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德國人在廣東“臥底”數月後,揭露出時尚界不想讓你知道的醜陋真相...

單反入門知識攝影技巧數碼拍客控2018-08-13 20:15:13

單反入門知識
旅行丨攝影丨美圖
關注

來源:倒頭條、《the true cost》


你知道

是怎麼製造出來的嗎?



若論時尚界最普及的一件單品,我想非牛仔褲莫屬。牛仔褲已經遠遠超出了“時尚”的範疇,成為了人們衣櫃中最常見的基本款,它也許是唯一一款打破了階層藩籬的


人們儘可以按照自己的消費能力在一線大牌、輕奢品牌、快時尚品牌店、連鎖超市、批發市場甚至是夜市路邊攤裡買到不同價位的牛仔褲。售價一千塊的牛仔褲和售價九十九元的牛仔褲在外形看來也沒有太大的區別,水洗、刀割、破洞……最流行的時尚因素它們全都有。


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無論是昂貴的還是便宜的牛仔褲,都意味著罪惡


當你走進一家快時尚品牌人聲鼎沸的賣場的時候,映入你眼簾的往往是在貨架上堆積成山的牛仔褲,各種深深淺淺的藍色看起來是如此地令人著迷,藍色,本就是一種讓人心情愉悅的減壓色。


但是當你看完這篇文章之後,你再看到這些藍色恐怕就再也無法讓你平心靜氣了。


牛仔褲,這個現代社會幾乎人手一件的“時尚單品”,正是建立在對生態環境、對流水線造成的巨大傷害之上。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國之一,有超過50,000家紡織工廠分佈在廣東、浙江、江蘇、上海和山東等地。紡織業為中國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不斷出口到世界各地的紡織品也為中國帶來了大量收入。


與此同時,我國加工業的現狀是,當地賺取的可能只是產品1%的加工費,但在我們的國土上,卻留下了100%的汙染和傷害


在德國紀錄片《牛仔褲的代價》中,牛仔褲生產過程中產生的汙染和危害,徹底顛覆了人們對牛仔褲和時尚行業的認知,其中的黑幕也讓人觸目驚心。



這部片拍得太好了,好的以至於讓人感到害怕,因為我們可以對自己的無知心安理得,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寧願沒有人叫醒我們,讓我們看到事實的真相。

我將按照我歸納整理的思路來介紹本片,並非嚴格遵循片中的敘述順序,希望更多人能看過我的介紹之後去完整地看下全片:


1


一條牛仔褲=3480升水,

一邊在浪費,

一邊在汙染。


(圖:綠色和平 邱波)


新塘鎮一家牛仔洗水廠排出的汙水,這些汙水未經任何處理,就直接排入了蜿蜒圍繞村莊的小河,而這些河水最終流向東江。


美國《時代》雜誌報道過,2007年美國某品牌牛仔褲對其製作的一款牛仔褲所需的資源進行了一次評估,結果得出了一項驚人發現——牛仔褲幾乎就是由水製成的,從棉田到棉布再到洗衣機,一條牛仔褲一生之中居然需要耗費3480升水,如果按成年人每天需攝入兩升水來計算,一條牛仔褲的耗水量足以滿足一個成年人接近五年的飲水量。


也許你會反駁說,棉布又不僅僅用於製作牛仔褲,如果牛仔褲如此費水,那麼其他棉製品不也差不多嗎?


不,你錯了,差得多了,因為其他棉製品衣物並不像牛仔褲這樣,需要用很多化學原料來實現做舊水洗的效果。如果你不懂什麼是做舊水洗,看下面這條牛仔褲,膝蓋附近褪色的部分,大腿部的褶皺,還有某些款式中磨破的部分,都是人為刻意製造出的“做舊”效果。



丙烯酸樹脂、粘合劑、漂白粉,酚類化合物,偶碳化合物,次氯酸鹽,鉀金屬、偶氮染料,高錳酸鉀,鉻、鎘等你叫得上或者叫不上名字的重金屬原料都是讓牛仔褲變得“時尚”的必需品。


