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吃貨的自我修養進階指南,外地年輕人來蓉必看

好好吃飯2018-07-05 05:19:51


十幾年前,還沒有“蓉漂”這個詞,那時候流行“北漂”,而現在身邊處處有“蓉飄”。到去年年底,成都全市累計落戶人才已達到100087人,新新成都人如何融入這座城市?如何被打動並心甘情願留下來?




這樣的問題放在別的城市一定是需要反覆研究的課題,在成都,我們只需引領他們從一個外地人進階成資格的成都吃貨就足夠了。成都雖然城市性格包容,但在口味上卻是入侵式的,挑剔的。成都慣養出來的吃貨叼嘴極了,他們離不開成都。

 

那麼問題來了,如何從一個外地人進階成資格的成都吃貨?搞定這10件事,沒有人比你更資格!






不點鴛鴦鍋


吃火鍋不點鴛鴦鍋是對火鍋最起碼的尊重。成都人和不能吃辣的朋友去吃火鍋,第一次還能做到面帶微笑將就你點個鴛鴦鍋,第二次再要求上鴛鴦鍋,那就是明擺著挑戰他們的底線了。怕辣?那你還來吃錘子火鍋!

 

曾經有人說過“不吃辣,不吃火鍋,在成都你基本就告別了80%以上的社交、商務、朋友聚會。”事實是,這個說法非常準確,一點也不誇張。



接受花椒


除了四川和重慶,其實很多城市的人都還挺能吃辣的。貴州、湖南、江西這些地方就不說了,海南的黃燈籠椒並不比二荊條溫柔,甘肅、陝西、河南和山西人吃起辣來也不在話下。

 

能吃辣算是過了第一關,第二關是你還得接受花椒的麻。只有辣和麻沒問題,才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脈,從此在成都的美食江湖上所向披靡。



會打幹碟


前段時間,一個男的髮圈說女友跟他分手之後,專門短信他求火鍋蘸料配方,搞得網友們對他的蘸料充滿了興趣。後來那位男士把私家祕方公佈了出來:麻醬、蒜泥、辣椒油、糖……


成都人看到“麻醬”兩個字馬上手動再見。成都火鍋蘸料只有香油、香菜、蒜泥。頂多再將就你一點,在桌子上把蠔油、醋、鹽、味精擺起。

 

對了,不要在吃火鍋的時候找服務員要麻醬,他們可能會回覆你“沒有,撲克要不要”。除了油碟,吃火鍋和串串不打幹碟子等於損失了一半的味道。同理還有,吃肥腸粉不加結子是不完整的,當然不加個鍋盔也不是很完整。



不嫌棄折耳根


折耳根學名魚腥草。你對摺耳根有多深惡痛絕,成都人就對它愛得有多深沉。涼拌折耳根、折耳根炒回鍋肉,吃火鍋時你能碰到它,串串店的菜架上也有它的身影,一份狼牙土豆如果沒有放折耳根,就相當於沒有靈魂。

 

春天的時候,能挖到野生的折耳根就跟挖到蟲草、靈芝一樣讓人興奮。所以,一個資深成都吃貨面對折耳根的態度應該是,你可以裝作視而不見,但千萬不要表現出嫌棄和大驚小怪。



嗜好內臟


毛肚、黃喉、鴨腸、鵝腸、雞雜、郡肝、兔兒腰、雞腎這些都是成都人的最愛。只有北方朋友才會在吃火鍋的時候,一來就點三份羊肉片。成都人一般都是先要老三樣:毛肚、黃喉、鴨腸。雞雜、郡肝、兔兒腰那些在網紅串串店都能碰到。川菜館子頭都少不了泡椒雞雜、火爆郡肝之類。

 

很多外地朋友不能接受內臟的理由是覺得很噁心,尤其是看到“生摳鵝腸”,拿著菜單的手都在顫抖。有什麼辦法呢,成都人是世界上最會吃內臟的人,所以到了成都躲不過去就只有學著接受咯。



吃麵點一兩


來成都上班,首先要學會一天三頓都吃麵。成都大多數麵館子早上6點多就開門了,老成都人的習慣就是早上吃麵。中午吃麵完全是為生活所迫,尤其是高新區、天府新區那邊那些CBD,周圍只有麵館子,你不吃麵能吃啥。晚上吃麵,是單身狗的最佳選擇,便宜、管飽、省事。

 

在成都吃麵可以點一兩。為此,成都沒有少被隔壁子重慶嘲笑小家子氣。來過成都的北方人也表示難以理解“一兩面夠塞牙縫嗎”。今天就代表成都人回覆:點一兩面不是小氣而是講究。一兩面,麵條和調料配比才是最完美的,多一點味道都不對。所以,在成都你看到一個人點兩個一兩面,千萬別問為什麼不直接點二兩,講究!



