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吃相(下):蒼蠅館子之“味”,你在一環路胖成蕾哈娜,我在二環路吃成米其林

好好吃飯2018-07-01 04:37:11

昨天扯了一大堆文化

今天我們擺點有鹽有味的——

茫茫多的蒼蠅館子裡

究竟哪種能代表蒼蠅館子呢?

 

為了能準確定義蒼蠅館子之“味”

我們在拍攝50人的#成都吃相#時

也詢問了來自各行各業的受訪者

你覺得,啥子味道能代表蒼蠅館子?





要不是說蜀犬吠日呢?在成都,但凡哪個巷子裡飄出來一絲絲人間煙火的味道,總有人要跑過去咪一眼,要是門口還排了幾個人,立馬朋友圈就炸了;緊接著,紅星路上的權威刊物、IFS寫字樓裡的百萬大號,都一窩蜂開始報道哪家的鍋盔傳承了百年曆史,哪家的甜水麵又有了民國血統……從那一絲香味飄出來,被是非的成都人聞到起開始,這些蒼蠅館子就走上了神壇。

 




你看哪個有那麼輕鬆就當了神仙的,呂洞賓不也遭狗咬過嘛?所以成都人也就習慣了這些神仙一個二個歪得飛起——你歪管你歪,我還是盯到我碗裡的餃子不歇氣。別的地方“顧客是上帝”,面對成都蒼蠅館子,這些顧客不僅當了美食的俘虜,在一盆全是萵筍、木耳、土豆片的藤椒鉢鉢雞裡哈出一口裡脊肉,立馬就要笑兮了。你說這種對蒼蠅館子的執著,瘋狂到了啥子程度?




石光華

著名詩人 美食作家

拍攝地/ 嘉陵老火鍋


“蒼蠅館子一要小,二要好吃,三要相因。沒得手藝和良心,是開不起的。”


以至於還衍生出一些葉公好龍的人。開吃之前說自己看不得不吃辣的人,火鍋特辣不說還要清油下飯,結果一碗素椒剛吃半口,就要喊老闆拿醋:“哥老官,今天實在胃不舒服,下回再吃辣可以不?”既不想委屈了嘴巴,又不想在塑料花面前失了禮數。吃不得辣,在一小部分成都人眼前是一種屈辱,但至少一半的蒼蠅館子都有帶辣味,你說下館子的時候要不要給自己膨起?

 

一家小小的蒼蠅館子,也吃出來人生百態啊。





王亥

著名設計師

拍攝地/ 水津


 “所謂的蒼蠅館子,是一套系統,包含了味道,環境,感觀,記憶等。”


要說不辣的蒼蠅館子,豆湯飯算是首當其衝。那個出名的設計師王亥以前香港成都兩頭跑,每次回來都要直奔一家水津豆湯飯,還帶了央視的記者來吃,對王亥來說,這家豆湯飯就是成都蒼蠅館子照進他認知系統的一處縮影。“我喜歡水津、三無粉蒸這樣的小店,大都是開了二、三十年的老店。這些味道,是我當年離開成都去香港之前的味道,是我的成長和過往”,一碗豆湯飯,成為故鄉的燈塔。




貴貴

網絡紅人

拍攝地/ 李記玫瑰餈粑冰粉


 “沒得說吃蒼蠅館子就不洋氣了,哪個說的,站出來!”


還有這一兩年俘獲無數年輕粉絲的餈粑冰粉。以前跑去冰粉攤攤,老闆問你要紅糖還是三鮮,現在在網紅冰粉旗艦店,店員問你水果還是餈粑。對於網紅貴貴來說,其實兩種都要是最好的。畢竟——這是貴婦才能吃的水果。




鄒林穎

唯怡形象代言人

拍攝地/ 蜀小匠牛排火鍋


 “很多次下蒼蠅館子,都有唯怡的陪伴。相信對許多成都人來說也是這樣,這是我們共同的回憶。”


其實一家蒼蠅館子辣不辣,已經不像前幾年那樣被看重。辣得飛起如秋金小炒、饕林餐廳吃的是熱火朝天的氛圍;溫潤養生如老媽蹄花、翟大爺抄手吃的就是舒坦與安逸。再不濟蒼蠅館子裡還有終極“解辣神器”——唯怡,不用瞭解一下你都曉得,遭辣到了先開瓶唯怡再說,這已經是成都人的一種習慣。




