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罰大眾300億,德國人為何不叫痛

王育琨頻道2018-06-28 09:27:22

胸懷是由痛苦撐大的


德國經濟的明星大眾汽車在美國遭遇重創,德國政府德國輿論不僅沒有寶寶不哭回家就好,反而掃帚撣子的繼續猛揍,這是因為德國人明白德國經濟的持續繁榮需要成千上萬顆明星,想要一個群星璀璨的夜空,就得驅散空氣中的霧霾。


WTO的基本原則——非歧視、透明度、市場開放與公平貿易。


保持空杯,保持開放。

遵循天道,遵循法律。

利他絕活,商業根本。


“磨好豆腐給媽媽吃”,

這是華為的信仰,

也是的國人的信仰,

也應該是中國人的信仰。

帶著對客戶的愛、敬畏和鄭重,

向苦處行,死磕目標,拿出絕活。


——王育琨手記


【馬克·思】美國罰大眾300億,德國人為何不叫痛

反觀前不久中國企業被罰事件,國內輿論有四大誤解:第一,張冠李戴,自我添堵;第二,把法律問題政治化;第三,把個案與全局錯誤掛鉤,授人籌碼;第四,一人得病,全家吃藥,而且吃錯了藥

馬克|文


6月18日,奧迪CEO施泰德被捕,理由是妨礙司法當局調查大眾尾氣排放造假事件,這讓已經淡出公眾視線的大眾“排放門”再度曝光。


2015年,美國環保組織舉報大眾柴油汽車的尾氣排放數據造假,大眾通過特殊軟件,把排放指數壓低,讓原本不達標的車達標。


這個指望少花錢多辦事的小聰明讓大眾付出了慘重代價。截至2017年3月,大眾被美國法院判處近300億美元罰款(43億美元刑事及民事罰金+250億美元民事賠償)。雖然大眾家大業大長期高居世界500強前十名,但也被罰得元氣大傷,在中國的既定擴張計劃也被迫停止。


還不僅是錢的事兒,大眾的兩名直接責任人被美國法院分別判刑40個月和7年。對引咎辭職、提前退休的CEO文德恩,美國法院也不依不饒,起訴他知情不報、混淆事實。該罪名的最高刑期為25年。


旗下擁有奧迪和保時捷的大眾集團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公司(去年排名被豐田反超),德國工業的明珠,美國人下手這麼狠,是不是小題大做、藉機打擊競爭對手呢?


中國媒體上確有如此言論。美國原本是世界汽車工業老大,但先被德國、又被日本壓制,政府和法院抓住機會幫本國企業出氣,難道不是理所應當的嗎?(2014年豐田公司因剎車板設計缺陷引發致命車禍而向美國司法部繳納12億$罰金時,中國媒體就有類似言論。)在不少中國讀者看來,這種分析有道理。


然而向奧迪CEO發出逮捕令的卻是德國慕尼黑的檢察院,逮捕令發出7天前,德國布倫瑞克檢察院已對大眾處以10億歐元罰款,車主的民事索賠案也正在德國多地法院審理。


這算不算自毀長城的“德奸”之舉?


其實美國政府也在“自毀長城”。2013年-2016年,美國司法部分別對美國金融業的明珠JP摩根罰款130億美元、花旗罰款70億美元、美國銀行罰款167億美元、高盛罰款51億美元 、摩根士丹利罰款32億美元,罪名是銷售有毒金融資產引發2008年的金融危機。同一罪名下遭罰的還有德意志銀行72億美元、瑞士信貸 53億美元。


美國政府對美國工業的明珠也不手軟。2009年,輝瑞被司法部罰款23億美元,罪名是違法銷售藥物;2013年,強生被FDA罰款40億美元,罪名是產品危害病人健康,該公司一年前已因違法銷售藥物及給客戶回扣而被罰款22億美元。2006年,波音因違禁出口軍用級芯片和涉嫌賄賂被司法部罰款6億多美元,CEO去職、CFO入獄。


遭遇美國政府重擊的還有美國TMT行業的明珠。從1991年開始,美國政府就開始跟微軟“過不去”,該公司險些被一分為二,截至2005年,僅在美國,微軟就為反壟斷訴訟支付了近40億美元罰金。但是微軟的前輩AT&D就沒那麼幸運,1984年,司法部反壟斷局贏得了對AT&D的訴訟,這家電信巨頭被一拆為八。當時美蘇爭霸正酣,然而司法部和法院就這麼任性、就這麼不顧大局。


