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殺Faker兩次的路人有多強?大魔王:想補刀,不存在的!

小蒼mm2018-08-10 22:00:20

S4賽季末,東海市,帝豪網咖,VIP卡座。

通宵上分的人們大部分已經酣睡,只剩下一男一女還在忘我的操縱著鼠標鍵盤。

一局結束,女孩略帶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我手機沒電了,能借你手機打個電話嗎?”

看著這個長的可愛,一起歡樂的玩了一晚上LOL的妹子,沒多想就借了,可是等了大半個小時人還沒回來。

“完了,被騙了!”

林天忽然反應過來,咒罵一聲騙子可恥,隨後轉眼一看,發現女孩的遊戲還沒下,頓時咧嘴一笑,把妹子的符文全都融了。

剛融完符文,手還沒離開鼠標,身後忽然傳來一陣好聽的女聲:“唔,早點攤位人太多啦,排了好久隊,你久等啦。”

甜甜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林天的老臉都在抽搐……

“啪!”“啪!”

早餐和手機應聲掉在地上,緊接著就是妹子梨花帶雨的哭聲,林天知道,這回是犯了大錯了!符文這東西可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必須要用實打實的金幣來買啊。在LOL界,融人符文,無異於殺人父母,這樣的錯,無論如何都不會被原諒的,況且這妹子還是一個黃金一分段的帳號。

妹子哭啼著走了,林天轉眼看著空白的符文頁和黃金一分段的賬號,思考片刻,眼睛一亮,微笑著點下了單排的匹配按鈕……

……

傍晚,鬥魚直播間。

小欣素狀淡雅,一襲褐色秀髮格外引人注目。不是別人,正是昨天晚上被林天融了符文的妹子。

只不過今天小欣精神有些不好,紅紅的眼眶看起來像是哭過一樣,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直播間裡聊著天。

有粉絲看出了什麼,便問道:“小欣姐,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小欣一聽,大眼睛立刻水汪汪的,把自己符文被融了的事情說了出來。

直播間的屌絲為了巴結女神,無不紛紛怒罵林天人渣。

“妹子莫慌,吾乃電一白金五,就算你沒有符文,照樣帶的動!”

“吹牛逼吧你,老子鑽石五的還沒說話呢,輪的到你嗎?”

在屌絲們的寬慰下,小欣笑了,登上游戲帳號準備打一局水友賽,可她一上號,頓時驚呆了……

她習慣性的點開個人資料,從前金黃色的徽章此時竟然變了另外一個更加璀璨的模樣,相比於鑽石更加華貴,而下方還寫著四個大字:超凡大師!

“什麼?”

她覺得自己還沒睡醒,揉了揉眼睛,有眼尖的粉絲立馬看出了端倪,“6666,欣欣真是實力演員,上了大師了還這麼逗我!”

“剛才哪位鑽石五的仁兄說要帶我們家欣欣的?過來抱大腿!”

“套路深,告辭!”那兩個揚言要帶小欣的人老臉一紅,自覺掛不住。

小欣震驚的捂住紅脣,這是我的號嗎?昨天晚上還是黃金來著,還被一個可惡的臭屌絲融了符文,今天怎麼大師了?難道……系統出問題了?

直播間內有粉絲說:“小欣,我記得你昨天還是黃金來著,今天怎麼就上了大師啊?你隱藏分一百萬麼?”

“就是就是。”

粉絲們也覺得不對勁兒,有個手快的在盒子裡面輸入了小欣的ID,頓時瞪大了眼:“我操!單排三十二連勝!”

“臥槽,三十二連,真的假的?”

“6666,是真的!”

“主播深藏不露啊,演技點贊。”

“欣姐,我再也不對著你照片擼了,你收我為徒行不?”

比起粉絲,小欣此時更是震驚不已,才過了一天,這號就已經是大師了,不可能啊!

小欣揉了揉眼,猛然想起自己在網吧的號都沒有下,難道是……?

“一定是這樣的!”小欣又驚又喜,都忘記了和直播間裡的粉絲解釋,立馬對著麥喊了一句:“各位不好意思,我先出去一下,先直播到這裡了。”隨後立刻關掉電腦,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小欣的確很激動,查看著這三十二場打的時間,幾乎每一把都用的,狐狸,盧錫安這種前期爆發高很強勢的英雄,數據華麗,結束時間都在二十分鐘左右,而且最後一把在半小時前結束!

