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欄背心,中老年男士最後的倔強

Vista看天下2018-08-08 00:23:51

如今,男士身著白出現在公共場合會被視為粗俗、不雅的行為。背心,也被認為是油膩男性的標配。但在中國古代,穿背心卻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蘇軾二人均是背心的鐵桿粉絲。但與今天的兩根筋背心不同的是,古代的背心大多設計考究,而經過歷史演變後,背心越來越平民化,越來越注重實用的價值:吸汗、涼爽。



一位女網友,發現一位身穿背心大褲衩的男性“混”進了上海寶格麗酒店的意大利餐廳,憤而發微博,並提出籲求,“得給全餐廳其他客人免單”。

 


 

這條微博引起了不小爭議,有人覺得高檔酒店,就不應該允許“衣著不整”的人進入與消費。也有人挑毛病,為什麼女性可以穿無袖露肩衣服出入星級酒店,男人卻不可以?

 

更有人將之上升到了階層差異上,“這不是性別矛盾而是階層矛盾。無袖禮服是中上層女性穿著,而背心大褲衩是底層男性的。”

 

當然,也有理中客覺得,背心無關階層,只是公眾場合穿背心容易露出腋毛,實在不雅觀,支持男性穿背心的油膩男,估計與高鐵上開著手機外放看《快樂大本營》的是同一批人。

 

既然背心的問題如此麻煩而複雜,那麼,且讓我們捋一捋背心的歷史與文化,以及與腋毛有關的禁忌,分出個孰是孰非吧。

 


中國背心的輝煌史

 

背心最早出現於中國的魏晉南北朝時期,只是那個時候不叫背心,而是叫“裲襠”,用現在的話說叫“兩襠”——前面擋住一片,後面擋住一片,就齊活了,就是一件最簡便不過的衣服。

 

甘肅嘉峪關魏晉壁畫墓的壁畫,圖右女子身著的衣物正是裲襠。(網絡圖)

 

“裲襠”的發明靈感來源,有可能源自古戰場上士兵穿在身上用來擋刀擋箭的鎧甲,想想這也真是腦洞大開,從堅硬的兵器屏障,到飄逸的貼身小褂,背心的變遷還真是讓人有點瞠目結舌。

 

在中國古代,穿背心可不像現在這樣容易被人當成油膩男,有段時間,它竟然還是身份的象徵,比如在清朝的時候,有一種正胸處鑲嵌13顆鈕釦的“巴圖魯(滿語勇士)坎肩”,只有朝廷要員才可以穿著,普通官員看著眼紅,紛紛效仿之,再到後來,便發展到了士兵人身一件。

 

清代滿族湖藍色緞繡瓦當紋巴圖魯坎肩,為典型清代滿族官員、貴族服飾。(網絡圖

 

物以稀為貴,當背心成為士兵也配享受的待遇時,就降格成了“號衣”——噴塗上號碼,以便呼來喝去時方便。

 

唐高祖李淵是背心的粉絲,《實錄》中如此記載,“隋大業中,內官多服半塗,即長袖也。唐高祖減其袖謂之半臂,今背子也。江淮之間或曰綽子。士人競服,隋始制之也。今俗名搭護,又名背心。”

 

阿史那忠墓中,穿半臂的捧包裹女侍圖,現存於陝西昭陵博物館。(昭陵博物館圖)


在文學圈也不乏背心的擁躉,比如蘇軾就很愛穿背心,邵博在《邵氏聞見後錄》這樣寫道,“東坡自海外歸毗陵,病暑,著小冠,披半臂,坐船中,夾運河岸千萬人隨觀之。”據分析,蘇軾穿的就是當時還能夠彰顯身份的“勇士坎肩”。落魄之日,蘇先生也僅能憑藉一件背心自我安慰了。

 

傳統意義上的背心,經歷過歷史變遷之後,衍變成為近代華北農民夏天穿的中式小褂——汗褟。所謂汗褟,有著背心的功能:布料吸汗,可貼身穿,對開襟,有袖子,當然最重要的一點不能忘——為了涼快,腋窩間挖了一個洞,以便涼風能鑽進來,令穿著者為之一爽。

 

清代竹編汗褟。(中華古玩網圖)


除了汗褟,還有一種背心叫,兩者的區別是,汗褡沒有袖子,但肩部寬闊,絕對不是兩根筋,有效地保護了男性的臂部,也適當地掩飾了腋毛的露出,含蓄地體現出我國男性對體面的追求,也避免了對女性形成視覺上的騷擾。

 

電視劇《小兵張嘎》中的汗褡。(網絡圖)

 

遺憾地是,汗褟和汗褡沒能被髮揚光大。1934年2月,蔣介石發起“新生活運動”,在江西南昌發表演講,演講內容有一條就是,敦促各地推動服裝改革,對戶外光膀子、打赤膊的行為要明令禁止,南昌就出臺了一項禁令:凡在戶外行走及坐立商店門櫃者,無論天氣如何炎熱,至少須穿著背心,絕對禁止赤膊,否則一經覺察,即送至市政委員會,罰充苦工役,仍以所得工資購買背心,以備服用。

 

這個時候的背心,就已經是從西方傳過來的兩根筋式白背心了。


 

時尚的背心是如何變土的?

 

中國的背心有文化,但因為不時尚,所以被時代淘汰了。現在我們討論的背心(兩根筋,穿上約等於沒穿的這種),實則是從歐洲傳來的。而在歐洲,背心的發明,不是為了方便男士考慮,而是為淑女們特別設計的。

 

19世紀中期,為了緩解束身胸衣給女性造成的壓迫與傷害,服裝公司發明了一種名為“(union suit)”的衣服。簡單地形容“聯合裝”,就是把秋衣秋褲縫在一起然後剪去袖子。女士們穿得舒心,便順理成章地影響到了男士,於是當時的紙媒雜誌上,便出現了許多現在看起來令人不忍直視的男士內衣廣告。

 

男士聯合裝廣告。(網絡圖)


男士“聯合裝”貌似舒服,但有一個問題,就是上廁所的時候太麻煩了,只在“聯合裝”後面掏一個洞是不夠的,還要在前面掏一個“洞口”,這樣兩個洞一掏的話,“聯合裝”便顯得愚蠢無比,於是,乾脆對“聯合裝”一刀兩斷,上半截就成了洋紳士們的背心。

 

洋背心的風靡,有賴於蔣介石的推廣,更要感謝上海這座時尚大都市的助力,20世紀30年代,背心成為上海街頭不可或缺的風景,而且藉助上海近百家針織廠,全國人都能夠享用到簡單、便宜又不失時尚感的背心。

 

當年的背心可印花作為獎品。(網絡圖)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背心與大茶缸子、暖水瓶等一道,成為獎勵先進工作者的最佳獎品之一。穿一個字沒有的白背心沒啥了不起的,如果穿上一件正反面都印著某某廠或者獲得某某獎的背心,總會額外多贏來馬路上一些姑娘們投射過來的純真目光。

 

中國開始歧視背心,大約從星級酒店開始在各大城市普及開始,這些星級酒店幾乎無一例外,都在門外樹了一塊牌子,“衣冠不整者禁止入內”,穿背心,便被保安列為“衣冠不整者”的序列。曾幾何時,這一規定是要嚴格執行的,但從這次上海寶格麗酒店混進背心大褲衩愛好者這件事來看,只要有錢消費,穿背心也無不可。

 

責任編輯:張榕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