藍天銘

以色列駐成都領事館總領事

拍攝地/ 田園印象龍舟路店


 “在以色列我們也有類似蒼蠅館子的街邊小店,那是最親民最實惠的美食體驗地。”


絕大多數蒼蠅館子的實質都屬於川菜,24種味型,不辣的佔多數,一些主打川式小炒的老字號蒼蠅館子,也是辣菜和清湯菜剛柔並濟。這不僅僅是說用清湯吊白菜給成都人清清腸胃那麼簡單,作為一個國際化的都市,成都的蒼蠅館子也需要照顧外來人口的飲食習慣。在成都生活了八年,成都以色列領事館總領事藍天銘早已是個中國通,對於吃辣這件事,他並不覺得困擾,但和他一起吃的這桌晚餐上,我們發現他吃得最頻繁的,還是一道清淡的青菜鉢。

 

單純以“辣”來定義蒼蠅館子的味道的人,怕是對川菜和蒼蠅館子都有什麼誤解。




李浩& Yumiko

搖擺舞與爵士文化推廣者

麻辣搖擺主理人& 搖擺天團團長

拍攝地/ 嘉陵老火鍋


 “無論你是怎樣的人,都需要暫時當下你所有的標籤,坐在街頭,享受食物本身的帶給我們的快樂。”




楊虎

花漾錦江客戶總監

拍攝地/ 腦花面


 “蒼蠅館子文化流傳很廣,很多外地朋友來了都會主動要求去那些具有當地特色、接地氣的館子吃飯。而成都人悠哉的性格和對美食的狂熱,使人忽略環境的好壞,甚至說,只有蒼蠅館子才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始的成都味道。”




Rana

美聯英語銀泰中心教學主管

拍攝地/ 馬路邊邊麻辣燙致民路店


 “蒼蠅館子基本都是靠味道取勝,但是大多藏在小巷子裡,像我這樣的外地人每次找到一家地道館子,就像發現了寶貝一樣開心。”






張可怡

龍泉山莊總經理

“CD911”保時捷俱樂部發起人

拍攝地/ 霸王蝦九眼橋店


 “小時候人們聚餐不注重環境,味道為最高宗旨,這個觀念也影響了我現在對餐廳的選擇。成都蒼蠅館子是個很好的飲食標杆,這樣的文化應該被我們這一輩繼續傳承下去。”


又有人說了,那些老蒼蠅一個二個牆上都是油,服務員的圍裙上、餐桌上到處都是油,連吃起來也滿嘴都是油,這種油爆爆的感覺,是不是可以概括成蒼蠅館子的味道呢?這裡我得告訴你一個殘酷的現實——油膩不油膩這件事,其實是看人不看店。一些男神女神級的人物到蒼蠅館子吃飯,身上連藍血大牌的包包都不背,淨是北歐小眾設計師的“仙女款”,真是仙得來不像是來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陳呈

岷江音樂電臺DJ

拍攝地/ 幹海椒抄手


 “無論何時何地、何種環境,都要文明就餐,不亂扔垃圾、大聲吵鬧。既融入蒼蠅館子熱鬧的氛圍,也保持自己小小的儀式感。”


拍攝知名電臺主持陳呈時,她挑了一件藕粉色小洋裝,往幹海椒抄手角落裡一坐,蔥根玉指拾起湯匙,一粒抄手順勢送入口中,完了還不忘對著鏡頭微微一笑很傾城……市井化的環境和“國際陳”的仙氣微妙融合在一起,整個過程像在硝煙四起的戰場上悠閒飲一碟松露蘑菇湯。化油膩為時髦,成都人顯然hold得住。



李響

城市之音fm102.6主持人

拍攝地/ 嘉陵老火鍋


 “今時不同往日,蒼蠅館子去其糟粕,留其精華。變得的不再蒼蠅橫飛,不變的是江湖氣、市井氣、接地氣。”


還是李響總結得到位。今天的蒼蠅館子已經不大能看到滿店飛的蒼蠅,一些館子裝修上還講究個格調和設計感,大家喜歡在蒼蠅館子約一桌鬧哄哄的飯局,只是因為暫時卸下了偽裝,以成都的市井與江湖氣交心,一起好好吃飯罷了。所謂蒼蠅館子裡油膩的畫面,可能,是出現在那些平日裡缺乏保養的臉上。用油膩來指代蒼蠅館子的味道,要先過得了吃頓火鍋朝你翻了無數個白眼的“太古裡精”們這關。




