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沒有微信的時代時,我們在懷念什麼

LinkedIn2018-06-22 10:13:19

2018年,Kelly,30歲,外企公關經理。


早上7點45被第五個鬧鈴叫醒,睜眼後努力找到手機打開微信,無目的地刷著朋友圈,再翻看著關注的訂閱號,終於被一條刷屏了的新聞“某某大公司員工今晨確認跳樓身亡……”驚醒了神智。


上班的10個小時裡,Kelly以每分鐘一次的頻率打開微信:


在客戶群裡對接項目(對甲方荒謬的要求,回答的最多的也只有:好好好……是是是……);


在團隊群里布置工作(自己不想搞定的都交給下屬們,努力把推鍋這件事做到渾然天成);


在公司管理群裡接收上級資料(每多一個鍋,內心又奔騰過一萬隻草泥馬);


工作之餘不忘在姐妹群裡八卦新來的男同事(人家新入職不到一天,家裡有幾畝地幾頭牛已經被打聽地清清楚楚了……)。


下班後的同事聚餐,Kelly會在寒暄之餘給最近工作很積極的幾個下屬發微信紅包以壯士氣,再打開手機錢包支付買單開發票,一氣呵成。



週末朋友帶去的“搖晃小酒杯”局上,Kelly用盡所有公關本能,打開微信和初次見面的社會朋友們交叉掃碼,於是手機裡又多出了一個新的群組。


但之後比尬聊更多的,是所有人低著頭的扒朋友圈大賽。


終於回家後的放鬆,Kelly至少每週三次要抽出半小時給家人打微信視頻電話,然後繼續在朋友圈和各種八卦小文章裡睡去……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芳香油。





每一個時代的人

都在懷念上一個時代


從兩、三年前開始,Kelly似乎就是在周而復始地重複著類似節奏的生活,看似緊湊又高效,工作交友兩不誤,但她更懷念自己的青春時代。

 

大多數80、90後的青春,開始於微信普及之前。


最早的時候,手機的功能僅限於:接電話,打電話。那個時代,大部分事情都要親力親為,沒有那麼多打發時間的消遣,也沒有那麼多多餘的時間需要打發。


我們用mp3聽周杰倫,買充值卡充話費,全民遊戲是“貪吃蛇”。



再後來,網絡逐漸發達,從諾基亞到iPhone,從需要撥號上網才能玩的“聊天室”到飛信、QQ、人人……社交軟件開始走進大家的生活。


一則新聞被髮酵的速度都快不過了解一個陌生人要用的時間,社會節奏才越來越快。


微信的出現象徵著一種新型網絡聊天方式的誕生,城市裡的每一個人都彷彿中了這個綠色小方塊的毒,腦子裡2011年以前關於通訊方式的記憶也逐漸淡出。


提到沒有微信的時代,你懷念嗎?


那個十年前的QQ靚號

你現在還用嗎


6月8日,騰訊官方出現了bug,QQ空間的主頁竟然被盜了,一波沙雕小廣告在空間刷屏,網友們瞬間被帶入了“大型QQ空間非主流個性簽名回憶現場”,也迅速掀起了一波懷舊熱。


19年前,QQ的崛起給中華人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聊天體驗。這隻黑色小企鵝連同各種動物頭像一起從此在我們的記憶裡紮根。



那個時候,QQ號位數和等級就是“江湖地位”的象徵,現在成了暴露年齡的回憶殺。


當年的Kelly還是個非主流追星少女,用各種“火星文QQ名”、“個性簽名”、還有一篇篇非主流矯情的日誌,在那個沒有朋友圈的時代,瘋狂在“QQ空間”裡尋找特立獨行的存在感。



上中學的某一年,Kelly的姑姑在老家開了一間網吧,每天爆滿。而她那時最大的樂趣就是可以不用花錢充Q幣,讓網吧裡的網管幫掛QQ,然後回家後猛充會員,升紅鑽、黃鑽、綠鑽、金剛鑽……


用盡自己所有的審美裝飾QQ空間,買皮膚,用偶像的側臉照當空間背景、隔三差五地更新QQ秀,在電腦前一坐就是一下午……



“來我空間踩踩”,“那你要回踩哦”,“88”,“886”可能是當年空間裡最流行的話。


QQ遊戲推出後,“全民偷菜”的熱潮持續了一段日子,好多人早起、熬夜就為了卡點偷菜,謹慎地算好菜熟的時間,生怕被別人撿了便宜。



還有男生們鍾愛的“搶車位”小遊戲,有人說:“從‘二手奧拓’到‘布加迪威龍’再到‘黃金車’,鬼知道我設置了多少個鬧鐘、熬了多少個夜、充進去多少錢。”


那個時候,我們好像不缺時間、不缺消遣的方式,一切輕鬆又平緩。


 

夭折了的飛信

可能是微信的前世


2006年,“淳樸的人們”之間聯繫主要還是靠語音通話和短信,可你們還記得發短信有多費事嗎?



