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不是藥神》 這些中國現實主義題材佳作同樣不容錯過!

夢裡影評2018-07-10 02:07:56

《活著》

張藝謀最好的作品並非今時令人眼花繚亂的各色大片,而就在於往昔那隸屬大時代背景下小人物的《活著》,質樸簡單的鏡頭卻營造了最好的劇情張力,滄海一粟契合命運的種種呈現,一場為了能活著五味雜陳的演繹,悲涼的宿命是為人共鳴的動容。

《霸王別姬》

這或是陳凱歌一生最好的導演作品,電影以京戲為媒介,將中國上世紀的那人那事以最為鮮活的影像予以了呈現,時代的變遷與小人物的宿命,每一個鏡頭細節的刻畫都幾近完美,張國榮飾演的程蝶衣電影中是“不瘋魔不成活”的戲痴名角,亦然也是做到了本色出演,這本就是一部“不瘋魔不成活”的電影。

《背靠背,臉對臉》

作為一部現實主義電影,《背靠背,臉對臉》即便在今日看來依舊有著極強的社會寫照,這部作品以一場基層幹部間微妙的權利鬥爭為展開,將中國現代社會中人與人間所謂的處事哲學展現的淋漓盡致,並辛辣的嘲諷以中國官場那爾虞我詐的醜態。

《盲山》

《盲山》是一部為人震驚的力作,電影透過一個女大學生被拐賣到山村的寫實,營造出令人絕望的壓抑,將一個沉重的“盲”人世界真實的呈現在觀眾面前,愚昧的無知成為了電影對人性醜惡所詮釋的盲點,而以此中電影裡每一個人的心盲都構成了其沉重的奠基。

《盲井》

電影以形式紀錄片的手法,呈現出了最為寫實的基色,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騙局,人性的黑暗與殘酷在鏡頭之下是如此凌厲,《盲井》由井見心,在那黑暗的礦井中最可怕的是心盲,貪婪與淳樸形成了其最為鮮明的比照,於此之中對現實社會的隱喻更值得沉思。

《可可西里》

難為人驚豔的畫質,也未有何般值得稱道的轉折,在《可可西里》中電影卻以最為粗獷真實的鏡頭,令人仿若親歷般的經歷著在這片美麗淨土上殘忍的殺戮,因貪婪而起對生命與信仰的追問、對生存與環境的探尋,生死間的殘酷所奉獻的是一場可可西里人與自然可歌可泣的傳奇。


《嘉年華》

對兒童性侵犯罪的聚焦,導演文晏卻並沒有將這一過程作為《嘉年華》的核心,而是透過這一性侵事件後的發酵,用剋制冷靜的視角去帶領觀眾真正走進了這個由此引發的漩渦之中,令人所為之一窺的也不僅是一起單獨的個案,在一幅眾生相中其所展露的是中國女性在成長中的社會問題和心靈困境。

《鋼的琴》

隸屬於小人物的故事中,深諳以大時代的變遷,《鋼的琴》以鋼琴為媒介,將現實主義的壓抑與浪漫主義的文藝,巧融於一體,荒誕的黑色幽默中呼之欲出的是關乎夢想的堅韌,而與之中電影所寄予的情懷不僅飽涵以友情的羈絆,更令人動容於那父愛的偉岸。

《秋菊打官司》

《秋菊打官司》個人認為是鞏俐演技得以最為出色發揮的一部電影,她整個人無論還是從外貌還是神態,都儼然將一個農村婦女演繹的生動傳神,而秋菊為了“要個說法”在情與法間的展開,其實正是對中國社會中鄉土人情與法律關係的矛盾,當秋菊執於告狀,她討要的是一個理,而當村長救了她時,前者想要的理其實已然被後者的情所沖淡,但這時法律卻並不會因為村長的情,而宣告村長的無罪,這一耐人尋味的故事,構築了電影平時質樸的鏡頭下出色的內在縱深。

《一個都不能少》

《一個都不能少》將鏡頭聚焦於貧瘠的農村,揭露的則是中國農村難掩的隱痛輟學,而一個自己尚還是女孩的小老師面對一群孩子“一個都不能少”的執念,魏敏芝毫無扭捏作態的本色出演,成為了電影最為淳樸的情愫,如此方才使其對農村教育問題的落足如此真摯動人。




閱讀原文

TAGS:電影中國鏡頭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