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興「樓塌」,「富二代」掌門末路狂奔

人物2018-08-08 00:22:58


董事長已經失聯近40天。而在阜興集團將傾之際,朱一棟顯然早已為自己鋪好了後路。市界從多方信源確認,朱一棟持有香港身份證。多重身份使得朱一棟潛逃更加便利。

 




文|張洋

編輯|邢昀




阜興集團董事長朱一棟已經失聯近40天。

 

6月27日,「阜興系」旗下上海意隆財富的一紙公告爆出實控人朱一棟6月25日失聯,阜興集團處於失控狀態。而在網絡空間,朱一棟依然活躍。實名認證為阜興集團董事長朱一棟的微博博主6月26日仍在更新,之後停更7天,到7月4日再度出現。

 

這期間「阜興系」的「爆雷」事態漸漸嚴重,「阜興系」旗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所發上百隻產品兌付無門,與之關係密切的P2P平臺近期也被爆出問題,投資者艱難維權,背後牽連出銀行、信託等十多家金融機構,市界獲得的信息顯示,阜興系背後資金黑洞可能在250億元到300億元之間。

 

市界在調查「阜興系」資本運作手段時,也試圖瞭解朱一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縣城「富二代」

 

朱一棟有一個好爸爸。

 

1982年春天,朱一棟出生在江蘇省鹽城市阜寧縣李良村。偏居江蘇一隅的阜寧縣,是省內出了名的貧困縣,經濟條件比較差。

 

朱一棟的父親朱冠成是鄉親們口中的「能人」,他聰明會讀書,在那個年代,擁有大專文化水平。

 

朱冠成畢業後,被分配到阜寧縣陳良鎮一家磚窯廠,不出幾年就當上了廠長。朱一棟9歲那年,他家鄉的鄉鎮企業阜寧縣化工廠頻臨倒閉,父親朱冠成臨危受命,被調任該廠廠長。改制以後,朱冠成全面接手阜寧縣化工廠。

 

市界獲取的一份刊發於2001年的文章提到,5年前,阜寧化工廠是一個瀕臨倒閉的鄉村小企業,在朱冠成主導下,上馬了稀土項目。2001年年銷售1.1億元,年利稅2100萬元,均翻了12倍以上。

 

曾有媒體報道,1997年7月成立的阜寧稀土實業有限公司(下稱「阜寧實業」),其前身正是阜寧化工廠,朱冠成和妻子邱素珍分別持有阜寧實業65%、35%的股權,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阜寧實業定位於深加工,重點發展中重稀土全分離技術,生產高純、超高純的稀土產品,產品一上市便供不應求。

 

2018年6月22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稀有稀土」)公佈的招股說明書上,阜寧實業現身其中。根據中國稀有稀土招股書,截至 2017年12月31日,阜寧實業資產總額為 4.68億元,所有者權益合計7233.19萬元,2017年淨利潤虧損24.65萬元(以上數據未經審計)。

 

朱冠成在阜寧實業的基礎上,不斷擴大稀土產業,先後投資或控股中鋁稀土(阜寧)有限公司、阜寧稀土新特材料有限公司、阜寧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大連電瓷2017年年報中披露,朱冠成先後擔任過阜寧稀土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中鋁稀土(阜寧)有限公司總經理、阜寧稀土新特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阜寧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朱家藉助稀土產業的拓展,蒸蒸日上,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豪」。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讓朱冠成有資本對子女大力栽培。據財新7月16日報道,朱一棟的同屆同學介紹,朱一棟初中成績不佳,沒有在國內上高中,而是去了加拿大。

 

公開資料顯示,朱一棟畢業於加拿大約克大學。一位約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告訴市界,國際本科生在約克大學一年的學費、住宿費、生活費約為20萬元,一般來講本科讀下來花費近百萬元。

 


長袖善舞


「富二代」朱一棟,2005年畢業後幾經折騰向資本市場進軍,逐漸在上海灘打開局面。

 

在上海,他創立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2008年中旬被風投機構收購。朱一棟重回家族懷抱,在阜寧實業擔任總經理一職,任職期間一舉收購深圳股東及蘇州股東的全部股權,帶領阜寧實業從合夥制走向家族企業。

