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的小姑娘輕鬆拿到影后,劉昊然把她寫進書裡,這個女孩有什麼魔力???

氣質範2018-08-16 04:42:24


後臺回覆頭像,獲取今日頭像作品


最近範姐被自己朋友圈一條動態吸引到了:


這是在微博上寫的詩。春夏是一個充滿文藝情調的女子。讓人忍不住喜歡的女子。


範姐對春夏的第一印象是在35屆金像獎,還記得當時頒獎典禮上,劉青雲念出春夏的名字時,大家一陣沉默……


隨後王家衛御用攝影師的杜可風,激動地從觀眾席上站起來,誇張地揮舞雙臂帶領大家鼓掌。



這個牛得不得了的攝影師表現出的那種喜悅與自豪,半分不假。


 

而這個名不經傳的姑娘,第一次演女主,第一次被提名,就摘得了影后的桂冠。成名作是香港人熟知的《踏血尋梅》。


那一年,春夏只有24歲,非科班出身,一身清新樸素的站上了香港金像獎的領獎臺,成為了金像獎第一位90後“影后”。



當時角逐的還有,楊千嬅,林嘉欣,張艾嘉等眾多大咖。


一般新人拿了獎,是一定要乘勝追擊的,接廣告,接新片,用盡所能增加曝光率。就連作家張愛玲最初紅的時候,別人勸她緩一緩再出作品,然而她說出名一定要趁熱打鐵。



可春夏卻消失了。


春夏是怯懦的,是啊,一個本沒有嘗過生活贈予甜頭的人,忽然面對堆滿屋子的糖果,惑人的聲名,超過自己經驗之外的太過美好的東西。


這些突如其來的一切怎不讓人眩暈和恐慌?



拿到影后後依舊有很多人不認識她,也有人說春夏長相普通不是做明星的料,就連百度搜索詞條上都是春夏時裝更多一些,但春夏全然不在乎。


用她的話來說:我就是我,兩元一斤的水果。無論你喜不喜歡,我都肆意的生長。


範姐卻是愛極了春夏。因為在她活成了我們想要,卻不敢的樣子!


01


沒有強大背景


2011年春夏結束了在上海的打工生涯,待在家鄉昆明,閒著無聊在豆瓣上發自己的照片,關注了一個編劇。


這個編劇也鬼使神差的點開春夏的頭像瀏覽了一遍。



這個只是看了“很模糊的三十萬像素自拍”的編劇就鼓勵春夏去做演員。“要不要來北京?”


春夏後來回憶說:“她告訴了我一種可能,那個階段我沒有更想做的事,何不嘗試一下?而且我需要一份工作,我去試試看自己能不能行。”



春夏開始踏上了北漂之路。最初闖蕩北京的經歷並不順遂。半年沒什麼戲拍,幫人拍平面、發傳單、做禮儀。


她自認“長得不是特別漂亮,個子也不高”,因而能找到的都是“沒那麼多錢的活兒”。在接到《踏血尋梅》之前曾經7個月沒有工作。



不是科班出身、沒有強大背景、不打算被包養,但她有著一個足夠青春,足夠倔強的臉。

02


不是傳統意義的美女


圓圓的眼睛,寬寬的鼻子,海藻頭,讓她自帶天真氣質。但不同於大多數女演員清晰精緻的線條。春夏的面部輪廓並不柔和,這樣的長相併算不符合大眾普遍的審美標準。


但也正是因為她少女的五官和硬朗的輪廓,讓人看到春夏就不禁想細細琢磨,看過就不能忘記。


無論是電影還是寫真,春夏的眉宇之間似乎總有態度要表達,一個眼神就能傳達出一段故事,成就了春夏獨有的美。



劉昊然第一眼看春夏就被春夏迷住了,他寫了一本書叫《見風》書。春夏是唯一一個佔了書整整一章的女生。



劉昊然不只在自己的書裡面提過春夏,接受採訪的時候也提過春夏。


記者的問題其實不是關於春夏的,問的是“心儀的女生”,劉昊然卻拿春夏出來舉例子,並且說自己很喜歡春夏主演的《踏血尋梅》。



有人評價春夏:這一張臉很奇怪,彷彿看透了人生,又彷彿還是天真的少女。


或許是經歷太多,她眼神裡滿是倔強與不屑,自帶鎧甲,不服輸不妥協,想做自己的英雄。

03


大膽詮釋真我


《奇葩說》第四季,春夏做客,主持人何炅問:“你感激生命中的暴擊嗎?”


春夏並沒有藉此機會賣好人人設,而是表達了自己心裡的真實想法:


我想我曾經是感激過暴擊的,剛來北京的時候,我經常沒飯吃,走十幾公里路上班。


當我跟我媽媽說,你看我現在多好啊,我應該,但當時媽媽的目光暗淡起來。流露出一種愧疚,覺得自己沒做好媽媽,讓女兒受了很多苦 。



我想現在我是不感謝暴擊的,經過暴擊後的我自己,好像確實沒有那麼可愛了。我變得不會撒嬌,沒有那麼柔和,我不會像其他女孩子一樣跟媽媽說很貼己的話。


遇到很多問題的時候,我都非常強硬,攻擊性強,非常敏感。


我變成一個,我自己不太喜歡的人,但我沒有辦法。



沒有光環,沒有冠冕堂皇的話,春夏只有坦白。她和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即便有時候生活對自己沒那麼友好,卻依舊咬咬牙繼續走著。


