,反共打內戰,共產黨愈打愈多,中國人民都傾向共產黨了。蔣介石還是“運輸大隊長,無底洞洞主”,他把美國送給他的武器、彈藥,也都轉送給了共產黨;無論你給他多少援助,也填不滿他這個無底洞。所有這些言論,對美國朝野影響很大。


馮玉祥在美國的活動,引起了蔣介石的極度恐慌。蔣宣佈開除馮的國民黨黨籍,斷絕了他的財政來源。但馮將軍堅貞不屈,1948年7月應中共中央邀請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籌備工作,自美回國乘船途經黑海時,因輪船失火遇難。


馮玉祥的逝世,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都非常悲痛,紛紛致電馮玉祥家屬,表示痛悼,並給予其高度的評價。


正如周恩來總理所說,馮玉祥將軍是一位從舊軍人轉變而成的堅定的民主主義戰士。雖然,和所有的歷史人物一樣,由於政治視野的侷限,在他身上不可避免地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陷,但是,瑕不掩瑜,馮玉祥將軍為中國民主事業的貢獻,將是永垂不朽的。毛澤東熱情讚譽馮玉祥將軍是“置身民主,功在國家”。


【免責聲明】文章來源為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刪除內容或協商版權問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