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珍惜會自己做飯的90後,他們已經快絕種了

Vista看天下2018-08-08 00:24:27


不知大家有沒有覺得,有些在老一輩眼中很正常的生活技能,正逐漸在中失傳。


比如打毛衣、縫縫補補、修電器這些手藝活,或者砍價這種需要豐富生活經驗和心理素質的能力,能繼承長輩衣鉢的90後、00後越來越少。


現在這種“退化”愈演愈烈,怕是連“在家做飯”這件事都正在年輕人的生活中消失。



不給自己做飯的年輕人,真的越來越多了。


今晚網2013年曾在天津的年輕人做過一個調查,結果顯示,51.58%的年輕夫妻兩人都不會做飯。下班後,74.46%的人會選擇去父母家蹭飯,10%左右的年輕人選擇叫外賣或出去吃


當時外賣行業還沒有如今這麼興盛,假如現在再做一次調查的話,點外賣的比例一定不止10%,風裡來雨裡去的外賣小哥簡直就是年輕人的再生父母。



長輩們當然也早已發現了年輕人的這個現象,王源上節目時就爆料自己的媽媽罵他必須要學會做飯,因為現在找女朋友,對方也不會做飯了,總不能倆人都不會做吧……



要問年輕人為啥不做飯,第一大理由當然就是……不會做。


當然了,大家都承認做飯是一項很重要的技能,至少它能保證你獨立生活的能力,餓不死自己。要是能憑藉這門手藝能獲得點額外buff就更好了↓↓↓



然而,現實總是那麼的骨感。


對於年輕人來說,掌握做飯的必要性已經遠遠不如父輩年輕的時候那麼重要了。要麼出去吃,要麼點外賣,這年頭怎麼著也不至於把自己餓壞。


既然沒了這種緊迫性,他們對自己下廚能力也就像脫繮野馬一樣放縱了。


之前有個廣告,裡面那個不會做番茄炒蛋的男生被罵“巨嬰”,可你別說,這樣的人真的存在。要麼缺練,要麼缺天賦,總之你硬逼他做飯,他給你端上桌的可能是這樣的——



這樣的——



這樣的……



你說何必呢,裝修一個廚房也挺花錢的,就別禍害了吧。


而且仔細一想,有些會做飯的長輩做的飯也只是停留在“能吃”的級別啊,不如承認有人天生就是沒有做飯的天賦,沒準這東西也遺傳。



除了拿先天條件開脫,膽小而脆弱也是年輕人學做飯之路上的一大障礙。


很多年輕人的大廚之路,都受挫於一次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失敗,什麼切到手啦,被油崩出了泡啦,鍋著火啦……王俊凱就在節目上講過自己第一次煎雞蛋著火了,差點把廚房燒了的悲慘經歷。



每個差點和廚房同歸於盡的人,都能在王俊凱身上看到自己。


但區別在於,人家越挫越勇,後來長成了能上《中餐廳》的好青年,很多人卻因此變得膽小如鼠,抗拒廚房,油鍋裡爆出一點點響聲都能躲八丈遠。


正常人做飯是這樣的——



讓他們做個飯,得這樣才行。



別說年輕人心疼自己了,有的爸媽也太心疼自己的孩子,寧願承包他們的飲食一輩子。


像前段時間被熱議的朱雨辰的媽媽,她看見朱雨辰會做飯簡直心疼得不行,覺得是自己失職了。


這的確是太誇張了點,但也確實有父母捨不得孩子下廚(或者看不上孩子下廚那個笨手笨腳的樣)。做幾個人的飯不是做呢?就這麼日復一日的,大家都習慣了。



所以,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可以安心於自己不會做飯這件事:不會就不會,反正可以不做,能在海底撈自制個麵筋塞蝦滑之類的就夠了,不用再多了。


但除此之外,不做飯還有個更無法反駁的理由:不是我不會,我就是不想。


前段時間陳建斌在綜藝上的表現就是這些年輕人最好的寫照,他全身都在拒絕下廚做飯,並用一句話道出了做飯的煩人之處:


“做飯的時間成本太高了,如果我們天天做飯,就什麼事也幹不成,每天都忙於做飯。”



此言一出,簡直說到了深受做飯其苦的人心窩子裡。




都說不養兒不知父母恩,其實不用那麼複雜,年輕人親自下廚做頓飯就立刻對親情有了全新的認識:我爹媽到底是怎麼耐著性子給我做了幾十年飯的?


