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掉數百億美元 IBM Watson 在美遭質疑!

健康界2018-08-15 00:05:49

歡迎下載健康界客戶端,查看更多資訊


來源:新智元



曾經是公眾心目中“人工智能”代名詞的IBM Watson,在近6年砸下幾百億美元的研發投入後,前景反而愈發暗淡。多家醫院終止了與Watson腫瘤相關項目,抱怨Watson給出錯誤判斷。Watson真的能治病嗎?



IBM Watson到底能不能治病?


這個疑問已經出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腦海裡。


2016年,美國民調和智庫機構皮尤研究中心面向美國公眾做了一項調查,問“你心中認知度最高的AI品牌是哪個?” IBM Watson遙遙領先。


自從2011年在《危機邊緣》一戰成名後,IBM Watson就成了人工智能發展史上一座里程碑,和IBM的深藍一樣,只要回顧AI歷史,Watson和深藍都是不可忽略的名字。


但就在前不久,IBM醫療部分發生大規模裁員,隨後又爆出Watson給出錯誤的治療方案。外媒Gimodo的一篇報道中,更是直言Watson“一無是處”。



AI會改變醫療,但目前看,贏家似乎不會是IBM。



 01 

  六年燒掉數百億美元,

  IBM Watson前景卻十分慘淡  


成為美國公眾心目中認知度最高的AI品牌,得益於IBM對Watson的品牌和市場推廣不遺餘力,從諮詢轉型為醫療後更是如此,提出“認知計算”的口號,在IBM的認知解決服務方案中,Watson醫療佔了很大一塊,與政府、醫院、藥企和其他健康機構傾力合作。


研發方面,單是2015年,IBM在Watson上的投入就是150億美元。


“Watson代表了一種能幫助醫生提升工作的突破性技術。” 2012年,哥倫比亞大學的生物醫學信息教授Herbert Chase在IBM的一份新聞稿中如是說。


IBM表示,Watson在癌症治療上有著重要所用,比如可以幫助醫生掌握更多相關的醫學知識。IBM負責認知解決方案和IBM研究院的高級副總裁John Kelly表示:“數據證明,我們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攝於2014年4月,來源: JAVIER ROJAS/ZUMA PRESS


現在,6年過去了,幾百億美元砸下,而Watson的前景卻似乎越來越糟。


根據最新一期的《華爾街日報》(WSJ)報道,沒有任何已發表的研究表明,Watson提升了患者的治癒率。


已經有十幾家IBM的合作伙伴和客戶終止或縮減了與Watson癌症分析診療相關的項目。有十幾位使用過Watson的機構和醫生向WSJ記者反饋,Watson癌症應用收效甚微,某些情況下還會出錯。


由於缺乏罕見病例數據,Watson的訓練也跟不上進度,當前癌症治療的發展速度已經超過了IBM能夠更新Watson系統的速度。


哥倫比亞大學的Herbert Chase教授如今已經退出了Watson的顧問小組,對IBM推廣該技術的方向倍感失望。


在醫療健康領域,AI已經開始帶來看得見的成果,尤其是醫療影像分析。但在診療方案推薦上,難度就拔高了一大截,因為這需要大量的訓練數據,包括病人當前的身體情況、病歷記錄和治療結果,以及過去類似成功案例的搜索,而這些數據往往都是不同格式的,分散在不同機構,而且很難集齊。


業內流傳著這樣一個認知:AI能革新醫療,但IBM Watson可能無法做到這一點。


2017年,世界頂級的腫瘤治療與研究機構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宣佈停止與IBM Watson進行了4年的合作。當時刊文,標題是 《Watson就是個笑話?》(Is IBM Watson A Joke?)。對比2013年兩家剛剛開始合作時,福布斯的標題《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IBM Watson解決了臨床測試難題》,不禁令人唏噓。


從2016年後,在IBM自己的年報中,Watson出現的頻率也陡然下降。



就在今年5月,IBM 醫療部門進行大幅度裁員,規模佔總員工比例的50%~70%(因為過程不透明,還有當事人猜測是80%)。


這場突如其來的裁員讓業內一片譁然,眾多媒體以“醫療AI泡沫破滅”來形容這次事件。



 02 

  IBM押寶Watson癌症治療:

  大舉收購,廣攬英才,信心十足  


在醫療方面,AI軟件開始幫助放射科醫生和病理學家分析X射線和活組織檢查的數字化圖像。企業和臨床醫生正在開發簡單的、基於文本的聊天機器人,旨在幫助人們在類似治療的對話中管理焦慮和抑鬱等心理健康問題。


