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出現,她們就安靜了” | 那些被人排擠過的瞬間

Vista看天下2018-08-08 00:23:31


本期編輯 / 琦喵喵


《芳華》的女主角何小萍,一出場就處於一種被集體的境遇之中。



你看她,有時笨拙,第一次上臺展示就摔了個跟頭,引起鬨堂大笑;有時邋遢,坐了三天車還淋了雨,身上散發出難聞的臭味,遭到眾人鄙夷;有時糊塗,偷穿室友的軍裝給父親拍照片,被文工團的女生一把揪住,進行嚴厲的品行譴責。



被孤立的何小萍,引發了網友的共鳴。


(截圖自網絡 via.千金難買相如賦)


我們之所以能有這樣的共情能力,大概是因為在以往的生活經歷中,我們或多或少都曾是受排擠的“何小萍”,委屈而膽怯;又或者,我們都曾扮演過排擠“何小萍”的那群青年,冷酷而驕傲。


也許你曾經經歷過、目睹過排擠;

也許你正在經歷著、目睹著排擠。


於是,我們向讀者發起了一次徵集,希望所有有過類似經歷的讀者,在留言區分享自己故事。


不管是否原諒,我傾聽到了你們的聲音,這是一個表達的窗口,我們一同度過。



*本文全部素材來自Vista看天下微信&微博讀者,為保護隱私將ID打碼處理,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什麼是排擠呢?


集體中的大多數,用令人不適的方式,如冷、熱暴力,使集體中的某個個體產生被孤立感和孤獨感的行為,都可以稱為排擠。




社交孤立

“學校野餐玩一個類似蘿蔔蹲的遊戲,玩到最後都沒點過他”


這是一種冷暴力排擠模式,基本立場就是“你是誰,看不見,不說話,不理你”。


被排擠的人彷彿自動被披上了隱身衣,成為社交中的透明人——


@在*:最近室友莫名排擠我,不說話,真的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得罪他們,不過隨他們去吧,一個人樂得自在,問心無愧就好


@陳*園:讀大學的時候,經歷過當透明人。在後面怎麼叫別人,別人都聽不見。所以這麼多年習慣什麼事都一個人去做

@蘋果*:高中的時候因為突然想好好學習了,然後莫名其妙的被班裡的人說,努力也什麼的閒話。然後某個人帶著全班出去玩,只有我和幾個在班裡學習。被排擠出來的日子太過分了,但是現在想起來,孤獨患者也是可以的。我喜歡那種孤獨。。



有時也很努力地想要融入集體,但經歷了一次碰壁後,一切主動交涉的勇氣都被咽回肚子裡了——


@BF **:高一第一個學期,聖誕節(對,沒錯,就是聖誕節)班裡以宿舍為單位出節目,宿舍八個人,他們一句話都沒和我說,自己排練了一個節目。後來我知道他們遇到了些困難,我主動提出要幫他們,我上鋪說了一句:“不用了,我們自己弄就行了,不用你管。”之後我在也沒和他們主動說過一句話,直到文理分科。現在我高二。

更讓人難過的,是同學們對自己視而不見的態度,這是尊嚴被生吞活剝的樣子——


@十二*:宿舍裡只有我一個人,然後有兩個舍友進來大聲說“宿舍咋沒人啊?一個人都沒有

 @_18**__:一個個子矮小樣貌平平私下比較沉默寡言的笑星大叔在綜藝裡講的自己的事:學校野餐玩一個類似蘿蔔蹲的遊戲,玩到最後都沒點過他





語言攻擊

在我家門上用蠟筆亂塗亂畫,擦也擦不掉,在樓梯的牆上咒罵我死


上學的時候,往往會因為成績不好而遭到嘲笑;或是與室友相處得不融洽,三言兩語拼湊在一起,就是一場氣勢洶湧的批鬥會——


@**:高中有段時間,宿舍8個人,其中1個人帶領著其他6個人天天聚一起吃飯,邊吃飯邊數落我,就像開批鬥會一樣,說的內容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年少輕狂,大家都有不對的地方,但是忽略自己的過錯,放大別人的過錯,還開批鬥會,這就不應該了…


@blin**:大概是高二時以全年級第50名成績進入50人的重點班。結果卻因為這個剩餘的兩年高中一直都被那群‘學霸’嘲笑墊底。不管我說什麼,是否正確,他們都打斷,都一臉不耐煩地認為我肯定是錯的。因為我長相一般,他們便笑我是沒有頭腦也沒有美貌的垃圾。就算我取得一點點進步,他們也輕蔑地說,切運氣而已,垃圾永遠都是垃圾...



