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近年最好的國產電影,強烈支持!

韓語學習2018-07-07 00:25:22

今天要介紹一部電影,一部和醫生、護士、患者、醫療醫藥行業都有關係,甚至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關係,都會被他打動的電影。未映先火的國產電影並不多。零差評,更是寥寥無幾。

最近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部點映(小範圍播放,即將全面上映)的電影刷爆了,好評如潮!這部即將直擊你的內心,戳中你的淚點,引發你的思考的電影就是——《我不是藥神》


豆瓣評分已經9.0,點映場和上影節展映已經讓這部電影口碑炸裂。目前,《我不是藥神》的點映票房已經破億,預測票房30億起底。


這部電影評價如此之高,而且上映後,以後還會拿下國內各大電影節的大獎,主演徐崢影帝是跑不了了,幾個配角也都會紛紛拿獎,前途不可限量。


為什麼說《我不是藥神》會是一部口碑烈爆的現象級電影?

因為,它太!敢!拍!了。

它不僅觸動了每一箇中國人的痛點,甚至還觸動了整個社會的痛點。

很多人在觀影的過程中不止一次的跳出這樣的疑問:這部電影是如何過審的?

畢竟,電影涉及的話題太尖銳了

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得了一種病,而這種病只有一種藥可以治療,需要終生服用,但這種藥的售價是四萬一瓶,即使是短期內的服用也足以讓一個普通人傾家蕩產。


如果沒有錢買藥了,只能孤獨的死去。

 

你有沒有想過,還有這樣一種藥,它的藥效和4萬塊錢的完全一樣,售價只有500,然而它是不合法的,是別的國家生產的仿製藥


但是許多得了病的人只能買得起這種藥,它是最後的希望。

 

這意味著所有代購或銷售這種藥的人,是違法的,但許許多多的人需要它來救命,這裡麵包含了太多人性的醜陋和世間的悲憫。

 

上面我說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這種病叫慢粒白血病, 這種藥叫格列衛,電影《我不是藥神》就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程勇(徐崢飾)開了一家保健品小店,主營印度神油(類似偉哥),生意慘淡。

老婆被他打跑了,一週見一次的兒子馬上要跟著後爸出國了、父親血管瘤正等著他來交錢保命。

反正就是哪哪都缺錢。

一天,一個叫呂受益(王傳君飾)的大高個兒找上了門,想託程勇從印度代購一種藥。

呂受益是一個慢粒白血病絕症患者,他需要靠一種叫做“瑞士格列寧”的藥維持生命,但是這種藥很貴,一盒就4萬塊,一般人根本吃不起。

他了解到印度有一種仿製藥「印度格列寧」,藥效和瑞士格列寧完全相同,但價格只要2000塊,想到程勇的印度神油是從印度進貨,呂受益希望程勇能幫他從印度代購這種藥。

“代購”聽上去是一個完全沒毛病的詞,但是涉及到藥品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未經國內審批的藥品一律屬於假藥

金錢是萬惡之源,人窮的時候往往會鋌而走險。

程勇決定親自去一趟印度,藥品的價格比呂受益描述的還要便宜。

印度格列寧的生產廠家給程勇出了一系列難題,程勇最終一一克服,拿下了中國的代理權。

從此,印度神藥開始流進中國,正版格列寧4萬一盒,程勇賣5000。

程勇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藥神,人人都要叫他一聲“勇哥”。

這些病人有藥吃了,程勇有錢了。

大吃大喝、夜店砸錢嗨爆、甚至被美女買家示好......