“是的,一定是他!”小欣欣喜不已,一掃之前陰鬱的心情,淡淡的柳眉都快揚起來了。

回想起那晚一起玩耍的快樂時候,小欣忽然覺得自己那樣對他而且直接走了會不會太無禮了,十分愧疚。

“希望你還在那裡。”小欣目光透露著焦急。

打車直奔帝豪網咖,結果在之前的位置上並沒有發現林天,小欣踩著高跟鞋,焦急著四處找了個遍也沒找到,“之前坐在這裡的人呢?”

網管認出了這個妹子,笑嘻嘻的說:“剛走,你來晚了一步啊。”

“什麼?!”她懊惱的嘆口氣,想出去找,但是茫茫人海,根本就不認識他怎麼找?

“嘿嘿,他可厲害了,玩了一天,一刻也沒閉過眼,一路連勝,真是猛啊。”網管繼續說。

小欣身體一怔,知道他是為了向自己道歉才上的分,心中更加愧疚,她抿抿嘴,想到了昨晚與他雙排加了他的好友!

急忙翻出了遊戲記錄,找出了他的ID,一看,超凡大師!

原來他自己就是大師,怪不得能幫自己打上去。

“喂,小黑?”

“欣姐,找我啥事啊?”

“幫我查一個ID,我要他聯繫方式。”

“沒問題,欣姐,馬上給你。”

半個小時後,小欣終於拿到了一個QQ號碼,這是昨晚他與自己雙排ID的賬號,她迫不及待的加了之後,問道:“你好,我是昨天與你雙排那個,不好意思……”

焦急的等待著回覆,小欣急的心砰砰亂跳。

“額,什麼鬼?這號是我找的代練,你找錯人吧。”

什麼?!代練?!

這個與她一起雙排,超凡大師的號居然是他代練的別人的號?!不是他自己的?!

握著手機的小欣再次失望,不由得苦笑一聲。

“哎,難道就找不到你了嗎?”小欣秀眉微蹙,那個陽光帥氣,為了自己一天之內三十二連勝上大師的男生。

“不行,就算再難,我也一定會找到你的!”小欣倔強的抿抿嘴脣,握著拳頭。

……

東海理工大學,西七宿舍樓。

“通宵上分還真是累啊。”林天呢喃一聲,剛回宿舍就聽見舍友錢進和隔壁班王強兩人尖銳的叫聲。

“大招大招啊!”

“我去,你這什麼鉤子啊,老子被你害死了。”

一局結束,錢進尷尬的笑著,王強臉色有些不好:“胖子,你在這樣坑,我以後可不帶你了。”

“嘿嘿,強哥,有話好好說,我這把只是發揮不好……剛說著,錢進轉移話題,哎?林天,你回來啦。”

林天點點頭,微微一笑。

“我說林天,又出去浪了一晚上?生活挺滋潤啊。話說你會英雄聯盟嗎?改天一起玩啊。”翹著二郎腿說道。

林天淡淡的說:“會一點。”

錢進來了興趣:“林天你什麼段位啊?”

“額,”林天想了想道,“黃銅五,戰爭學院的。”他可沒撒謊,他自己的賬號的確是黃銅五的。

黃銅五?張強語氣明顯的有些鄙視,“還是戰爭學院的?”

錢進一愣:“那不是比我的黃銅四還低一點?哈哈,沒關係,雖然菜點,不過有強哥帶我們,他可是黃金大神。”

“算了吧,帶你們兩個黃銅,我八輩子都上不了分。”張強不耐煩的擺擺手。

錢進尷尬一笑,看LOL八卦新聞去了沒說話,林天自然也是聳聳肩,準備洗漱一番睡覺。

“我靠,不是吧,小欣居然上大師了?”錢進猛然間一句話爆了出來,表情十分驚訝。

“誰?就是鬥魚最火的那個小欣嗎?”張強問道。

“對,就是她。我可是她的腦殘粉!真心牛逼啊。”

張強顯得有些不在乎:“哦,不就是大師嘛,那又能咋地?”

“上大師不稀奇,不過你看她戰績!”錢進讓張強湊過來一看……

“臥槽,我沒看錯吧,三十二連勝!二十五場MVP!”張強臉色有些震驚。

錢進幽幽的道:“而且還是在沒有符文的情況下,你說牛不牛逼?”