韓冷

一廬藝術總監

拍攝地/ 霸王蝦九眼橋店


 “在我記憶裡,蒼蠅館子就是幾張桌子幾個凳子,不用太奢華的環境,但是味道一定很巴適。成都蒼蠅館子的吃客都特別能排隊,開起豪車來等幾個小時都願意。”




劉蔚稼

滑板冠軍

西南知名滑手

拍攝地/ 和鑫麵館


 “對我來說吃東西沒有所謂的low不low的區別,每天吃米其林餐廳也會感到厭煩。”




吳堅

媒食記會長  資深媒體人

拍攝地/ 馬路邊邊麻辣燙致民路店


 “蒼蠅館子發展至今,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概念了。現在來講它代表了成都人身邊喜聞樂見的餐飲形式。單獨以環境、味道、所處區域來定義它,會顯得比較片面。”


那麼到底用啥子才能概括出蒼蠅館子的味道呢?曾有論壇徵集網友,以“武林”來詮釋美食的帶來的“味覺體驗”。他們認為吃飯和武功套路一樣也講究門派之分,跟帖的網友煞有介事發表了一些看法,比如“米其林餐廳的虛無縹緲恰似高瞻仰止的天山派”,“私房菜一定是古墓派”,“心術不正的黑店就像‘自損八百可傷敵一千’的崆峒七傷拳”等等。對於蒼蠅館子,一部分網友的解釋是,它來源於市井隱匿之處,不爭不搶,是琅嬛福地;另一部分網友說,蒼蠅館子雖以川菜為根基,卻又自成風格,是峨眉派;還有的看法是,這種市井美食上手不難,想要精通卻又非一日可成,是少林寺藏經閣……




殷九龍

知名設計師

拍攝地/ 嘉陵老火鍋


 “蒼蠅館子足以代表成都的生活場景,豐富而生動。它的味道,就是這個城市的味道。”


但不管你印象中的蒼蠅館子是哪種“味”,它的市井化決定了這些味道都源於柴米油鹽的生活。你可以將生活過得陽春白雪,那麼最平凡的蒼蠅館子也能品味出面朝大海的詩意;你可以讓生活燃燒起來,那麼沒有哪一家蒼蠅館子不能成為今天的驚喜。一千個人,一千個吃相。




蔣林

安琪兒控股集團聯合創始人、總經理

拍攝地/ 田園印象龍舟路店


 “小時候下館子,等待的喜悅遠遠大於味道帶來的喜悅。在外面吃一頓飯,感受到更多的是一家人一起吃飯的快樂。”




曾樸& 吳江濤

畫家

拍攝地/ 冒椒火辣奎星樓店


 “來成都讀大學時對學校周邊的蒼蠅館子始終都忘不了,現在還能記得回鍋肉一份五元、素菜一份三元、自助魚每位收十八元……滿滿都是回憶。”




張顥

自由式輪滑國家隊隊員

2017年自由式輪滑世錦賽四冠王

拍攝地/ 兒時回憶麻辣燙


 “蒼蠅館子對於我這樣的00後而言也並不陌生。我喜歡和知心朋友坐在一起吃燒烤或者麻辣燙,不用環境特別高大上,只要味道喜歡,我們都願意在這裡慶祝一些人生中的重大時刻。”



王睿

成都豐收精釀啤酒廠創始人

釀造師

拍攝地/ 叄無粉蒸


“我覺得蒼蠅館子是民間藝術,有點類似於低成本高票房的獨立電影。”


因此,我們大可不必在蒼蠅館子裡端起,一定要學誰吃出啥子名堂,講究啥子門道,不過是給生活加一點料罷了。就像王亥說的那樣:“看你們拍成都吃相,用擺拍來力求好看。啥子是好看?吃相本來就不好看。尤其是當你吃到真正好吃的東西,那種無所顧忌,大快朵頤的樣子,才是真正的吃相。”

 

忠於自由的生活,就是蒼蠅館子“有味道”的原因。




李倚冰

蒼蠅館子女王

好好吃飯聯合創始人

拍攝地/ 電臺巷火鍋科華北路店


 “做了八年的‘蒼蠅館子50強’榜單,愈發懂得它所涵蓋的市井生活本質。硬要說哪種味道最能代表蒼蠅館子,那我建議先你先出門,去你常去的館子裡點一份你最喜歡的美食,它會給你專屬答案的。”


END

————

圖 | 曹銳  齊飛翔

排版 | 劉鈁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