一切都好得如夢入幻,可現實只用了一秒鐘就打碎了他的夢。

如果賣藥被抓少則三五年,多則無期,這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他無法承擔的。

程勇不賣藥了

雖然賣藥只是他謀生的手段,雖然他也從沒想過自己是救人救命的藥神。

可當他停止賣藥,這些病友的人生灰暗了。

有的人因為吃高價藥傾家蕩產。

有的人因為吃不起藥去世了。

程勇在極度的愧疚下開始了一場瘋狂的救贖

有現實意義的中國電影不在少數,但能這樣現實到扎向每個人中國人心靈、這麼敢拍的實在不多。

最難能可貴的這並不是一部僅僅靠銳度可本身腎虛的電影,本片的製作精良,更具感染力地展現了它的深度。

《我不是藥神》正是一部我們當下急需的有現實意義、有人情冷暖、有社會溫度的優秀商業片。

如片名所說,程勇真的不是藥神,這部電影就像一篇工整的命題作文一樣,始終圍繞著這個主題來敘事。

最開始,是因為他缺錢,病友缺藥,他犯法走險。

後來,賣藥的過程中他結識了一些朋友,他沒有很高的社會責任感,看到賣假藥的藥販子他無動於衷,但當自己的朋友和那些人打起來了之後,他才衝上去和假藥販子搏鬥。

再後來,為了保命為了保家,他洗手不幹了。

最後,那次幾乎自我毀滅式的救贖也完全是因為對朋友的死太愧疚。

我不是藥神

主演:徐崢 / 週一圍 / 王傳君

貓眼電影演出 廣告
購買

病友一次又一次把他推向的位置,但他就是坐不穩這個位置,這個救了千萬人的藥神只是一個平頭百姓。

當時印度人問:你想當救世主?

程勇說:不,我想賺錢。

電影有個場景很心酸,程勇的父親因為病重躺在他的破面包車板子上,他一邊開車一邊焦慮。


如果沒有錢,他的父親只能死去;如果沒有錢,他的兒子將要被妻子帶到國外去;如果沒有錢,他的店子馬上就要被房東給關閉,這一切對他來說,太難太難了。

 

程勇的命運其實和眾多慢粒白血病患者是一樣的,沒有錢,他終將失去一切。

影片中有兩個場景讓我淚流滿面。


為了找到違禁藥販子,警察把買違禁藥的慢粒白血病患者都給抓了,因為藥販子只賣500一瓶,根本沒有賺他們的錢,如果他們把藥販子供出來,藥販子被抓他們只能買4萬一瓶的正版藥,這意味著死路一條,所以都沒有做聲。


這個時候,有一個老奶奶示意想要說話,飾演警察的週一圍以為她想要招供。


可是,她卻緊緊握著他的手怯怯地說:“四萬塊一瓶的藥,我吃了好幾年了,房子吃沒了,家也吃垮了!現在才好不容易有了便宜的藥,才500塊一瓶,他真的不掙錢!他只想幫我們!你們把他抓了,我們就沒法活了!誰家還沒個病人呢?你能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生病嗎?我還想活著,我不想死……”

……


這個故事搬上銀幕的難度極大,法理與人情、道德與人性、生命與金錢,矛盾異常尖銳。

缺藥的背後是什麼呢?

是醫藥機制、是法理與人情的衝撞、是有錢能活沒錢就死的冰冷

格列衛問世以來,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存活率已經從當初的20%提升到了90%。

正如電影中的臺詞:這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

我們現在視為絕症的東西,最終都會被攻克,在藥品研發技術還沒有全民普惠時,必然昂貴到讓人吐血。

有錢,就可以買天價藥保命、甚至可以找團隊給你研製新葯。

整個故事像一根刺一樣紮在你心裡,人人平等有時真的只是自我安慰。

有人會憤怒的說,為什麼印度能生產的東西,我們不能生產?

這一方面是藥品研發水平、藥品關稅、藥品定價權的問題

還有就是藥品專利的問題。

每個國家都有「專利強制許可制度」,在應急時候可以對某些專利強制開白名單,所以印度有許多廉價仿製藥。

我們罵天價藥,但我們也必須要正視一個問題:仿製藥給患者帶來了生的希望,也帶來了惡性藥品研發機制

2017年5月,全球最貴藥物Glybera撤市,它用來治療一種遺傳病——家族性脂蛋白脂肪酶缺少症,上市以來這種藥物只治療過一個病人,但效果十分顯著,那位病人再也沒有去過醫院。

高額的醫藥費讓患者無法負擔,更無法在短時間內納入醫保,藥品研發公司則因為仿製藥層出不窮破產、關門,試問誰還願意花高價去研發新葯品呢?