做飯,是一種令時間快速消失的魔法。


從買菜開始,洗菜,擇菜,切菜,準備蔥薑蒜等等各種配料,直到下鍋……哪怕是最簡單的炒菜,也夠你忙活好一陣。


更不要說做個大菜了,動不動要這個焯下水,那個醃一下,耗時數小時的過程中還得一直操著心,掀開鍋蓋加點兒這、加點兒那。


所以俗話說得好啊——,吃飯五分鐘。吃到自己親手做的飯的愉悅,都被前期的勞累和瑣碎碾壓過去了。


正是因為這樣,很多曾經興致勃勃要做巧廚娘的人都被消磨成了精神陳建斌,對於吃飯的基本信條是,能湊合就湊合,一個菜夠吃就打死也不想再多做,乾脆別做了最好。



讓人不想走進廚房的還有季節性因素


年輕人在冬天可能還有興致給自己煲個養生湯,夏天?就現在這個高溫酷暑天氣,飯還沒熟,人先熟了。


不做飯的人永遠不知道,如果地獄有模樣,那一定就是38度的天氣裡在沒有空調的廚房裡開火的那一瞬間。而知道了這一點的人,都再也不想踏進地獄半步了。


更可怕的是,親自下廚又不是吃完飯就結束了,後面還有個上刑般的步驟:


看過《中餐廳》的人應該記得,靳夢佳在餐廳裡專職洗碗,洗到從鏡頭中消失,因為除了洗碗之外她實在沒有時間幹別的。



洗碗這倆字,展現了漢語的博大精深:洗碗可不止是洗“碗”而已。


除了能把水槽堆滿的碗筷盤碟大鍋小鍋都要洗,還要收拾廚餘垃圾,案板和刀具要清洗乾淨,灶臺、牆壁、飯桌上的油都要用去汙劑擦掉,完事兒之後抹布也要洗了晾起來,最後廚房地板也要打掃一遍……


光是打完這些字我都開始腰痠背痛了。


做飯兩小時、吃飯10分鐘根本不是全部,後面還得加一句:洗碗二十年。


有人討厭做飯的精髓,其實正是討厭洗碗。做飯好歹是個創造的過程,而洗碗就是純粹的勞動了,沒人願意面對那一堆殘羹冷飯。


等你終於完成這一切勞動,很有可能剛吃完的飯已經在運動中消化掉了,此時若是一陣餓意襲來,很有可能把精神擊垮。



怪不得留學生在國外都變成了大廚。除了吃不慣外國飯的問題,做飯同時也是一個消磨無聊時光的有效方法——等你把這頓前前後後都收拾好,差不多就可以開始準備下一頓了。


所以,對於那些無法從做飯中獲得樂趣的人來說,做飯就是一件回報和滿足感很低的事情。


如果即便很討厭做飯但還是會做,那只有一個理由:菜市場買來的菜,比外面做的便宜多了。



但現在年輕人的生存狀況是,即便沒什麼錢,他們依然會選擇外賣或者在外面吃,不會下廚給自己做頓晚飯。


因為能用來做飯的時間,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做一頓飯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不是人人都有。


就在今年,中國社科院發佈的《休閒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顯示,去年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閒時間2.27小時——怕是還不夠完成一套完整的做飯流程呢。


北上廣深的居民們更慘,每天平均休閒時間分別是2.25、2.14、2.04和1.94小時,深圳墊底。



高壓和快節奏正在影響著年輕人的生活習慣。在大城市打拼的人的生活中,休閒的時間太有限,根本容不下給自己做一頓晚飯的時間。


多少人根本沒法坐在家裡吃晚飯,都是在加班中匆匆解決的;多少人深夜才回到家,就著電視劇吃外賣,只是為了抓緊一切可以休息的時間。


在大城市打拼的人的生活中,休閒的時間太有限,根本容不下給自己做一頓晚飯的時間。


不過,雖然有人不想讓做飯佔用自己寶貴的時間,也有人恰恰把做飯當成忙碌生活中的一種放鬆。


現代人已經忙得連發呆的時間都沒有了,但對有些下廚愛好者來說,做飯恰恰是每天為數不多的能讓自己放空的時候。


什麼都不想,就只專注於眼前的一餐一飯。越是被生活壓榨,越是要讓自己吃好喝好,表示自己沒有放棄抵抗。


所以說,關鍵不是現在的年輕人做不做飯,而是自己的選擇能不能讓生活過得更舒心一點。


廚房是一些人的瑣碎,也是另一些人的享受,大家都能找到一個喘息的機會就好。




點擊圖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