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摺廢話太多,皇帝深夜回覆到崩潰?等一下,這裡面有兩個誤會

國家人文歷史2018-07-12 03:07:40

整理|國曆君

繼五彩繽紛大花瓶引發網友對康熙、雍正兩人審美水平的討論之後,清朝皇帝最近又一次“火”了。


這回,是因為奏摺——


我們都知道,皇帝是要批閱奏章的,這是一項重要的工作。有些勤政的皇帝,可能還要熬夜批摺子。例如雍正,有記載說他“辦事自朝至夜,刻無停息”,天下政務“無分鉅細,務期綜理詳明”,親筆撰寫的硃批諭旨動輒萬言。


但是,雍正還有其他皇帝批的這些奏摺,都是在“奏”些什麼呢?


雍正


下面是網友整理的部分清代皇帝奏摺和回覆,大家感受下:


莫名熱衷芒果的總督




過了一個月...



一驚一乍的提督



“缺心眼兒”的織造


杭州織造:稟告皇上,朱一貴聚眾起兵了!

康熙:你說話沒頭沒尾的,看不懂。


其實皇帝這麼回覆已經很客氣,因為這個杭州織造報告的消息,其實是個舊聞,早在之前兩個月就有人報告過


閩浙總督:稟告皇上,臺灣有奸民聚眾起事了!

康熙:這件事有點大,正在寫招撫諭旨


按照歷史記載,朱一貴當年4月底起事,閩浙總督5月初上報,6月中旬清軍登錄,6月底局面平息。然而這個杭州織造孫文成卻在7月跟皇帝說“臺灣有人聚眾起兵啦!”


可以想象皇帝的心情……



還是那位織造,日常請安



可能是因為孫文成的請安奏摺太多,皇帝看到他的摺子已經出現了下意識的反應(大概是打開了“自動回覆”功能吧)……




“直播下雨的直隸總督



本來以為終於消停了,沒想到第二年又來了……




其實這位直隸總督在還是巡撫的時候就熱衷刷屏了,不過那時候刷的是另一件事……


看完以上這些“垃圾”奏摺,各位一定會覺得很可笑,在笑的同時可能還會質疑:這種只會用廢話“刷屏”的人能力有所欠缺吧?皇帝每天對著這些垃圾奏摺,就不覺得煩躁嗎?


“蟬”式奏摺(圖源微博@_辭夏cc)


等一下,別忙著下結論,其實這裡面有兩個誤會——


誤會一:官員能力不夠


可能有些人看完上文的奏摺後,會覺得這些官員大概能力不行,才導致他們的奏摺除了閒話家常的廢話之外沒有什麼對正事的描述。但其實完全不是這樣的,人家做正事的內容沒有截取出來罷了——

首先我們來說說送芒果的這位閩浙總督滿保。他是康熙後期雍正早期的閩浙地區封疆大吏。滿保平定臺灣朱一貴起事,通過興修水利和積極賑濟災荒保障民生,鞏固海防建設和整頓營伍,建立起有效的軍事防禦力量。可以說,滿保對於清前期閩浙地方的治理有著重要的作用。

滿保上任後,由於感念康熙的知遇之恩,常送去一些地方特產(比如什麼荔枝啊,茶葉啊,芒果只是其中一種)表達感恩之情。而康熙也會有來有往地贈他書籍、人蔘、甘露肉等物。所以,這並不是一頭熱地獻殷勤,而是君臣關係好的體現。

接著我們再看看刷屏請安的那位杭州織造孫文成。孫文成是由江寧織造曹寅培養並推薦給康熙的(關於曹寅,研究過一點紅樓夢的朋友們都知道,我們這裡就不贅述了)。孫文成在康熙年間以及雍正初年作為皇帝的密探,在江南地區探明情況,並以密摺的方式向皇帝彙報,在任期間向皇帝上報了213分密摺,主要是關於浙江、福建等沿海一帶的海上事務。這樣的職務,當然不是什麼能力平庸的人可以擔任的。

最後我們再來看“直播下雨”的趙弘燮。這位步入仕途後,歷任完縣知縣、唐縣知縣、天津道(先後兩次就任)、直隸巡撫(加總督銜)等職。在唐縣任職時,革除了原來的陋規,並把革除事項刻為木榜,向全縣士民公示,頗受稱道。任職天津道期間,天津西沽大清河上原來沒有橋樑,來往行人極為不便,趙弘燮帶頭捐款,製成巨船,然後將巨船貫以鐵索,牢系在兩岸,成為一座很有特色的浮橋,過河的人們如履平地。可以說是一位政績突出的官員了。

所以,摺子上面寫的話雖然有點像廢話。但實際上,他們聰明能幹的很呢!

誤會二:批奏摺浪費時間


那麼問題又來了:這幾位官員都聰明能幹,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廢話型奏摺呢?皇帝看這些奏摺難道不是浪費時間嗎?