更嚴重的,就是人身攻擊與詛咒,小時候被人用蠟筆在牆上咒罵的畫面,放到今天也會令人毛骨悚然——


@*菌子:小區裡我最年長,其他人小我四五歲,裡面的扛把子小女孩就帶著小區的小團體孤立我,我也是佛,一個人在家玩電腦就好了。最生氣的是她們內部鬧矛盾,卻在我家門上用蠟筆亂塗亂畫,擦也擦不掉,害我被母親罵,還有在樓梯的牆上咒罵我死。。。這也許就是我一直來不願與他人深交的原因吧




肢體霸凌

“有個學習挺好的孩子,當眾脫了我的褲子”


不少人在念初中的時候,性格懦弱,遇事不敢反擊,於是就成為了班級混混的欺負對象,被當眾脫褲子羞辱、被拳打腳踢,而其他人為了“合群”,一眾附和——


@等風*:性格很懦弱,具體原因就不說了,後來也一直在努力擺脫。初中校園欺凌還是很嚴重的,就我們學校來說是的,我是那種學習不好,不管效果怎麼樣但是已經努力學的那種,周圍大部分同學是很混的那種,就經常被欺負,那時候經常上體育課逃課,不然他們真的可以一整節課都圍繞著我,不是打架,是他們打我,班級也有學習好的同學,他們可能也是想證明自己很我這種人不是一樣的,不是被人欺負的那種有時候他們也會加入,其實我能感覺到他們跟那些混的人不是一種,但卻是是加入他們了。學習不好,老師自然也不喜歡,我理科不好,物理老師剛好是教導處主任,經常上課的時候噁心我,我當時在第二排坐,說我佔著茅坑不拉屎……回宿舍更別說了,現在我儘量避免不去想,現在工作了,這段時間也過去很久了,我努力不讓它成為人生中的陰影吧


@**匏:被排擠啊。差不多從小學轉學之後就一直有,那時候從小山溝轉到大城市,生活條件沒有大多數人好,有個學習挺好的孩子,當眾脫了我的褲子,平常帶頭無視我。上了初中以後,由於我是借讀生,大部分學生都是小學就在一起的,我和他們沒有太多共同語言,靠近會被說“你誰呀?離我們遠點”。。



有時自己被欺負還沒完,連身邊的物品都要被對方捎帶著破壞——


@雞蓉粥**:小的時候男生都欺負我,我又坐在後面,周圍都是壞學生,得到的都是爛桌子和爛椅子,他們一生氣就會踢我桌子,我的桌子就散架了,我就要自己修我的爛桌子。然後沒有人敢幫我,他們經常恐嚇我放學之後要打我,幸好我家就在馬路對面,只要我們的隊伍出校門,我就馬上跑回家。還好,我現在短跑很厲害,哈哈哈哈


類似的肢體霸凌並不限於同性之間,有些女孩因為膚色原因,會被男孩子嘲笑,一旦反擊,就是被打——


@五塊錢**:大概就是,小學的時候長得很黑,也長得不好看,家住的離學校比較遠,但是隻能走路回家,每天放學路上都被班上的男生騎自行車跟著,我在後面罵我是烏鴉的老婆,最後直接叫我鴉婆。小學的時候班裡的男生都喜歡欺負女同學,別的長得好看的女生被欺負急了會反擊回去,男生們就嬉笑著跑開了,而我的反擊換回來的卻是被男生用書包砸,被男生打





眼神凌辱

明明她們聊得很歡,你一出現她們馬上就安靜了並且拋給你一個白眼”


上一秒大家還聊得熱火朝天,下一秒就鴉雀無聲,“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應該就是這種情況的真實寫照——


