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純:做一個大家不討厭的人

人物2018-08-04 22:06:31


當有一天大家你演得真的還可以的時候,也許他們就不在乎你到底是誰的外甥女了,你可能就是本人了吧。

 



 

文|巴芮

編輯|趙涵漠

圖|受訪者提供 




馬思純不是個自信的人,從小就不是。在課堂上主動舉手回答問題這種事,她是絕對不會做的。就算長大了去拍戲,自己明明覺得這樣演更好,但糾結許久也不敢站到導演面前說出自己的想法,就在心裡堵著、翻騰著。自己不動聲色地遺憾也總比給別人添麻煩、讓別人不喜歡自己強,而且還是得聽導演的話。


馬思純一向聽話。小時候不讓吃零食就不吃,不讓晚回家就拒絕同學們發出的唱歌邀請,大學專業是選的播音系,想讓她端莊地坐在演播廳裡當個主持人。好像我的人生被安排、被選擇的時候是很多的。馬思純說那時的自己並不是個有主意的孩子,不像現在,那個時候更自卑一些。


她也有過思想上的小波動,為什麼別的同學也沒有人天天接送,可以自己跟朋友一塊走什麼的,但叛逆僅存於內心,表面可不敢,而且家人一定是能保護自己對自己好的。馬思純記得自己曾有過反抗,但事過太久,她只記得結果是以失敗告終,當你反對無效的時候,你也就選擇順從了。她眯著眼睛笑起來,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至少讓我覺得睡覺早對身體好。


小學畢業時,媽媽作為經紀人已經隨小姨蔣雯麗到北京發展,身為警察的爸爸又總是上夜班,馬思純就像個留守兒童在爺爺奶奶、姥姥姥爺處兩邊跑。


胖嘟嘟的臉看起來似乎很好欺負,總有人會耍些把戲戲弄她,她甚至曾經被灌摻了粉筆灰和拖把水的可樂。我性格又比較軟弱,不那麼敢反抗,之後別人就越來越欺負你,然後就變得越來越懦弱,開始自卑了。馬思純對《人物》記者說。


此前在《人物》記者對周冬雨的採訪中,她記得《七月與安生》試戲時覺得馬思純太,不願意理她,但慢慢發現這是個特別好說話的,寬容、善良的女人


馬思純很少主動為自己爭取某些東西,但她按照自我意志堅持的兩件事情都成為了她日後人生中的重要節點。


認定自己要成為演員是在大二,《戀人》的拍攝讓馬思純發現拍戲是一件讓我特別有熱情的事,我還沒有遇到過什麼事是讓我覺得這麼好玩兒的。這麼多悲情的戲,想哭就哭,好爽啊,生活中釋放不出來的壓力或是現實中過不到的人生,但是可以在戲裡面過一次,很神奇。但每天收工回來看到媽媽態度,她知道這其實是不被支持的,做了多年經紀人,媽媽蔣文娟深知演藝圈的辛苦。


《七月與安生》之前,馬思純經歷過很多次試鏡失敗,每次自己還來不及失落就要先趕快花心思去安慰媽媽,因為媽媽心疼女兒,不希望她總是被挑來揀去,但自己的面子又不允許她去求別人給女兒戲。但在小姨蔣雯麗的勸說下,媽媽同意讓馬思純去追逐自己的夢想。2014年,電影《左耳》選角,馬思純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強烈的衝動——她要演黎吧啦,那個抽菸,喝酒,在歌廳唱歌、跳舞,敢面對全校師生跟男生表白的很有名的妞兒


馬思純覺得那女孩好酷,我就很想演她,因為我是一個很慫的人。媽媽頭一次覺得她跟魔怔了一樣,一定要去做一件事。減肥,去夜店體驗生活——儘管都不敢一個人,要被朋友帶著,找個角落坐下來,朋友拉她去臺上跳舞,她才不敢,而且那裡好吵,呆了不到半小時,馬思純落跑了。


暴瘦15斤後她終究拿到了那個角色,那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如果沒有這個角色可能也不會有《七月與安生》,也不會有金馬獎,也不會有現在的一切。也是從那之後,媽媽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從《左耳》開始吧,我覺得我長大了, 馬思純感受到自己的意識開始健全起來,有了主見。穿著粉紅色條紋寬大襯衫裙,坐在酒店的床上,對著工作人員豎起三根手指,我長大才三年,又笑成了海綿寶寶。

 

以下為《人物》與馬思純的對話。

 


《人物》:描述一下你典型的一天是怎麼安排的?

馬思純:如果不工作,我一般早上9、10點鐘起床,收拾收拾吃早飯。打開聽書的軟件聽聽書,下午是自由活動時間,基本上我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門的,晚上我會泡泡腳啊,做做護膚啊,看看書就睡覺了。


《人物》:一般每天醒來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

馬思純:我為什麼要起來,我要繼續睡覺。

 

《人物》:一天中的什麼時刻覺得最愜意、最享受?

