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醫生狀告政府和公安局敗訴,引起央視關注!

三甲傳真2018-08-08 00:27:43

全國首例醫生狀告政府和公安局對醫鬧傷醫不作為案有了最新進展。近日,本案的原告中南大學老年科副主任醫師、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醫生收到長沙市嶽麓區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駁回其全部訴訟請求。



江鳳林醫生表示:對一審判決不服,已依法提起上訴。7月 21日央視新聞週刊對此案進行了關注。




這起案件,三甲傳真跟蹤了很長時間。一個專家級的醫生,是什麼逼得他和有背景的“醫鬧”、官員、警察死磕到底,維權到底?


湘雅三醫院的2份說明直指真相


2017年4月23日上午8時許,劉某白(湖南大學副處級幹部、中共黨員,湖南大學至今未對其進行處理)與其父親陪同其母親到湘雅三醫院老年科就診,因其母親病情比較嚴重,於是接診醫生江鳳林建議其掛急診就診,患者一家也接受了退號轉掛急診的建議。然而過了大約半小時之後,家屬又來到所在的診室,稱病人病情嚴重,需住院,急診科沒有權限,要求江醫生立即為其母親辦理住院手續。江醫生告訴其不存在急診沒有權限辦理住院手續的規定,既然已經轉掛急診科就診,就只能由急診科負責辦理住院手續。


湘雅三醫院的第一份說明

劉某白在說謊



劉某白的父親隨即拍桌辱罵江醫生沒有醫德,劉某白緊接著即向江醫生撲來,進行抓扯撕打,診室內一片狼藉,診療秩序完全被擾亂。當天該診室於9點46分被追停診,導致30個號源無法開放,部分已掛號患者無法就診而被迫全部退號。


湘雅三醫院的第二份說明

江醫生被毆打,30個號源無法開放



公安局2次處罰2次降格處理,政府2次複議


毆打醫生,嚴重破壞就診秩序,致使當天30個號源無法開放,患者無法就診。對於這樣的惡行,長沙市公安局嶽麓分局第一次給出的罰款500元,不予拘留。


公安局第一次處罰決定書:罰款500元



江醫生不服!認為公安局明顯偏袒、處罰從輕,依法向長沙市人民政府提出申請複議。第一次複議結果:長沙市人民政府以適用法律錯誤為由,責令岳麓分局重新作出處罰決定。


長沙市人民政府第一次行政複議決定書



然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長沙市公安局嶽麓分局在政府令其重新作出的處罰決定書中,不僅沒有更正錯誤,反而罰款從500元降至200元,不予拘留。


公安局第二次處罰決定書:罰款200元



江醫生不服,再次依法向長沙市人民政府提出申請複議。複議結果更讓人大跌眼鏡:長沙市政府在第二次複議結果中肯定並維持了嶽麓分局重新作出的處罰決定書。


長沙市人民政府第二次行政複議決定書



在江醫生第二次向長沙市人民政府依法提出申請複議時,政府法制辦一姓曹的處長,讓江醫生寒透了心,他說自己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了。以下是江醫生所聘請的律師在申請第二次複議時說的話:



江醫生被逼無奈,依法向法院起訴,一紙訴狀把長沙市公安局嶽麓分局和長沙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請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自己的訴訟請求。


長沙市嶽麓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後,江醫生收到法院傳票,定於2018年3月16日上午9時30分正式開庭。


2018年3月14日,江醫生再次收到法院傳票,原定於3月16號的開庭審理因法官生病,延期至2018年4月19日開庭。


2018年4月19日,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江醫生狀告政府和公安局對醫鬧傷醫不作為案,如期開庭,但法院並未當庭宣判。


2018年7月16日,江醫生收到長沙市嶽麓區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駁回原告(江鳳林)的全部訴訟請求。江鳳林一審敗訴。


2018年7月27日,江醫生不服一審判決,依法提起上訴。



江鳳林醫生表示:不服長沙市嶽麓區人民法院一審行政判決書。理由如下:


第一:該判決書對案件事實的評判,即對劉某白的違法行為的評判,與被訴行政機關一樣,同樣犯了避重就輕的錯誤,從而導致錯誤的理解和適用了法律,請求上級法院依法糾正其錯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七條、第八十九條第第一款第(二)項、第三款規定,對一審判決依法予以撤銷,並改判被長沙市公安局嶽麓分局對劉某白故意傷害他人的違法行為,依法重新作出處罰決定。


第二:法院認為,劉某白及其父親認為江鳳林醫生明知王某年事已高、病情嚴重卻故意推透,拒絕為其辦理住院手續,且態度惡劣,遂與原告發生爭執。


質疑:江鳳林醫生髮現王某年事已高、病情嚴重建議其急診救治,符合醫療規範,履行了告知義務,並徵得家屬同意,何談推諉?家屬接受接受原告建議,王某退號轉掛急診之後,與江鳳林就已經解除了醫患關係,第三人劉某白及其父親返回診室要求辦理住院手續實屬無理取鬧!無理要求沒能滿足,心懷不滿,對醫生採取了辱罵毆打行為。


法院認為:爭執過程中,劉某白掀翻原告診室內的小方桌,並拉扯、推操原告,導致原告受傷。經法醫檢驗,原告左下頜有1.0cm×1.5cm皮膚挫傷,左前臂下段前側有0.2cmx1.5cm皮膚挫傷,損傷符合鈍性外力作用所致的軟組織挫傷,損傷程度評定為輕微傷,劉某白的行為導致湘雅三醫院老年科診室當天被迫停診。事發後,湘雅三醫院報警,被告一下屬銀盆嶺派出所民警到場處警,但當時劉某白已離開現場。當天下午2時許第主劉某白到銀盆嶺派出所接受調查。在調查過程中,劉某白承認有推操原告的行為,但認為自已並未毆打原告。衝突發生時,除了衝突雙方外,另一患者蔡鳳華也在現場,其對公安機關所作證稱“這名男子就上去抓江教授,江教授當時用手來擋,並講要對方別這樣,我當時是站在那名男子的身後去拖他,要他別衝動,但我拖不動,後我看到江教授的眼鏡也被對方打得掉在地上了,但那名男子是如何打江教授我也看得不太清楚”。


質疑:很顯然直接目擊證人蔡鳳華看見了劉某白對江鳳林有攻擊行為,只是因為站在比她個子高大的劉某白背後,而看的不大的清楚是如何打的,但是打過之後卻看見了原告臉上的傷痕和打壞的眼鏡!為什麼沒有記錄原筆錄中看見臉上傷痕的描述,而僅記錄打壞的眼鏡?


法院認為:按照前述裁量權基準規定,劉某白行為屬於情節較重的違法行為。但劉某白在公安機關尚未對其採取傳喚等措施的情況下,主動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處理,並如實陳述了自己的違法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十九條第(四)項規定的輕處罰或者不予處罰的情形.故被告一對第三人作出治安管理處罰,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處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款。被告一對第三人處二百元罰款,並無不當。


質疑:當天上午8點多鐘案發逃離現場5個小時後,劉某白下午2時許來到派出所,期間多次電話傳喚後迫於壓力才來到派出所,算不算主動?不能提供證據,謊話連篇,根本沒有如實陳述,能得到從寬處理嗎?  簡而言之,劉某白沒有提供證據證明自己所說屬實,法院又如何證明他是如實陳述而得到從寬處理呢?      


第三:本案公安機關和長沙市人民政府以及嶽麓區人民法院,都只強調維護上訴人所在單位的秩序,只處罰劉某白擾亂湘雅三醫院醫療秩序的行為,認為劉某白對江鳳林人身造成的傷害,只是劉某白擾亂湘雅三醫院的醫療秩序違法行為的一個表現形式。那麼請問江鳳林作為醫生,作為一個人,他還有沒有生命健康權和人格尊嚴權,他的生命健康權和人格尊嚴權受到了劉某白的不法侵害,他還應不應該得到公安機關的保護?


本案一審判決只強調對單位權利保護,而完全忽視了對個體生命人權的保護,這是極其錯誤的,其後果也將是十分有害和可怕的,請求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糾正一審法院的錯誤,對本案依法作出改判。


最後,上傳截圖江醫生對一審判決看法:



提示:長按二維碼,關注三甲傳真,查看此案更多消息,持續關注此案。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