@Don **:我是因為上了大學之後一個月才回去退學復讀的,當時去聯繫復讀學校的時候都已經是十月底了,我就被安排在其他班的宿舍。可能因為我去得比較晚,而且復讀前高考成績比較好,還有我本身性格比較內向,人也土裡土氣的,那個宿舍的女生就一直排擠我。就是那種明明她們聊得很歡,你一出現她們馬上就安靜了並且拋給你一個白眼的那種,宿舍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首先就會推到我頭上……


然而更讓人心寒的,是你的好朋友也加入了這場心照不宣的排擠隊列中,那副尷尬而又忍不住笑的表情,為友情狠狠潑了一盆冷水——


@卅**: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在講臺上擦黑板 聽到有人在笑 回頭看到是前排幾個同學聚在一起指著我笑 我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 就問 他們還是笑 我就叫其中一個是我唯二的好朋友 問她 她露出一副有點尷尬又忍不住笑的表情說你還是不要知道得好 於是好多年都在想 我到底哪裡沒有最好呢 哪裡出醜了呢 怎麼就沒發現呢





莫須有的罪名

不管自己東西怎麼沒的,什麼證據也沒有,都說是她偷的


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那麼一群女人呢?編劇、導演、製片、監製……毫不費力就給你來了個全套的,且十分順暢從未NG——


@Ci**:沒來由地,給我編撰各種“經歷”“臺詞”,然後在我面前扎堆冷笑、耳語……幾乎被全班女生孤立的經歷絕對是人生的噩夢


@草莓**:莫名其妙的被班裡某個女生造謠汙衊,說我愛嚼舌根,然後一堆的女生冷落我,明明宿舍議論別人的時候我沒參與過,真的是很難受了


@大**軼:總被找茬。衣服是假貨,化妝品是假貨,隱形眼鏡是假貨,鞋子是假貨,臉是假貨,身材是假貨,成績單是假貨,錄取通知書是假貨,畢業證是假貨,面試通知是假貨,社會履歷是假貨。在被啪啪打臉以後,我的城府心機和人品又被diss,不然怎麼會立於不敗之地呢?甄嬛都不帶這樣的。但這麼膚淺無聊又無知的,只有那一部分人。(攤手)



不過故事到這兒還沒結束,除了女人,有時男人也會先聲奪人,搶一齣戲——


@麻友友的***xx:初中的時候受到大半個班的排擠   受到排擠的原因現在覺得很可笑  因為和一個男生分了  男生搶先跟全班說我劈腿 但事實上是他甩了我 但沒人關心事實 我怎麼說都沒人信 初三那一年沒有人理我 甚至有他的朋友對我打罵 現在想來真不值得特別是早戀一點都不好


“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聽過,不過那位說謊的小男孩有三次機會,而作為一個被抓過一次現行的“小偷”,從此卻成為了萬罪之源——


@黑**師:我的一個女生同學,小學時有一次偷本子被老師發現,然後老師召開班會,結果就變成對她的聲討大會,不管自己東西怎麼沒的,什麼證據也沒有,都說是她偷的。一群人對一個人的欺凌真的很可怕!


但有時,自己一個毫無意義的行為被過度解讀,以訛傳訛,給自己的形象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Nau**a:社交的孤立、語言的攻擊、眼神的凌辱、莫須有的罪名……全部有,不夠寫,寫出來也蠻惡劣一件事。咬住的我的錯是因為生病晚上睡不著,有一兩次半夜在樓道走了走舒緩一下心臟壓力,因為看了有人睡不好殺人的新聞,加上對於我曾經做班委的競爭,所以各種造謠,現在還有同學刻意疏遠我這個“潛在殺手”



