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養狗,就像養了個拆遷隊

Vista看天下2018-08-04 22:07:58


吸貓的人肯定都聽過一句話:“不管你貧窮還是富貴,你家的貓都看不上你。”


因為貓真的是傲嬌系佛中的南波彎,就算你早已把它當成了電,當成了光,但它對你就是這麼愛答不理。



所以,很多人也就看透了,吸貓這種事,隨緣就好。吸不吸的上,吸的爽不爽,那都是貓主子註定。



而狗子就正好相反,每天都像一團行走的火。一撲,二蹭,三舔舔,熱情到讓人昏古七。特別是養了泰迪這種沒事就想來兩下的汪,恨不得擱家弄只刺蝟,讓它知道怎麼做狗。



但很多人肯定都跟我一樣,嘴上說著嫌棄,身體卻誠實的一比。無聊了,想擼狗;下雨了,想擼狗;不嗨森,想擼狗;不想上班,還是想擼狗。



摸頭、摸背、摸肚子,真的是想想就開心。摸一下,好像就擁有了一整天的快樂噴泉。



那麼,問題來了。狗子既然這麼好擼,為什麼有這麼多擼狗黨都秉持“狗子永遠是別家的好擼”,自己卻絕對不養?


因為↓↓↓



都說貓難伺候,但鏟過屎的都知道,沒個二三四五六把刷子,也真的是養不了狗。說白了,就是忍忍忍、閒閒閒、錢錢錢。


要是問別人為什麼不養狗,十有八九會說“因為狗毛”。畢竟狗毛這玩意兒摸起來是很蘇胡,但要是清理起來,真的是一點都不舒服。


一年365天,狗子有364.99天都在掉毛。



它們掉毛的理由永遠比你脫髮的原因多換季要掉毛,成年要掉毛,生了崽子要掉毛,太陽晒少了要掉毛,營養不良要掉毛,洗澡太勤了要掉毛,心情不好了還是要掉毛。



所以一旦有了狗,就會發現,家裡缺啥都不會缺狗毛地上、床上、桌上,車裡、沙發、碗裡……只要是它能染爪的地方,都會飄滿狗毛。



讓它靠近一下餐桌,你立馬會得到一碗狗毛拌飯;讓它蹭幾下,會附贈你幾十根毛毛;而你要是抱它一會兒,運氣好的話,能得到一件毛衣


這樣看來,養狗首先要具備的就是“任你狗毛滿天飛”的忍勁+“撿到死”的決心。


一睜眼,不僅要自我催眠,擺脫被狗毛支配的恐懼。起來之後,還要掃狗毛、撿狗毛、吸狗毛、粘狗毛、薅狗毛,然後來之不易的週末就這麼過去了。



而比周末薅狗毛更讓人絕望的可能就是自己下班累成狗,到家還得遛


常言道“養狗不遛狗,肯定活不久”,為了讓狗主子長命百歲,甭管自己多累,都得抽空帶出去遛遛。


有人說遛狗多好哇,鍛鍊了狗還順帶給自己減個肥。那是因為,我們通常以為的遛狗都是這樣的,悠閒又清新↓↓↓



但現實可能是醬嬸兒的,粗獷又野性↓↓↓



或者是↓↓↓



Ennnnn,說白了,遛狗的過程就是:狗跑,人追;狗停,人催;狗累,人背,所以最累的永遠是鏟屎的那位。



可能會有人想問,既然這麼累,那養狗不遛狗行不行?


對於這個問題,已經有不少用親身經歷證明了:完全可以!!


