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南宋巾幗英雄梁紅玉的真正死因

讀史2018-08-16 09:43:24

↑↑點擊上面藍字讀史免費訂閱

| 讀史 |ID:dushi818

博聞通識,知古鑑今。有品有趣有態度。


(1102—1135),史書中不見其名,只稱。紅玉是其戰死後各類野史和話本中所取的名字。首見於明朝張四維所寫傳奇《雙烈記》:“奴家梁氏,小字紅玉。父亡母在,佔籍教坊,東京人也。”


梁紅玉是宋朝著名抗金女英雄。淮安北辰坊人(另一說原籍池州,安徽省貴池縣),因家貧戰亂流離京口為營妓。後結識。梁紅玉感其恩義,以身相許。韓贖其為妾。原配白氏死後成為韓的正妻。


建炎三年,梁紅玉在平定苗傅叛亂中立下殊勳,一夜奔馳數百里召韓世忠入衛平叛,因此被封為安國夫人。後多次隨夫出征。在建炎四年長江阻擊戰中親執桴鼓,和韓世忠共同指揮作戰,將入侵的金軍阻擊在長江南岸達48天之久,名震天下。後獨領一軍與韓世忠轉戰各地,多次擊敗金軍。


女人的眼力,男人的能力——說得有道理。女子,如果有些本事,相中的男人也往往大有前途。古今中外的歷史屢次驗證過了:很多女子,確乎具備“特異功能”,她們足以擺脫“相馬,失之瘦。相士,失之貧”的行為邏輯,準確地評估自己喜歡的男人,並將婚姻大事,“啪”的一聲,壓給一支潛力巨大的“原始股”。


梁氏在醬缸一樣的妓院裡摸爬滾打,她見過大世面,可以說閱人無數。安排自己的終身大事,果然是好眼力,她把“紅繡球”果斷地拋給了一個灰頭土臉的陝北小子。


當時,韓世忠神情沮喪,四處碰壁,根本就沒成氣候,誰敢肯定,他就是未來名揚四海的彪虎之將呢?女人神奇,恰恰能未卜先知,像勘探金礦似地評估女婿,像雕琢玉石那樣重塑丈夫。


一般說來,夫妻兩強,很難並立。尤其陰盛陽衰的局面,稍一疏忽,就鬧掰了。韓世忠,堪稱一代名將,非常強勢。梁氏既能相夫,又可相國,她在丈夫身邊謀求了一個遊刃有餘的位置,可見,這個女人做事相當老成,很講藝術。


雖說夫唱婦隨是主流,兩口子也多少有點兒小別扭。據說,韓氏夫婦合圍黃天蕩,金兀朮在長江南岸,被活活地堵了48天。可惜,功虧一簣,眼看就要活擒金兀朮了,卻因一時疏忽,叫他“鑿河遁去”,愣從眼皮底下溜走了。梁氏氣壞了,她拍著桌子,埋怨丈夫。事後,還給朝廷寫摺子,告御狀。《鶴林玉露》記載了這段意氣之爭:“夫人奏疏言世忠‘失機縱敵’,乞加罪責。舉朝為之動色。”


看來,梁氏並未嗲聲嗲氣地匍匐在丈夫腳下,乖乖地充當“小貓咪”、或者“俏京巴”,她似乎更願意把韓世忠當作沙場上平起平坐的同事和戰友。


按照宋制,妻子告丈夫,本身就是犯罪,即便情況屬實,也要判刑三年。南宋女詞人李清照,起訴第二任丈夫張汝舟,官司雖然打贏了,她卻被關進了監獄。9天之後,多虧親友搭救,她才獲釋。不知梁氏彈劾丈夫之前,有沒有坐監獄的心理準備。