被排擠的感受大抵都相似,就像被拋入一個冰冷的世界,四面寂靜,只能聽見自己嘆息的聲音,偶爾耳邊嗡嗡作響,也盡是周遭不友好的謾罵和指摘。


說起被排擠的原因,就各有各的不同了。家境、長相、人品、成績、與眾不同……任何一點,都能被別人大做文章。




我什麼都不懂 插不上一句話


都說有共同的話題是成為朋友的基礎,即便是第一次見面也能像老朋友一樣滔滔不絕聊個沒完。但要是彼此氣場不合聊不到一塊,場面就會十分尷尬。


在中學環境裡,這樣的社交規則就更明顯了。如果同學室友聊的話題你一竅不通,或許也不是刻意排擠,但你就自然成為了被冷落的那一個——


@Tingxi**:當寢室裡其他妹子都在熱烈地討論化妝品,但是我什麼都不懂插不上一句話只能默默帶上耳機的時候,我真想擁有和我同一個level的朋友



不過相比起來,“插班生”“轉學生”“外地生”的生存就更加艱難了,跟同學們既沒有感情基礎,又因為初來乍到而十分害羞青澀,便輕易地成為了班級排擠對象——


@行走的**:剛上幼兒園的時候是插班生,和班裡的人都不熟悉,自己又長得比較瘦小,所以常常被班裡的男生欺負,班裡的女生迫於男生的勢力也不願意搭理我,每天自由活動時他們都在操場玩耍,只剩下孤零零的我悶頭趴在教室的桌子上


@*夜:剛到一個新環境,比如轉學,上班都會受到輕微的排擠,因為我是那種胖胖的又不可愛的女生 說話直白,做事溫吞。


@五十*:自己從小經常轉校,每轉一次都要經歷被排擠,所以經常會一個人呆著,一個人說話,一個人想以前的朋友。


@傑克柯**:初中時候吧,在那個學校我屬於一個外地人,被排擠笑話也是常事。 





“對於同學來說,女孩子胖可能就是原罪吧”


在審美越來越整齊劃一的當下,達不到他人眼中判定“美”的標準往往也就成了被嘲笑和排擠的原罪,然而這樣的審判並沒有道理。


有些人高,有些人矮,有些人瘦,有些人胖,實際上這並不是一系列優缺點的對立,僅是個人特點罷了,並無高下之分,卻有不少人因此而受到孤立——


@時光倒流***:我是個矮子,初中的時候被一個天天一同上學放學的同學叫到教室外,一把摟著我的肩膀,和旁邊幾個女生一齊開始笑,後來就不和她玩了...


@魚丸**:從上初中開始就發胖了,對於同學來說,女孩子胖可能就是原罪吧……他們當年對我說過什麼做過什麼肯定早就忘記了,我卻記得那麼清晰,哪怕努力的忘記了他們的名字和長相,可每一道傷口是怎麼喇的我都記得



@要瘦到百斤**:因為很胖吧,然後就從小到大就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嘲諷,導致現在雖然減肥還算可以,但是還是會有印在心裡的自卑,現也會有摳吐這種暴食症行為。


@*百下:我23了女,一個朋友閨蜜都沒有。初中是因為醜黑,被邊緣成本地人中的阿北子,高中變好看了也還是那樣,有一次操場集合快解散的時候啊的一聲摔倒了,全班同學都看過來了,卻又都轉身走了,沒有一個人問下怎麼了,正常情況既然是同學多少會說下的吧,沒有誒。


由貧富差距導致的分化和排擠就更明顯了,如果一個人來自農村,打扮得稍有點土氣,那麼十之八九會感覺擡不起頭。這樣的自卑心理,往往就來自於同學們的嘲笑——


@蘇三愛**_:初中被排擠,可能根本原因是家境不太好,穿得也土土的。一個男生帶頭,各種嘲笑奚落。小組打掃衛生,每次我都被安排倒垃圾。挺難受的,經常一個人躲在被窩哭。 


@** Lin:初中的時候,班上一個女同學打扮有點土氣,行為舉止也成熟老派,成績不是優秀,班上的人私底下下傳她穿的衣服都是她媽媽或者外婆的,連她從她們面前走過都要暗自翻白眼 ,大聲編排她的私生活,有時候話太難聽她也會懟回去,但大多數時候她都是沉默的。那時候的我就坐在她後面 ,卻沒有幫過她



@月亮下的**:高中就讀於市裡重點高中文科班,就我們5個男生,來自農村的我,每次談論的話題除了學習上的,經常跟他們格格不入,城鄉差異儼然一堵厚厚的牆,隔開了我跟他們的認知。大概就跟努力尋找存在感卻總不被認可,而自己又不得不延續那種兩個世界被排擠的時光,那時唯一慶幸的就是成績尚可吧,醜小鴨存在感雖然低,但也總有變白天鵝的機會呀。


