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面對醫鬧時的大實話!我們這個社會怎麼了?

三甲傳真2018-07-30 10:18:00

一個做醫院領導的朋友向我訴苦,近日醫院遭受無理醫鬧的糾纏和敲詐,而且還有正規媒體的記者為其站臺,不經全面調查僅聽其一面之詞就進行報道製造輿論,最終把醫院又折騰了個底兒朝天。


我跟他講要相信政府,要向記者單位投訴,派出所如果不處理醫鬧也可以向上級公安機關投訴,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了。


他說要運營一個醫院有多難你知道嗎?許多苦水只能往肚子咽,就算跟醫鬧、無良記者死磕到底贏得了一口氣,媒體會向社會釋放更多涉及醫療的負面問題之後,帶來無盡的麻煩,我這醫院就徹底幹不下去了,社會上哪有那麼多正義,我們只有忍辱負重,在夾縫中生存。


我一時語塞,竟無力辯駁。是啊,現實中讓人無能為力的不公現象確實太多,自古以來就是柿子總揀軟的捏,這個社會最大的問題就是對好人太狠,對壞人太縱容!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有人把問題歸結到我們的法律上。對此我一萬個不同意。問題不是出在法身上,而是出在人身上,這是一個人的良心問題,而不是法律的問題。事件中的每個參與者無論是各級領導,還是管理者、執法者,媒體記者如果都能摸著良心辦事,自然就會體現出事件本該有的公平與正義。


可是良心為什麼沒有了呢?當然不是被狗吃了,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主要還是當前急劇變革的社會環境和不斷加大的貧富差距,使社會群體變得越來越焦慮、浮躁、自私所導致。在這種情況下,群眾的心理安全感普遍不強;寬於律己嚴於律人成了一個普遍的社會現象,許多人在要求得到最好服務的同時,往往忽略了自己也是一個次等服務的提供者;趨利避害成為官場生態,有擔當、有魄力,敢於為了維護公平正義而承擔個人風險的管理者越來越少……


歸根到底,是社會上缺少英雄主義,而民粹主義盛行。在這方面,我認為作為男人應該有更多的擔當,承擔更多的責任。真正的男人應當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懲惡揚善,弘揚社會的公平和正義,而不是畏畏縮縮、窩窩囊囊,小肚雞腸,整天盤算著自己的那點得失,遇到危難跑得比兔子還快。


可是,我們這個社會雄性意識已經消失殆盡,男人的血性去哪了?是不是都用在了互聯網、朋友圈的口水戰上了呢。


這讓我想起了幾天前看到的一個視頻,發生在桂林的事件:



根據桂林市公安局通報:7月18日上午8點50分許,象山交警大隊接群眾報警稱,轄區發生一起兩輛電動自行車相撞的輕微道路交通事故,於是就近調度執勤輔警小陳先期趕到事發路段進行處置。


輔警小陳瞭解到,趙某某駕駛電動自行車逆行與他人發生碰撞,於是進行了先期調解。在其向趙某某告知逆行屬於交通違法的過程中,趙某某突然對輔警實施攻擊。趙某某的爺爺在阻止趙某某攻擊輔警的過程中摔倒在地。輔警小陳俯身查看摔倒的老人,準備將其扶起。期間,趙某某趁機連續擊打輔警陳某某的頭部。



隨後,增援警力趕到現場,對趙某某採取了強制措施,將其帶回派出所調查處理。經初步調查,毆打輔警的當事人趙某某存在(二級)病史。攻擊輔警是否與其智力殘疾有關就不得而知了,該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處理當中。



我一直強調,對警察和醫務人員來說,其工作對象和麵對的群體具有不確定性,對警察和醫務人員來說毫無選擇的空間,所以什麼樣的人都會遇到,這樣的事大家見到的還少嗎?


在該事件中,對輔警小陳的表現首先要點贊,實話講,這是最好的應對方式,也帶來了最好的處理結果。輔警自身不具備執法主體資格,沒有執法權,也不具備完全控制對方而保證對方不受傷害的把握,所以只能一邊救助老人,一邊抵擋攻擊等待救援,自己受點皮肉之苦事後領導會慰問,總比與對方打起來遭受投訴和輿論攻擊甚至被解僱要強得多。


真正讓我感到痛心的,是那些津津有味欣賞這種“現場直播”的看客們。社會的正義感、男人的血性到哪裡去了?怎麼就沒有一個男人跳出來制止呢?


這種現象實在是太多了,我時常苦惱和困惑,特別是想到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某火車站,區區幾個歹徒追著幾千群眾砍殺就感到憤怒、悲哀和絕望。時常會問自己,這個社會怎麼了?我們該怎麼辦?