“現在鬥魚裡面最火的就是這個主播小欣了,有人說她請了dopa上的分,現在好幾個職業女子戰隊都在找她,可是都聯繫不到她了。”

我說呢。張強輕蔑的笑著說,原來是別人打的,超凡大師啊,還是電一的,那得多牛逼,她打的我可不信,八成是dopa幫她打的。

張強得意的說著,對自己的言論有著絕對的信心。

林天,你覺得呢?錢進轉而問道。

嗯?林天一愣,他沒想到自己只是隨手打了一個三十二連勝的賬號就引起了這麼多的關注,而且那晚跟自己雙排的妹子居然是個美女主播,可惜他都不知道。

林天苦笑一聲:額,超凡大師,還好吧……

張強聽了不怎麼樂意,眉頭一挑:怎麼,林天,照你這語氣,你一個黃銅的還看不起超凡大師?說的好像小欣的號是你打的一樣。張強不屑的說。

你怎麼知道?林天心裡想著,他摸摸鼻子,如果我說真的是我打的,你們信嗎?

張強和胖子同時一愣,皆是大笑,尤其是張強笑的前俯後仰:我說你吹牛不打草稿啊,不會是還沒睡醒吧。

你打的?你一個黃銅五的渣渣能打的上超凡大師?張強鄙視的說道。

林天聳聳肩,淡淡的道:不信就算了唄。說完林天就準備去洗漱了。

哎?你等等,你這語氣我很不喜歡,張強眉頭緊皺,眼珠咕嚕一轉,冷笑一聲,嘿嘿,這樣,你跟我SOLO,你贏了我,我就信。

喜歡吹牛逼是吧,看我不虐死你這個菜逼,張強心裡想著。

算了吧,沒興趣。林天擺擺手。他才不在乎他們信不信,他打這個號是為了補償小欣,不為其他。

是不敢吧。張強輕蔑的一笑,一個黃銅的,也敢說自己打上了大師的號?我這個黃金的都沒說話呢。今天為了證明,你就跟我SOLO,誰慫誰就是孫子。

林天眉頭一皺,見他擋在身前,無奈的攤攤手:你想怎麼玩?

我去,林天,你真要跟他SOLO啊。錢進驚訝的說。

林天淡淡的點點頭,要不然這傢伙還會糾纏不清。

嘿嘿,你可答應了啊,英雄隨你挑,我什麼都行。張強擺出一副大度的樣子,趾高氣揚。

就瑞文吧。林天幾乎沒有思考,淡淡的說。

錢進徹底無語:你不會不知道張強的瑞文最厲害吧,百分之七十的勝率啊。

我勸你還是換一個吧,跟我SOLO瑞文,你怎麼輸的都不知道。張強傲然的說。

額,我不知道啊。就這個吧,快點,我趕時間。林天打著哈欠說道。

行,我也趕時間。張強心裡冷笑,既然你找死,那也不能怪我。

錢進並不看好林天,畢竟是瑞文,張強玩的非常溜,這把只要能撐過十分鐘不被單殺錢進就覺得林天已經不錯了。

直接買了長劍加三瓶紅藥水,張強翹著二郎腿慢悠悠的操縱著瑞文走到上路,他們約定在上路一決勝負。

不過當他準備進草叢的時候,赫然發現林天居然躲在裡面。

沒等他反應,張強的瑞文就被震開,血量開始下降,緊接著又是‘咔擦’一聲,承受了一下普攻,血量再次降低!

“媽的,躲在草叢裡偷襲!”張強氣急敗壞的就要追上去打,不過對面瑞文已經跑遠了。

張強也不著急追,只是冷笑一聲:“敢陰我?!嘿嘿,待會你技能冷卻,老子把你打出翔!”

錢進則是搖搖頭,沒想到林天這麼著急,他剛才看的清楚,林天僅僅是用第三段Q打了一下張強,充其量再加下一下平A,可接下來如果張強再進攻的話,林天就毫無還手之力了。

“哎,林天,我覺得你能撐五分鐘就不錯了。”錢進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在提前默哀。

不過林天表情平淡,冷靜的操縱著的鼠標鍵盤。

張強二話不說,連續Q技能追了上去,這個時候他是清楚林天是沒技能的,絲毫不怕反打。此時對面的瑞文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等待被宰的命運!

“唰!唰!唰!”

