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人人都賭,但不是人人都會賭。

LinkedIn2018-06-22 10:13:25

很多人會對標題產生疑問:啥,人人都賭?放屁,我就從來不賭!


當然,賭博並不好,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


從狹義上來說,我們常常特指某些零和和負和博弈的行為;


可從廣義上來說,所有有風險的事兒,本質上都是賭,我們誰也無法避開賭博。


你一直在賭。



你去遊樂場玩大型遊樂設施,明知道出事的概率並不是0,你為什麼還要玩?你在賭;


你選擇某個專業,雖然可能上不了,但你還是想試試,哪怕上不了連退而求其次的選擇都沒了,你在賭;


今天可能會下雨,但如果是晴天,帶著把傘逛街總歸是怪怪的,於是你選擇不帶,你在賭。


人人都是賭徒。


這在某種程度上並不是一個貶義詞,我們總歸會在某些時候概率性地賭某些事會發生或不會發生。


但賭徒跟賭徒之間,還有很大區別,我將所有的賭徒大致上分為三類:


第一類我們叫純賭徒,只追求短期刺激,輸贏的結果只是刺激的產物。


他們享受的是那種腎上腺素飆升的感覺。這類人是最悲催的,他們幾乎沒有任何倖存的可能性,因為輸光之前從不下桌。


第二類我們叫僥倖賭徒,也是我們最常見到的那種,贏到就離場,輸光沒辦法。


這類人我們在各種地方都能見到,就是純賭運氣,但他們和第一種是有區別的,他們的目的還是贏錢,而不是刺激,所以在賭注大的地方,他們中間還是會產生幾個倖存者。


第三類我們叫,理性賭徒可歸於廣義上的賭徒類,也可說是優秀的投資者,因為當且僅當遊戲期望大於0時,他們才可能下場。


這類人單次當然可能會輸,但只要增加賭的次數,幾乎總是贏的,他們跟上面這類剛好相反,上面是單次可能會走運,但增加賭的次數,幾乎就必輸了。


很明顯我們要成為第三種人,但很難,因為道理我們都懂,卻沒有那麼多期望大於0的遊戲讓你參與,還讓你多次參與,只因我們本身很難是某個領域的遊戲規則制定者。



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必須得人為地讓某個看起來期望為負的遊戲變成期望為正,在別人制定的遊戲規則下,利用自己的個人能力,將某些不確定變為確定或變得相對更為確定。


比如都是投資某個項目,你可能是盲目的,但由於我有相關背景,能夠把某些風險點排除,知道項目靠譜在什麼地方,我選擇“投”就跟你選擇“投”不一樣。


你可能會說,大家都是賭嘛。


當然不同,我賭對的概率是60%,你是40%,對於這個項目來說,的確,它成了我們一起成,它敗了我們一起敗,我們的收益是對等的。


但投50個項目,100個項目呢?我們的投資標的一定會越來越不同,收益就有區別了。


世界盃買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前幾天有人真的跳樓了,我斷定他一定不是優秀的賭徒。


那麼,為什麼說“他一定不是優秀的賭徒”呢?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