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寶華醫生,你終於可以安息了!這一刻告慰白衣在天之靈!

三甲傳真2018-07-30 10:17:59

三甲傳真持續關注跟蹤了2年的山東醫生被殺案,近日迎來最新進展。據萊蕪法院網報道:7月27日,山東省萊蕪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故意殺人一案公開宣判,以被告人陳建利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李寶華醫生生前)


2年,整整2年!正義雖然遲到,但終究沒有缺席。2年前,一位年僅35歲的優秀醫生被患兒家長殘忍殺害,2年後正義的判決輕輕撫過那早已冷凝的血,告慰遙遠天堂的靈魂。


2016年2月19日,陳建利之女在山東萊鋼醫院出生,產後第一天(20日)出現發燒症狀,於21日轉入兒科病房,同日經醫治無效死亡。陳建利認為萊鋼醫院診療存在問題,並多次要求醫院賠償未果,遂對醫院及其女兒在兒科時的主治醫生李寶華產生怨恨。


2016年10月3日8時許,陳建利駕駛摩托車趕往萊鋼醫院,途中購買單刃砍刀一把,放入隨身攜帶的一綠色帆布包內。9時45分許,陳建利進入萊鋼醫院外科樓五樓兒科病房,在醫生休息室找到李寶華,質問李寶華其女兒死因及賠償問題。因不滿李寶華答覆,趁李寶華接聽電話之機,陳建利抽出帆布包內的砍刀猛力砍擊李寶華頭部,李寶華跑出門外,陳建利持刀緊緊追趕至醫生辦公室門口,又猛力砍擊李寶華頭部兩刀,進入醫生辦公室後又連續用力砍擊李寶華頭部數刀,致其顱骨粉碎,腦漿迸裂,當場死亡。


這一幕,讓所有醫者心寒。三甲傳真曾數度撰文呼籲:對醫生的診療過程存有質疑,可以通過法定途徑解決,殘忍地殺醫行為是法制社會所不容,是天理不容,必須嚴懲!並數度撰文哀悼告慰寶華醫生的在天之靈——


風說:忘記他吧!我會用塵土把罪惡埋葬!

雨說:忘記他吧!我會用淚水把恥辱洗光!

是啊,多少年後, 誰還記得: 

萊鋼醫院那個年輕而卑微的生命?

醫院裡行人的腳步,來來往往, 誰還會想起: 

他們的腳踩在 一個兒子、 一個父親、 

一個因救人命而被砍殺的醫生的心上?

  

年老的媽媽, 三十多年的心血, 

就這樣被殘暴地潑在地上! 

幼小的孩子, 這樣小小年紀, 

心靈上就刻下了終生難以癒合的創傷! 

我敢說:他不想死!

他有母親:風燭殘年, 受不了這多悲傷!

他有孩子:花蕾剛綻, 怎能落上寒霜!

他是醫生:救死扶傷, 怎能把眼合上!

  

人面豺狼, 愚蠢而又瘋狂!

我敢說: 如果正義得不到伸張, 

紅日就不會再升起在東方!

我敢說: 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也會失去分量!


而讓人感到不解和憤怒的是,寶華醫生被殺後,網傳萊鋼醫院一度嚴禁悼念李寶華醫生,引發了醫務人員的強烈不滿。


直到將近3個月後,2016年12月30日下午萊鋼醫院通過其官方微信對外發布訃告,定性李寶華醫生因公犧牲,定於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十點,在萊鋼醫院殯儀館舉行追悼儀式。



殺醫凶手終被判處死刑,這樣的罪行清算鮮明地向全社會傳遞出:


第一:在治理的問題上,法律絕不能缺席。近年來,從國家層面的專項整治,到民間輿論對暴力傷醫嚴厲聲討,我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發生在醫院裡的暴力傷醫絕不是簡簡單單的醫患糾紛,其本質毫無疑問是赤裸裸的暴力和犯罪。無論背後有什麼緣由,對醫護生命權與健康權的侵犯,都早已突破法律容忍的底線。對窮凶極惡的犯罪分子地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的,也是講不通的,法律制裁時再不能打醫患糾紛的擦邊球了,必須以暴制暴。


第二:如果法律得不到有效落實,導致暴力傷醫屢禁不止,受害的首當其衝當然是醫護,但最終買單的卻是全社會。一旦醫療機構運行正常秩序受到干擾,拖累的是公共醫療服務的質量,社會大眾也因此將成為暴力傷醫行為最終的受害者。依法打擊暴力傷醫,對暴力傷醫零容忍,這不僅僅是社會意識的一種警醒,也是在對法律的執行提出更高的要求。


對醫院不滿,可以走司法途徑,但藉口,性質就完全變了。而作為執法者,制止一起暴力傷醫,維護的是法律尊嚴;打擊一起犯罪,保護的是一方的平安和千千萬萬患者的利益!


第三:法律是全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底線,在面對違法犯罪時的一舉一動,對所有人都將產生強大的引導和示範效應。山東殺醫凶手被判死刑,告慰的不僅僅是寶華醫生的在天之靈,還是對全社會的警示:傷醫殺醫不僅可恥,更是赤裸裸的犯罪,是沒有好下場的!


提示:長按二維碼,關注三甲傳真,查看更多案例分析和病例分析。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