 

且在香港、日本、德國註冊多家貿易公司,在國際市場做多稀土出口,將大量庫存及自有配額在2年內完成了近20倍收益。

 

此後,他有意拋棄父親的實業之路,在資本市場上有所作為。2011年,朱一棟與多年好友共同創立上海阜興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阜興集團」)。

 

從稀土貿易跨入資本市場,朱一棟不僅聯合趙卓權,還拉來幾個在上海背景深厚的本地人,其中包括趙衡。趙衡直言,「朱一棟拉趙卓權入夥,完全是看中他的錢和資源,我們幾個也是因為有資源才會被拉進來。」

 

拉有用之人來襄助這招,在阜興集團日後的急劇擴張中,被朱一棟頻繁使用。阜興集團的官網上,顯示其跟羅斯柴爾德集團、輔仁大學訪問團、瑞典深圳國際合作促進會、釣魚臺美高梅酒店集團、韓國SK集團均有過交集。

 

2014年9月,朱一棟、趙卓權一同參加「北京中藝藝術基金會」公益晚宴,現場壕擲50萬元捐贈給基金會,而鄧小平之女鄧蓉正是該基金會的主席。官網宣傳顯示,晚宴上朱一棟與鄧蓉交流時談到:「阜興集團堅持履行社會責任,積極投身於各界慈善公益活動,通過本次晚宴希望今後雙方進一步加強合作,共同推動公益事業的發展。」

 

 阜興集團捐贈合同 


同月,朱一棟為阜興集團旗下的上海鬱泰管理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鬱泰投資」)拉來一位重要合作伙伴,具有國資背景的吉林省經濟貿易發展(集團)公司。雙方在上海浦東麗思卡爾頓酒店簽署全面戰略合作協議,鬱泰投資轉眼成為了國企背景的專業基金管理公司。2015年1月,鬱泰投資獲得「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牌照」,成為阜興集團重要的募資渠道。

 

傍名人、名企還是小菜一碟,跟地方政府打交道朱一棟也是遊刃有餘。在阜興官網的新聞中可以看到,基於地方政府發展經濟的迫切需求,他經常被邀請成為地方政府的座上賓,與市委書記甚至副省長談論經濟發展事宜。朱一棟率隊到地市考察,市政府領導再到阜興集團回訪,一去一回便達成合作,共同出資成立產業基金。

 

據市界不完全統計,阜興集團曾與陝西省、酒泉市、義烏市、鐵嶺市、都江堰市、江蘇省如東經濟開發區、常州市金融商務區、常州市高新區、紹興市越城區、金華市浦江縣達成過合作共識。2017年3月,浦江縣縣委書記、縣長一行到訪阜興集團時表示,「為了讓雙方能夠在合作上實現無縫對接,浦江縣將拿出最優質的資源和最有效率的服務全力支持阜興集團在浦江的發展」。

 

 浦江縣相關領導到訪阜興集團 


頻繁的互動來往,讓阜興集團收穫頗豐。2016年6月,阜興集團與江蘇省如東經濟開發區共同成立百億政府引導基金。2016年8月,阜興集團與金華市浦江縣成立產業基金。2017年2月,阜興集團、上海西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義烏中國小商品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設立產業基金。

 

背靠政府好賺錢的道理,朱一棟一定很懂。投資者吳優告訴市界,「『阜興系』旗下的私募基金經理在推介項目時,經常強調阜興集團背後的政府後盾,看起來讓人很放心,所以才會大膽地進行投資。」

 

而失聯之際,朱一棟還頂著江蘇省人大代表的頭銜,他2018年1月才剛剛當選。在2018年江蘇省「兩會」上,朱一棟發言談到,「基金的安全、投向和風控是第一位的」「我們還要時刻具備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的能力」。



專斷強橫


賺錢之外,足球是朱一棟最大的愛好。

 