這樣下去那些無藥可治的罕見病症永遠都沒有希望了

無藥可吃是一種困境,無藥可治更是一種絕望

如果非要給這部電影挑點毛病,我們認為就是對正版藥品公司的塑造力度不夠,瑞士格列寧廠商代表西裝革履、沉默寡言,我們聽到了患者的聲音、藥販子的聲音,就是沒聽到他們的聲音,他們也有難言之隱。

《我不是藥神》給我們展示了一個如此複雜、斑駁的現實世界,醫藥、法理甚至人性都不是非黑即白,很多時候我們身處的世界是一個灰色地帶,需要執法者有更多的思考。

我們的鄰國幾乎每年都有這樣的商業電影出現,韓國有《熔爐》、印度有《摔跤吧,爸爸》,這些電影在深刻觸動社會現實的同時商業價值極高。

中國並不缺少現實主義的電影,而是缺少讓主流市場看懂的現實主義電影。

不是人人都能欣賞賈樟柯和畢贛,可如果中國觀眾只能去看恐怖、愛情、魔幻電影,那麼我們什麼時候才會有一部改變國家的電影?

《我不是藥神》讓我們終於不用因為想看一部有深度的電影多坐幾站車、多付幾十元錢(藝術電影票價通常高一些),也終於不用忍受“看了一部好電影卻無法與身邊人分享”的落寞。

徐崢和甯浩帶著青年導演文牧野幹了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

這樣的電影除了怒贊,除了去電影院觀看和支持,再無話可說!

“藥神”之路

程勇的原型陸勇生活中則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

2004年改寫了陸勇和許多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命運。

6月,患病已有兩年的陸勇在網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一位韓國患者在印度買到了正版“格列衛”的仿製藥——一家由印度公司Natco生產的Veenat。發現效果與正版藥相同,但價格只有原價(2.3萬人民幣)的17%——不到4000元。這讓陸勇看到了一絲希望。

   

打探情況之後,陸勇發現了一家日本藥店正在銷售這款仿製藥。他託人買了一盒。


拿到藥的陸勇猶豫了——包裝簡陋、藥片顏色可疑。但他還是決定試一試,搭配著正版“格列衛”的吃了一短時間。數月後,陸勇在檢查中得到了讓他“重生”的結果——各項指標正常。



陸勇就是電影《我不是藥神》中程勇的原型。


2002年,陸勇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


全家沒有一個人能和他配型成功,無法進行骨髓移植,瑞士諾華生產的藥品“格列衛”成為陸勇唯一的選擇。


“格列衛”是第一個分子靶向抗癌藥,可以將患者的5年生存率從50%提升至90%以上。該藥於2001年進入中國,但價格高得可怕——一個療程的“格列衛”要花掉2.35萬人民幣(一個月為一個療程),而且需要終身服用。為了不斷藥,陸勇父親在一次聯繫業務的路上出了車禍,不幸去世。


從2002年確診到2004年,陸勇“吃掉”了近60萬元。


陸勇的家庭狀況還算好的,一位長沙慢粒白血病患者唐某曾這樣描述正版“格列衛”:“(它)就像吸毒,錢完了,人也就走了。” 當時,白血病治療費用不在醫保範圍內。


在陸勇於2004年建立的QQ病友群裡,100個人中只有他和另一位病友吃得起正版“格列衛”。“廉價”的治療方法是用化療藥物,但每個月只需100多元,如果再加上其他治療費用,每個月只需2000元左右,而且可以報銷。但這種方式與服用“格列衛”的區別是:副作用大、無法續命。


陸勇回憶:“每個月都有一兩個病友的燈滅了。”


