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人變懶的手機就換了吧

虎嗅網2018-08-13 21:03:00


作為每天消耗你時間最長的器物,所有人都擁有一套成熟的評判標準。從外形、性能、品牌、續航甚至是遊戲優化水準等各種方面,去衡量要把哪個微型手持計算機買回家中,並在接下來一到兩年中,把自己的飲食喜好、情話、第二人格特徵和銀行卡密碼輸入進去。

 

自從開創這個品類開始,智能手機就以“移動電話體形+微型電腦性能”的巨大優勢,牢固壟斷著人類與外部世界的連接渠道。於是智能手機的發展方向也就只有兩條——要麼把電話做得更好看(外形漂亮、屏幕大),要麼把電腦做得性能更強(CPU內存參數、電池續航快充)

 

這也就是為什麼近一年來,整個手機業界吵得最凶的,就是誰是“更全面屏”、誰抄襲了“劉海屏”、誰解決“劉海”問題更優秀。再之前的焦點議題,則是“誰家跑分更高”、“誰家拍照更好看”。你看,來來回回不就是“電話更好看”和“電腦性能強”這麼兩件事嗎?

 

然而,從現在開始,這個行業要吵一場新的架了。不同於“全面屏”、“跑分”,這場架要是吵不過別人,可能是要被淘汰出局的。

 

“為首長服務的藝術”

 

在iPhone發佈的5年前,喬布斯曾對記者說“PDA將會被手機包容進去,我們認為PDA最終將消亡。”PDA,即,曾經流行的“文曲星”、Palm皆屬此類。喬布斯雖然痛恨蘋果的Newton PDA,卻非常明白這個產品的隱含價值——只有讓移動電話具備“個人數碼助理”的功能,才足以顛覆市場。

 

於是業界為智能手機設計了眾多“數碼助理”產品,從機酒出行、人際關係、禮物採買甚至到生理週期都有專門的公司提供服務,有的甚至還做成了上市巨頭。

 

後來,不少手機廠商開始更直接的嘗試,以語音助手為突破點,嘗試直接給一個整體助理功能入口。比如蘋果的Siri就是此類產品的代表。此後,“AI”也成為了各家廠商必用的名詞。

 

但所有號稱“AI”的,直到目前都有一個巨大的Bug,那就是隻有用戶在使用某個具體功能時,才能體會到AI或助手的存在。

 

比如中國市場上大多數號稱AI的手機,目前基本只在一個場景下具備AI功能,就是拍照時可以自動根據場景調整色調亮度、美顏瘦腿。再多一點的,往往就是用戶在“呼喚”手機時,AI辨析出用戶語音信號中的真實信息,再去“發個朋友圈”、“打個電話”等等。

 

這算哪門子助理?

 

1994年,一本名為《參謀助手論——為首長服務的藝術》的書出版,這本後來被無數網友傳閱的奇書,以大白話的方式講透了如何給領導當祕書——祕書也是一份職業,而且是很高級的職業。

 

這份職業要對首長有很深的瞭解、要根據首長的現時情緒來做對應工作、要領會首長意圖。要能夠協助首長決策、否定首長錯誤意見,甚至於向首長傳遞假話、處理首長間矛盾……等等。

 

也就是說,首長(用戶)不找上門,祕書(AI助理)就不工作。而且就算找祕書,祕書說我只會拍照和發微信,這怎麼行?

 

變“要我學”為“我要學”

 

這句濫俗的話,諸位不知在求學階段被老師唸叨了多少遍了。然而現實是,這句話在商業邏輯中的價值越來越明顯。

 

此前,瑞幸咖啡之所以能夠挑戰星巴克“成功”,最終導致星巴克以蹣跚之軀擁抱阿里,也開始送外賣。就是因為在中國市場,消費者一旦發現能夠“咖啡找人”,就會迅速拋棄掉“人找咖啡”的消費習慣。現磨咖啡以幾乎平的增長曲線,去挑戰高高在上的速溶和罐裝,毫無勝算。

 

同樣,究竟是應該“首長找祕書”,還是“AI找用戶”?不答自知。也就是說,現有智能手機的AI邏輯是壓根不對的。

 