@嘎**脆:中學的時候班裡參加一個視頻公開課比賽,全班百分之80的同學都被老師叫去辦公室安排任務要在公開課上展示。公開課那天一整個上午都在為上臺的同學鼓掌,頓時覺得自己鄉下來的真的是任何活動都不會帶著我,我只配坐在下面為大家鼓掌。這是一種被集體拋棄的強烈孤獨感。


還有一些排擠來源於對胎記的嘲笑。如果這個胎記長在顯眼的位置比如臉上,就更容易更為眾矢之的——


@我親愛**和膽怯:醜?算嗎?可能是因為我左臉正中間上有個胎記



欣慰的是,後臺有不少情況類似的讀者沒有被流言蜚語帶偏。是啊,胎記本就是父母饋贈的禮物,那是我們我們身上獨一無二的印記,無需自卑——


@Jenni**:左臉有胎記的那位,我是右臉有哦,可我覺得自己不醜呀,被天使問過的臉風情萬種~


@哼**唧:左臉胎記那位,我左臉也有塊胎記,而且很大,但是這個從來沒有影響過我,還是有很多人覺得我漂亮。我認識個學妹,她的胎記更加大,幾乎佔了臉上的四分之一,可是,不僅我,好多人都覺得她很漂亮。不會有人因為她的胎記而排擠她。所以,希望你不要太在意外表,多笑笑,樂觀的熱愛這個世界。




你怎麼經常跟xxx在一起,不怕影響自己成績嗎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我們從小聽到大,且不論對錯,將它真正付諸於實踐的,有不少是迫於老師和家長的壓力。



上學的時候,很多老師喜歡用成績好壞來判定一個學生的好壞。成績不好的同學,往往就成為老師口中的壞學生;再加上老師有意無意的口頭引導,班裡很多同學就會跟風排擠那些成績不好的同學——


@滾**:高中的時候成績不好,心態不好,每天渾渾噩噩的,人緣也不好,好多玩的挺好的同學慢慢不理我了。本來以為是因為自己很喪的狀態影響朋友交往的,後來有個女生偷偷告訴我,是我們班主任叫她出去跟她說,你怎麼經常跟xxx在一起,不怕影響自己成績嗎。不過有人願意告訴我這些,我覺得還挺幸運的


@大**韜:被排擠就只有一次,在小學的時候。班主任號召全班同學不要和我玩兒,理由是:“他玩兒,他不交作業,但是他考試就是能考好啊!大家千萬別被他帶偏了!”當時我真的好委屈的……


@鴟**最可怕的排擠是老師帶頭的排擠以及宿舍裡室友誤解後的每天的針對和出言諷刺,有過這樣的經歷後更希望每個人都能被溫柔以待吧



當然除了老師,另一群長輩帶來的壓力也是不容小覷的,那就是親戚。只要不喜歡你,你做什麼都是錯的——


@木**:小時候因為家裡窮,不得不接受親戚的幫助,噩夢就這樣開始了。做什麼事都是錯的,不能有喜好,不能有夢想,不能過的稍微舒服一點。因為你既然過得那麼舒服,為什麼不還錢呢?窮人還配追逐夢想嗎,老老實實過日子不要再給別人添麻煩才是正經。永遠也忘不掉站在一個角落裡,她們圍著一圈議論我和我的父母,用刻薄的話和挑剔的眼神,好像我是一隻鴨子完全聽不懂她們說什麼一樣。


@Du**:父母重男輕女所有親戚排擠我。導致我討厭完全班男生,不懂與男生相處。於是我又受到全班男生的排擠。




有兩個女生老是自習課說話 我就記了他們的名字


都說學校就是一所小社會,當你不小心損害了這個小社會裡人“大姐大”般人物的利益,在前方等候你的,或許就是血雨腥風。


不得不說班幹部真是一個常常得罪人的職務,要想恪盡職守,守護正義,有時就不得不得罪一些人——


@菊**:初中的時候被排擠過,因為當時是班長管紀律有兩個女生老是自習課說話就記了他們的名字。然後就這樣被排擠了,那兩個女生拉攏其他女生不和我說話甚至連我的閨蜜也受到牽連,杯子裡被人放了芥末醬,不管你做什麼總會被嘲笑,明裡暗裡針對你,我的日記本也被翻出來看,真的很委屈到現在也無法原諒