受限於500、1000條套餐侷限的“交際花”Kelly開始鼓搗Xrose、Zozoc、Pinco、魔圖通等等自建服務器免費發短信的應用,試圖發更多短信、更多花樣的內容,不再受字數限制,不再需要用1/3、2/3、3/3條短信才能拼湊一封給男神的表白情書。


就在這個時候,“飛信(Fetion)”橫空出世。


90後可能對飛信沒什麼印象,Kelly告訴我,在飛信最紅的時候,她曾花了好多錢,買了不少飛信靚號,比如888888、111111、1234567 之類的……以為可以和QQ號甚至域名一樣在多年後的某一天升值。


那個時候,飛信算得上是大學生們的福音,從此,社團組織者們再也不用發一條條付費短信招募社員,以及發佈消息。



當年的飛信好比今天的微信,造福著受話費煩惱的市井百姓們,開啟了更快更方便的聊天方式。


後來,因為一些功能限制和QQ的普及,再加上八卦的中國學生們迅速把時間投入到了人人網,飛信存在了短短几年就被時代拋棄,現在成了有年代感的代名詞之一。


偷窺八卦必備

之人人網


知乎上有個問題是:“人人網給你留下了什麼?”



前排網友回答:


“以前有人人的時候,在教室裡看到一個好看的姑娘,只要問到人家叫什麼就能加她好友,知道她是誰,看到她有什麼愛好,跟她成為朋友。


現在咋辦?”


記得最後一次進Kelly的人人主頁,訪客停留在了1w多,好多內容都不太有印象,但那些真名實姓卻一秒把我拉回了當時的記憶。


那時候的我們,熱衷於在人人裡建一個又一個相冊,每發一張照片、更新一條新鮮事,都會一遍遍刷新主頁看訪問量有沒有增加,看那個在乎的人有沒有來過,然後用人人標誌性的方頭表情在評論裡和別人聊得火熱。



Kelly說,當年扒著每一個暗戀對象的人人主頁時,都好像被柯南附體,那時候的心情總是興奮裡帶著一點小邪惡。


不管是發現寶似的找到了他和其他人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還是看到了一篇比連載小說更精彩的日誌,都有數不盡的樂趣在其中。


畢竟也只有青春期,才能做出這麼傻乎乎的事。


後來Kelly去國外唸書,人人網從大家的生活裡消失,之後好像也再沒有那麼一個網站,能哄騙我們傾注那麼多時間和情感了。


懷念沒有微信的時代時

我們在懷念什麼


五十年前的夏天,巴黎街頭有過一場轟動的“五月風暴”。一千多萬年輕的法國人們聚集抗議消費文化席捲世界,其中一條醒目的標語寫著:


“我們拒絕用無聊致死的危險去換取一個免於飢餓的世界”。


這樣的遊行如果放到今天,會有人在意嗎?


微信發達了,人人網消失了,微博的性質也變得和原來不太一樣,QQ也只是被用來聊天和傳文件。


可能有一天知乎、豆瓣也會沒落,又有更新的東西出現,微信會變成00後們的回憶……



伍迪艾倫在《午夜巴黎》裡說:“每一個時代的人都在懷念上一個時代。”


在這個互聯網時代裡,任何事情都以快至上,我們像極了一個個沒有靈魂的零件,在自己的崗位上做著重複的事。


但看似有效率的溝通是不是每一次都能讓雙方滿足?


表面上親密的關係有沒有從前那樣深刻、單純?


我們是更坦誠、更透明瞭,還是成為了所謂的“完美陌生人”?


最重要的是,是不是總覺得沒有從前有趣?


不得不承認,我們大多數人懷念的,不只是時代裡的某種特質和情懷,還有過去那個比現在年輕的、還沒染上“互聯網時代病毒”的自己。


沒微信的時代你最愛的社交方式是     





LinkedIn招聘內容營銷全職崗和新媒體運營實習生啦~~~


社交媒體達人、文字狂熱愛好者、腦洞如黑洞的蛇精病……通通到我們碗裡來!後臺回覆關鍵詞“新媒體”獲取職位信息。


更多全職崗位相關信息,後臺回覆關鍵詞“領英招聘”詳細瞭解~!


LinkedIn歡迎你的加入!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芳香油。

本文圖片來自原作者和影視截圖、Pixabay.com。為非商業用途使用,如因版權等有疑問,請於本文刊發30日內聯繫LinkedIn。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獲取更多信息。

©2018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閱讀原文

TAGS:qQ 空間人人網微信