三段折翼之舞觸發,狠狠的將林天的瑞文震飛,接上普攻,打出了一百多的傷害。

“哼,叫你丫陰我!”張強冷笑著。

可是他的笑聲還沒結束,便有些錯愕了,因為對面那個瑞文居然回頭反打了!

一個如此菜逼的瑞文陰一手還不夠,居然還敢反打?!

就在張強愣神的瞬間,又被A了一下,張強不打算拖了,既然這麼一個菜雞,早點結束吧。

於是,他不慌不忙的掛上來虛弱,“嘿嘿,看你這回再怎麼跑?”

果然張強看見林天的瑞文頂著虛弱不再攻擊,普攻直接取消,而且十分果斷的閃現走了!

“嗯?幹什麼?”張強一愣,這貨居然直接閃現走了?這也太慫了吧。

菜雞就是菜雞,張強再一次差點笑岔了氣,雖然這波虛弱沒帶來傷害,不過已經嚇出了林天的閃現,已經非常賺了。

張強冷笑著,隨即準備返回,現在可不打算交出閃現,畢竟現在技能還在冷卻,他打算等兵線來。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林天又從草叢裡鑽了出來,幾乎是同時,自己身上已經被掛上了點燃!

對面瑞文手中的劍又重新亮起了光!

“他技能怎麼又好了?不可能!?”張強大吃一驚,這才五六秒的時間啊,一級的瑞文Q技能冷卻可是有十幾秒呢!

說時遲,那時快,林天的瑞文折翼之舞立馬跟上來。

普攻,第一段Q!

身軀一動,再次砍出一刀,緊接著劍刃亮起,又是一刀!

這三刀速度快到了極致,Q技能與平A也是銜接的天衣無縫,行雲流水,給人一種目不暇接,流暢華麗的感覺。

張強愣住了,錢進也愣住了。

毫無疑問,“Firstblood!”

一血產生!

而被張強一路嘲諷的菜雞瑞文握著手中斷劍,緩緩回城。

“全軍出擊!”

張強和錢進都愣愣的看了看時間:

1分30秒!

“這,這就是光速QA嗎?”錢進的聲音有些顫抖,“臥槽,牛逼啊,林天,你居然會光速QA?我練了好長時間都沒學會!”

林天直接退出了遊戲,淡淡的說:“哦,這很難嗎?”

張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似乎無法接受被一個黃銅的菜雞單殺的結果。

而且還是小兵都沒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死了,簡直是慘敗!

打完了吧,打完了我去洗澡了。林天面無表情的站起來。

張強臉色極其難看,盯著失敗的畫面:我不服,這英雄是你選的,我……

林天緩緩回頭,語氣淡淡的道:你不是說瑞文是你最強的英雄嗎?

我……張強一時語塞,看著贏了自己,卻依然一臉平淡的林天,他氣不打一處來,憤怒的道,不就是一個SOLO嘛,贏了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打死我也不信你能打上大師!

林天關掉電腦,扭扭脖子淡淡的道:無所謂。

看到他淡然的表情,張強心裡憋屈的一逼。

哼,你虐我一個黃金有什麼厲害的?張強不服氣的說,有本事你去學院的電競社,你能打的過他們隨便一個人,老子直播吃翔!

“沒興趣。”林天聳聳肩,表情平淡無所謂的道。

“哼,怕是不敢吧。”張強怒道,緊握雙拳,看樣子非常生氣。

錢進見狀趕緊上來圓場:“哎,哎,都是同學,別傷了和氣。”

看見林天依舊一副淡然的神色,張強冷哼一聲:“我在電競社有人,你要是想試一試,我隨時安排,到時候你可別慫。”

說完臉上掛不住面子匆匆走了,林天只是微微一笑,他對這些的確沒有太大的興趣。

“我說天哥,你真的是黃銅的?”錢進一臉的不相信。

“那還能有假?”林天無奈的說,“我段位你還不清楚嗎。”

“那你贏了張強哎,牛逼。”

“運氣好,嘿嘿。”

錢進不置可否,也不再說些什麼。而林天則實在困的不行,洗洗睡了。

剛軍訓完,對林天這些大一的新生來說同學還不是很熟悉,相互認識的人也不多,林天也很低調,每天只是上上課,沒事時候出去打打單子,賺點生活費。

第二天剛睡醒,林天起來收拾一番去了帝豪網咖。

“小天啊,怎麼搞的?還有個單子今天就要交了,還沒開始打?”電話那邊傳來一個聲音。

林天正上機,忽然愣了一下,一拍大腿:“臥槽,把這事給忘了。”

