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常青畫廊創始人 |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託的鏡中是更無限的世界

藝術商業2018-07-11 01:12:37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鏡面之上”

展覽開幕藝術家行為表演現場


6月23日的下午,北京的氣溫已經高達40°,常青畫廊內人潮湧動,在此聚集只為看一場“破壞性”的表演。


這時,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託身著他標誌性的服裝,拿起大大的木槌,朝向鏡子用力地揮去,鏡子瞬間破碎成了多重圖案。

 

在這場 “砸鏡”表演結束後,皮斯特萊託脫帽向現場的人群揮手致意,掌聲、歡呼聲四起,這一幕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和敬畏。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鏡面之上”

展覽開幕藝術家行為表演現場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託是貧窮藝術的先驅之一,這個被寫在教科書裡的藝術家現年已經85歲高齡了。從1955年作品開始陸續展出,從事藝術已經超過60年的時間。對於藝術,他一直有著孜孜不倦的追求和突破。

 

此次在常青畫廊的個展是他時隔十年再次回到北京舉辦個展。“鏡面之上”這個題目可以說完整地詮釋了皮斯特萊託多年來創作的重要元素——鏡面。


對於鏡畫的創作可以追溯到上世紀50到60年代,當時皮斯特萊大量嘗試了許多自畫像,像許多藝術家的創作母體一樣,他也試圖通過作品來回答:“我是誰?”“要做什麼?”“將來走向哪裡?”這三個永恆的問題


他最早的嘗試是將畫布塗黑,使之具有反光效果,並在這種純色畫布中發現自己新的形象。之後他用鏡面不鏽鋼取代了原來的純黑畫布,至此,鏡面成為他所有作品的絕對主角。


《現在-男子背部》,1961年

鏡子之前

2015年

常青畫廊聖吉米那諾展覽現場


有趣的是,當皮斯特萊站在這些帶有自己形象的鏡畫前,你可能都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他自己。


 藝術家本人在展覽現場


過去、現在,乃至於將來在這裡相互交融。


事實上,這正是皮斯特萊想要傳達的理念之一:畫面中的形象是歷史和記憶,而我們所看到的是變化的影像,所以鏡畫還有一個代表時間的維度,它不是二維、三維的作品,而是一個四維空間的作品,並且會不斷地延續下去。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鏡面之上”展覽現場


除了帶有他自我形象的鏡畫作品外,現場還呈現了幾幅以中國人為元素的鏡畫。


譬如下面這幅帶有警察形象的鏡畫。畫面中的警察所做的手勢意味著停止,但是在鏡子中我們的形象其實早就超越了警察所劃定的界限。


常青畫廊展覽現場,《穿制服的人》,2018年


“我的作品並不僅僅是作為一個藝術家本身的作品,在鏡子的作品當中也包括所有的觀眾和參與者。”皮斯特萊託解釋到。

 

這種觀者亦參與藝術的理念在位於畫廊的一組鏡面雕塑中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闡釋。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鏡面之上”展覽開幕現場

 

其中每一組雕塑都由兩面鏡子構成,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們每一組都呈現出不同的角度,從最開始180°的平面,到呈90°的垂直,再到30°,再到15°…再到最後0°鏡面完全閉合的狀態。


隨著角度的變小,鏡子的折射面變多,人在其中的影像也逐漸增多,從平面鏡面中的一個,到三個,到四個,再到最後的無限多……但是別忘了,最基本的組成只有兩面鏡子而已。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鏡面之上”展覽現場

 

皮斯特萊託正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傳達“1+1=3”的內在含義,也即是:“我”和“你”在成為“我們”。

 

而“我們”無疑是人類一切繁衍和延續的基礎。


這種理念再發展就成為了皮斯特萊託所一直倡導的“第三天堂”的概念。第三天堂的符號由數學中無窮大符號(∞)延伸而構成。


在皮斯特萊看來,第一天堂指人類與自然完全和諧,完全沉醉於自然的狀態;第二天堂代表人造的世界,當下這個人類智慧或者能力幾乎登峰造極的時代,它看似非常完美,但另一方面卻對人、自然甚至地球帶來了很多危害。第三天堂可以說是人造社會與自然達到新的平衡這一狀態。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鏡面之上”展覽現場

 藝術家本人在展覽現場

 

“第三天堂”從皮斯特萊的家鄉比耶拉啟動,目前已經在全世界很多國家建立了或大或小的藝術大使館,在這裡,“人民實踐”的活動正在緩慢地發展。


皮斯特萊認為,在政治層面上,我們也正在經歷建立第三天堂的新平衡的階段。即在兩種極端:獨裁與無政府之間建立一種真正的民主。


而藝術無疑是皮斯特萊希望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最有效的途徑。

 

第三天堂: 古巴哈瓦那,與Kcho和Laura Salas Redondo合作現場表演,2014年

方尖碑與第三天堂,盧浮宮馬力中庭展覽現場, 2013年


INTERVIEW 



藝術家與常青畫廊創始人洛倫佐·飛亞斯奇在展覽現場


Q:《藝術商業》

A:洛倫佐·飛亞斯奇(常青畫廊創始人)


Q:你是從何時開始與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託合作的,什麼契機使你決定這次在北京舉辦他的個展?