@欣**:初一開學沒多久,在綜合課上幫老師管紀律被同學記恨,慫恿著別人一人給了我一巴掌,還到處說是我的錯才會教訓我。初中三年被孤立,家裡人認為不去計較被人打的事情就好了,殊不知我初中三年都是被孤立的。



當然,即便不是班幹部,作為一名普通小群眾,也難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不小心傷害了一些人利益。這時候握手言和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了——


@七**蹦:小學的時候嘴快當著AB的面把A罵B的事情說出來了,結果兩年一直被A欺凌,被小集體孤立,被A在上課的時候罵到哭。意識到了自己嘴笨的缺點,但是一點也不感謝A,雖然她讓我看到了自己致命的缺陷。再次見到她,我也只想說qnmd。因為你帶給我太大傷害


@B**s:高三的時候,因為和室友有小爭吵,喜歡她的一個混混就放言要打我,雖然最後沒有打我。可是那幾天,真的好多人,包括我以為很好的朋友,不敢和我交談,怕引火上身。從那以後,有人在我背後說話,或是在我面前交談,我都覺得他們在討論我的不對。


@十**:小學時候成績好,但性格暴躁,被全班女同學孤立,哭著問我媽怎麼辦,老媽說做好自己的事,看淡女孩子之間的友誼。從此這句話就貫穿了我的生活,女孩子之間的友誼真的是很薄弱,老媽英明。





“座標東北,男生,從小到大都被人說有點娘”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人人都在追求不同,並渴望包容;但是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在渴望包容的同時,卻又對別人的不同妄加苛責。


這樣苛責會出現在比較有女性氣質的男孩身上——


@**風:座標東北,男生,從小到大都被人說有點娘 性格也不是那種開朗合群向的,上學的時候就一直處於邊緣狀態還會被人嘲笑,雖然當時好像沒有很介意,但是回想起來也不是很快樂的記憶吧


也會出現在與他人持不同觀點的人身上——


@六*六:小時候,因為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不同,有被朋友孤立的時候;初中,不知道什麼原因,被一個男生莫名討厭,但是我從未招惹他;現在因為生活上各種習慣、對不同事情的看法、個人性格冷清的原因,在學校常常獨來獨往。


我們不該因為別人與自己不同而責難別人,同樣,我們也不必因為自己與別人不同而接受他人質疑的目光——


@白**咚:我希望所有被排擠過的或正在被排擠的人知道,你被排擠不是你的錯,而是愚蠢的大眾無法忍受你的與眾不同。而與眾不同才是最難得的





“過於優秀在某些人眼中就是犯罪”


當一個人被貼上“優秀”的標籤,對老師而言,你是天之驕子;對自己而言,這是一份努力過後得到的肯定;對父母而言,這是面對親朋好友時是仰起頭的驕傲……


但,對其他人來說呢?還有這樣一種可能——


@**ily~:過於優秀在某些人眼中就是犯罪,一旦有個挑頭的跳出來,打開腦洞,私下向她們提供各種可以孤立這個jian人的“理由”,那麼一切就理所當然了,犯罪感也偷偷演化成“正義感”。可能她們這輩子都不會愧疚,因為她們不是靠自己的努力變得更優秀,而且小團體的自我麻痺式假想。其實,我們不用說什麼或想什麼。因為這些人的內心,早已是我感受不到的地獄。


@Nora**:成績稍微好一點,性格乖一點就會被她們當做“打小報告”的賤人,不幫她洗衣服、疊被子就會被針對。我都不知道怎麼過完那地獄般的三年,現在想起來真應該反擊回去,可能那時候我也不確定有幾個人站在我這邊。