每生產一噸牛仔產品,會汙染200噸水,更直觀點說每生產1公斤,也就是3條牛仔褲,就需要200升的水。約有2500種化學物質會被使用在不同牛仔產品的染色和整理過程中。


新塘鎮的牛仔紡織服裝生意始於20世紀80年代,大敦村是最早聚集起一批牛仔褲生產企業的村莊之一。在衛星地圖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大敦村附近的一條河流,在流入東江的河口處,黑色的河水和淺色的江水形成了鮮明對比。



村民們反映說,排汙嚴重的時候,這裡的河水簡直已經不是汙水,而是毒水。味道惡臭刺激,如果不小心接觸到,皮膚還會發癢甚至潰爛。


為了達到出口時的質量檢測標準,牛仔褲的生廠商會通過反覆的洗滌以使遠在歐美的顧客察覺不到化學品的存在,一條牛仔褲出廠前要經過反覆20次脫水打磨,然後磨破、漂白、重新上色。為了洗的儘可能乾淨,水裡會添加大量的表面活性劑。之後這些汙水基本上不經過任何處理,就直接排入了水溝,最終匯入珠江。



然而這樣的洗滌不過是走走過場,讓牛仔褲“聞”起來不是那麼刺鼻而已,實際上對人類的傷害並沒有顯著的減少,


在皮膚出汗的時候,這些隱藏在牛仔布料中的有毒致癌物質便會被釋放出來,和你的肌膚直接接觸。浪費和汙染了那麼多水之後,達到的不過是個自欺欺人的效果,我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2


牛仔褲背後的非法生產方式,

血汗工廠摧毀的,

不只是工人的健康。



在生產牛仔褲的每一個環節,都是人停機器不停的,工人們輪流上夜班和白班。



忙碌了一整夜之後,一名工人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可悲的是,牛仔褲上的藍色塵埃正無情地侵蝕著他們的肺。


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每月只能休息一天的高強度工作只是這份工作給工人帶來的最輕度的傷害了。在穿著的時候都有可能會接觸到牛仔褲上遺留的致癌物質,何況生產它們的工人呢?

他們不是不知道,他們只是迫於生計而無法選擇。比如噴砂這種在全世界範圍內都已經被明令禁止列為非法的牛仔褲處理工藝,在中國的工廠裡卻可以明目張膽地進行。



硅肺病就是以前說的矽肺病,矽肺是塵肺的一種,是嚴重的職業病。遊離的二氧化硅粉塵通過呼吸道在人的肺泡上發生堆積,影響氣體交換,最後人的肺泡失去作用,肺組織全部纖維化。用老百姓的話說,肺變成一個土疙瘩。


衛生部專家曾講過矽肺病人的灌洗治療:把病人全身麻醉,往肺裡灌水沖洗,洗出來的水是渾濁的,靜置一段時間,水會分成水和泥沙兩層。 目前,全世界沒有能夠治癒矽肺的特效藥,患了矽肺等於判了死刑。


這個看起來有60歲的工人其實才剛剛40歲,他以前做的就是噴砂的工作,在他生病不斷咳嗽之後,他換到了洗衣間工作,工資比以前低了不少,而且同樣得忍受高溫和臭氣的煎熬。



還有些懵懂的年輕人,並不知道現在的勞動對他們的未來意味著什麼。下面這樣的年輕人就像是牛仔褲工廠的食料,會在幾年之後被吐出,成為體無完膚的殘骸,上面胡興磊的遭遇,就是他們的明天。



這種紫色的噴劑具有極強的腐蝕性,然而這個年輕工人在工作時不戴口罩,因為通風排氣設備不好,車間裡悶熱的嚇人,工人們不得不穿得極少,已經無暇考慮化工原料是否會粘到自己身體之上。


