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臉皮的於正,才是國產劇最可怕的存在啊

毒舌肉叔2018-07-30 09:16:23

肉叔是抱著一顆的心看這部劇的。


結果兩個白天的時間,我一口氣刷完了16集。


都知道“真香”定律,只是萬萬沒想到,這次來打臉的,會是於正。


延禧攻略



《延禧攻略》剛開拍的時候,於正就放話——


這回想做正劇。



有多“正”?


乍看還不錯的樣子,色調偏灰偏黃,畫面風格雅緻。



服化道似乎像模像樣,“一耳三鉗”,確實是當時滿族女子的傳統。



但也能看出來一點矯枉過正。


同樣的調色在色彩濃重的室內好看,移到陽光明媚的室外,就有一種畫面發舊長黴的既視感。



服飾髮型被不少歷史博主挑錯,例如晚清的婦人髮型,竟然搶先出現在清朝中期的《延禧攻略》裡。



但對於一般的而言,除去有歷史考究癖和對於正恨屋及烏的那部分,這些瑕疵不礙事。


數據表示,觀眾受用。


《延禧攻略》開播以來,播放量不錯,目前已破8億。


網友評價,不錯。兩萬七千多人打出6.9,是於正出品的近年最高分。



於正依然是那個很懂市場、會造噱頭的製作人。


從選角就能看出他的精。


演員配置:中生代+新生代。


先說新生代吧。


女主角吳謹言,臉小五官大,氣質偏硬,穿現代裝不驚豔,但清裝一換上,頭髮一盤把五官露出來。




在一眾柔美女子中,她就算不美豔,這硬朗不服輸的勁就是會讓你忍不住多看兩眼。



男二號許凱,濃眉大眼的少年樣,剃頭穿上侍衛裝後,就成了個英氣的少爺。



在戲裡與女主口嫌體正直的幾次互動,也讓不少女觀眾大喊好蘇。



更關鍵的是劇裡幾位中生代演員。


除了文藝實力派的譚卓,《延禧》用的都是能喚起觀眾情懷的電視演員。


曾演《還珠格格3》知畫的秦嵐,《還珠》與《延禧》還有前後世的因果聯繫,能帶話題;演過《上錯花轎嫁對郎》,長相和演技都不錯,古裝賣相更不錯但始終欠把火的聶遠;還有從《金枝欲孽》裡走出來的佘詩曼……


秦嵐本身面相便是柔中帶點苦,這種特色恰好能嵌入一個溫柔識禮有憂愁的皇后。



一向穩重的聶遠倒是讓觀眾意外了一回,演一個專情的皇帝。


又不是我們見慣的那種馬景濤咆哮周杰狂嚎式深情,而是帶著點戀愛中的迂迴小心思。


想聽最愛的皇后說情話被迴避,頓時出現愛意受挫的失望臉。



和皇后關係冰釋後,給她送禮物換得佳人一笑——手上動作完全透露了他得逞後的沾沾自喜。



更意外的是這版皇帝還兼容了嘴炮+踹屁股的功能。


鑑得一手好綠茶,在選秀女大會上吐槽選手的樣子,完全就是跟我媽看香港小姐選舉時吐槽的我爸。



不拖人出去斬了,反而讓人轉過身,要踹人顫屁。



佘詩曼,14年前她的《金枝欲孽》被視為鼻祖。如今她在這裡演嫻妃,有多少人是為了看當年爾淳來的?



還有表情包擔當的高貴妃譚卓,偽百合線的純妃王媛可,負責苦情抓馬戲份的愉妃練束梅,戲一個一個比主子還多的嬤嬤婢女們……



這個深宮群像目前看起來,沒有那麼苦大仇深,還有點凹凸有趣。


《延禧攻略》的第二點精,在它懂觀眾。


日常會追宮鬥劇的都什麼人:以女性為主的上班族,主婦們,還有部分學生黨。


都得忙著工作,忙著照顧家庭。這也就意味著,劇情不宜過分燒腦的同時,最好夠過癮,能幫他們從大壓力的生活中喘口氣。


這部劇正好能滿足這種需求。


《延禧攻略》不是小白兔的宮廷進化記,而是一出天蠍女的復仇通關記。



吳謹言飾演的,平凡出身的民女,為了給遭羞辱後被殺害的姐姐報仇,來到宮中。


她業務能力出眾、責任心強,還有一副熱心腸,對她真心相待的人,她會拔刀相助;但同時她牙尖嘴利、錙銖必較,別人欺她一尺,她能還回去一丈。


即使對位高權重的貴妃,嘴炮也能開到停不下來,簡直就是古代宮女版的半澤直樹。


這設計不會過火嗎——當然會,你見過敢對貴妃頂嘴的下人?要是真宮廷戲,這種宮女不被掌嘴掌到毀容才怪。



但《延禧攻略》明白,觀眾就是需要這種爽,儘管它不那麼合理。生活中大家都被壓狠了,誰煲劇時還想看那麼多悲慼戚慘兮兮?