把複雜事情想簡單了和把簡單事情想複雜了都有害。就上面兩件事情而言,其實無論大眾奧迪還是輝瑞強生,無論美國政府還是德國政府,所作的事情都是依法行政而已。這些公司違法了,就需要付出代價以儆效尤,否則違法者就會不亦樂乎,受害者就會呼天搶地,和諧社會就會離我們而去。


依法行政的同時還必須公平執法。在這個全球化時代,越來越多的公司在跨國經營,從全球化視角,所在國政府能否公平對待本國和外國企業,是衡量該國投資環境最重要的指標,這也正是WTO把非歧視作為首要原則的原因。17年前,中國以空前之熱情加入了WTO,但如今還有多少人記得WTO的基本原則——非歧視、透明度、市場開放與公平貿易?


行文至此,必須提及上個月一家中國公司被美國政府罰款23億美元(其中4億保證金有可能回收)。在我看來,國內輿論對此事有四大誤解。


第一,張冠李戴,自我添堵。事實上,美國行政當局發出的“禁止令”,禁止的不是中國公司,而是與其做生意的美國公司。如果離了美國公司照樣玩的轉,那麼中國公司完全可以不交罰款不籤認罪和解協議,美國政府也只能乾瞪眼。


第二,把法律問題政治化。該公司被罰與上文提及的波音被罰,執法依據都是美國的出口管制法。歷史上,違反該法而遭鉅額罰款的還有日本東芝公司,美國聯合技術公司、普惠公司、漢勝公司等。根據違法主體認罪態度和執法配合度的不同,美國行政當局(主要是商務部工業安全局)對罰金數額有相當大的自由裁量權。上述中國公司幾乎被頂格罰款,固然有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但決定性因素仍然是執法主體認定其陽奉陰違阻撓執法。對此,當事方如果就法律談法律,擺事實講道理,未必完全沒有轉機。然而部分人卻訴諸民族情緒,視之為蓄意打擊迫害,乃至與百年前的不平等條約並論,導致輿情洶湧,騎虎難下。


第三,把個案與全局錯誤掛鉤。不管主動還是被動,我們看到,輿情脫繮之後,該公司的事情與中美經貿談判的全局掛了鉤,這等於授人籌碼。拯救大兵瑞恩沒錯,但派出一支小分隊足矣,若讓整個戰役陷入被動,那顯然是因小失大。


第四,一人得病,全家吃藥,而且吃錯了藥。該公司離了美國供應商就活不了,不得不認罪受罰,這的確說明中國製造在核心技術核心部件的掌握上還有非常大的差距,但因此得出中國製造必須全產業鏈自主可控,甚至重新倡導“兩彈一星”模式,卻是頭疼醫腳、南轅北轍。


首先,“兩彈一星”並非某些人想像的那樣,是從零開始、自力更生的奇蹟,而是從美國返回的傑出科學家與中蘇同盟時期蘇聯的技術援助相結合的成果。但正因為當時的閉關鎖國和政治掛帥,以“兩彈一星”為代表的軍用技術後來在試圖轉為民用時,被發現有難以克服的缺陷。


其次,中國雖然在改革開放四十年後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然不具備從火柴肥皂到航天飛機樣樣自主樣樣領先的實力。通觀經濟史,沒有一個國傢俱備過這種實力,未來也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具備這種實力。中國製造缺芯少魂(操作系統)、受制於人的局面必須改變,但相比追求封閉市場內的自主可控,用打造全球價值鏈的辦法,才能更快改變這種局面。而後一種辦法得以實施的前提,是中國能夠繼續置身於一個開放的全球化經濟環境之中。


德國經濟的明星大眾汽車在美國遭遇重創,德國政府德國輿論不僅沒有寶寶不哭回家就好,反而掃帚撣子的繼續猛揍,這是因為德國人明白德國經濟的持續繁榮需要成千上萬顆明星,想要一個群星璀璨的夜空,就得驅散空氣中的霧霾。


學習德國好榜樣!


來源:財經十一人 

作者為《財經》副主編

責編| 王悅歡  [email protected]


地頭力=喜愛(目標)× 專注(死磕)× 做好(絕活)


地頭力:自性爆發,拿出絕活。 

潛能量表

掃碼進入,得到自己潛能評估報告


——————————



閱讀原文

TAGS:美國罰款違法銷售藥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