直到2004年6月,陸勇發現仿製藥後,轉機出現。


仿製藥與原研藥在劑量、效力等各方面一致,唯一的差別是沒有專利。


1970年,印度的《專利法》不再對藥品化合物的知識產權保護,藥企開始大量生產仿製藥。這也讓印度成為“世界藥廠”。無國界醫生組織在2005年的一篇報告中提到,印度的仿製藥使艾滋病治療的花費從原先的10000美元下降到約200美元。報道還寫道,“世界各地的病人都依賴印度生產者來生產價格合理的仿製藥。”


陸勇吃的仿製藥Veenat會產生副作用——吃完嘔吐。但這要比價格貴出好幾倍的正版藥划算太多。


之後,陸勇通過QQ病友群,把他的新發現告訴了病友們。此後,病友群發展到了5個,多達到幾千人。仿製藥的需求越來越大。


仿製藥的價格不斷下降——2013年,正版“格列衛”的專利截止期臨近,瑞士公司也採取了買藥隨贈的方式,導致仿製藥的藥價驟降。到了2014年,平均每個療程的仿製藥只需要花200元就能買到。


2013年,為了方便買藥的陸勇網購了銀行卡,導致被捕。


2014年7月,陸勇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銷售假藥罪,被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彼時,陸勇已經成為病友眼中的“藥神”,上百名患者聯名寫信,請求司法機關對陸勇免予刑事處罰。


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人民檢察院向沅江市人民法院撤回起訴,併發布了《對陸勇決定不起訴的釋法說理書》——


因為江蘇無錫慢粒白血病患者陸勇的行為,自己本身是白血病患者而尋求維持生命的藥品。他所幫助的買藥者全部是白血病患者,而沒有任何為營利而從事銷售或者中介等經營藥品的人員。


他對白血病病友群體提供的幫助是無償的。在國內市場合法的抗癌藥品昂貴的情況下,陸勇的行為客觀上惠及了白血病患者。儘管違反了國家對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但是他的行為的實際危害程度,相對於白血病群體的生命權和健康權而言,是難以相題並論的。


如果不顧及後者而片面地將陸勇在主觀、客觀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為認定為犯罪,顯然有悖於司法為民的價值觀,決定不予以起訴。


《我不是藥神》結尾


兩天後,被羈押了119天的陸勇重獲自由。


在近年來數百起代購進口藥案件中,唯獨陸勇沒有獲罪。


“救人”還是商人?

電影《我不是藥神》“救世主化”了男主角——從唯利是圖的商人轉變為賠錢救人的“藥神”。在現實中,關於陸勇的爭議存在,只不過和電影的設定相反。


GQ實驗室在2017年6月的一篇報道中提出了對陸勇的質疑——是英雄還是商人?


2011年,陸勇換掉了吃了七年的Veenat,一家叫做Cyno公司生產的仿製藥Imacy成為新葯,售價僅為750元(3年後降至200元)。


陸勇與Cyno的關係有些微妙——為Imacy做過宣傳,並介紹給患者。 


陸勇表示:“Natco公司比較大……經銷商可能是一千甁、幾千瓶這樣定的。中國患者的話,每個患者跟他們聯繫,一個個的就很煩。”“而Cyno直接向中國患者賣藥的。”


GQ調查發現,在探訪的五家隸屬於不同公司的印度藥店中,沒有一家出售Cyno的藥品。中國患者只能通過郵箱購買。 


印度阿波羅藥店的店長尤努斯對GQ表示:“我個人建議,如果你要買,就買Natco的藥。”“我知道Cyno,但那是家壞公司(bad company)。”


由於辨別一家印度藥企是否合規的難度很大——印度有些藥品的審核是在邦一級政府完成的,藥企也可能委託某個生產機構生產,並沒有統一的渠道去核實所有信息,Cyno令人生疑。


