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佛像被修復成“喜洋洋”:比文盲更可怕的是美盲

掌上歷史2018-08-14 23:19:58

來源:美尚

吳冠中曾說,“文盲不可怕,美盲才可怕。”


當你對美毫無認知時,當你對醜毫無自知時,到底能可怕到什麼程度?最近發生的文物事件,告訴了我們答案。


▲ 吳冠中畫作


前兩天,敦煌研究院榆林窟講解員@許鑫NixUx 發佈文章,講述了四川安嶽地區古代佛像的保護現狀,十分堪憂。


安嶽地區的石窟佛大多建於唐宋兩朝,現在卻被當地文物部門“修舊如新”,變成了動畫片裡“喜洋洋”的既視感。


內容如下:



四川安嶽石窟  

宋 • 封門寺賴佛巖阿彌陀佛窟


阿彌陀佛像高5.1米,立於仰蓮臺上,面方,螺髻,身著雙領交垂大衣,左肩哲那環系搭膊牽衣襟,雙手結印,手指已毀,項後有圓形頭光。此像為宋代雕造,具有唐代粗獷古樸的刀法,衣褶線條流暢,又具有宋代寫實的特點,不是唐代的輕紗蔽體,而是衣飾厚重,衣褶折皺、翻卷清晰可見。


修復前:



修復後:



四川省安嶽縣是目前我國已知的中國古代佛教造像遺址最集中的縣,已發現歷代石窟造像218處(2000年5月普查結果),造像10萬餘尊,尤以唐代造像的宏偉和兩宋造像的精美著稱於世,具有上承雲岡、龍門,下啟大足石刻的地位。



安嶽石窟開鑿於啟始於南梁武帝普通二年(公元521年),盛於唐宋兩代,延續至明清直到民國,幾乎每個鄉都有大型石窟造像遺址,以佛教石窟為主,也有部分道教造像,三教合一的造像也不在少數,特別是宋代造型更是達到中國石窟藝術的巔峰。


金鳳山摩崖造像




看到這些文物的修復很是心疼,我國《文物保護法》明確規定:對進行修繕,應當根據文物保護單位的級別報相應的文物行政部門批准,文物保護單位的修繕、遷移、重建,由取得文物保護工程資質證書的單位承擔。對不可移動文物進行修繕、保養、遷移,必須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這些佛像經過了千年的跌宕起伏都平安無事,卻在當下被破壞,中國不是沒有修復文物的高手,希望辣眼睛的修復不要再出現。


@許鑫NixUx 又陸續發佈微博,繼續揭露了一些因“修復”而被毀掉的文物造像:


樂至馬鑼睏佛寺摩崖造像

(全國重點文物單位)


樂至馬鑼睏佛寺摩崖造像歷史老照片:



修復前後對比圖:



現狀:



關於樂至馬鑼睏佛寺摩崖造像:



安嶽石窟二菩薩像


安嶽石窟二菩薩像原貌:



被當地文物部門用水泥補臉後的狀態:



去年右側菩薩像臉部被盜:



千佛寨觀音像原貌:



千佛寨觀音像被用水泥補臉後狀態:



關於安嶽石窟二菩薩像:



安嶽淨慧巖造像


修復前原貌:



修復後狀態:



資中羅漢洞


修復前原貌:



第一次被修復後狀態:



第二次被修復後狀態:



關於資中羅漢洞:



國保安嶽玄妙觀老君龕


修復前原貌:



修復後狀態:



從千年佛像到“喜洋洋”;本該被欣賞傳承的文物,卻變成了五顏六色的彩虹糖!


這是復原,還是再造?是保護,還是摧毀?



審美並無對錯,但總有高低之分,大紅大綠的顏色並非不好,但是需要拿捏一絲分寸感。


就好像,我們從來都不會說故宮的紅磚綠瓦不好看,但是綠底紅花的大棉襖就有點土氣。



回想以前,宋朝是中國審美的巔峰,但隨著時代的變遷,今天的我們,似乎把原先的審美遺失了。


滿街都是“魔幻主義”的兒童搖搖車、千篇一律的耀眼大招牌,甚至連電視劇的構圖色彩,也是如此辣眼睛。


我們好像在美的軌道上越走越遠,“中國式審美”好像變成了一個笑話。



是時候,我們該回頭看看中國千年歷史,國畫裡的留白,漢字下筆的韻律,青白瓷器的光澤。


如此,便不會發生“佛像修復成喜洋洋”,這樣讓人心痛又心寒的事情了。


人活於世,

無非是追求更好更美的生活,

願你能多感受中國之美,

摒棄世俗之醜,

成為更好的人,

也為我們的子孫,

留下更美的歷史。


【免責聲明】文章來源為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刪除內容或協商版權問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