那天通宵給妹子上分,完事後又與張強SOLO,耽誤了一天,不過林天依然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表情淡然的道:“哦,知道了,今天打完給你。”

“開玩笑吧,那邊是要求打上電一鑽石,我們預期的五天啊。”

林天撇撇嘴,微微一笑:“放心吧,今天保證給你。”

掛斷電話,登上了賬號,看了一眼白銀一段位以及1400的隱藏分,不禁淡淡一笑:“只剩下一天,要上鑽石,看來又要一波連勝了。”

“壓力不小啊。”不過林天聳聳肩,畢竟大師也上過,問題不大,隨即直接開始單排。

“中單代練,謝謝。”林天直接打字道。

“臥槽,遇到傳說中的代練了。”

“不會吧,這個段位還能有代練啊。”

“嘿嘿,大神你好,帶我裝逼帶我飛啊。”

“大神,待會別翻車了。”

林天一概不理會,看了下陣容,直接鎖定光輝。

“我靠,用光輝打狐狸?沒搞錯吧。”

“這還是代練?用光輝代練?真是搞笑。”

林天沉默不語,一般人而言,光輝對上妖姬,的確很難打,不過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而且林天選擇光輝的原因,就是節奏快,刷線快,打錢快,支援快,殺人也快!

開局妖姬壓的很深,時不時W踩上來消耗一下,光輝暫時被壓在塔下,也許是嚐到了甜頭,剛到二級,妖姬QW二連一套消耗了光輝三分之一的血量,好在護盾給了及時,血量仍然保持的很健康。

“我說什麼來著?用光輝怎麼打妖姬?這代練……真是坑!”打野憤憤的打字說著。

林天默不作聲,暗自發育,補刀並沒有落下。

三級剛到,這是前期妖姬最強勢的時候,果然,見光輝甩出了E技能在一堆小兵身上後,妖姬大搖大擺走位上前,幻影鎖鏈悄然出手!

“叮!”

命中,妖姬大笑一聲,繞著光輝走位,等待鎖鏈觸發的那一刻。

只是忽然,光輝清冷喝聲,兩團光速將妖姬的身體束縛!

“嗯?”妖姬與光輝之間的鎖鏈斷開,而妖姬正要被光輝Q中在了E光團之下。

光團爆炸,瞬間三分之一的血就沒了,妖姬大呼心痛。

“哼!”見光輝女郎打完一套,直接猥瑣在塔下十分氣人,妖姬也等待著第二套的傷害。

急於報復的妖姬在嗑藥把血量提升上來後直接W踩上去,暗想著自己先騷一波,待會再回去,氣死你,而且面前這麼多兵,你Q的中我?

他這樣想著,而林天面不改色,目光緊盯著妖姬身旁的一個炮車。

就是現在!

Q出手!

“刷!刷!”

定住了炮車和妖姬!

四秒的時間這時剛到!

妖姬無法回去了!

“臥槽!”妖姬嚇出一聲冷汗。

林天淡淡一笑,直接E出手,同時掛上點燃,由於剛剛W的傷害,此時防禦塔的傷害也打在妖姬身上。

三方輸出,妖姬瞬間爆炸!他慌忙之中給出的點燃也被光輝用W擋掉。

“Fristblood!”

三分鐘,單殺!

“我去,單殺了啊!這……”盲僧一愣懵逼。

“光輝三級單殺妖姬!牛逼啊!”

“果然是大神,小弟有眼無珠,大神見諒啊。”

林天淡淡一笑,並不理會,回家直接殺人書再手。

幾分鐘後,自己家打野趙信諾諾的問道:“中單大神,來拿藍。”

林天看了一眼妖姬,淡淡的說:“你拿吧,對面中單有。”

趙信:“……”

一分鐘後,藍BUFF光圈掛在了光輝身上,而妖姬則成為了一具屍體。

“這還玩個J.B!”妖姬公屏打字。

“中推吧,中下太弱智。妖姬竟然打不過光輝,老子也是服!”

“你TM說誰?操,你來過幾次中路?”