他依自己喜好,出資打造了上海「阜興杯」業餘足球聯賽,賽事的總獎金不低於10萬元。阜興集團在朱一棟的帶領下,組建了上海阜興隊,而他經常上場踢球。


朱一棟在足球場上 


趙衡回憶,「朱一棟踢球比較獨,喜歡一個人帶球攻門,不太注重跟隊友的配合」。球品如人品,在管理公司時朱一棟同樣喜歡把主導權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接近趙卓權的賈林對市界透露,雖然身為阜興集團的合夥人,但趙卓權在公司的經營管理上無法插手,有時候關鍵會議也不通知趙卓權。他認為,趙卓權在朱一棟眼裡就是一塊招牌,用來陪客戶應酬、出席會議、接待官員。

 

朱一棟的強勢下,趙卓權萌生退意。根據賈林提供的一份股權轉讓、一份代持協議書顯示,早在2014年趙卓權把持有阜興集團30%股權全部轉讓給朱一棟,轉讓價格為2億元。賈林稱,朱一棟為了公司穩定,要求趙卓權繼續代持,二人簽訂代持協議。

 

在原阜興集團浙江片區負責人林白印象中,朱一棟很少說話,樣子不怒自威,遇到員工事情沒做好,會當面拍桌子訓斥,絲毫不留情面,所以手底下工作的人都有點怕他。


阜興集團2017年半年度總結大會朱一棟發言 


市界從上海意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意隆投資」)一位基金經理處獲悉,阜興集團關鍵的財務等崗位,朱一棟幾乎都是安排他的親戚來擔任,這一消息得到趙衡和賈林的確認。

 

對阜興集團的全面把控還不夠,朱一棟還要保證對旗下的子公司擁有絕對的控制權。

 

為了分散風險、避免關聯交易和躲過監管,原來阜興集團旗下的子公司、孫公司、項目公司慢慢被剝離開來,現在表面上看起都與阜興沒有關係,大部分都是朱一棟找人代持的。

 

趙衡說,按照正常的操作方式,就算代持,應該由集團的相關部門來代持。然而,朱一棟卻找公司的司機、保潔員等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來代持,就因為他們更好控制。



鋪好後路


「要麼成大事,要麼出大事。」

 

在資本市場浸淫多年的林白如此評價前老闆朱一棟。

 

經過朱一棟7年的苦心經營,阜興集團的資本運作接近天衣無縫。先成立各類私募基金公司,使阜興可以從外部獲得源源不斷的資金。然後,低價併購破產重組項目,獲得資產後多重操作,利用自身的私募基金公司參與融資,放大資金槓桿。挪用項目資金進入股市,變相收購「殼」公司,利用上市公司股權獲得融資,繼續放大資金槓桿。

 

與地方政府合作成產業基金,整合當地優勢產業,藉助政府信用背書,同時試圖將新獲得的資產通過定增、重組等方式,打包裝入之前狩獵的「殼」公司。待股價擡升後,高位套現,獲得鉅額利潤。

 

在短短几年內,朱一棟完成了一個龐大的佈局,讓林白感嘆不已。而如果沒有大連電瓷「老鼠倉」、意隆投資爆雷,朱一棟的局估計還將繼續運轉。

 

阜興集團將傾,朱一棟顯然早已為自己鋪好了後路。

 

市界從多方信源確認,朱一棟持有香港證件,其香港的身份證名字為朱翌坤,並以朱翌坤的名義在上海、香港、日本等地購買多出豪宅。多重身份使得朱一棟潛逃更加便利。

 

 朱一棟的香港身份證 


賈林透露,朱一棟在失聯之前,將阜興集團購買的多輛豪車以低價轉讓給親屬,以此轉讓資產。「在臨出逃前,他還讓相關公司、朋友替他擔保借錢,捲了18億元鉅款逃到海外。」


朱一棟的微博賬戶在其失聯期間仍時不時更新。7月23日,其微博參加#逗比魚叔叔#話題,轉發了一條「88歲空巢老人在學校當裸模:至少那兒有人跟我說說話」的視頻新聞,並配上「實習」二字。

 

而微博的評論區則是一眾投資者的質疑與咒罵。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吳優、賈林、趙衡、林白均為化名)




沒看夠?

長按二維碼關注《人物》微信公號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著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