相比起致命的硅肺病,其他的粉塵、噪音汙染,似乎都輕飄飄不值一提了。



3


成本價4.3歐的牛仔褲,

承載著的,

遠遠不止這個價。



之所以屢屢在文章中嘲諷以H&M和ZARA為首的快時尚品牌,因為它們要為牛仔褲製造的罪惡承擔最大的責任。


它們的經營策略是用質次價低卻緊跟流行趨勢的服飾來不斷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慾望。如果一條牛仔褲的售價是200歐元,中低階層的消費群體也許一年只會購買一條,而且會將它至少穿上五年。


但是人們現在可以在H&M、沃爾瑪等賣場裡買到9.9歐一條的牛仔褲,就算是進城務工人員,每個月也可以毫無壓力地買上一兩條穿穿。


在英國,人們如今擁有的衣物數量是30年前的4倍,每個人一年平均花費625英磅購置衣物,每年新購衣服28公斤,全國每年消費172萬噸時尚產品。值得注意的是,每年有同等重量的衣物被扔進垃圾桶,儘管它們遠算不上舊衣服。



儘管中國只是個發展中國家,但是我想情況也差不多,越來越便宜的服裝價格和越來越方便的購物方式是促使消費者過度購買的元凶,9.9歐一條的牛仔褲,就是“口紅效應”在今時今日的最好體現。


大家都知道,口紅效應是經濟發展的晴雨表,也叫“低價產品偏愛趨勢”,簡單地說,就是在經濟衰退的大環境之下,諸如口紅、香水、牛仔褲、電影票這類“並非必須的小小奢侈之物”就會成為消費者慾望的出口被大量消費,其銷售額甚至遠遠高過於經濟向好的時期。


因為人的消費能力會被經濟大環境所影響而下降,但是人的消費慾望是不會隨著消費能力的下降而消失的。


買不起貴的,買一件便宜的也好,人就是這樣來滿足自己的。


這種低價產品偏愛趨勢的心態,同時也適用於當下消費能力不強,但是消費慾望旺盛的90後們,快時尚品牌裡銷售的牛仔褲,就和校門外格子鋪裡十塊錢一瓶的指甲油,二十塊錢一支的口紅一樣,既能滿足他們的消費慾望,又能滿足他們走在時尚前端的幻想。


現在輿論的趨勢是嘲笑新富階層對於奢侈品牌的無腦追捧,認為他們是“人傻錢多”,花幾萬塊錢去買一件衣服一個包,真是浪費錢。


但是我想告訴你們一個殘酷的真相,當今社會真正的浪費,並非是高消費群體對手工製作的奢侈品的盲目追捧,恰恰是中低消費群體對粗製濫造的快時尚品牌的過度消費。



這就是牛仔褲市場的規則:人們想要便宜的褲子,卻不想穿太久


因為幾乎每週快時尚品牌都會推出新的款式告訴他們這才是現在最流行的,他們要儘快買新的,所以嶄新的牛仔褲得要看上去像舊的,承受這個妄想風潮所帶來的痛苦的是這裡的人們和他們的自然環境。


H&M之流將牛仔褲賣得那麼便宜可不是為了做慈善事業,它們給到生產商的價格,每條牛仔褲不會高於4.3歐元。



刨除製作牛仔褲的原料、工人工資、廠租、機器損耗、各項稅費,4.3歐元裡還能剩下多少呢?


我們不能站著說話不腰疼地一味指責工廠主黑心,難道遠在歐美的訂貨商們相信4.3歐元能夠買到一條無需經過有毒化工品處理的做舊水洗牛仔褲?