推薦化的個人醫療則屬於更高級的領域。這類軟件需要使用過去已有的數據進行訓練,數據內容包括患者病史和治療結果的詳細信息。


這些信息通常以不同的格式記錄,歸不同的公司所有,並不總能保證完整性和一致性。此外,人類醫生仍然需要了解包括癌症在內的很多疾病。


風投公司Venrock的醫生和合夥人Bob Kocher說,癌症治療領域不會成為“打造AI產品的絕佳空間”,除非有更優質的患者數據,這些數據需要涵蓋遺傳學、環境、生活方式和健康信息等方面。在短期內,人工智能在醫療保健領域大部分功能來自行政助手、在線客服工具等。


IBM推動Watson為各行業的AI應用程序(如在線客戶服務助理)提供支持。Kelly表示,醫療是IBM最重要的人工智能目標。 


2017年,他對《華爾街日報》表示,該公司已經“把寶押在這一領域”。自2015年以來,該公司已花了近50億美元來招募與醫療相關的專業人才,收購了很多相關企業,包括從事電子病理業務的Explorys和關注保險理賠的Truven Health Analytics。


2017年6月,IBM首席執行官、總裁兼主席Ginni Rometty對CNBC表示,Watson將能夠診斷和治療大部分“導致世界上80%癌症的原因”。


Kelly表示,Watson Health產品組合中最大的AI產品是Watson for Oncology,IBM通常對每位患者收費200至1000美元,在某些情況下還需要諮詢費。


2014年10月,IBM首席執行官Ginni Rometty在紐約市Watson國際新總部的開啟慶典上致辭。來源: IBM/美聯社



 03 

  AI醫療落地,比想象更難  


在醫生輸入有關患者醫療狀況的信息後,Watson會對相關的已發表研究成果進行分析,然後推薦治療方法。


自2012年以來,紐約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一直在幫助IBM訓練Watson(但不使用該軟件進行患者護理)。該院的專家與IBM工程師合作,對腫瘤位置和存活條件等病史的相關特徵進行排序。


他們還對特定療法的醫學研究進行排名。然後評估Watson將測試案例與治療方案進行匹配的能力,並幫助工程師調整輸出,直到輸出的內容與醫生的判斷一致。


“這項工作仍在進行中,癌症療法進展迅速,要想與最新進展保持同步,這比我想象的更難。”負責協調Watson癌症數據訓練的腫瘤學家馬克•克里斯說。


Kelly同意想讓“完全跟上最新醫學發現的步伐”是很困難的,但他表示,機器的學習速度比人類更快。


克里斯醫生仍然相信這項技術是有前途的。他表示:“Watson是否像我們期待的那樣細緻入微?它完全最新的技術嗎?不是。但是目前來看,Watson是很不錯的。”


IBM最初計劃將醫療索賠數據庫和電子病歷以及其他數據庫與其收購的公司的技術全部融合在一起,使Watson的醫療保健產品更加智能化。


根據IBM前員工和前客戶的醫院管理人員的說法,IBM實際上並未這樣做,部分原因是低估了技術融合的複雜性。


Kelly表示,IBM正積極致力於技術融合。他說,在使用該系統的患者中,Watson的治療建議改變了2%至10%病例的護理程序。也就是說,迄今為止約有1680至8400名患者或多或少地改變了治療方案。


佛州朱庇特醫療中心於2017年3月開始使用Watson幫助肺癌、乳腺癌和婦科癌症患者的臨床護理。目前,Watson每週評估10至15例病例,該院胸外科主任K. Adam Lee說。


他說,人類醫生普遍認同Watson的建議,因此它很少會對治療造成影響,但有助於吸引更多的患者來院治療。他沒有透露醫院給IBM付了多少錢。


Watson for Oncology在亞洲取得了進展最明顯。在印度的Manipal連鎖醫院在2016年起使用該產品。腫瘤學家S.P. Somashekhar說,起初,Manipal使用Watson為所有癌症患者推薦治療方案。


隨後,醫院發現該軟件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與醫生的意見一致,因此Manipal停止在每位Watson,只對診斷難度較大的疑難病症患者使用,大概佔患者數的30%。他表示,Watson給出的建議影響了9%的治療方案。


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使用Watson對3000多名患者進行輔助醫療。圖為該部Durham醫療中心