有的讀者可能會說,中國自古以來就這樣,這是民族的劣根性。但我認為,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就是一部戰爭史,在長年累月的戰爭中造就的血性男兒比比皆是,但近些年來,安逸的生活像是改變了我們的基因,社會雄性意識不斷弱化,男性責任混亂不清。


一方面,缺乏理性控制下的憤怒讓許多人在重大輿情事件中失去了正常的價值判斷。



另一方面,社會文化價值導向發生了偏差,娛樂至死的心態弱化了社會的雄性意識。


(圖片來源於網絡,真實性不詳,當笑話看)


小鮮肉、小網紅,千篇一律的細皮嫩肉與網紅臉佔據了影視界、娛樂界、網絡的各個角落,處處顯示著這個社會娛樂至上、金錢至上的價值取向。我認為,越是先進的國家、強勢的國家,社會越應具有雄性意識。沒有戰爭,更要通過各種形式塑造硬漢形象,引導全社會崇尚英雄,因為英雄體現著國家意志。


社會是多元的,小鮮肉和小網紅可以有他們存在的空間,但絕對不能成為主流,如果一個國家讓小鮮肉成為社會多數人特別是年輕人崇拜追求的偶像,那麼這個國家必然是軟弱的。所以,一個不斷強大的國家,必然要引導、塑造社會的雄性意識,一個具有雄性意識的國家,男人才會知道自己真正的責任是什麼,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才會真正有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


那麼男人的責任是什麼?其實就是我在兒子還上幼兒園時就向他灌輸的那句話:無論你將來從事什麼職業,請牢記,男人最根本的責任就兩條:保衛國家,保護女人! 


這幾天我累壞了,加班到深夜,回家寫公號,有點語無倫次,也許有不妥的地方,希望多批評指正。


接下來,我再談談桂林智力殘疾人士毆打輔警事件中的法律知識。


第一:行為人趙某某面臨什麼樣的法律責任?


首先,輔警小陳雖然是在履行公務,但其不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因此,趙某某的攻擊行為不構成妨害公務,也不構成阻礙執行職務,所以不可能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立案,也不可能以阻礙執行職務進行治安處罰。


其次,雖然趙某某的攻擊行為很猛烈,但畢竟沒有持刀持械,根據經驗,輔警小陳的傷情鑑定結果應夠不上輕傷,所以也就不構成故意傷害罪。


再次,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3條,趙某某行為構成毆打他人是確鑿無疑的,應當予以治安處罰,而且屬於情節嚴重的情形,依法應當給予5日以上10日以下行政拘留。


此外,輔警小陳還可以向趙某某提起民事訴訟,獲得民事賠償。


第二:行為人趙某某是智力殘疾二級,可以進行治安處罰嗎?


我認為可以,理由如下:


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13條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違反治安管理的,不予處罰,但是應當責令其監護人嚴加看管和治療。間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違反治安管理的,應當給予處罰”,第14條,“盲人或者又聾又啞的人違反治安管理的,可以從輕、減輕或者不予處罰”。


所以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只有精神病人發病期間可以不處罰,盲人和又聾又啞的人可以從輕減輕處罰。對但智力障礙等其他類型的殘疾人士並沒有此項規定。


綜上,依據法律規定,並本著社會主義法治理念和人道關懷,可以依法對趙某某從輕處罰(我認為從輕是應當的,但減輕是不合適的),在5至10天的拘留幅度中可以選擇處以5日拘留的處罰。


當然,如果趙某某本人或家屬提出精神鑑定,鑑定結果是打人時精神病發作,那又另當別論了。但智力殘疾與精神障礙應該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第三:公安機關的工作存在瑕疵嗎?


答案是肯定的。依據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規範公安機關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意見》第四條“警務輔助人員不具備執法主體資格,不能直接參與公安執法工作,應當在公安民警的指揮和監督下開展輔助性工作”,所以輔警不能單獨參與公安執法工作。本案中,如果現場事態緊急,輔警小陳及時制止違法犯罪行為,等待正式民警前來處理是可以的,因為制止違法犯罪是每個公民的義務。


但本事件中,發生事故矛盾的雙方沒有發生事態緊急的情況,輔警小陳獨自一人到達現場,開展前期調查和調解工作是違反政策和相關管理規定的。當然,此事責任不在輔警,應是所在的公安機關。


第四:輔警沒有獨立執法權,為什麼可以給汽車貼罰單?


這裡普遍存在一個誤解,輔警貼的那個單子嚴格來說不是罰單,而是違法停車告知單。請注意兩者的區別。開具罰單是一種執法行為,必須由正式民警出具。而開具違法行為告知單,只是告知你的車輛涉嫌違法,並沒有給你違法行為定性,所以告知單上必定會有一句話,要求你在15日內到指定的公安交管部門接受處理,你可以在期限內進行申訴,如果不在規定的期限內申訴或接受處理,那麼交管部門就默認你認可了停車違法行為,從貼單後的第15日起正式在系統裡予以明確相關違法記錄。(本文轉自公號“逆行無悔”)


提示:長按二維碼,關注三甲傳真,查看更多案例分析。讓客觀理性、公平正義充斥網絡空間。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