班加羅爾Cytecare癌症中心的資深顧問梅農醫生(曾在著名的塔塔紀念醫院工作過12年)表示,“我在印度治療過數千名慢粒患者,但我從未聽說過這家藥企。”他還表示,如果不具備正規的生產資質,最大的問題在於藥品缺乏監管,從而無法保證每批次的品質。


2017年3月底,北京新陽光慈善基金會理事長,慢粒患者劉正琛將Cyno的仿製藥與“格列衛”送去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檢驗,報告對比了兩種規格的Cyno仿製藥與格列衛,每100毫克仿製藥的有效成分伊馬替尼比例分別約為格列衛的55%和83%(該檢測僅測試Cyno兩個批次的藥品,且其中一個批次生產日期較久,存在偏差可能)


但在病友眼中,陸勇如同“神”一樣的存在。患者潘建三表示,“我們對陸勇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不過,另一位病友李毅達(多年慢粒患者,2004年陸勇最早創建的QQ群中的一員)卻對陸勇產生了懷疑:許多慢粒患者希望相信一個“橫空出世的救世主”,能夠幫助他們擺脫苦海。他推測陸勇對Cyno 的宣傳,其中有經濟原因——“一句很中肯的評價,他是一個商人。”

我不是藥神

主演:徐崢 / 週一圍 / 王傳君

貓眼電影演出 廣告
購買


“相信會越來越好的” 

關於陸勇的爭議依舊存在,但電影中程勇說的那句“相信會越來越好的,希望這一天早一點到來”真實發生了——


從2002年,陸勇被確診的那一年,到2018年,16年間,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從30%上升至85%。


2012年,來自多個國家的120名醫生在美國雜誌《血液》上發表聯名信抗議“格列寧”定價過高(美國市場價格曾7年內翻了兩倍,中國的市場價格至今為2.35萬元/一盒)。2013年,印度最高法院駁回了瑞士格瓦製藥公司對“格列寧”的專利訴訟,印度仿製“格列寧”轉為合法生產。


2014年11月,發改委下發《推進藥品價格改革方案(徵求意見稿)》,對藥品價格形成機制進行改革。


2015年8月,國務院印發《關於改革藥品醫療器械審批制度的意見》。


2016年,工信部、國家衛計委等六部門聯合印發《醫藥工業發展規劃指南》。


2016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開展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意見》出臺:凡是2007年10月1日前批准上市並列入“國家基本藥物目錄”的化藥仿製藥須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評價。


2018年,我國已有19個省市相繼將瑞士諾瓦公司生產的格列寧納入醫保。


2018年5月1日起,中國開始對進口抗癌藥實施零關稅。 


最後希望更多的人能夠看到它,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關注到慢粒白血病和各種重病患者,曾經有那麼一個群體,他們來自於千千萬萬個家庭,他們受盡煎熬,但他們依舊滿含希望。


“我們一路奮戰,

不是為了改變世界,

而是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我不是藥神

主演:徐崢 / 週一圍 / 王傳君

貓眼電影演出 廣告
購買



聽說打賞的姑娘都變美了 :-)


猜你還喜歡下面這些精選課程:

  • 《三分鐘學韓語口語》

  • 《零基礎韓語入門》

  • 《韓語40音30天訓練營》

  • 《韓語口語進階教程》

  • 《韓語語法進階:常用詞尾》

  • 《實用韓語句型200例》

  • 《延世大學韓國語》

  • 《韓語發音技巧十講》

  • 《看韓劇學韓語12講》

  • 《日常生活韓語50句》

  • 《實用旅遊韓語會話》

  • 《聽歌學韓語60首》

公眾號內容導航

基礎入門 | 30天訓練 | 口語進階 | 延世大學

課程打包 | 3分鐘韓語 | 發音技巧 | 生活韓語

語法進階 | 看韓劇學 | 聽韓語歌 | 愛豆歌曲

官方軟件 | 加入會員

公眾號:韓語學習 (ID:hystudy)

閱讀原文

TAGS:陸勇格列衛程勇仿製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