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屯路邊的“公路商店”

虎嗅網2018-07-10 09:48:09


本文轉載自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作者:安西西。


6月30日,炎炎熱浪,在三里屯聯寶公寓樓下,一個紅色招牌上印有“公路商店”四字的“小賣部”開業了。公路商店門頭招牌上印著“彈珠機.酒便利”的字樣,表明店裡所提供消費的主要產品是酒和彈珠機。


一個路人進門說要一包紅塔山,公路商店創始人康陽站在櫃檯前,抽電子煙吐出一個菸圈,對這位客人說:“紅塔山沒有,要不您試試這個(電子煙)?”


彈珠機、酒與直男審美


前不久,公路商店收購了美國Stern彈珠機公司在大中華地區的所有業務。一樓不大的房間裡,就放置著這些代表不同流行文化和主題的彈珠機,包括:行屍走肉、AC/DC樂隊、超人、蝙蝠俠等,其中Kiss樂隊全球存量只有50臺,最後一臺就被低調地放置在這裡。



Kiss樂隊是他們“明搶”過來的,康陽痴迷於彈珠機,就像大多數人對奢侈品的迷信, “當時我們從Stern公司總部的庫房裡直接就把這臺機器拉上船了,跟當年八國聯軍擄掠北京似的。彈珠機一千多個零部件,都是純手工組裝的,它的視覺效果和手感,就是對機械和智慧的總結。”


公路商店只有二樓是一個正經的酒吧,分隔成兩個空間。一邊是封閉的大飄窗,沒有人調酒的吧檯,另一個空間是酒櫃——還沒有人能把自動售酒機擺放的像國家大數據中心或者大使館裡的檔案庫那樣,充滿了極客直男審美。



這些稀奇的、昂貴的酒品種,像是被存放在機房裡,通過“暗箱操作”,然後經過管道直接流出。客人微信掃描就可以來上一杯漢尼拔配人肝喝的紅酒(在之前《沒人知道意大利有多少種紅酒,但吃人肝只能配Chianti》的文章裡,公路商店曾經介紹過這一款酒)。


“哎,伍迪艾倫那款酒到了沒有?就是那個紅色的、白皮的伏特加。”康陽叫住一名正在搬箱子的員工問道。然後他指了指酒櫃裡的一款酒,繼續對我們介紹道,“如果下次你朋友來這裡,掃了這杯酒,你就告訴他,你和史泰龍選的是同一款酒。”康陽又指了指那款漢尼拔配人肝喝的紅酒,說,“如果你朋友掃的是這個,你就說原來你和漢尼拔有同樣的品位。”



商店之後這裡還會供應世界上第一款透明咖啡。“還有,你一定要去衛生間轉轉。”他鄭重的推薦,“很特別。”


從搶租酒吧到裝修開業,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設計就花了2個半月。在康陽看來,“模式”的設計比單純對於“美感”的設計難攻克,這是公路商店的一貫思維,否則再豪華的裝修也難掩邏輯的蒼白。


康陽說:“我想通過一種方法來緩解成人世界的尷尬,這可能源於我對於這個社會某種意義上的懷疑。如果公路商店不做這個,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接觸到彈珠機這個東西,人們在線上消費的比較多,但現在公司希望更多的提供一些切實的服務和體驗,做這個空間就可以賣一些更特別的東西。”



此外,公路商店和亞朵酒店在上海有一個300平米空間上的合作。自從亞朵酒店確定了酒店IP的發展之路之後,和公路商店也順理成章達成合作。音樂類主題的合作方面,亞朵酒店目前對外宣佈的合作伙伴還有網易雲音樂和太合音樂集團。


公路商店往裡面灌注什麼內容,康陽還在思考,他希望把空間玩起來,“要用所有的東西來體現公路商店那種(氣質),以前我們都是探索別人,我們本身自己有創作能力,就把那種創作能力賦予別人,去講述他們。我們現在想轉變,探索我們自己。”



從媒體電商到線下傳媒:及時行樂才是大家的需求


公路商店北京辦公室位於朝陽區興隆莊,這條街的入口處是民航總醫院,天橋連接了兩邊的商戶和辦公樓,一路穿過旅館、商店、月子會所、親子鑑定中介、幼兒園、女子訓練中心各種廣告牌,才在一個隱蔽的拐角處找到上4樓的門。


走進公路商店辦公室,各種貨物和紙箱亂七八糟的擺放在玻璃房門口和大廳角落,工位前方一張不大的白板上寫著“昨日銷售、今日銷售、本月目標、推送及流量”等本日工作目標的KPI字樣。一派忙亂的景象之外,各種小物件的擺設、手辦、和玻璃牆上口號式的標語才透露出些許青年文化的藝術氣息。


△公路商店辦公室


康陽不大待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他常常待在外面開放式大廳的某一張桌子上就是一天,寫東西、讀東西、開會過事情、談各種充滿希望的計劃,時間極度碎片化,“累,身體和心都累”。


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康陽總能在最快的時間裡搜尋出當地最髒的髒攤和某一種可以被賦予傳播能量的東西。康陽在網上搜集素材的能力也十分精湛,早期他曾憑藉搜索他欣賞的作家的一句名言去網上搜索趣味相投的人,再試著發出邀請,“要不要來我們這兒上班?”