知道至少一家別人不知道的蒼蠅館子


成都人接待外地朋友,關係一般的都往高檔飯店帶,只有關係好的才帶去吃蒼蠅館子,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接待方式。

 

成都Big榜主編阿塔講到成都人對蒼蠅館子的熱愛時說“每個地方的人都愛顯擺,成都人的顯擺是我吃了哪一家(蒼蠅館子),你不曉得。”成都人的朋友圈也不顯擺包包,車子那些,而是上個星期又找到個好吃的,然後所有人都會在下頭留言問:哪兒,哪兒,哪兒。

 

所以,在成都要成為一個資格吃貨,必須得要有一家你自己的、壓箱底的蒼蠅館子,一般不輕易帶人去吃那種。



下館子必點唯怡


在成都吃火鍋、吃串串、吃燒烤、吃炒菜……總之就是,吃啥子都要跟老闆說“來瓶唯怡嘛”!曾經有不明真相的外地網友在網上發帖問:四川人那麼能吃辣,是因為他們經常喝唯怡嗎?

 

四川人吃辣是天生的,喝唯怡也是。冬天喝熱的,夏天喝冷的,成都人每年喝掉的唯怡可以填滿8個府南河。不光是成都人愛喝唯怡,來成都的外地朋友也喜歡。曾經有朋友來成都耍了之後,硬扛了兩件唯怡當作伴手禮回去送人。



啃兔兒腦殼


兔兒腦殼又叫兔頭兒,它絕對是“蓉飄”進階成資格成都人的壓軸難關之一。很多在成都生活了二三十年的“蓉飄”搞得定鴨頭也啃不了兔頭。就算給它裹滿香酥的辣椒和芝麻,也掩蓋不了骷髏頭所帶來的生理不適。


成功克服了啃兔頭的心理障礙,還得掌握啃的技巧。先把兔頭從上下顎的地方分開,從下顎開始啃。下顎上的兔兒舌頭很好吃,吃完舌頭再啃腮幫肉。上顎部分,如果吃兔耳朵的就先啃耳朵,再啃眼睛部分,然後上顎皮,啃完記得把手指拇兒舔了。



熱愛腦花


腦花兒這玩意兒就像柳州的螺螄粉、北京的豆汁兒、蘭州的漿水,屬於“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的存在。不喜歡的人看到都會噁心想吐,成都人卻愛之如命,它是“蓉飄”進階成資格成都人的壓軸難關之二。

 

想搞定腦花就得勇於嘗試,如果實在怕,你就發揮主觀能動性,把它想象成內脂豆腐。據說很多一開始拒絕的外地朋友,自從在吃火鍋的時候勇敢的吃了一口涮腦花之後,就毫無節操的徹底淪陷了。




以上,是判斷你是否是一個資格成都吃貨的若干細節。如果這些細節有一半你深諳其道,說明你對這座城市及其吃的文化感同身受,你不再是一時的過客。


你可以像青年社群領導者周玉亮那樣去影響和改變更多的年輕人,你也可以像青年創業者代表王牧之一樣去盡情追逐夢想。在成都,認真工作,認真生活,他們的吃相,就是你們的未來!


周玉亮

愛思青年公益發展中心理事長

拍攝地/ 冒椒火辣奎星樓店


“不管什麼收入階層,在成都安安心心排起隊,吃一口蒼蠅館子。”


王牧之

“一築一事”主理人

拍攝地/ 腦花面


“蒼蠅館子的味道可能不屬於任何流派,也沒有高大上的章法,於是就能帶給我們驚喜。”


END

————

圖 |  曹銳  齊飛翔   “好好吃飯”資料庫

排版 | 劉鈁


閱讀原文

TAGS:成都喝唯怡蒼蠅館子串串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