A:我大概是94年認識他的,我一直非常希望跟他合作。終於在2008年,我們在北京做了皮斯特萊託的個展。2005年,我、莫瑞西歐以及馬里奧決定在北京開設畫廊第二處空間的時候,所有人都以為我們瘋了。然而,這卻成為了全中國最早的外國畫廊。


十年過去了,藝術家帶著個展“鏡面之上”回到798,給觀眾提供從鏡子之前、透過鏡子及超越鏡面多方面探索其創作的機會。


這也是一次藝術與社會,自然與人造,個體與共性之間的對話。因此,沒有比中國首都更適合呈現這一有趣議題的城市了。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託:鏡面之上”展覽現場


Q:這次作為皮斯特萊展覽的策展人,在構思之初你最想要強調的什麼?

A:為本次展覽構思的作品中,包括一組展現北京日常生活的攝影肖像——一個自拍的家庭、一名指揮交通的警察、一名玩耍的兒童,這些影像被印刷在鏡面不鏽鋼表面。該組作品反映出藝術家並非生活在社會的邊界,而是試著為問題找到解決方案的活躍個體。


這也是皮斯特萊託於1998年在其故鄉比耶拉創辦“藝術城市”的原因,“藝術城市”旨在創造並提升藝術與社會之間的關聯,以及更多的可能性。我希望讓越來越多的觀眾進入到皮斯特萊託的世界。


常青畫廊展覽現場,《繪製空間的姑娘》,2018年


Q: 皮斯特萊託是什麼時候開始進行鏡面破壞這一行為的?

A:2008年,皮斯特萊託以作品《十七減一》參加第三屆橫濱三年展。那一次,我代表藝術家成為表演者,以一把木槌敲碎了17面帶框的鏡子。第二年,這一表演也在威尼斯雙年展中出現。這些鏡子無法自我反射。因此有必要將其分割,或者打碎,使碎片相互反射。


皮斯特萊託從2002年開始創作的藝術項目《愛不同》則更好地傳遞出這一信息,該作品也使其獲頒2003年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的終生成就獎。


十七減一

2008 年

鏡子,木頭

17 件,每件243 x 178 釐米

 

Q:你是如何理解皮斯特萊託作品中鏡子的意含的?

A:一開始,皮斯特萊託在創作自畫像的時候使用鏡子。之後,他將布面塗成黑色,模擬鏡子反射的效果。在他將鏡子與繪畫兩者結合之後,藝術家開始將鏡子視為繪畫主體的基礎,繪畫主體同時在鏡子中客觀出現。


他的所有作品都以二元性為中心——靜態與動態,表面與深度、絕對與相對、有限與無限。這些作品也與中國的儒家哲學之間產生了有力的聯繫。


尊敬 Il

2016 年

鏡子,著色木頭和鍍金邊框

23 件,每件250 x 150 釐米

 

Q:能不能分享一些這次藝術家在中國的小故事?

A:這次,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在我們去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講座的路上,他給我講了一件關於他心臟干預小手術的故事。不久前,他一直確定手術是在左胸進行,直到醫生告訴他:“你弄錯了,米開朗基羅!我需要在你的右胸做手術。很明顯鏡子把你搞糊塗了。”


因為他作品中的鏡子使左右顛倒,而不是上下顛倒!


藝術家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講座現場


Q: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貧窮藝術”(Arte Povera)的。由於“貧窮藝術”的作品大都取材日常生活中的常見材料,我們如何衡量其收藏價值呢?

A:“Povera”在意大利語中的意思是“貧窮。皮斯特萊託曾發表言論:“貧窮藝術不是極簡的,而是激進的。”他是在敘述美國極簡主義與意大利貧窮藝術的主要區別——二者同時發生於60年代,但所處的政治與經濟環境卻完全不同。


傑勒馬諾·切蘭特在1969年首次使用“貧窮”這一形容詞,是為了引起公眾對這一藝術運動的關注——藝術家試圖為物品找回在二戰的災難中丟失的價值、本質與尊嚴。所以我們應該意識到的是它在歷史中所具有的價值。

蛻變

1976 - 2016 年

鏡子,碎布,場域特定裝置

2018 年YARAT 當代藝術中心展覽現場,阿塞拜疆巴庫

採訪、文/凡琳

圖/常青畫廊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託:鏡面之上

展期:2018.6.23-2018.10.21

地點:常青畫廊(北京)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視界|藝術人物

藝事|封面故事|人物|市場趨勢|經典|全景展覽|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皮斯特萊託展覽現場鏡子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