林天見怪不怪,直接與隊友推平了水晶,也才十三分鐘。

“光輝666。”

“大神,加個好友唄。”

林天直接當做沒看見,時間緊迫,馬上開始第二把。

同樣拿的妖姬,同樣的打爆全場。

時間悄然而逝,不知不覺,林天這個白銀號已經被他打出了三十四連勝,轉眼到了鑽石晉級賽。

他不知道的是,由於林天的驚天速度,國服兩天之內同時出現了連個三十幾連勝的現象,許多高端玩家已經開始注意林天,當然,他們也知道是代打而已。

“最後一把了,”下午六點,林天揉揉發酸的脖子,開始排位,這是白金一進鑽石晉級賽的最後一把,贏了就進,算是完成了單子。

“五樓代練,最好中野,謝謝。”

沒想到剛發完,“操,你是傻.逼嗎?代練?代練你妹!五樓還要人權?滾去輔助!”

林天看了微微皺眉,他的脾氣一般是很好的,不過這種一上來什麼都不問就開罵的的確很讓人生氣。

“代練嗎?我上把就被代練坑慘了,你玩輔助吧,別坑就行。”

林天淡淡一笑,也不說話,他們自然把位置都給搶了,只剩下一個輔助,默默的鎖了一個錘石。

“傻.逼代練,你還會玩錘石?呵呵!”

“勾不到人你就去自殺吧。”

林天也不理會,看見AD的ID卻是一愣,“這傢伙……什麼時候回來的?”

隨即笑著打了一個“0.0”,薇恩瞬間回了一個“0.0”。

“果然是你啊。”林天暗自一笑。

開局很不順,因為林天的錘石在泉水沒第一時間出門,一級團四打五,直接被布隆的被動打成了智障。

“錘石,你是來搞事的吧。幹什麼不出門?”上單蘭博怒道。

打野的盲僧也是道:“這就是一個SB,完了,這把GG了。”

林天也很尷尬,剛才在看薇恩的ID,耽誤了一下。

“這把好好打。”VN說。

“你不搞事就行。”林天一臉無奈。

不過出乎他的意料,VN這把非常穩,沒想著上頭與盧錫安對拼,穩穩的補兵。

盲僧三級就來下路,看樣子是對下路特別不放心,林天直接打了個信號,“有眼。”

盲僧罵罵咧咧的排了這個眼,轉身就走。

沒想到剛走,錘石就往三角草叢裡丟了一個燈籠,嚇的盧錫安和布隆直接往後走,結果等了半天,也沒一個人點燈籠過來。

“靠,這錘石嚇唬人的。”布隆怒道。

“媽的,跟他們剛!”

盲僧氣炸了:“我來了你不給燈籠,我走了你給,什麼意思?會不會?”

林天也不在意,看準了布隆和盧錫安的位置,等待W技能的刷新,“盲僧,來。”

隨後又一個燈籠丟在了三角草叢。

“操,這回再上當老子是傻.逼!”

盧錫安直接E上去硬剛VN,前期的爆發的確是強,VN吃虧的太多。

沒想到錘石直接閃現過來,一個E技能往回刷,盧錫安和布隆兩人同時中技能。

盲僧本不想去撿燈籠,看見此情景,眼睛一亮,點燈籠來到戰場。

Q,二段Q,閃現追!

VN也跟上輸出,交出治療,錘石頂塔強殺!

下路雙雙殞命!

“靠,怎麼這回又有人了?”

“布隆你怎麼做的眼位?”

“眼直接被拆了,你剛才沒看到?我回過家?怪我?”

“行了,行了,下路穩著點,這個錘石有點問題。”

VN收穫一個人頭,打字道:“嘻嘻,不錯啊。”

林天微微一笑,不過盲僧等其他幾個人什麼話都沒說,感覺應該是面子掛不住吧,畢竟剛才嘲諷了這半天。

林天這一忽真忽假的燈籠唬的對面團團轉,直接打臉啊。

下路基本上是沒的完了,對面打野螳螂每次想來下,卻被一個刁鑽卻非常深的眼位給偵查到,錘石早早的預警,每次都將GANK化險為夷,浪費了螳螂的時間,這讓他十分氣惱。

不過也沒辦法,錘石的眼位布的太好,與他相比,布隆簡直是一塌糊塗。

在推了下路一塔後,徹底解放的錘石和VN到處搞事,一會兒出現在中路,一會出現在大龍圈上方,騷擾對方打野,時不時一個勾子勾來一個C位,被VN瞬間定牆秒殺!