韓世忠一生戎馬,剛直不阿。宋高宗時代,勸傾朝野,誰不給他拍馬屁呀?韓世忠偏不聽邪,他是“主戰派”,跟秦檜那幫“求和派”水火不相容。死對頭,更談不到巴結逢迎,“世忠與檜同在政地,一揖外,未嘗與談。”秦檜當然也恨他,紹興十一年,也就是1141年,趙構撐腰,同時削奪了岳飛、張俊、韓世忠等三位大將的兵權。岳飛被害之後,韓世忠曾當面質問秦檜:“‘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可是,不服又能怎麼樣?功勳卓著的武將,往往要毀在心胸狹窄的皇帝和工於權謀的文臣手上。難道這就是孟子所說的“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孟子這條“天下之通義”,實在讓那些赳赳武夫們心寒呀。


據《宋史》交代:“(紹興)二十一年八月,(韓世忠)薨,進拜太師,追封通義郡王。孝宗朝,追封蘄王,諡忠武,配饗高宗廟庭。”生前榮華富貴,身後無限哀榮,夠風光的了。和同時代蒙冤致死的岳飛相比,韓世忠享年63歲,已經不算短壽。與“馬革裹屍”的同僚相比,他能安安穩穩地死在自家炕頭兒上,自然屬於“善終”了。

韓世忠死了,那麼梁氏呢?她的人生結局,流傳著三種版本。


其一,是典型的民間附會——大團圓:韓世忠和梁氏,功成身退,歸隱西湖。1151年,韓世忠病逝。不到兩年,梁氏也抑鬱而終。夫婦合葬於蘇堤靈巖山下。此後,宋孝宗下詔豎碑建祠,讓他們永遠享受人間香火。梁氏故里,也在其出生地,修祠塑像,隆重紀念這位“巾幗英雄”……


其二,是更加模糊的揣想——被暗殺:金國奸細,在食物中下毒。梁氏痢疾不止,衰竭而死。


其三,是基於史料的推測——遭襲戰死:梁氏協同韓世忠出鎮楚州,長年和金軍周旋、遭遇。紹興五年,農曆八月,也就是1135年11月,梁氏突然遭到金軍圍攻,在激烈的肉搏戰裡,重創小腹。據說,腸子都流出來了,梁氏依然咬牙奮戰。她撕下汗巾,緊緊地裹住了鮮血淋漓的小肚子。


現在的《英烈夫人祠記》,明顯攙進了文學色彩,其中記述道:“敵矢如雨,蝟集甲上。梁氏血透重甲,入敵陣復斬十數人,力盡落馬而死。金人相蹂踐爭其首級,裂其五體……”


梁氏的首級,被敵軍割走,金國人也被這位忠勇的女將深深地震撼了。遺體曝屍三天,隨即遣返宋營。“拼合之際,驗梁氏全屍。創傷數十,致命者七,皆在身前也。”韓世忠抱住妻子,放聲大哭。她心愛的女人,再也不能隨他含笑並轡,再也不能為他出謀劃策了。


韓世忠、梁紅玉夫婦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九十二)的記載,可做參照:“淮東宣撫使韓世忠妻秦國夫人梁氏卒,詔賜銀帛五百匹兩。”屈指算來,梁氏年僅34歲。史書能為功臣夫人之死,留下幾個字,已經相當慷慨了。若非韓世忠赤膽忠心、梁氏戰功卓著,能有這種殊遇嗎?“青史幾行名姓,北莽無數荒丘。”死了,仍被世代傳說、天下爭頌——這才叫“報國千秋利,憂民萬古名”。


當年京口,花枝招展的“營妓”們,秋波流轉,笑容可掬。哪個男人能看清。枕上那個嫵媚的女子,究竟是誰?


舞臺上,梅蘭芳演活了“梁紅玉”,她春雷般的鼓聲,在中國上空,迴盪了八百多年。金山頂上,猶能聽到那段蕩氣迴腸的《石榴花》:“遙望著一江風浪拍天高,我撒網中流,待釣金鰲……”


蘇州靈巖山樑紅玉墓


因此,我們相信,1135年11月4日(農曆八月二十六),梁紅玉遇伏遭到金軍圍攻,力盡傷重落馬而死,年僅33歲。


1151年,韓世忠病逝。夫婦合葬於蘇州靈巖山下 。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