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家裡就不能點香嗎?

公路商店2018-08-16 04:51:57


“上次去朋友家,進門之後他點了一根香,我以為他家人去世了,半天沒敢說話。”


對香抱有誤會的人總覺得焚香的人不是隱藏在民間的修行者,就是家裡廁所通風差。好像這件事只能出現在盤核桃的老炮兒而不是年輕人家裡。





打開百度“線香吧”,十個人裡有九個微商,還有一個是提前遁入空門的居士,點香的人都被貼上了離群的標籤。下一秒就讓人聯想到“寧可一人孤獨,也不和愚者相伴”的心靈雞屎。





這種誤解來源於影視作品帶給人的刻板印象。在電視劇電影裡,沒事點香的不是斬妖除魔的道長就是義結金蘭的黑社會。


朋友眼中正在點香的我。


香道起源於祭祀,出身便有溝通神靈、精神修行的屬性。鑑真東渡日本的時候,除了把大乘佛法傳授給未開化的島民,還把焚香的風雅帶給了上流社會。


日本平安時代香道儼然成為貴族的玩具,武人會點香平心靜氣,婦人們用香道文雅撕逼決勝負。有身份的人切腹之前都會品香安神,給自殺賦予一絲形式美。


《源氏物語》中光源氏與夫人們在梅雨季節舉辦品香會,各家用祕製香料分勝負,能征服光源氏鼻子的就能被臨幸。


民間對香的運用更加出神入化,傳說高檔妓院會點玫瑰線香,具有讓嫖客早洩的作用,狡猾的日本老鴇用這種巫術提高翻檯率。




近年來神祕的東方文化已經徹底征服了歐美嬉皮士,他們相信比起weed,古老的日本祕術更能提高精神力量。點完一支線香,閉上眼睛思考,好像被大智慧加身,煙霧繚繞的幽境與凡塵之間形成了一層結界。


斷貨的癮君子甚至會掏出根線香呼一口。


日本人給香命名都有一種難以琢磨的氣質,諸如“伽羅桃山”、“華鳥風月”之類連翻譯都很困難的屌詞,老外用羅馬音念出來彷彿就是召喚神靈的咒語。


在身上紋漢字的老外已經過時了,家裡有日本純手工製作的線香才能成為朋友中的馬可波羅。


美國嬉皮喜歡在二手房車裡點尼泊爾線香,雖然布達拉宮對他們來說遙不可及,但在煙霧繚繞中總有人聲稱自己看到了來世今生。


焚香冥想之類玄妙的東西,似乎是對解釋生命真相的一種嘗試。雖然被披上了一層神祕主義色彩,但是香和精神世界的關係是有科學研究背書的。


人會在幾個月內失去50%的視覺記憶,但大多數氣味記憶仍將在一年之後出現,嗅覺能解鎖的回憶往往更富有畫面感,留下強烈情感烙印氣味的記憶能帶人直接穿越。


這也讓品香成為了最穩妥的低空飛行方式,它不會直接致幻,而是讓你的大腦自動放電影,是一種安全無害的瀕死體驗。




“我永遠都忘不了那年夏天,我爸用鞋底子打我,那是大前門的味道。”


點香在年輕人中間其實是一件很普遍的事,編輯部小王就是個愛焚香加班寫稿的人,用他的話說:幹正事的時候如果不增加點儀式感,下一秒可能就掏出手機刷微博了。


“寫不出稿的時候就喜歡點一支線香,在女生更衣室般曖昧的氛圍中尋找靈感,直到沉沉入睡。雖然還是沒寫出來,但我睡得很甜。”


除了迷幻藥,香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魔法層面的道具了,它能改造密閉空間的整體氛圍,在廁所點一支香,拉出來的屎都是思辨之屎。


掉在馬桶上的毛都叫煩惱絲。


即便家裡亂得和豬窩一樣,點一枝香也會讓人產生一種“會生活”的錯覺。氣味決定了環境的整體調性,想看書的時候如果滿屋子螺螄粉味兒,捧著花花公子也想吐。


和搓澡一樣,點香本身就是一種帶有情調的生活習慣。聞香青年都是會在骯髒世界裡自己挖一個兔子洞的生活逃難者。當世界上能讓你躁動起來的信息越來越多,一個能讓人安靜下來的地方就顯得彌足珍貴了。



消費主義消費的終歸還是不安全感,當你覺得安全時,世上絕大多數謊言都不能再欺騙你。


選擇一款正確的香尤為重要,想創造只屬於自己的道場,就不能燒寺廟門口請的神香,誰都不想讓自己的臥室變成人民公墓。



感覺全小區的孤魂野鬼都來我家了


“上次睡前點了一根佛香,夢見法海在我耳邊唸了一宿經。”


在中華文化式微的今天,鄰國依然保留了香道傳統,“御家流”和“志野流”兩流派各佔一個山頭,前者源於宮廷貴族,形式繁複;後者沿襲武家之風,大道至簡。


鑑別線香的第一標準不是味道,而是煙霧形狀,好的線香像蛇一樣盤旋而上,有一種太上老君煉丹爐的神祕感。煙氣直上直下的線香不適合臥室使用,常見於斬雞頭拜把子的場合。




日本造香世家都有著少則幾十年,多則上百年的歷史,極品原料製成的香聞一口少一口,有一種吃瀕危動物的既視感。


日本香堂歷經430年,江戶時代起就成為幕府將軍們之間流行的神物,繼承了天正年間日本皇室的宮廷調香專職「香十」,特別是高井十右衛門代代相傳的祕傳技術,以及明治時代被譽為制香天才的鬼頭勇治郎的卓越的調香法門。


香堂在沉香領域的造詣堪稱一流,「伽羅桃山」沿用桃山時代流傳至今的合香技藝。桃山時代指豐臣秀吉稱霸日本的年代,秀吉得天下後奢靡無度,修建黃金茶室、從全世界蒐羅名貴香料,因此伽羅桃山保留了香道文化中最華麗的一部分。


伽羅桃山用越南沉香為基調,沉香與普通樹木不同,是被蟲害感染後分泌的樹脂凝結物,比牛黃還要稀少。


傳統香道屬「香木系」而現代為了迎合少女心增加了「香水系」,粉嫩誘人的包裝彷彿一款精緻的內衣,用果味或鮮花的香精喚醒味覺記憶,日本人管它們叫給鼻子吃的點心。


不二家甚至出了一款牛奶糖味線香,據說聞起來是貴族少女茶話會的味道。


1921匠人小川榮次郎在名古屋開了第一家手工作坊,屋號春香堂,沿用志野流的武家傳統技法制造線香,主打成熟穩重的香木系線香,聞起來有一種飽讀詩書的性感。


土味官方網站看上去就有工匠精神。創始人小川榮次郎年輕時在漢方藥店學徒,把草藥學和香道融合在了一起。


春香堂「色即是空」是一款以白檀為基調的線香,初聞清甜涼爽,再聞還會有不同的奶香或者草藥香,層次感強烈,特別適合“想一個人靜靜”的時候品。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大乘佛教的重要義理。這是佛教的重要思想,簡單的說,色是指一切能見到或不能見到的事物現象,而這些現象是由因果產生,空是事物的本質,透過表象才能抵達本質的彼岸。

色即是空是一款入門級線香,點燃的時候不必帶著吃大熊貓的負罪感,樸實的味道就像老傢俱散發出的年代感。


在浮躁的世界中擁有一處庇護所難能可貴,而線香恰好是一個獨自連接宇宙的祕密通道,在自己的空間裡思考過往,總能抓住一些被忽視的重要信息。


點擊閱讀原文 在自己的房間開闢一個小千世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