IBM表示,使用Watson的Manipal醫院的患者數量自2017年1月以來一直保持穩定。此外,IBM還有其他關鍵的癌症治療方面的應用,如Watson for Genomics和Watson Clinical Trial Matching-它可以將患者腫瘤的基因組數據與癌症藥物或藥物試驗以及其他功能進行比對。



 04 

  人工智能有極大潛力革新醫療,

  只是目前還沒有兌現  


Watson已經在美國多家癌症中心進行了試驗,其中幾家中心的醫生說,試驗結果並不總是準確的,當結果準確時,它們通常會提供腫瘤學家已經知道的信息。


有時候,你不知道Watson究竟幫上多少忙,還是醫生在幫Watson的忙。


“我和其他人在使用時都感到不舒服,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會得到什麼……”在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麥克唐奈基因組研究所的Lukas Wartman說,他很少使用這個系統,儘管可以免費使用。


Lukas Wartman博世所在的組織是IBM在2015年5月宣佈與14個合作伙伴的之一,其目標是到當年年底,讓臨床醫生能夠在廣泛的患者身上使用Watson for Genomics。


《華爾街日報》聯繫到的11個研究中心,包括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耶魯大學癌症中心(Yale Cancer Center)、南加州大學應用分子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s Center for Applied Molecular Medicine)和北卡羅來納大學綜合癌症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Lineberger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都沒有使用該系統。


另據福布斯報道,全球著名癌症治療中心MD安德森與IBM Watson之間一項關於人工智能合作已經在2017年結束。


當時,兩者計劃研發由IBM沃森支持的臨床決策系統(Oncology Expert Advisor,OEA),用AI輔助醫生做出癌症治療的決策。


但在實際實施過程中,這一項目並未取得實質性的進展,甚至還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Watson的產品與新的Epic系統無法兼容,必須重新測試等等。


針對種種質疑,IBM迴應稱,OEA給出的治療建議是準確的,與專家給出的建議能夠達到90%相一致。


IBM表示,它從客戶和研究合作伙伴那裡得到了對該產品的良好反饋,Watson產品提出的建議為醫生們提供了支持證據。Kelly說,他很高興Watson大部分時間都同意內科醫生的意見。


也許,Watson for Genomics最大的臨床用戶是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Veterans Affairs,VA)。


2016年6月,IBM與VA建立了合作關係,目標是在兩年內讓1萬名退伍軍人使用該產品。據弗吉尼亞州腫瘤學家Michael Kelley說,到目前為止,那裡的醫生已經在3000多名患者身上使用了該產品。


為了應用Watson for Genomics,VA將腫瘤樣本發送給進行基因分析的第三方供應商。Kelley博士將研究結果連同癌症類型一起上傳到Watson, Watson根據研究報告列出了一些可能的治療方法,這些治療方法都是基於類似基因的案例。


Kelley博士說,Watson的建議可能是錯誤的,即使是經過驗證的治療方法。另一方面,他說,Watson在查找相關醫學文章方面快速有用,節省時間,有時還能顯示醫生不知道的信息。


VA的醫生不會與病人討論Watson的建議。Kelley醫生的病人Patrick McGuire直到最近才意識到,Kelley醫生建議對他的癌症類型進行免疫治療。


這位45歲的退役海軍老兵住在北卡羅來納州肯利,他說,他很高興人工智能在他目前的治療中發揮了作用。雖然人工智能並沒有完全縮小他的腫瘤,但似乎正在發揮作用。Patrick McGuire的醫生將在幾個月後重新評估其有效性。


這一無償項目原定於7月結束,現在將繼續進行一年。VA也在測試其他類似服務的可靠性。


“人工智能有很多希望,”Kelley博士說,但就目前而言,“這個希望還沒有實現。”


參考鏈接:

https://www.wsj.com/articles/ibm-bet-billions-that-watson-could-improve-cancer-treatment-it-hasnt-worked-1533961147


原標題:十幾家醫院診斷誤判,幾百億美元打水漂,IBM Watson能治病嗎?



大家最近還在看


一張豬年郵票引發的各種思考!

一個著名外科醫生的終極夢想:不再用手術刀!

從為國生一胎到為國生多胎,你願意嗎?


  版權聲明  


注:轉載僅分享,如有侵權請聯繫健康界。


文章轉載,請關注“健康界”公眾號

點擊“福利”菜單,——轉載聯盟

點擊“閱讀原文”,下載健康界客戶端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