馬思純:躺在床上聽聽書、看看書的時間。最不開心的時間就是早上必須要起床的時間。

 

《人物》:你在《狄仁傑之四大天王》裡的造型很受關注,你自己有何想法?

馬思純:那個造型我是拒絕的,定完妝之後只能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因為跟我太不像了,我很擔心大家看完電影以後不知道是我演的。如果我那整臉都是銀色,特別像《西遊記》裡面的銀角大王吧。


第一部裡面的冰冰姐和第二部裡面的Angelababy都很漂亮,我算不上美豔,怎麼著也可以走一走青春路線吧。沒有想到弄了一個跟我自己沒有任何相似之處,而且對於我來說有一點難度的角色。


現在想想我很高興,那時候正好剛得完金馬獎,如果緊接著我接了一個角色,非常舒服地拍完了,可能我會太自我滿足或者會變驕傲,反而徐克導演讓我演了一個很有難度的角色,讓我一下子覺得可能又忽然沒那麼自信了,我覺得在那個時間點來說是個好事。

 

《人物》:很害怕自己變驕傲?

馬思純:很害怕,我不知道我自己會不會變驕傲,我希望身邊的人提醒我,你不要變。我很希望自己是一個自知的人,得完獎,有了一點小成績之後,我不希望自己覺得這都是我應得的,是上天的眷顧也好,我自己的努力也好,或者是別人的幫助也好,不要老覺得自己很厲害的樣子吧。


那樣就會自我膨脹啊,就覺得我什麼都可以,我可厲害了——我不希望自己變成那樣的人。我們家裡人的教育就是這種方式。

 

《人物》:有人提醒過你麼?

馬思純:有啊,媽媽啊,還有得獎之後我聽到的最重要的一句話是何炅老師跟我說的——不忘初心。我們倆微信聊了一晚上,他說那時候你應該是被所有人圍繞著的,但是你一直都在給我發微信,我覺得你還挺可愛的。他覺得我在那個臺上發言挺逗(笑)。

 

《人物》:你的初心是什麼?

馬思純:我當時初心就是演自己喜歡的戲,做一個大家不討厭的人(笑)。每一個人都喜歡我挺難的吧,雖然我覺得自己還挺可愛的(笑),我是一個善良、真誠的人就好,也不用太管大家的看法。


每個人都有好勝心,但不是我說我想紅,我就一定可以紅。我也在努力啊,只是說我不會時刻告訴自己紅是我最重要的一件事,但我在拍戲的時候我會非常的用心,這就是我的好勝心啊,這就夠了吧(笑)。


《人物》:為什麼會在金馬獎獲獎時跟媽媽喊話?

馬思純:我跟我媽喊話主要是因為媽媽對我付出了很多,其實並不是說我很想結婚,而是媽媽希望在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都健康的時候我可以結婚。媽媽是這個世上最愛我的人,在這麼重要的一刻,我需要給她一個交代吧,也要告訴她,她的女兒雖然也許現在不會這麼早結婚,但是她做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人物》:有想過要像黎吧啦一樣做一個「很有名的妞兒」麼?

馬思純:我的確非常喜歡黎吧啦式的女孩,活得很勇敢,很放肆,但我也只是去演繹她們而已,我並不想讓自己成為這樣子的姑娘(笑),還是蠻心疼她們的。有機會去演一個跟自己反差比較大的人,是我的幸運,但是我不用真去體驗,過一次她的人生,畢竟她死得也挺早的。

 

《人物》:大家都知道你是蔣雯麗的外甥女,會不會遭受外界對你的質疑?會讓你感到困擾麼?

馬思純:其實現在沒什麼困擾了。以前大家老說我是小姨的外甥女什麼的,後來覺得大家說得對啊,我就是她外甥女,我也很幸福在這個家庭裡生活。雖然有時候他們的言詞不是那麼地友善,但我也沒辦法,就通過努力證明自己唄。當有一天大家覺得你演得真的還可以的時候,也許他們就不在乎你到底是誰的外甥女了,你可能就是馬思純本人了吧。


大家說的幫助和小姨真正給予我的幫助是不一樣的。他們把那些幫助說的特別膚淺,不是說她給我介紹戲,或者小姨讓我去演哪部戲別人就會讓我演,現在都是投資方說了算吧,而且那種對於我來說太小兒科了(笑)。小姨對我的幫助其實是更深刻的,做人方面的,小姨會跟我說,該多嘗試,不要把自己侷限在一種可能性裡面。包括談戀愛,我都會跟她分享,她像我閨蜜一樣的存在。




沒看夠?

點擊「閱讀原文」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著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