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不開心都是一天,那我幹嘛要開心?

楚塵文化2018-08-10 21:57:42

今天推薦的這篇文章

來自一個以推薦好書為主的文藝公共號

這兒有好書

(ID:heyzher

長按二維碼,關注“這兒有好書”


多元高品質的閱讀為你提供一些思考,一些動力,一些歡樂,偶爾一些嚴肅,以及關於未來的更多可能。


 


談論自己的病不是件體面的事,就像體面的殘障人士不會一直談論自己的腿為什麼瘸、眼睛為什麼失明。



點擊收看短片

《你所想不到的抑鬱症治療:既然有長槍短炮 何必赤手空拳》


“抑鬱症”,這個陌生又熟悉的詞在一次次熱搜中頻繁闖入人們的視野。如此,我們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不快樂的人那麼多,原來這個世界的偏見也讓遭受了諸多不公平的對待。

 

你所想不到的抑鬱症,就像現實生活中的平行世界,同一時空卻有隔絕之感。


01



人類的好朋友將自己與抑鬱症的直接過招記錄於新書《在另一個宇宙的1003天》中,她提供了在困難中把生活繼續下去的榜樣和勇氣。看完這本書,會更容易發現生活中的有趣,對困難和痛苦也會更有耐心和包容度,更坦然地對待開心和不開心交替的生活。

 



張春深知自己身處其中的無助與絕望,這一次她選擇面對鏡頭講出自己的經歷,希望更多與自己有相同經歷的人,能夠振作起來,走出困境。做堅實的自我,不再勉強自己。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目前抑鬱症是全球第四大疾病負擔,大約有1/7的人會在人生的某個階段遭受抑鬱症困擾。

 

預計到2020年,抑鬱症將成為僅次於心血管病的第二大疾病; 到2030年,抑鬱障礙更將成為中國疾病負擔位居第一的疾病。

 


2016年,全國人大代表吳向東曾表示:

 

中國抑鬱症患者高達7000萬,保守估計大概有2億人在一生中需要接受專業的心理諮詢或心理治療。

 

但是,調查數據顯示,抑鬱症患者中只有不到10%的人得到過專業的救助和治療。

 

一方面是患者自身的就診意願弱; 另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是,依舊存在相當多的患者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患有抑鬱症,更不用說進行系統的診療了。


02



張春說,“生病其實是一個機會,因為生病是一個客觀的困難,我們可以用它練習和困難同行:它存在,它不消失,在這個前提下,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在與病同行的一千多天裡,她仍然開著“晴天見”的店,還寫了書,創了業,完成了許多令人驚歎的事情。所以,在《在另一個宇宙的1003天》裡,不僅有和病痛的直接過招,也有吃喝玩的有趣日常、腦洞大開的各種故事。



作者:  張春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出版年: 2018-1


這些故事,雖沒有波瀾起伏的情節,或者鏗鏘有力的觀點,只是一些平常生活中的人和事,張春卻把其中微小的快樂與落寞,寫得令人動容。有讀者形容,張春的文章“一個一個字都是活生生的,痛苦的字在哭泣,開心的字在微笑。”


多數得過抑鬱症的人因為羞恥感不願意跟別人提及抑鬱症,而張春非常有勇氣地用整本書的方式來談論,她非常耐心,甚至很妙的把這個過程展現給大家,她也提出很多實際的建議。





完成《在另一個宇宙的1003天》,對張春來說,是在順她自己的毛。她希望可以不再勉強自己做一個有力或者快樂的人,這會讓她一點點找到堅實的自我。


“如果我的精神曾經灰飛煙滅,那現在找到了非常微小的幾塊積木,拼起了一個不成人形的自己,但這個不像樣的傢伙不會再被徹底毀滅,它會是切實存在過的。也許有一天我都不在了, 但是這本書會擁有自己的命運,它將到達一些我沒去過的地方,種下種子,結出不同的果實。每次想到這,就會對這份工作多些愛戀。請告訴我,種子飛去哪裡了;請告訴我,你那兒的果實是什麼樣子。” 


03



抑鬱症之於張春是一個世界,但她並沒有“停留在病這件單一的事情裡”,而是勇敢地直面真實的生活。在《在另一個宇宙的1003天》裡,她用靈動的文字構築了另一個世界,進行著一場宛如饗宴的人生,彷彿放牛的牧童,一邊走一邊盡情撒鹽,讓每一個低沉或歡欣的時刻都更加明亮。

 




《在另一個宇宙的1003天》出版之際,張春的抑鬱症依然沒有康復,她仍然承受著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痛苦,卻將其轉化為流淌於筆尖的溫暖人心的文字。

 

“我突然發現這些年並沒有那麼糟,有很多真實的快樂。這個啟發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可以說,這本書成書的全過程是鮮活地流動著、帶著能量的。”


或許正是極端的痛苦造就了張春對人世的溫柔忍耐與洞察人心,讓她可以用一雙明亮的眼,發現人生中閃閃發光的瞬間。

 

比如在面對人人聲討的“熊孩子”時,她並不像大家那樣避之不及,反而覺得可以“積極”地對話。她會在小朋友抄生字的時候在旁邊數筆畫,比賽誰的速度更快;也會在小朋友展示畫作之時由衷地讚美,引導對方創作抽象概念。再比如面對生活一些慣常出現的煩惱時,她會以一種“脫線”到有趣的方式進行處理,當她在一家小飯店裡吃出疑似老鼠屎的東西時,她想了想,於是夾了一個飯糰把那個東西埋起來,走了。看到這裡的時候,我不禁在心裡高呼:“也太可愛了吧!”

 



面對纏身的抑鬱症,張春不會強顏歡笑,也不會故作無事,她只是平平淡淡地描述、寫就、記錄那些抗爭的瞬間,讓人感受到平靜掩蓋下暗潮湧動的苦痛,從而真正瞭解到抑鬱症對一個人的折磨和摧殘,走出人云亦云、輕視無視的誤區。

 

她寫自己的挫敗與掙扎:

“我只好再往裡寫,寫血中的血,寫骨中的骨,想把它們交織在一起,成為一種確定的痛楚。只有那樣的痛,才能讓我安心地存在一會兒。”


但是張春怎麼會就這樣被抑鬱症打敗呢?自言擁有特別旺盛生命力的她,哪怕落入低谷,也會拼著最後一絲力氣爬回原處。


於是她又寫那些重整旗鼓的瞬間:

“也有時候,會有個閃念:不過,如果我現在才30多歲就好了——

我30多歲的時候,才開始生命而已,擁有的年輕的生活,一點也不必你們差哩!現在想想,當時那些可真不算什麼事兒啊。

然後,砰的一聲,回到現實:哇,我真的才30多歲。

不能更好了。

我如日中天。”





這樣的情緒潮起潮落,反反覆覆,像一個矛盾的糾結體,卻又複雜得讓人著迷。


張春坦然地告訴大家,她還是有著各種各樣的恐懼,“它可以壓迫我但無法吞噬我,不一定要徹底驅逐它們才能生活下去。我正在學習接受這個柔弱的自己。”

 

“現在,我把這段艱苦又溫暖的人生,攤開在這裡,你的面前。”




編輯 | M

閱讀,讓一切有所不同

歡   迎   關   注

楚塵文化

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號:ccbooks2017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