在大眾面前,對於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光鮮的過去,她也坦蕩釋然,甚至在《左耳》找演員時,她給饒雪漫寫自薦信主動爆料“黑料”。


  

生活中的她,一樣的隨意灑脫。

 

在她的微博裡,隨處可見素顏照,隨處可見她自己寫的小詩。而她也把微博當做一個情感出口,開心的,不開心的,重要的,不重要的。統統展示給你看。


她不會把自己最精緻最無懈可擊的一面給你看,而是呈現一種真相。


範姐覺得春夏最珍貴的地方是,她毫不掩飾自己充滿慌張與不堪的來路,接受它們是自己的一部分。

04


天生反叛,桀驁不馴


最近,在SK-II的推動下採訪了春夏:“你是個天生反叛的人嗎?”


春夏回答:“我是天生反叛的人,因為反叛是有能量的,它會讓你成為一個特別的人。”



姜思達又問:“我們為什麼要做一個特別的人呢?我們和別人一樣安安穩穩的不好嗎”


春夏回答:“當然不行”


我有一天,在拍戲的時候,站在追光下,然後那個燈光就打到我,我一下整個人就變得特別的澎湃,當時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我就是要這個世界上有一束光是為我打的,我就是要有一個舞臺是為我亮的。我要這個世界上有人是為我而來的。


我們為什麼要反叛,為什麼要自信,要做自己,因為離開這些,我是誰呢?茫茫宇宙中我與別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說這段話的時候,春夏變得哽咽,忍了忍眼淚,又繼續澎湃。


姜思達和春夏坐在一起,氣氛格外和諧,說到最後兩個人都熱淚盈眶。


畢竟有些話只有說給聽得懂的人,才最爽!


聽完這段話範姐的眼淚奪眶而出,她讓我看到,她是對世界有態度的。


循規蹈矩固然能完一生,熱氣騰騰的活著確實不容易,但那才是我啊!


坐在對面的姜思達,眼神從未如此溫柔。


也許是惺惺相惜,也許是被春夏獨特的氣質所折服。



她不被眼前紙醉金迷所迷惑,早早的懂的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她足夠清醒的對姜思達說:


我覺得大家喜歡我,是因為我是普通人,而我又比他們好一點點。


有人也不喜歡我,也是因為我是普通人,而我只比他們好一點點。


我平時不化妝,我覺得那是一件很微妙的接受自己的過程,我好像不需要通過這些東西,這麼明確這麼強烈去取悅別人。


接受自己樣貌是一個特別幸福的體驗,接納自己本身。美是一種狀態,美是從容,散發出來的自然而然的東西。


其實我們每個人身體裡都藏著一個春夏,普通但有夢想,只要你敢為了你的夢想行動,再貧瘠的土地也能開出絢麗的花。


05


我敢,自負虧盈


春夏是勇敢的,她總是裸肌出現,不愛化妝,整個人十分地鬆弛。她說,坦然接納自己是一個很微妙的過程。


給#BareSkinProject#拍攝是春夏第一次完全無底妝出現在鏡頭前,當時是在浴室拍,她只裹了一條浴巾,在鏡頭前完全沒有防備。



她沒有了任何可以遮掩的東西,但等狀態慢慢暖起來以後,她自己覺得自己是OK的,是美的,照片呈現出來的感覺,也就不一樣了。


當看到攝影師最終拍攝出來的照片時,她忍不住想哭並且擁抱了攝影師,眼神明亮地看著那張照片。


點擊觀看春夏#BareSkinProject#視頻大片



SK-II會找春夏做代言人,剛好是因為春夏完全契合了這個品牌對於審美的定義和品牌想要傳遞的價值觀。SK-II和春夏一起談美,談化妝,談女性的壓力。他們雙方都有著一種行事自我定義的精神。


她說:“SK-II也讓我看到他們在意的是商業價值以外的東西。也有著自己品牌的價值觀。”


在娛樂圈大眾審美千篇一律,在她們時刻力保精緻的面孔裡,春夏的五官是特別的,像天然的原野,有著一種野生的靈氣。


她就那麼素著臉,蓬鬆著頭髮,給人的感覺完全是自由和灑脫,就像曾在自己微博的簡介裡寫的那樣:“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自負盈虧。”



除了春夏,SK-II還聚集了另外五位全球著名女藝人:湯唯倪妮、有村架純、科洛·莫瑞茲、松岡茉優,她們在SK-II明星產品護膚精華露的幫助下勇敢接受挑戰。


首次在瑪格南圖片社的世界著名攝影師鏡頭前自然展現裸肌。


  

SK-II發起本次活動,致力於讓人們發現自然之美。


鏡頭下的她們,從內而外散發出自信,率真,我行我素的氣質,格外動人。

 

這一次的裸肌挑戰,倡導美是一種態度,每個女性都擁有表達自我的權利,發現自己美的權利。

 

化妝很美、裸肌也很美,任何你樂於選擇的狀態都是美的,只要你喜歡。


直面自己,我行我素,才能成就獨一無二的你。


世界很大我們都無法複製,願你能發現自己的美,希望你的稜角不被世俗磨光,終究活成自己的原創!



點了小心心才能走哦❤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