魏瓔珞進宮後就猶如開掛,一路反殺,而且進度極快,這一集受的氣,最遲下一集就討回來了。


第一集就幹掉一個跋扈的宮廷選美佳麗,之後更是越幹越大膽。



共事的繡坊宮女,上一級的嬤嬤,再到後來的嬪妃、貴妃、親王。


“殺心”也不是無端而起,而是專打要置她於不幸、懷有害人心的奸人小人。


嬤嬤和繡女勾搭,想要用緋聞打擊她,她索性裝作懷孕,反讓她們因誣陷罪名被驅逐;助紂為虐想要羞辱她的親王,則被她在祭祀的肉裡動了手腳,當場被皇上炒了魷魚……



手段不見得有多高級,但勝在過程夠暢快淋漓。


截止到16集,如果肉叔沒算錯,她已經撕掉了九張名牌。


這個進度,skr skr~


不敢說觀眾能在魏瓔珞身上找到多少共鳴感代入感,但這個女“半澤直樹”,多少給平日不敢對無理上司反擊,對不平等忍聲吞氣的人,出了口悶氣。


《延禧攻略》有好評,有人追看,是有道理的。


基於於正的抄襲黑歷史,評論中也不乏這種聲音。



確實,對於被坐實抄襲,名字已經刻在恥辱柱上的於正,不少人看劇的心態都有些許微妙。


肉叔也是,在正式看這部劇之前,我都以為自己寫的會是一篇吐槽稿。


可是在看劇過程中,除了被自己的先入為主打臉外,也由衷地感覺到一種“可怕”——


不管我們怎麼看他,嘲笑他的劇雷,鄙視他操作過程中那些不光彩的手段,這個人,是絕對不會因為我們排斥的聲音就一蹶不振、低頭做人的。


相反,他臉皮越來越厚,越戰越勇,並且一直在吸收、進步,適應著市場的變化。


你說,這樣的對手有多可怕。


從他這幾年的作品風格改變,就能看出他對審美風向、觀眾口味的捕捉。


從前的於正出品,處處大紅大綠,恨不得在每一個空隙填充顏料;今年年初的《鳳求凰》,已經明顯看到改善(不足也很明顯,古裝劇場景卻能看出強烈的現代家裝意識);如今《延禧攻略》,普通觀眾已經不太能找到明顯的槽點和bug。



再加上精美的片頭設計,還給你來一段崑曲。光是這段看起來頗有嗶格的片頭曲,就已經能吸引來一票觀眾。



毛病當然有,就像前面提到過的,服飾道具有很多與史實不符,劇情也有很多不合理。可這個市場最現實的地方是,大眾與精英專業的劇迷之間也有很大審美差異(非貶義)。


會追究劇情邏輯、史實貼合的,僅僅是小部分;而絕大多數,作為收視主力、卻鮮少上網開帖吐槽的普羅大眾,他們更關心這部劇能不能把自己看爽,不爽就換個看唄。


於正就是那個能抓住普羅大眾的人,這點我們再討厭他,也沒法否認。


很早的時候,徐克就誇過這個人,“難得的小才子”。


“才”在雞賊,“才”也在努力。


一年12個月,他有10個月都留守在橫店,時間不是用在拍戲,就是用在寫作,一年一個劇本。


他很關心觀眾都在看什麼。


我喜歡分析市場,也會做市場調研。會分析半年來有哪些高收視率的劇,幾乎每天看各個衛視的收視率排行和熱播劇的網絡點擊率。


關心他們在看劇時會想什麼、討論什麼,會跟蹤彈幕、評論。



並且他夠狠。


對對手狠,對前合作者也狠,吐槽起來完全不留情面。



對投資人一樣狠,保證製作不受資方的擺佈。#這點倒是值得廣大創作者學習#


於正的確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人。愛他是因為他作品每一部掙的錢幾乎超出預期,並且回款快,不拖欠。恨他是因為,他太具獨斷,幾乎不讓投資方插手。"於正是不肯用投資人的女兒和情人,會被指著鼻子罵'把你拖去窯洞燒了';答應別人投資,最後又並未用對方錢,也被對方威脅'讓你橫屍在橫店'。


比“賤人”更可怕的,是“賤人”比誰都努力


可惜他的努力沒有用在正道上。


被法院判了抄襲,至今還沒有道歉。



再到著名的“偷步”事件:《步步驚心》籌備更早、製作更精良,但他卻搶先一步做出了同樣講述“穿越”和“九子奪嫡”的《宮》,佔了先機。



包括這次《延禧攻略》也是相似的情況。籌備拍攝週期更長的《如懿傳》還沒能播出,但比它晚開機將近一年的《延禧》卻成了這個夏天的宮鬥最火劇。


如果我們的劇作市場是一場大型宮鬥,那於正就是那個集魏瓔珞的進取、嘉嬪的手段、高貴妃的狠辣於一身的妃子。


不受同行待見,還會被網友群嘲。


然而我們,恐怕還會被他支配很久。


編輯:大鳥渚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