我十歲就沒那麼天真了,我知道賣一毛錢一顆的糖吃到嘴裡會把舌頭和嘴巴都染得通紅,而且那個糖,是發苦的。為無限降低成本的願望買單的只能是質量,你想用9.9歐買到一條牛仔褲,不要指望它是精品,它不是垃圾,就是有害物質。



其實小工廠的工廠主們也想拿出錢來給工人加薪、改善工作環境、購買處理汙水的設施。可是他們發現,一旦他們做了這些,勢必會提高單條牛仔褲的造價,而訂貨商是不管你有多少正當的理由的,你只要漲價,他們就會迅速把訂單轉給其他不那麼環保和人道的廠子裡去,


們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總歸他們並沒有違反中國的法律法規,在歐美不允許做的事情,在這裡是沒人管的。


中國加工業的現狀就是,我們賺取的可能只是一個產品1%的加工費,但在我們的國土上,卻留下100%的汙染。



孩子從一家染整廠流出的汙水中走過,而他絲毫不知,他淌過的汙水會對人體健康產生潛在危害。


他們就是要一條成本價4.3歐的牛仔褲而已,至於這條牛仔褲是怎麼來的,他們不想知道更不想管。前一秒鐘還說這種生產環境是他們絕對不能容忍的德國廠商,後一秒鐘聽到記者問“是否可以多付一點錢,改善下工廠設備也給工人多賺點錢”的時候就暴走了:他說售價就算是相差一千倍的褲子,也是在這樣的工廠裡做出來的,而且他不認為他多給了錢,工廠主就會把錢多分給工人。



4


他說的也許是真的,

並不是說售價100歐的李維斯

就毫無問題了。


總部設在荷蘭的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組織”2012年公佈過一項調查結果:該組織在全球29個國家和地區購買141件服裝樣品,檢測結果顯示,這些樣品中,有89件被檢測出NPE,佔到總樣品數的三分之二,並幾乎涉及全部品牌。


除含有NPE與鄰苯二甲酸酯外,ZARA與李維斯這兩個國際品牌中的兩款服裝又被驗出含有致癌物質“芳香胺”。31件帶有膠印圖案的樣品中有4件樣品被檢測出高濃度的環境激素鄰苯二甲酸酯。


NPE在紡織生產中廣泛用於印染和水洗環節,被排放到環境中會迅速分解成毒性更強的環境激素壬基酚。壬基酚對水生生物有強烈毒性,能夠干擾內分泌系統並影響生殖系統。同時還具有持久性,難以降解,可以通過食物鏈進行累積。


鄰苯二甲酸酯可以通過手口接觸進入人體,具有生殖毒性,可導致精子數量減少和雌性的不孕不育,對兒童和孕期婦女的威脅尤其值得重視。


另外大多數樣品上都被檢測出多種不同種類的具有潛在危害的工業化學品。根據產品標籤,經化驗的衣服產於18個國家。其中原產於中國的就有34件,而這當中有70%被測出含有害物質。



然而因為中國人力成本的逐年提高,已經有很多訂貨商將自己的訂單給到了更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甚至計劃未來在非洲設立新的工廠,這種遷徙無非是將在中國出現過的這一切搬到別處再上演一遍。也許只有到了在非洲生產一條牛仔褲的成本也不低於100歐的時候,問題才能得到根本的解決。


“我們不是不知道,我們只是假裝不知道。”大概所有的人,包括消費者,設計者,銷售商,中間商,委託方,都是幫凶。


我們每個人都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沉默著,代價是付出了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的平衡,以及不計其數的廉價勞動力的健康和生命。這一切的一切,為的只是獲取一條我們大概穿不到兩年就會丟棄的牛仔褲,看過這部紀錄片之後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牛仔褲,感覺雙腿沾滿了工人肺裡的塵和咳出的血。


整個悲劇裡面誰是凶手,誰又是同謀?現在和未來誰將為它買單?不僅僅是牛仔褲們,任何一件流動的商品背後都有一個類似的悲劇。


也許我們已經麻木了,早已習慣了霧霾的天空,需要過濾才能燒開飲用的自來水,門前散發著古怪臭氣卻沒有任何活物的小河,只有明天H&M又會上市什麼新品才能激發出我們的一點點興趣!


我們為一條牛仔褲所付出的,真的僅僅是99塊錢這麼簡單嗎









2018西藏、新疆、川西

全年活動報名中


帶給你一場震撼靈魂的旅行

▼以下行程凡在出發前一個月報名均優惠200元/人▼


諮詢詳細行程或報名

請長按下方二維碼  添加客服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