只要你家裡有礦。


很多鏟屎官可能都體驗過這樣的場景:下了班,興沖沖地回到家,打開門,看到家裡就像招了賊一樣。這一不可描述的畫面,讓你以為自己進錯了門或者是用錯了打開方式。


然後,退出去,重新來,發現還是這副鬼樣子。正準備撥個妖妖靈,又突然發現家裡的傻狗正癱在角落裡裝無辜。



就算心臟驟停、氣到血涼,還得逼著自己承認,別人家養的都是看家小能手,獨獨我家養的是敗家狗。


沒辦法,狗子們的狗生信條就是絕不讓自己閒著。要麼出去嘎悠,要麼上房揭瓦,分分鐘給你制定出一套五十萬的裝修計劃



好像每隻狗的身體裡,都封印著一絲躁動不羈的靈魂。


封住了七分的,雖然只能這裡撕撕、那裡咬咬,但也要把家搞成像模像樣的垃圾場



齊齊整整的沙發,甭管幾成新,狗子過去晃悠幾圈,一律掏成空心馬蜂窩。


[email protected]哇哇媽


買一次肉痛一次的Gucci、Channel、LV,還沒用熱乎,就被它暗搓搓啃殘了。


[email protected]西西李李


新買的枕芯,套子還沒配好,就已經化成了七月裡的鵝毛雪。


總之就是在它們的字典裡,沒有“不能啃”三個字,不管是吃的,穿的,用的,凡是被它們盯上的,都要使勁造一造。


什麼紙巾、鞋子、瓶子,鼠標、眼鏡、臉盆,剪刀、錘子、鋼絲鉗,公章、護照、作業本……統統稀里嘩啦。


而封住了三分的,這些小撕小啃,對它們來說就是灑灑水。它們的目標就是:凡是看著比自己大的東西,都毀掉!毀掉!毀掉!


比如,這種桌子,一搓二撕三掀,利利索索地就把它的皮扒了↓↓↓



像這種茶几上的玻璃,更是要讓它直接碎成渣渣↓↓↓



就連睡著了,也不肯放可憐的沙發一馬↓↓↓



但要說真正的拆家,還得數雪橇三傻(二哈、阿拉撕家、薩摩耶)對它們來說,封印?不存在的。


它們向來吵架是最猛的,打架是最慫的,但拆家絕壁是最牛的。



雖然三傻在上帝灑智商的時候撐了傘,但在拆家方面,它們都是自帶buff增益,從不讓人失望。只要給一個屋子,就能還你一間毛坯房。



它們時刻都會提醒你床該換了。



電視該換了。



門也該換了。



再看看鏟屎官的反應,也真的是印證了那句老話,“養二哈的,主人和狗必瘋一個”。


犯了錯,吃狗肉捨不得,但光咧咧兩句又不夠解氣,所以就得想盡辦法讓它們長點記性。這長記性的方法大致又可分為這四派。


這第一個就是沒事找事派。既然拆家是因為閒的,那就給它找點事做,順便碾壓碾壓它的智商,徹底斷了它拆家的念頭。


有的給狗子頭上頂個罩,罩上栓個骨頭棒,就是要讓它束手無策又體力全盡。



也有的,用一個夾子就把傻狗忽悠瘸了。



比起第一派的智取,第二派就更簡單粗暴,推崇罵不聽就嚇死你。為了唬住狗,就要營造出一副隨時要煮了吃肉的樣子。


鍋子、刀子跟前擺,大喇叭裡循環播放訓狗必備神曲《狗肉湯的做法》:狗肉湯就是狗肉燉成的湯,在狗肉湯飯店,所有的狗肉湯都是當天的新鮮肉一天一燉,沒有老湯……



第三派則稍稍溫和點,主張犯了錯就得挨罰。但罰的具體方式就要根據狗子的身體狀況、臉皮厚度而定


臉皮薄的,就沿襲古法,懸門示眾,用羞恥感逼它認罪。



身體好的,就家法伺候。



當前三種方法都不管用的時候,就有了第四派。這一派的特點,就是既不嚇,也不罰,而是讓狗子屈服於一股神祕又沙雕的力量。


比如用一卷膠布,一個喇叭,讓狗子體會封印的威力。



或者祭出一首大悲咒,盼望它自我了悟,放下狗爪,立地成佛。



但事實證明,不管用哪派方法,結局都是狗沒變,人佛了。


不就是個枕頭嗎?破就破了。

不就是雙拖鞋嗎?爛就爛了。

不就是套沙發嗎?毀就毀了。

……

不就是個鏟屎的嗎?fong就fong了。


而這結局也是早已註定了的,因為雖說拆家、難遛還掉毛,這些苦哈哈是擼狗的白嫖客們的體會不到的,但同樣的,狗子們帶來的樂趣也是加倍的。


它會一聽到腳步聲,就扒到門上等你進門;


會在你想哭的時候,靜靜地蹲在你腳邊;


嗅到危險的時候,奮不顧身地衝到你前面。



不管是電影裡,還是現實中,又甜又虐始終都是狗主子和鏟屎官久久不變的情感基調。



點擊圖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