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讓我(偷偷)把這件事做完。

我要WhatYouNeed2018-08-16 05:07:38


最近,我的商業大計被朋友大雯發現了。


我身後突然出現她的聲音:“喲,作家不寫稿,又設計手機殼呢?”


我啪地合上電腦,慌張地敷衍:“沒有啦,就是瞎鼓搗,等成形了再給你看。”


大雯用力拍拍我肩膀以示鼓勵:“我們可都等你開淘寶店呢,就等著轉發宣傳了。加油幹!別辜負大家期待!”


說實話,大雯拍我肩膀那幾下,讓我又羞又惱,恨不得把電腦裡那些粗糙的作品都刪個乾淨。


我是那種喜歡準備好了,再炸大家一個出其不意的人。


可怕的是,總有些朋友,天天在鼻樑上架著一副望遠鏡。


大雯那幾聲擲地有聲的鼓勵,就像小時候玩捉迷藏,我剛在暗處貓著腰躲好,一雙手從後面拍過來:“嘿,我發現你啦。”


提前被發現的驚喜,還有什麼臉面稱它為驚喜。


如果這件事我並沒做好,驚喜通常會變作驚嚇甚至是難堪,被寫在我的社交履歷裡。


為之所盡的那些暗戳戳的努力,也會連同沒意義。這種被人現場抓包的感覺,我一點也不喜歡。


我覺得自己有點奇怪,被別人期待著,怎麼就心生恐懼了呢。



這種感覺,被編輯陳唧唧精闢地總結:


“自己偷偷發力準備的那件事,最怕某個誰忽然跳出來搖旗吶喊,讓人寧願把它叫停。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暗房心理’了。”


聽到這個精準的形容,我忽然想到了朋友萊莉。她和我一樣,也在守護著暗房裡那件“現階段大事”。


萊莉是個獨立紋身師,經營著自己的一間小店。


半年前,她的紋身店被惡意舉報後關停。這件事之後,萊莉叫了一大群朋友出來,宣佈再也不做這行,下一個目標是出國喂海鷗。


所有人都沒想到,出國只是萊莉打的幌子。


她私下找了厲害的紋身師精進技藝,獨自搭公交去偏僻的城郊選新店的地址。她沒有通知任何一個人,連室內設計都是自己包辦。


原來萊莉沒有放棄她的紋身店。

為了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她選擇在別人的視線範圍外把這件事做完。


萊莉全程沒有對外聲張,開業前一晚,才見她發了朋友圈,那條朋友圈,萊莉配了工作室九圖,通篇誇張的店主語氣和一連串 emoji 表情。給人的感覺,像舉著成績單開心奔跑的三年級小學生。


這條朋友圈下面,我能看到的贊,就有 87 個。她默默把事情做完,一口氣收割了這些肯定。



這可能就是我最期待的狀態了:所有悄悄努力,都像是暗房中待沖洗的底片。


我不希望它沒成型就被發現,只有親手把它洗出來,確定它的樣子還算令人滿意,才有資格曝光在陽光下,告訴全世界。


同事蛋蛋給我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同時在走兩條路的人。”


之所以下這樣的判斷,來源於蛋蛋的朋友圈。蛋蛋拍的照片不管是光線還是構圖,全都酷得要命,一看就是內行。


“除了寫東西,蛋蛋的副業肯定是攝影師,不信走著瞧。” 辦公室內部,甚至為她打了這樣的賭。


入職以後,蛋蛋和我們一樣為選題焦慮,沒靈感就喝維他,盯著白熾燈直撓頭。她完全沒什麼不同,性格的緣故,看上去甚至還有點扁平。


一直期待她分享的攝影師經歷,等了很久她也沒說過。


有天我們聊起暗房心理,她才說,她真正的職業理想,是當個攝影師。


那個時候,她還不明白有些事要在背地裡暗暗發力。儘管根本不會用單反,還是開開心心告訴所有人:決定了,我要做攝影。


當時她還不夠優秀,應聘了幾家機構後,蛋蛋碰了一鼻子灰。但是話已經放出去,根本沒法往回收。只好帶著“要做攝影”的標籤,辛苦為自己爭取出一小片空間。


當然了,攝影計劃失敗。



蛋蛋在人前再沒有拿起過相機,就算有人聊起,蛋蛋也只會應付一句“攝影挺有意思的”,曾經明目張膽的喜歡,再也沒有擺到過明面。


“立 flag 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我已經許諾了,別人就會對我有期待。還不如假裝它已成往事,在私底下悄悄努力。


這是我能找到的,對那件事最妥善的保護方式了。”


蛋蛋一邊說,一邊翻出朋友圈裡最得意的作品給我們看。


我問蛋蛋,攝影這條路就放棄了嗎,你那麼有天賦,真的好可惜。蛋蛋抓抓頭說,沒有放棄,只是不想再聲張了。先把它當愛好,走走看啦。


就算那件事曾經以失敗告終,但能把它堅持至今,應該是暗房心理最迷人的地方吧。



除了我們這種“暗房心理守護者”,我也認識很多信奉“人生有且僅有一條路”的朋友。


他們的步伐很堅定,奔著未來有且僅有的那一個點去。


這樣的人,一條路走到黑,不給自己預判時間。走死了走錯了,就迅速爬起來,摸索第二條路,心裡有特別明確的優先次序。


在他們心裡,暗中做著奇奇怪怪的事,是完全不划算的人生規劃,是要被蓋上“不靠譜”紅戳戳的。但我很明白,背地裡認真折騰著些什麼的我,並不是他們認為的那樣。


相比做個“寫文章的人”,我更想成為“會寫文章的手機殼淘寶店主”。


只有一條光明大道,對我來說是很可怕的。


於是我找到了那個平衡:明裡做擅長的,暗裡做能給我新鮮感的事。


兩手準備不等於三心二意。暗房裡的那個不尋常的夢,也許永遠沒機會成真。但這個靠自己心念支撐,悄悄加滿能量的過程,也許比心願達成更珍貴。


對我來說,人生有著一明一暗兩個選擇,他們彼此扶持,是尋寶路上缺一不可的兩條線索。


暗房中那件事無法暴露在日光下的原因,應該也就在此吧。


所以最後,我的一點點小建議是:


如果你心裡也有一件暗房裡的事,請你咬緊牙關閉緊嘴巴,只管做完它。


如果不經意發現,身邊有朋友在守護他那間小小暗房,只管等待,別打擾他。





今日作者


編輯 | Kitty Blake

音樂 | Aaron Krause - Love Alive

圖片 | 《火花》



關注我們

不做廢柴

今天發送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們正在《智族GQ》的會議室裡一起想標題。“ GQ 實驗室”的編輯為我們的標題提供了“不要選”的友好意見,但編輯 BBQ 還是決定選了。這個時刻真有意思,因為本來約好要一起玩,我們兩邊卻一直在加班 :),晚安。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