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長青!日本永青文庫向國圖捐贈36部4175冊漢籍

中國文化報2018-06-30 11:24:22


永青文庫理事長細川護熙(左)與中國國家圖書館館長韓永進(右)簽署漢籍捐贈協議


經過半年的醞釀與籌備,6月11日,日本永青文庫珍藏的36部4175冊漢文典籍來到中國。如今,它們正安靜地陳列在國家典籍博物館的展櫃裡,向中國觀眾默默地訴說前世今生和歷史變遷,也講述著中日和平友好的佳話。


2018年正值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年初,日本前首相、永青文庫理事長細川護熙向中國表達了捐贈漢籍的願景。中方得知後,高度重視,國家圖書館立刻組織專家團,赴日本就捐贈事項與細川護熙先生進行洽談。雙方很快達成共識,積極推動此事,並最終使美好願望成為現實。


這批所捐漢籍涵蓋經、史、子、集、叢五大部類,包括經部14部、史部9部、子部4部、集部5部、叢部4部,內容豐富,品類齊全,既有古代典籍,也有民國古籍,更有日本印製版本,能夠較為全面地展示中日典籍交流和文化傳播的發展軌跡和淵源脈絡。


6月26日,作為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的重要紀念活動,日本永青文庫向國家圖書館捐贈漢籍儀式在國家圖書館典籍博物館舉行。儀式上,80歲的細川護熙用非常平靜的語氣表達出自己的希望,那就是儘可能讓更多人閱覽、研究這些典籍,充分發揮它們的作用。這看似平淡,其實寄託著細川家族綿延數百年的文化傳統,以及他本人對中國文化深入內心的摯愛。


作為日本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家族之一,細川家族至今已有近800年曆史。細川家族歷代都對中國的文化典籍和藝術珍品抱有濃厚的興趣和熱愛,學習漢籍也成為家族傳統,代代相傳。細川家族的收藏擷英集萃,涵蓋古今,藏有大量美術工藝品及文獻典籍,其藏品數量之大、質量之高,在當世家族收藏中首屈一指。1950年,為防止珍藏散佚,細川家族將所有收藏捐贈給財團,併成立永青文庫美術館,使家族傳承得以公開展示,惠及民眾。


韓永進代表國家圖書館向細川護熙頒發捐贈證書


出生於1938年的細川護熙,自幼受漢籍薰陶,在陶藝、繪畫、書法等領域造詣頗深。他曾任日本第79任內閣總理大臣,卸任之後仍矢志不渝地投身於中日友好事業。喜歡唐詩的他多次追尋典籍中的典故,遍訪中國的山川古蹟,踏遍大江南北,感受唐詩的意境。在成都武侯祠的紅牆竹影中,他油然而發“縱橫計不就,慷慨志猶存”的國士情懷;在江西廬山,他感悟“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淡泊境界……長期以來,細川護熙身體力行,為推動中日兩國和平友好發展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持續作出貢獻。


當記者問到為什麼要捐贈漢籍給中國時,細川護熙非常誠懇地說,在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之際,把祖父和父親收藏的漢籍送回中國——漢字之國,對中國的發展更有價值和意義。中國對漢籍的研究遠遠超過日本,日本已經很少有人能讀漢籍,所以特別選出珍藏的文獻,集中捐贈給中國。


“此次捐贈是1949年以來日本友人向中國捐贈漢籍規模最大的一次。”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張志清見證了漢籍迴歸的過程,在他看來,此次捐贈是中日文化源遠流長的見證,這不僅是當前中日文化交流的生動表達,同時也鮮活地反映了古代中日兩國文化交流的歷史。


在此次捐贈的漢籍中,最重要的要數由唐代魏徵等撰寫的《群書治要(五十卷)》。該書唐末已亡佚,國內失傳千年,因被日本遣唐使帶回日本而得以流傳至今。此次日本永青文庫捐贈的是日本天明七年(1787)刻本,共25冊。


日本永青文庫捐贈的《制度通(十三卷)》,分類記載中國曆代典章制度的沿革,並對日本相關情況進行闡述,對中日古代制度比較研究具有重要參考價值。陳曦 攝


此外,日本弘化四年刻本《尚書正義》、昭和影印本《尚書正義》所據的宋代底本,國內都沒有收藏,對於國內學者開展研究具有重要意義。有些捐贈文獻版本相當珍貴,如《佩文齋書畫譜》為康熙內府刻本、道光《列女傳》刊刻精美、清刻套印本《御製圓明園詩》、日本寬政八年刻本《制度通》等國內存世寥寥無幾,日本江戶積玉圃刊本《草字彙》在《中國館藏日本和刻本漢籍書目》中未見著錄。在捐贈文獻中有多種清代著名學者藏書,如《列女傳》為嚴可均舊藏、《周易集解》為歸安姚彥溉舊藏、《文選》為潘祖蔭舊藏,反映了晚清時期我國藏書的東流。11種日本版本以日本學者所纂漢學著作為主,體現了中日文化的互鑑。


“我們將為所捐漢籍設立專藏,使其得到更好的保護。”張志清表示,國圖先期將選擇部分漢籍放置在善本閱覽室,用原本為讀者服務,未來會實施數字化計劃,把捐贈的所有典籍數字化,並上傳網絡,供更多人使用,讓原書得到妥善保存。這些書是中日友好交流的見證,隨著時間推移,意義會更加彰顯。




閱讀原文

TAGS:漢籍日本永青文庫國家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