初識拘謹,漸入狀態後康陽能侃侃而談,某種程度上,他是一個有社交障礙的人,他把這歸結於不是那麼自信,某種意義上太自我了,老呆在自己的世界裡,一直以來就在想辦法把童年時期沒有實現過的想法實現。


康陽家在山西,小時候家裡開小賣部後來開了當地第一個超市。中學時代父母去了北京,他留在家裡,住在寄宿制的學校裡,當考試完別人家都有父母在門口等著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孤獨但他又覺得還好。康陽不願意多談集體管理制下的日復一日機器般精確的生活,他喜歡閱讀,遇到精彩的片段和句子他會抄在本子上,反反覆覆地讀。小時候一首短詩偶然獲獎的經歷給了他自信,中學時代的寄宿制生活對他日後的性格影響深遠,而米沃什富有意義的詩句和精準描述人們內心的虛無和精神頑疾,則啟發了他後來做公路商店內容的調性。


△康陽


康陽會寫有趣的短文,挑起大膽的爭論,看上去是個自戀自負、隨心所欲、桀驁不馴的文學青年,有時心血來潮會做一些旁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但他又有極其理性的一面。公路商店的投資人、經緯中國的創始管理合夥人張穎評價他,“(康陽)這個人蠻有商業頭腦的,大的東西拎得清。”


△康陽家裡的碟


7月4日,公路商店微信公眾號發了一篇康陽寫的文章《最近你們還好嗎?》文中寫道,“一個蹲過監獄後的創業者的三兩心得,他在三年前幫助我度過了漫長燥熱的夏天。後來聽說他因為經濟詐騙再次入獄,這個消息讓我自己變得開朗很多,我想:這才是一個正常人類的最終命運。”


創業以來,康陽一共發過四次《最近你們還好嗎?》,每發一次,都代表康陽在經歷了一次內心困惑和掙扎後的升級。對於公路商店內容部分遇到的瓶頸,在康陽看來,最大問題還是如何解決慾望,為什麼要去描述它、分享它?隔一段時間都會有這樣的(困惑),但是永遠都有年輕人會有滿腔的分享欲和好奇心,“分享能讓他們得到快樂,得到成就感,這對一家公司來講,它的戰略會有變化,但是對於個體來講,就讓有才華的人去做他們擅長的事情就好了。”


“很多人內容做得比較偏激,我們的價值觀偏有趣但並不會用偏激的行為去對抗某些東西,不是一種頂著反消費主義的方式去做內容。” 康陽現在對文字這種形式產生了一種懷疑,這個時代更浮躁更快速,其實年輕人很難平衡“快速”和“好”之間的關係。現在他更願意去做一些事情,去服務別人,讓大家別把評價的點放在“你好酷啊”,而是確實滿足到了他的需求,做電商的目的也是提供服務,“我們賣東西,也是對抗這種不確定性的方式。我自己想買什麼,那我就賣什麼,它會消解一些年輕人的現實負擔。”


但政策上的風險讓康陽不得不更加謹慎了,他對怎麼與之和平相處,對政策研究得更透了。“我們從來也不定義自己是亞文化。後來我們發現沒有人真正有耐心去了解亞文化,它的語境是什麼,它所代表的是什麼樣的思想,為什麼當年會那麼吸引我們?” 康陽說,搖滾、紋身、酒等成為一切時髦小青年需要“標榜”自己的內容,簡單粗暴的通過“記標籤”這種方式逐漸把亞文化這個本來是形容詞的範兒名詞化了。



在內容方面,以前公司的編輯三天寫一篇10萬+,以後可能是三年做一部電影。公路商店已經成立了視覺Studio,專門的一支團隊做一些視頻內容,希望有很多的可能性和表達方式,把這些分支串聯起來,更多渠道去觸達年輕人。


現在公路商店的估值2億,2017年6月完成了數千萬元A輪融資,頭頭是道領投,經緯、聯想之星、合鯨資本跟投。團隊有70多個人,2/3在電商。廣告收入主要來自品牌的微信投放、活動執行、線下屏幕整合營銷,其中投放價格在30萬左右,電商主要是公路商店通過App和小程序銷售各種“產品”的流水收入。目前,公司所累積的用戶總共150萬,其中APP超40萬用戶,消費會更忠實一些。


在OTT方面,迄今公路商店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任務,在北京上海各大Livehouse、酒吧和紋身店等可觸達潮流青年的線下空間鋪了1500塊屏,下一階段的任務是1萬塊屏。


“時代在變化,信息氾濫,現在及時行樂才是大家的需求,所以我們要服務於別人。”從媒體到電商,開酒吧,做OTT,康陽認為公司已經從食物鏈底端往上升了兩級,議價能力更強,服務範圍更大。最近公司剛剛簽下一個百萬元的廣告單,這是公司首次在微信公眾號的投放之外,提供給客戶的一個打包服務。


從媒體到電商,從酒吧到線下傳媒,康陽不希望公司被“標籤”定義,在他的眼中,公路商店不應該是一個網紅,而是一個擁有多種可能性的商業品牌。


康陽喜歡唸叨一句話 “既然已經在這個大海里沉浮了,你就要學會衝浪。”這似乎是他送給同事朋友的一句經驗總結,也是他的創業態度。


本文由音樂財經(musicbusiness)授權轉載。音樂財經是國內第一家專注於從“商業”角度解讀音樂產業的新媒體,公司致力於挖掘行業故事和商業模式,為音樂創作者、音樂人、“音樂+”創業者和投資方搭建交流溝通互動的平臺。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閱讀原文

TAGS:康陽公路商店彈珠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