有時,還會殃及無辜——


@無**氏:小學因為和班花玩的太近被其他妹紙排擠,不跟我說話,不帶我玩,但沒有很過分的舉動,哈哈哈哈哈哈,當時還是很難過的,現在想起一頭霧水


不過,可能正如範爺曾說過的那樣:我經得起多大的讚美,就經得住多大的詆譭——


@倉**長:舍友的故事。她是一個很好看很懂得打扮成績很好性格很大方的人,她小學前五年都是跟著爸爸在異地讀的書,最後一年轉學到大城市。她一進那個班級,就是班上最好看最新潮的女生,而且成績考過了她班主任和同學心裡的那個完美乖乖女。可以說是各方面完勝那個女孩子,然後她就招致了嫉恨,考試考得好被人說抄襲,連老師都不幫助她甚至帶頭懷疑她。後來她考上了最好的初中,以全班最高分。她那時說“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後來覺得可能自己真的太優秀了吧,嘻嘻”那個瞬間我覺得她超級美,好像有光芒一樣。




“小孩子的惡意是成年人無法理解的”


雖說被排擠的原因各有各的不同,如家境、性格、長相、衝突等等。但在後臺的一百多條留言中,仍有讀者表示一臉懵逼——


@**竫:不知道做了什麼觸了她的雷點就被迫冷戰了,還帶著其他小姐妹一起不理我。問也不給我說,冷戰多久全看她的意思。整個小學有很多次。



即使到了心智較為成熟的成年,也無法反思當時的情況,因為根本無法理解當時發生了啥——


@***:小學和幼兒園的時候,小孩子的惡意是成年人無法理解的我現在也想不明白,可能就是沒來由的討厭我。玩丟手絹,班裡每人個都會被cue到,而我從來都是那個蹲在地上唱歌的人直到蹲麻,也沒有人會把手絹放我身後。拍皮球,兩個人一組,輪到我的時候,隊友寧願自己拍也不願意和我一起。偶爾中午託管,搶走我的零食和午餐,因為數量有限,老師也沒辦法。還有語言上的攻擊等等一些幼稚到家的排擠。




聽完了被排擠的故事,我們不如反過來想想,那些帶頭孤立,或是參與了一場又一場排擠活動中的人,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有人說,排擠是嫉妒的根源——


@一**會:我們老師說過一句話,女人的嫉妒心無處不在,嫉妒是排擠的源泉,所以女人間的排擠也是千奇百怪。



還有人說,就是沒來由的討厭某人,或是純粹地出於跟風心態而孤立某人——


@吳**鞋:我說的是排擠別人的,小學時候對排擠沒有認知,見別的同學排擠別人自己也跟著排擠,長大後再想起來覺得自己很沒禮貌,愧對那位被排擠的小學同學


@tuo**:小學的時候好像搞過孤立,帶領其他女生不和一個女生玩。其實人家也沒做什麼,但我就不想和她玩,也不想讓別人和她玩。現在想想還挺愧疚的。


但有一類人,比如文章開頭說到的何小萍,她被排擠就不是啞巴吃黃連了,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


@假裝**的兔子:比如何小萍這個角色受排擠有一個原因不就是她未經別人允許就偷穿別人的軍裝還去照相了麼……她不被排擠誰被排擠哦 難不成有人偷用你東西了大家還要對她笑臉相迎?我是沒那麼聖母 我只覺得她活該


不少讀者表示,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來看,受到排擠的人或多或少都是自己存在一些問題,否則不會被孤立——


@鹽小**:我現實中看過的被排擠孤立的人,都是性格或品行很不好讓人忍不了被大家討厭的,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誰沒事幹那麼多人一起排擠一個人啊?真實的排擠欺凌很少,大多是自己太自卑看誰都覺得對自己有意見的


@柳絆長堤**:我以前也經歷過排擠 你就知道一件事 你被排擠 你的外表 情商 禮貌 善心 心機 家事 成績 絕對有一個或者幾個有較大的缺失 別老說什麼別人不懂你 你就是不夠好 你要麼墮落 要麼用逆境來讓自己成長 別覺得完完全全都是別人 都是世界的錯