根本沒人管的了,滿狀態的VN加錘石甚至能夠二打五,其餘三人在旁邊喊“NICE”就行。

這完全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VN都玩嗨了,直接衝高地1V3,走砍,Q躲技能,定牆,三槍,一氣呵成,再接上錘石的燈籠,順利逃生。

不僅裝逼了,而且裝了逼還能走。

這回大家也都看出來了,這下路完全是大腿,尤其是這個錘石,全程節奏帶的飛起,盲僧等人一時之間都被錘石的操作驚呆,之前還一個勁的嘲諷,現在尷尬無比。

“咦?剛才說這把GG的人呢?”VN打字說道。

盲僧,還有上單都是打出一連串的“……”。

“大神牛逼,小弟我服了,剛才……不好意思。”

“那個,錘石,你代練多少錢啊,能不能幫我也……”

林天淡淡一笑,他自認為脾氣還可以,不過遇到這種一上來就噴人的玩家也沒有什麼好感,能不噴回去就已經很好了。

結束遊戲,他拒絕了所以人的加好友申請,但是唯獨加上了“鈴鐺·淺笑”的ID。

“說,什麼時候回國服的?”林天笑著問。

“你還說我呢?你回來都不敢我說一聲,哼,也就上個月吧。”

“韓服打的好好的,怎麼想著回來了?”

“你不也是?哎,寶寶心裡苦啊,沒有你輔助,我AD總是別人虐。”

林天又是一笑:“行了,我這是代練的號,得去交單。”

“跟你說個事,近幾個月,我打算衝國服第一,到時你得幫我,聽到沒?哼!”淺笑說道。

“什麼?國服第一?你?”林天有些哭笑不得。

“怎麼?不行?”

“你先上王者再說吧。”

林天卻是以為她在開玩笑,雖然沒見過她,但是一起玩了這麼多遊戲,直覺告訴她,淺笑是一個女孩,雖然AD玩的是真不錯,不過女生上王者的是真心少啊,更別說國服第一了。

“哼,你以為我上不了,本寶寶只是不想上而已。”頓了下,她又說道,“你要是幫了我,我就跟你語音喲?還可以跟你見面喲。”

林天一愣,默默想著會不會是個萌妹子或者是個女王大人?一想到和淺笑語音的樣子,林天連忙老臉一紅。

“再說吧。”他苦笑一聲,“下了,下次聯繫你。”

“喂,你魂淡!”

淺笑是他以前在韓服時一起玩的好友,一起的還有幾個人,大家關係都還不錯,不過因為林天要上大學,沒怎麼去韓服,所以很久沒聯繫了。

林天笑了笑,隨即把賬號交了上去。

沒一會兒,對方就回復了:“哈哈,小天,效率可以啊,一天不到,竟然就打完了。”

“哦,還好吧,”林天淡淡的道,“也沒花多少時間。”

“你檢查一下,沒問題的話,把錢打給我吧。”

“可以,沒問題。牛逼啊,小天,客戶很滿意,三十五連勝上鑽石,再加上之前的三十三連勝上大師,你小子原來深藏不露啊,要不要哥幫你宣傳一下,到時候……”光哥興奮的說。

“別,我就打打單子,還是低調點好。”

“嘿嘿,行。”

整整三千,林天看了看銀行卡里的錢,苦笑一聲,“還是不夠啊。”

“光哥,你們這兒王者百分之八十勝率的號,我打的話多少錢?”林天淡淡的道。

“什麼?”光哥一愣,有些不敢相信:“你能打上王者?還百分之八十勝率?”

“試一下,最近比較缺錢。”林天聲線平緩的說。

“行!”光哥咬咬牙,“小天咱們也是合作很多次了,王者號從零排起,勝率百分之八十,起價一萬二!在我這裡,我直接給你一萬五!”

林天也是微微一愣,沒想到這麼多,“那行,我過兩天接單。”

“成交,我先準備一下賬號,哈哈,小天可以啊,以後合作愉快啊。”

林天淡淡的點點頭,算了一下,錢應該是夠了。

於此同時,帝豪網咖走進了兩個穿著時尚的女孩,陽光亮麗,青春動人。

“小欣,你帶我來這裡幹嘛?你說的那個人就在這裡嗎?”其中一位塗著紅脣的女孩說道。


↓↓↓點擊最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精彩不斷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