實際上,這些文字現在看起來雖然很像廢話,但奏摺作為溝通皇帝和大臣之間重要的媒介,皇帝透過奏摺想看清的可不止是事情本身,還有彙報這些事情的那個人。有什麼樣的君臣關係就有什麼樣的奏摺互動,奏摺上的文字,以及奏摺本身都是大臣想要傳達給皇帝的信息。

當君臣關係好的時候,奏摺批示會像春風拂面。例如,平定青海的叛亂後,雍正極為興奮,在給封疆大吏年羹堯奏摺的硃批中也是情不自禁地道出心中的滿意:“爾之真情朕實鑑之,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

而君臣關係如果出現了問題,奏摺上的硃批就是狂風驟雨了……比如廣西巡撫章佳·阿克敦被廣東地方官員上章彈劾,指責他指示廣東新會縣將強盜案件改為盜竊案件,挪用廣東海關的額外稅銀,尤其是指責他指使家人向暹羅來廣州的運米船索取“規禮”。雍正皇帝大怒,奏摺上的話也是滿滿的火藥味:“今到廣西,若仍皮軟欺隱,莫想生還北京也!

可見,奏摺的一來一往,就算是三言兩語閒話家常,其中也暗藏機鋒。

更何況,奏摺變成這樣事無鉅細都要奏一下的樣子,歸根結底還是皇帝自己規定的——

奏摺是一種上行文書,是古代統治者賴以決策的信息來源和依據。清初,按照明代通行的做法。這個信息渠道以來的是題本和奏本,更以題本為主。題奏制度刻板單一,以例行之公文為主,雖然也要求公題私奏,但實際上往往公私難分。


另外,題奏的呈遞流程也十分繁瑣,嚴重影響了行政效率。


至於奏摺,簡言之就是直接呈給皇帝的祕密文書。據考證,“奏摺”一詞最早出現於《大清實錄》中,是在順治十三年。但因為至今並未發現順治朝的奏摺,一般認為這是康熙時期修撰前朝實錄時的筆誤。


目前一般認為,奏摺為康熙皇帝所創。目的有二:一是為了瞭解地方情況和信息,彌補自己無法周知的不足;二是希望這種信息收集有一定的保密性,即所謂的祕密地奏聞。


康熙回曹寅


到了雍正時期,奏摺的“地位”更高了。雍正元年二月十六日,雍正在給科道官員的上諭中說:


朕仰承大統,一切遵守成憲,尤以求言為急。在京滿漢大臣,外省督、撫、提、鎮,仍令奏摺外,爾等科道諸臣原為朝廷耳目之官,凡有所見,自應竭誠人告,絕去避嫌顧忌之私,乃為忠藎。


這裡雍正不僅鼓勵大家無所顧忌地上書言事,更擴大了奏摺書寫者的範圍,特別給一些品位較低的官員“上奏摺”的恩寵。一時間,上奏摺者的人數有了很大的增加,僅《硃批諭旨》一書所收錄的就有223人,而實際上奏摺人的人數則多達1000人以上。


另外,奏摺的內容也包括的越來越多。初期不過是各地氣候、民風民俗等內容,以幫助皇帝更好的體察民情。後來就發展到對官場舞弊等事的揭露。到了康熙晚年,更是發展到“關係民生者”,“皆可風聞入奏”。雍正時期還建立了官員輪班密奏制度。科道官員必須要有可以奏的東西,如果實在沒有什麼可說的……那也要說清為什麼別人都有的說,你就沒的說,你是不是藏著掖著什麼不想說?總之,十分嚴格。

康熙硃批密摺,現藏江寧織造博物館


奏摺作為康熙及之後的皇帝瞭解民情的手段,一方面確實可能出現廢話型奏摺。但另一方面,也幫助皇帝事無鉅細的瞭解到了當地的情況,有助於治理。畢竟那時可沒有什麼網絡或飛機,要親臨現場還是很難的。至於那些看著很有趣的,也只是看著很有趣罷了。

綜合整理自:


1《皇帝看了要崩潰:清代垃圾奏摺集錦》 大叔愛吐槽(ID: dashuaitucao)

2《朕與臣子們的糟糕對話》館兒君  博物館丨看展覽 (ID:atmuseum)

3《雍正朝奏摺制度對督撫權利的影響》鄭小悠 明清史研究輯刊

4《奏摺制度的演變及其在清代政治中的作用》趙伯軍 魯東大學學報

5《康雍乾時期的奏摺制度》傅禮白 文史哲期刊

6《清代奏摺制度考源及其他》朱金甫 故宮博物院院刊

7《歷史檔案》2014年第03期

8《雍正朝漢文諭旨彙編》

注:整理採用文章已獲得授權,未經原版權方允許,請勿轉載、抓取。

長按圖片,支持國曆君


點擊進入 “果粒時刻”小程序界面

閱讀原文

TAGS:奏摺皇帝閩浙總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