@張慕**:之前班上有一個同學被排擠,我不懂為什麼,甚至單純地以為他被排擠是因為胖導致身上味道大而已,直到後來才知道,他在宿舍從來不洗澡不洗漱,所以身上味道特別大!而且還半夜起來摸室友,講真,因為這件事他室友(所有)都打他了,他還被班主任叫了家長來處理(然而他還是沒被勒令走讀),第一次覺得一個人被所有人討厭是有原因的



排擠可以出沒於任何一個場景,可以是出於嫉妒,可以是出於以牙還牙的報復,可以是玩笑一場,也可以是事出有因。


確實,年少輕狂,情商不健全的青少年會在不經意間犯錯,傷害了他人,招致厭惡和排擠是在所難免的事。但無論如何,排擠都不會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一昧孤立會導致當事人性格的驟變,亦或是自卑情緒在體內潛移默化的滋長。


@五**鍋:初中的時候,班裡的女生都喜歡三五成群,那時候莫名其妙的被某一個女生討厭並且敵視,只要我碰過的桌子,她們都會拿紙巾使勁擦,我經過,她們就會擺出一副很嫌棄很噁心的樣子,就好像我是一輛充滿異味的垃圾車一樣。那時候受到的傷害太深,導致現在依然很自卑


@小**灰:小學被本村一個孩子號召全體男生排擠我,還威脅說如果有人想和我玩就會受到排擠,比較好笑的是我當時候完全沒察覺,直到後來好朋友的媽媽跟我媽說我才知道有這檔子事情。而這時候已經是初中,從那時候開始我感覺自己失去了維繫友情的能力



痛苦本身並不值得感謝,因為那種痛入骨髓的感覺甚至會麻痺人的神經,一蹶不振。但,我們都應該學會擁有一種轉換的能力:我錯哪兒,你告訴我;我真的錯了,我改;我沒錯,我堅持自我;你看不慣我,886。


@王**Chris:從小學到初中一直被人排擠 到最後甚至都麻木了吧。五年級的時候和班裡的“大姐大”(班長)吵架了,她說和我絕交併且威脅全班同學不要理我,從此孤身一人度過小學最後兩年;初中的時候,鼓勵我的同學一看到我就諷刺、辱罵、起外號、給我潑髒水…… 幸好我沒有被現實打敗,而是發現並改正了自己的缺點之後勇敢的站起來


@嗒**:被排擠了,有時候也不是自己的錯,是沒人看見你的好。是別人不識廬山真面目,不要讓自己難受,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向天笑


@黯然**:初中時候被排擠大概就是因為一個女生想和我換座位,但是老師不同意所以沒成功,她和她的小姐妹就莫名其妙地開始討厭我,各種惡作劇。現在想一想,被排擠或者不合群只是說明不是一個檔次的人。優秀的人不會排擠別人,不合群說明那不是你的群,所以應該跳出來,找到自己的天地



我們應該對絕對的錯與絕對的對保持理智,因為這個世界除了對錯,更值得關注的,其實是話語背後依舊溫熱著故事。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們讓燃燒的火把一直溫熱著。


@Vi**TiV:我知道有很多同性戀因為怕遭到同齡人的排擠而裝作喜歡異性的樣子,我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同性戀能夠勇敢的站出來,和身邊的朋友分享自己的故事,講述自己的委屈,讓我們一起構建一個不容許有歧視存在的世界


@Jomy**:小學三四年級吧,班裡轉來一個女孩子。從外面來的所以性格比較潑辣,結果被班裡一個成熟的女孩子討厭,帶頭孤立排擠。那時我是一個天真愛玩不懂世故的女孩子,和所有人都玩。和她玩,她抓住了我。後來成了我的霸氣閨蜜。這些都是她多年後對我說的。她說感謝那一年,我把她從黑暗中救了出來看到陽光。我也很開心,小小的自己,用天真善良保護了一個人。自己也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因為大家都喜歡我嘿嘿



而作為當事者,我們自己就是火苗。


@浪裡**牙:你得自己有一簇小火苗,擁抱溫暖使其壯大,失去溫暖也不會熄滅。我很喜歡初中政治講悅納自己的身體變化的悅納這個詞,這個詞對於我而言就是最初的那顆火星。



點擊圖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