有廠商在解決這個問題嗎?有,就是那個剛剛推出Jovi智能助手的vivo。


很多人一聽,怎麼又是個“智能助手”?沒錯,乍一看這個Jovi和Siri之類的助手沒啥不同,也是說話就能發朋友圈,還能編程(即完成一系列複雜操作),也可以語言調戲,讓她給你講玩笑什麼的。

 

但更關鍵的是底層架構的不同。

 

在硬件層面,vivo跟行業芯片合作伙伴定製了一款專有的Jovi語音芯片,這個芯片會通過低功耗24小時長待機來解決語音識別以及去噪聲的處理。

 

在軟件層面,Jovi會根據本機的深度學習,對消費者使用手機的習慣進行了自學習之後,智能分配系統的資源,比如說內存、進程管理還有CPU資源等等。其實目的是為了消費者在使用手機的過程中越來越流暢,越來越省電。

 

據vivo副總裁周圍稱:“當你用我們的手機超過一週之後,我幾乎能夠準確的預測你下一個將要使用什麼應用,這個準確率超過86%。所以你在使用手機的時候會發現,用了一個星期之後,為什麼我所有的應用都是秒開,不需要啟動時間了。這是引擎在後面為消費者做的東西,也是AI。”

 

也就是說,不同於其它的AI祕書,Jovi是以硬件和軟件雙重形式常年工作的,並且是主動為用戶提供服務的,即便在你沒召喚她的情況下,她依然在優化手機,提高效率。

 

此外,Jovi還提供了駕駛、智慧識屏、遊戲優化等場景化的功能。

 

比如你購買了張週末的電影票,可能前幾天工作太忙忘了,週末卻在家無所事事不知道該做什麼,這時Jovi會提前提醒你並且貼心地安排好出行路線。而當你看完電影后,Jovi的駕駛模式還提供了找車功能,當找車的時候可以提供車輛當前位置的地圖。

 

這一切,幾乎不需要用戶操作什麼。也就是說,這樣的超越智能手機的“AI手機”,是會讓人變懶的。當然,這本就是科技產品的職責。

 

未來的勝負手

 

為什麼在上文中說,“這場架要是吵不過別人,可能是要被淘汰出局的”?

 

不妨想想,此前手機廠商造出一臺手機之後,基本上除了售後服務外,就和用戶沒啥關係了。很多公司都想過很多辦法,通過“會員、積分、奪寶、抽獎”種種形式,把用戶和手機廠商綁在一起,但事實上收效甚微。

 

於是用戶關係、內容、時長,全都交給了各個APP或服務,手機廠商最多隻能為這些APP提供一個渠道,賺點渠道廣告費用。

 

那麼,AI助手的到來,將完全改變這個生態。手機本來就比任何一個APP的“用戶時長”還要長,比所有APP的權限都要高,拿到的數據更海量、精確。如今像Jovi這樣的AI助手,將用戶習慣、場景、特徵等數據拿到後,完全可以成為第一入口和第一功能分發口。

 


比如,以前早起刷牙想聽新聞,還要點一個資訊APP,現在不需要了,體感監測和大數據規律感知到用戶在刷牙,就自動開始播放。半小時後打車到指定目的地,在車上將未讀郵件彈出到屏幕上,中午休息時間提前點好外賣……

 

這不是想象,vivo已在今年成立了人工智能全球研究院,並在7月份成立了IoT開放生態聯盟。首批聯盟成員包括美的、vivo、OPPO、TCL、大華樂橙、科沃斯、陽光照明和極米科技等廠商,能夠讓用戶無需安裝多個APP,從統一入口接入所有智能設備。

 

而微信、美團、淘寶、京東等主流APP都已經和Jovi形成功能上的打通,即便暫未打通的,也可以由用戶自行教會Jovi(比如到某個音樂APP上播放當時排行榜)

 

不難發現,這是一個想象力更大的市場。這與之前某些手機硬件公司推出自己即時通信、移動搜索、移動社區等互聯網服務,與眾多互聯網公司直接正面競爭不同。這一輪競合的核心在於“整合”,以人工智能算法為基礎給用戶更佳的個性化體驗。

 

所以,那些沒法讓用戶變懶的手機,那些無法在新的市場玩法中找到自己位置的廠商,未來的處境將很艱難。


特別策劃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